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打屁股sp小说
本文为何老师的筱悦原创,永恒是最美的谎言投稿,如您有好的作品,欢迎通过此页面投稿
本文为《姐姐何老师 2》的前篇

1

中考过后,疯玩了一个暑假,3月开学的第一天,一如往常,不慌不忙的拿上书包飘到新的学校—市一中。

成绩突出的我一项我行我素,一幅天地都怕我的样子不屑的推开学校门口执勤的同学:“校徽注册那天没发!我是你们学校今年收的分数最高的,我进去了啊~~~!”

看着执勤的大姐眼睛滚圆的瞟了我一眼,“哼”的一声,我回敬了她一眼,自顾自的走向班级。

楼梯上,上课铃声打响了第二遍。今天还来早了,我奇怪着今天自己的车速,初中时的我总是会迟到10分钟的。想着走着,飘飘忽忽蹬到了教室门口。

“打开课本第2页。”极斯文的声音传到门外,我用余光斜了她一眼,这就是班主任了吧,没等她反应过来,我已经把书包甩到桌上了。

“出去。”她说的简洁坚定。我看了她一眼,冲她微微一笑,坐下了。从前的老师,只要看见我的微笑,这种小事就都不会和我计较了。

“出去。”这口气居然如此的不容置疑。我抬头看着她,对视起来,似乎想把她打败。同桌轻轻推了推我“刚开学,你别闹。”我这才注意到,旁边的人居然是我初中死党,惊喜到:“你也在这个班啊!”

同桌使了使眼神,讲台上的大姑娘竟然还在不依不饶的看着我,那种眼神,不想在等待我的回应,却像是在想着别的什么。

我也没多想,开学第一天,确实不要搞得麻烦好些。走出了教室,喊了声“报告!”她也没为难我的让我进来了。真是多此一举的女人!

一节课下来,别说她教课还真行,不像是她这个年纪会有的经验。不过我对她依旧不太上心。下课时候,又是该死的广播操时间,全部同学都下去了,我像个外校生一样坐在原位上,仿佛身边的一切都和我没了关系,抄起同桌的一本漫画就看起来。

“嗖”的一声,手里的漫画没了,我以为是我的死党又和我玩笑。

“要死啊你~”我转过身,却看见班主任拿着我的书。

“何老师~”我讨巧的叫着她。

“现在你应该在哪儿?”她对我说话怎么总是冷冷的,和早上在门外听到的仿佛是两种声音。

我不说话了。

“来我办公室。”她转身走了。我只有不言语的跟去。

其实怎么说我也是个女孩子,表面上的拽也就是要同学知道我的优秀。没有什么其他的。

来到办公室,她居然不说话了。我愣愣地站在她身边,僵持了一分多钟。

“何老师~”我按耐不住了,总不能一直耗着啊。

她头也没抬的继续翻着教案。

我有点儿没辙,碰上了个不搭理我的老师,再甜的声音也没用。不过我还是在试了试“何老师~”

没想到她居然突然站起来捧着书走了出去。我这才听到,上课铃声响了。

我在那不知该不该回去,换作是任课老师,我早不理人的走了,可是班主任,还是要留点儿好印象的。反正我成绩好,一节课不上也没多大大关系。看着办公室的老师走光了,我也就没趣的瞎翻起刚才被老师一起带过来的漫画了。

原来一节课没多长。下课铃一响,我把书重新摆回她桌上,靠墙站着,等她回来。很快的,我的死党第一个出现在我面前。

“你怎么来了?”我奇怪的看他。

“那书难道是你的啊?”他郁闷的看了我一眼。我真想笑。

这会儿,老师终于进来了。

“刘杰,这书是你的吧?”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响起了。

“是……”

“以后不要带来了,下不为例啊!”她把书还给了刘杰。

就这么简单的刘杰回去了。何老师看了我一眼,坐下了。

“何老师,我错了。”我乖巧的挪到她身边。

“你不是很行吗?也会错?”她转头盯着我。

那眼神看得我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不是,那个,我……”我有些语无伦次了。

“没错是吧?”

“不是,我不该在学校看漫画……”我的声音越来越小,我一向不会认错。

她没了声音。还是盯着我,而我不知所措的摆弄着衣角。

又是几秒钟的无语……

“没话了你就继续站着吧!”她站起身作势要走。

“何老师……”

她回过头。

“我不该不下去做广播操,早上不该迟到。”

她总算有坐下了,我的心也放下了。

“还有!”

“……我早上不该对您不礼貌。”

“一个女孩子,这么不懂事!你成绩好我知道,但是成绩好就可以横行霸道了?”她的脸沉了下来。

“我错了,老师。”第一次有老师这样说我,我眼泪自顾自的掉了。

“回去吧,再有下次自己看着办吧。”

2

那次以后,我觉得被她伤了,却也觉得她说的是对的。所以见到她都会主动喊“何老师~”

一周过去了,我的迟到还是照旧自己惯着自己。周一进校门,有碰见开学那天的执勤同学。

“校徽呢?”

“走开!我没带不行?你有本事不让我进去啊?”

她无奈的找来一个执勤老师帮忙。

这个瘦瘦的老师足有40多了,我自信绝对能摆平。

“同学,进学校要带校徽。”

“我现在就没带啊,你能吃了我?~~”我特意地想耍他玩。

上课铃声又响了,我还和他耍着:“拿我没辙吧?还是早让我进去的好吧?多费唇舌吧?”

他显然被我气得无语,甩了甩手,让我进去。

我正暗自得意,想迈步进去,书包却被人拖住了。

转身一看,惨了……

“何……何老师……”我有点儿紧张。

“对老师说话什么态度啊?”她眉头锁住的看着我。

“老师,刚才对不起,我校徽忘记带了。”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弥补,忙转向执勤老师。

“回去上课,放学来找我!”

我奔着去了教室,心里七上八下的,居然被她逮个正着。

数学课上的考试没什么心情做,好在试题对我来说并不算难。放了学,我磨磨蹭蹭的冲她办公室走去。

见她坐在那什么都没干,像是在等我。

“何老师,早上的事我知道错了……”我又变得小声了。

“手扶桌上。”

我什么都没想的就照做了。

啪的一下,我跳了起来,看着她手拿着一把塑料尺,我真没想到她能打我。

我也不肯在让她打了,躲得远远的站着。

她半推半就的抓住了我,扎扎实实的又打下来。

一连好几下,她也没再说话。

办公室里没有人,但我忍着不出声。

真恨自己只穿着一层薄薄的校裤。

啪啪啪,她没有停的意思。

我的眼泪不争气得又流了出来。

“何老师,别打了。”我委屈的哭着,小声求她。

她见我哭了,也放开我,靠着办公桌站着。我涨红了脸抹着眼泪。

“委屈了?”她眼神直直的看着我。

我自顾自的抹着泪,不愿说话。

啪的一下,她拿起尺子又抽了下来。

“啊,别打,疼……”

“我再问你话!”

“我知道错了。”

“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啊?我打错了是吧?”

我抽泣的更厉害了。

见她又想拿起尺子,我赶忙说“您没打错。”

“我也不跟你多说什么,该明白的你自己也明白。这次给你个教训,再有下次不会这么简单就完的,回去!”

我赶忙头也不回地走了。

晚上妈妈说家里来客人,是远房表姐一家,说表姐是我学校英语老师,自我长大起都没见过他们一家,我一路上就在想,这个何老师表面温柔,厉害起来真严厉,要是表姐也和她一样教高一英语,我就转到她班上去。

7点多,门铃响了,妈妈开了门,笑着叫我:“筱悦,你表姐来了,来熟悉一下。”我蹭蹭的小跑出去,一看,眼前这个身材高挑一头披肩直发笑容甜美的表姐居然就是何老师?我傻眼的站在那里,而她却仿佛早就知道的笑着叫我:“筱悦。”

3

我愣在原地,不知道是一种失落感,还是一种亲近感,突然的占据在了心头。

“快叫人呀,筱悦。”妈妈催我。

“表姑,表姑父,表姐。”真是尴尬万分。

“筱悦越大越漂亮了啊。”表姑笑着看着表姐:“有点儿像你小时候嘛,哈哈哈……”

表姐也笑了,眼睛弯做一个月牙儿,比早上的她可亲多了。

“她在我班上呢。”表姐笑笑看着我妈。

“哟,筱悦,你还不知道她是表姐吧?”妈妈和表姑表姑父都乐了。只有我,这时候陷入无言。

我偷偷瞟了一眼表姐,她跟个没事儿人似的。

那个气氛很快的度过了。今晚的表姐慢慢的让我感到十二分亲近,她的亲和和温柔的言谈慢慢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也变得与她有话说了,从中考前的辉煌谈到将来高考的志向,不时的,我们笑作一团……

妈妈听说表姐一个人住单身公寓,就说:“让筱悦跟你一起住吧,顺便帮她辅导辅导英语。”

表姐看看我,笑了:“怎么样?来我那住吧,离学校也近,少了你迟到哦。”

静谧在亲情里的我豪爽的答应了。

周天,我就来到了表姐家。

“姐,你这儿有零食吗?”我笑嘻嘻的。

“有啊,薯片、汽水,你自便哦。”她的眼睛再度成了月牙儿,很亲,很温柔。

就这样,我们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周。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年段办月考的。我和我那死党刘杰的政治都不好,临考前天,我接到他短信:“读的怎么样了?”

“头疼死了。”

“出来溜达吧,反正读不进去。”

于是几条来回后,我们约了个地方疯玩去了。中途,他大义凛然的样子说:“政治会拖我们总分的后腿啊,明天我们合作吧?”其实我正有此意,会心的示了个OK的手势。

开考了他坐我前面,我们若无其事的开始答卷。不知觉中,我把事先抄好的问答题纸条拿了出来,我碰碰他:“我抄完给你啊。”他略略点了头。

抄完后我欣喜的偷笑了,正抬头想给刘杰纸条,忽然望到窗外,表姐冷若冰霜的瞪着我。

4

也许她早就站在窗外了吧?

我一时间没了主意,刘杰也看到了她,猛地低下头自答自的卷子,也许他庆幸自己作弊未遂呢。

表姐一直没有打断我的考试,我也就慌乱的做完了其他题目。交卷后,我问刘杰:“她什么时候来的?”

“不知道,可能很早吧。”

我浑身冰凉……

回到家,见表姐在书桌前改着前天的英语卷子,我弱弱的说到:“我回来了。”

她放下笔走到客厅坐下:“是你自己说还是我替你说?”

我沉默了下来,看了看她:“你别跟学校老师揭穿我好吗?”

我像抱着希望似的求她。

“我看你是找抽啊!”显然我激怒了她。

她顺势将我拉到她腿上,一把扯下我的裤子,啪的一掌打了下来。

我不敢叫,因为毕竟是我的不对,只有忍着。

我的不吭声更激怒了她,啪啪啪啪的落手更重了。

三四十下后我哭了,直喘。她却一直不说话,空气只能够只有一掌一掌落下来的声响和我的哭声。

现在,她只要一掌下来,我就感到烧心的疼了。

“姐,我疼,别打了。”我挪动着身子。

“别动!”她又变得冰冷起来。

“现在知道疼啊?”又是啪的一掌。

我泪水涟涟的掉着:“别打了……”似乎我现在除了说这个,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了。

“再动你试试啊!”她怒气未消。

啪,又是一掌,我真不再敢动。却疼得撕心裂肺的。

“你还哭啊!委屈你了你哭!”她又是一掌。

“疼啊,疼。”我憋出这几个字……

“你知道错了吗?”

“知……道。”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错哪儿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说不出口。

啪,她又补了一下。

我近乎跳起来,还是被她按住:“说话!”

“我……我……我作弊了。”

“站起来!”她放开我:“你知道作弊是多可耻的事情吗?”

我不住的摸着屁股,也不敢怠慢:“我政治不够好,怕拉了总分才这样的。”

她严厉的盯着我,干脆不说话。

我赶紧补到:“我错了,这次你0分处理吧。”说着,我的泪又哗哗的了。

她还是一言不发,打量着我。

“知道错就行了,我也不揭发你,回头写份检查给我,把该背的重点都背了,晚上我抽查。”说着,她起身做饭去了。

不揭发我了?也许她总夹杂着亲情疼着我,而表面却严厉冰冷……

那次的总分,我依旧年级第一,却已经没有了开心和自豪,表姐也一样,恍若这次考试荡然无存……

5

一晃进入了4月份,我习惯性的上学放学都等表姐一起出发了,不知觉里我开始不想离开她。

课堂上的表姐总是认真的讲解语法和知识点,细长弯翘的睫毛随着她的眼睑上下闪动,乌黑的眸子闪出的光亮应和着垂直的长发,显得娴静威严。

一个月下来,班里被她不怒而威的气势镇的出奇老实。在她的课上,即便没有听课,大家也不会明目张胆的聊天睡觉。

相安无事的一天又一天。在学校里,我从没叫过她姐姐,虽说她从没告诉过我不可以这样叫,但我还是自觉的喊着她“何老师”。

4月中旬,我们班来了个新的数学老师,不知道是不是更年期提前,喜欢对着我们大呼小叫,就仅仅因为偶尔的有人上课走神。

在我们心中,她已经引起了公愤。周二下午的自习课,我们一群人聚在教室后排商量着怎么整她一次。我的鬼点子公认的多得出奇,作为组织委员的我也就当仁不让,发动一批造反者前后放风,来到她自行车前,拔了她的气门芯。

自习课没有老师,我们也就浩浩荡荡的回到了教室。在上面,看着想提前回家的她郁闷的看着自行车,全班哄堂大笑。

我晃得想起自己还有私事要办,一看表,蹭的一溜烟,跑出了学校,心想,放学前赶得回学校吧。

表姐总是会在放学前来到班上给同学答疑,为了不让她发现我逃课,还是快点的好。我冲向精品屋,买了条银白的手链,赶忙飞奔回学校。

才走到楼梯口,赫然看见教室门口长长的站着一席人。我倒吸一口凉气,感到的大事不妙。

蹑手蹑脚的摸到教室后门,表姐已经在为个别人答疑了。旁边的刘杰捅捅我:“**失败了啊。”

我看了看外面的几个人,果然都是刚才跟着我造反的哥们儿。我心里有些没底:“看出来了。要不你们也不会在这儿。”

我把手链放进了衣袋,还是走到了前门,轻轻敲开了门。

6

表姐回过头,犀利的看了我一眼:“学会逃课了啊!”

“这不是又逃回来了。”我微微一笑,想缓和缓和气氛。

她弯下身子,继续为别人答疑,不再理我。

旁边刘杰鄙视我:“火上浇油啊你。”

我这才恍然,好像装可爱不奏效。

这时候,放学铃声打响了。

我退出门口,让同学一个个离开,他们经过我身边似乎都用一种悲悯的眼观看了看我。一阵寒意……

人都走光了,表姐走出来,叉着双手,对着我的一群哥们儿就开始说教:“胆子都很大啊,太不像话了吧!”

这群龙人都没了声。我闷闷的站在一旁,也不说话了。

“谁带的头?”表姐扫了他们一眼。

并没有人吭声。

“不说话明天全部停课,等学校处分。”表姐压着火。

我心虚的把手揣进衣袋,摸到的手链冰冷冰冷。

终于一个不争气的胆小鬼说话了:“我什么也没做,就看着。”

表姐瞪着他:“我问的是什么?”

“不是我。”他分辨的说。这时候,刘杰偷瞄了我一眼,恰巧被表姐看到。

“刘杰?”表姐语气坚定。

“我们一起想的。”他还真够义气。

“那好,一起想的一起停课吧。”表姐淡淡的说。

我见状,憋不住了:“是我。”

表姐看都不看,对着几个男生说:“明天都给老师道歉去,再把家长叫来。”挥挥手示意他们走。

转过身来,揪住我就往办公室走去。

老师全都下班了,办公室静的吓人。

“姐~~~~~~”我试图探测她的态度。

“叫谁呢?”她锁住眉头。

“姐,我们回家吧。”我进一步试探。

“你再叫一遍!”她突然的抬高音量,把我镇住了。

“何老师……”我有些慌了。

“你明天停课!”她欲言又止的还想说什么,却没说,转过身收拾东西:“回去再找你谈话!”

一路上,我们沉默的各自骑着车。

7

一进家门,我匆匆把衣袋里的手链放了起来。两个人沉默到吃过晚饭。

“上我屋里来。”她平静的说到。

我预期她会打我,急得掉下了眼泪,磨磨蹭蹭的在原地挪动。

“要我请你?”她根本不顾我的眼泪。

我只好晃悠悠进去了。

只见她抄起一皮带指着我:“手撑床上!”

“姐,别……”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