FF打屁股sp小说
本文为何老师的筱悦原创,永恒是最美的谎言投稿,如您有好的作品,欢迎通过此页面投稿
本文为《姐姐何老师 4》的后篇
本文为《姐姐何老师 6》的前篇

44

“还有!你要是不知道,就让这木尺帮你想到知道为止。”姐姐一下下不停地打下来,虽然不是很重,可是连续的击打还是让我疼得一颤一颤的。

“我……我对欧阳老师没礼貌了。”我虽然不知道姐姐知不知道这事,但我所能想起来的,只有这个。

啪!最后一下重重的落下来,“起来。不许提裤子。”

我直起身子,她坐在床边,“你今天说欧阳老师什么?”

我看着姐姐,不禁低下头,“神……经,病。”

“欧阳老师打不了你,那我帮欧阳老师打。”她严厉的看着我,“伸手!”

“姐姐,很疼的。不要……不要……”我流下了眼泪。

啪啪啪啪啪,姐姐拿起尺子往我手臂上抽,我吓得伸出左手。手掌一把被姐姐抓住,啪啪啪的声响从我手心里传出。

看着手心10下以后变得通红,我想缩回手,可姐姐抓的死死的,“你要是拿回去了,我们重来。”姐姐说完拿开了抓着我的手。

我的手突然悬在了她面前,没有外力拉着,却使我不敢放下。

啪啪啪啪啪。紧接着10下把我的手打得微肿。

“姐姐,肿了,不打了好不好。”我哭的更凶了,“我不敢了。”

啪啪啪啪啪,一连5下后,姐姐放下了尺子,“不打就不安分!”她还带着点愠色,显得严厉威严。

“面墙半小时。好好站着反省一下!裤子放着,不许揉!”姐姐放下话出了我的房间。

我看着墙,脑子跟墙一样空白,只感觉左手还在刺痛,身后的屁股还在发烫。

不知过了多久,姐姐一直没再进来。手已经不是那么疼了。我轻轻揉了揉屁股。突然姐姐开了门:“手放哪儿呢?没打够是不是?我的话不放耳朵里?”

“姐姐……”除了叫她我不知道说什么。

“趴着去。”姐姐指了指床。

我想,还要挨几下吧。于是老实的趴过去。

后面,姐姐温柔的帮我抹了药。我回过头,呵呵的对姐姐傻笑。姐姐憋着笑看我,“上完药了。过去站好。加罚10分钟。”

“姐姐……”我看她不再生气,撒娇的推她。

“20分钟。”她装的严肃,却也让人不敢再反抗。

我赶紧下了床,又站回去。

“再不老实我还会加罚。”她笑笑的走到我身边丢下这句话,出去了。

我给了她一个傻傻的微笑,然后站着不再乱动。

只过了10分钟,姐姐还是进来了。我面着墙,她坐我身后的床上,“以后要怎么做?”

“认真跳舞,不偷懒,对欧阳老师要礼貌。”

姐姐帮我提上了裤子,拉我转回来,“洗洗睡觉,可怜虫~~”她笑得很温暖,我赖在了她的怀里,“姐……”

她搂着我,我靠着她,很舒服……

45

距离舞蹈比赛越来越近了,后来的每周六我都准时出现在舞场。欧阳老师没有再对我有任何不满了。我总归不是她的正规学院,因此她对我也不是特别严厉。

转眼的几周似快又慢的过去了,舞蹈比赛,我拿了金奖。校长很高兴,姐姐也很高兴,还有家里的妈妈也为我买了一堆好吃的。

那阵子,一直沉静在收获的喜悦中。

随着时间的流走,大家渐渐安静下来。又恢复了往常的学习生活。

“筱悦,交作业了。”组长又开始不停地在我耳边叫唤着交作业了。

“夏芳,我的作业呢?”我转过头问后面的夏芳。

这阵子,我们几个哥儿姐们在玩一种游戏,6对3的游戏,输的3人帮赢的3人做一项作业。夏芳昨天输了我,我便把语文抄写的作业交给了她。

“你们的游戏还没结束呢?”组长在一边笑着看我们。

“没呢。一直玩下去的。”我嘻嘻的笑着。

一天,两天,三天,作业交上去又发下来,一直没有被老师们发现破绽。

游戏玩下去,开始有人退出了,一个接一个。最后只剩下我和可欣在玩。

刘杰开始觉得这样游戏不太公平,总催我们别玩了。可欣和我都是要强的性子,于是任然继续游戏。

直到有一天,语文老师在课上问:“筱悦、可欣,你们两个的作业怎么一个字迹?”

我和可欣互相看了看,不说话了。

“下课后过来找我,解释清楚。”语文老师放下话就开始讲课了。

课中间,可欣从后面捅捅我,作业不是我写的。

我很诧异,“那是谁写的?”

“我弟弟。”她冲我做了个笑脸。

天晓得她居然这么想。仿佛我们恐吓谁帮着做作业一样。

“你蒙我啊……”我笑了起来。

“一会儿就说外面找人代写的啊。”她跟我挤眉弄眼的。

我们的谈话终于被语文老师的点名打断了,“你们两个嘀咕什么?我讲到哪里了?”

这话说我们全乱了。好在旁边的刘杰轻轻点了点他的课本,我们就回答上了。

下了课,我直冲讲台。我可不想去办公室,免得被姐姐知道。

“我们的作业是找人代写的。”可欣先我一步说了出来。

“谁这么好肯给人写作业啊?”语文老犙师一副惊奇的眼神,“你们没勒令谁这么干吗?”

“哎呀,是我弟弟啦。”可欣居然又说上了,我站在一旁仿佛透明。

这丫头说好了说外面找人代写的,现在居然自己揭穿了,奇妙!

“你们两个学习倒不错,小聪明能不能少用点儿?”语文老师总算相信的笑开了,“这份作业重做啊。”

我庆幸的逃过了此劫。晚上很开心的和姐姐回家,吃饭。

“你最近有什么光荣事迹汇报吗?”姐姐笑着在饭桌上和我聊天。

那时的我,已经吃完,坐在一边陪着姐姐,“嗯?噢,物理考试我第二,被刘杰那小子反超了,败笔就在我少了个小数点儿。”我笑着跟她说。

“这我知道,粗心鬼。还有吧?”姐姐笑着夹着菜,看得我入神。

“还有什么?没了。英语考试的你这英语老师比我还清楚。”我朝她嘟嘴。

“小家伙,我不问你不说噢?”她这会儿也吃完了,玩着筷子弯着月牙儿般的眼睛看我。

呀?难道她知道作业的事?我寻思着。

“听说你找人代写作业?”她问得很温柔。

“去屋里把尺子拿过来。”姐姐的笑突然让我觉着很奸诈。

“姐啊……”我撒娇着。“快去。我的话你不听啊?不听那你回家吧。”她说的轻松。

“哦。”我很不情愿的去屋里拿了尺子递给她。“放着吧。”她还是带着微笑说着。

我把尺子往桌上一摆,然后就不敢坐下了。“坐啊,站我面前干嘛?”她推了推我。

“你,你不是要打我吗。”我还是在她面前待着。

“呵呵呵。”她居然笑了出来,“我问你,这第几次找人代写了啊?”

“嗯……好像第6次了。”其实早有10次了。

“谅你也不敢骗我。”她依旧弯着眼睛看我,“行了,帮我刷碗。”

“你?不打我啊?”我愣愣的看她,向她找着答案。

“你觉得我看过去是打手还是武士啊?”她无奈住了,这回我才发现她让我拿尺子,原来是在耍我玩儿,可恶。

“我觉得,你应该是‘忍者’才行。”我放下话,转身开始收拾碗筷。

“臭倒霉孩子你。”她轻轻膈肌了我一下也开始收拾碗筷了。

我们互相看看,都笑了。

“嗨,那事儿好像有10次了。”洗碗时候我终于憋不住,还是跟她坦白了。

“好玩儿吧?”她尽然这么问。

“你知道我们玩儿什么?”我很诧异。

回过头,就看见了姐姐给了我一个很有魅力的微笑:“我小时候也玩儿过。”

“噢~~~~噢~~~噢~~~~~~~”我在后面拿手不停地指着她,逗她。

“你啊,什么都像我。”她一面说,一面帮我把碗筷递到橱子里。

“我长得比你美~~”我鼓着嘴对她怪笑。

“少贫了。别让我发现有下次啊。”她威胁般的说到。

“噢。肯定不让你发现。”我继续贫着,反正这会儿,我不怕她。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打趣着,那天的碗,洗了将近一个小时……

46

托姐姐的福,话说那次以后,姐姐交代了各科的老师尽量把抄写的作业减少。这样一来,班里也托我们的福,减负了。

好一阵子,我们一些人居然能在下午自习课前把作业都解决了。没了作业,自习课再没有老师,我们就很容易的本性毕露。

“嗨。把你的文曲星借我。”在下午的一节自习课上我朝一哥们儿喊。

“拿去。”他不会傻傻的以为我真要查单词吧?

不管他了。我接过文曲星,就开始继续养起了里面的电子宠物。

“幼稚。”刘杰看着物理书,有些鄙视的对我说。

“呆子!”我狠狠的转身背向他继续跟宠物玩儿。这小厮对这就这么不感兴趣,我懒得理他。

不知过了多久……

“这小狗挺有意思的吧?”

“嗯,还会算术……”我顺口回答了。啊?这声音?

我机械般的转身,回头……果然……是姐姐……

“把卷子发一下。”她把手里的卷子递给我,顺便也从我手上没收了文曲星。

我尴尬的发卷子,偷偷的看了看她,结果让她狠狠的瞪了一眼。

这?这是我的卷子?怎么才108?我发到自己的卷子时候不禁惊讶了一下。下一张,刘杰的,133。然后可欣的,121……

“这次的平均分106。”我坐到位子上后听到了姐姐的话。

“卷子发下去以后,自己先订正,明天讲评,继续自习。”说完这番话,姐姐就带着我哥们儿的文曲星离开了。

“筱悦老大,你可得给我要回来。”姐姐走了以后,哥们儿像是在笑我,又像是真求我一样说着。我无奈了。

“得了。在我姐手上不就是在我手上吗,紧张什么。”我吼他。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刘杰又开始在我旁边怪叫。

“呆子!”我看了一眼刘杰,“你还我卷子。”我发现他拿着我的卷子。

“傻子。最后的10题阅读你答题卡填错位了。”他呵呵笑我呢。我拿来一看,难怪了,这成绩。

“呆子!”我最后还是扔给他这两个字。然后,放学了。

晚上我一心想拿回文曲星,旁敲侧击的问着姐姐。可她什么也不说。

8点多,我书也看完了,作业也做完了,在屋里寻思着怎么要回文曲星。我推开了姐姐的房门。好家伙,她躲屋里看电视呢。

“姐姐~~”我近乎把自己挂在门上对她喊。

“进来吧。有话说?”我确定她完全知道我的来意。

“给我吧,那是我借的。”我开门见山。

“你就要说这个?”

“噢,这次考试我是填错答题卡了。”

“没了?”

“没了嘛。”我寻思着她奇怪的问题。

“行。”姐姐刚说完这个字,我已经一失重跌在了她的腿上。

“你干嘛?至于吗?”我挣扎着。

啪啪啪啪啪,她掀起我的睡裙就打,一下子把我整懵了。

“我,我以后注意,不在课上玩儿文曲星了还不行吗。”我依旧想撑起身子,却被她按住。

啪啪啪啪啪,她除了打,什么话也没有。

“我考试不粗心了还不行吗?”我根本不知道她干嘛非打我,也就胡乱解释了。

啪!“有人挨打还不知道为什么呢。”啪啪啪啪啪。

被她这样一说,我没话搭了。我确实不知道为什么?

身后依旧啪啪啪啪啪的响着。姐姐用的是手,而现在的疼痛还在我的忍受范围,加之我一下懵住了,所以什么也不说。

啪啪啪啪啪。我傻傻的待在她腿上,直到屁股觉得真疼了。

“啊。”我转过头很委屈的看了一眼姐姐。她也看了看我,停住了。

“还不知道?”姐姐突然有些无奈了。

“我怎么了你就打我。”

“起来。”

我从她腿上爬起来,恨恨的看她。

“你还这么看我?最近胆吃多了吧。”她像是生气又像是没生气,就这么平静的对我说。

我听了这话,噗嗤一声笑出来。

“你还笑!”她又用力的朝我屁股补了一下。

“哎哟。”

“我问你,昨天的数学作业你是怎么做的?”姐姐坐在我面前,像尊美丽的雕塑。

“……”

“你游戏玩儿很有瘾嘛!”她突然抬高音量,“我没警告过你!啊!”

“我们约定最后一次……”我向后退了几步。

“站过来!”她声音又轻了下来。

我挪过去,什么不说。这时候还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好。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当我再抬头看她,她居然盯着电视看了起来。

“姐姐……”我不确定她现在什么心情。

“做作业去吧。”她看看我,笑了。女人的脸,三月的天……

“做完了。我疼……”

“你一喊我可就停了,疼,你就装吧。”她拿着遥控器换着频道。

“你确定你不生气了?”我寻思着还是得拿回文曲星啊。

“嗯。做‘忍者’了。”她抿着嘴,可爱又美丽。

“那……”我又不太好意思说了。

“在我包里,去拿吧。”被她看透了心思,尴尬–+

我跑过去,翻开了她的包,拿回了文曲星。那时,我也看见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透明的,里面好像是个项链。难道?姐姐谈恋爱了?

我看了看她,关上她的包,乱七八糟的猜测着回房了……..

47

我耐心的观察了姐姐一周。发现隔壁班的物理老师总是围着姐姐转。他们在谈恋爱。我深信不疑。

那个男的,显得很老,我心底里一直觉得配不上姐姐。

一天中午放学,我和刘杰几个一起去吃饭,看见了他和姐姐一起。我躲开了。不想打扰这对鸳鸯眷侣。

又过了一阵子,我细细观察了那个物理老师。再次从心底里觉得他们不配。我想试图让姐姐放弃喜欢他,觉得姐姐那是当局者迷。可我也不好直接说。

“你看什么呢?”一天我观察那个男的的时候,刘杰突然拍我。

“你看那个物理老师怎么样?”

“没我有风度。”那小子总是臭屁,我不理他,继续想着怎么让姐姐放弃他。

“你慢慢看,我回家了。”刘杰这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不够意思。

对了,让他在姐姐面前出出丑不就拜拜了。我寻思着整他一整。

第二天体育课上,我溜到了办公室,那会儿办公室一个人也没有。我来到那男的座位上,往他自备的开水壶里撒入了昨天吃麦当劳时拿的三包辣粉,死命摇匀,走人~~~窃笑……

下课后,我特意来到办公室找姐姐,装着问她英语语法。果然,那个男的后脚也进了办公室,还对姐姐微笑,那个恶心……

看着他拿起水壶,我心里就在喊,喝喝喝……

“噗……”他终于喷了出来,脸憋得像个番茄。

我狂笑,办公室里的老师有的不解的看着,有的和我一样狂笑。一时之间,他成了猴子,我们是看官。

“别笑了。”身边的姐姐轻轻拍我。我看看她,她果然是属于惊讶一族的。

“哪个学生这样恶作剧。”那个男的没形象的大嚷。我心想,你活该,大男人搞洁癖,办公室有纯净水不喝,还自备,活该被耍,我乐!

“你去洗洗吧。”姐姐发话了。那男的狼狈的离开了。

做戏做全套,我还是把语法问完了才走。出了办公室,我乐坏了,回班里时候,这消息居然已经“满城风雨”了,我再乐!

话说有一次就有两次。

那个男的也超级SB,被恶作剧了还敢接着自备水壶,不整你是傻子了!

隔周的体育课,我照例冲到办公室,没人,放辣粉,成功,窃笑,走人。刚冲出办公室,迎面姐姐就走来了,“你干什么来了?”姐姐眨着眼睛看我。

“我,找你啊。”我脑子还算转得快。

“体育课不上,找我做什么。”她笑着摸摸我。

“我想问你,今晚能不能早点儿放学。”我还是有些不知所言。

“每天都是按时的啊。”姐姐被我弄懵了。

“那算了,我去上课了。”我无厘头的说完跑了。

下了课,我再次去找姐姐,目的在于拉着姐姐看那男的演猴戏。果然,上周的糗事再度上演。我再度狂笑。当我笑过回神以后,发现姐姐一直看我,像是要把我看个明白。

“看什么?”我那会儿有些心虚。

“asif后面可以跟hadbeen吗?”

“废话,asif后面用虚拟,如果前面是过去式,后面就用hadbeen。”

“你知道了还问我?”姐姐微皱起眉头。

完蛋,露馅儿了。

“噢,我这会儿想明白了。”我试图掩饰。

“该想明白的你最好想明白!”姐姐平静的说着。那边那个男的同时还在演着猴戏,可是,我觉着有些不好看了。我拿过书本,走出了办公室。

晚饭时候,姐姐很安静,如果画面定格住,她简直就是一幅画。

“姐姐。”

“嗯?”

“我吃完了,去看书了。”

“去吧。”

我赶忙逃离了尴尬的饭桌,她和我心照不宣吗?我容不得多想,自我保护意识下,我进屋,反锁了房门。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