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儿院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妖精开花 下》的前篇

人物列表

安安,后来的何安安,被何家收养的孤女

何院长,安安所在孤儿院的院长

何嘉培,安安的养父,本市的名流,地产界新贵

何夫人,安安的养母,何嘉培称她小曼

何安安,何家的女儿,在文章的开始已经因为车祸去世

许夫人,是何夫人的妹妹,丈夫常年在国外。负担安安的教养

小灵,许夫人的女仆,和何嘉培有染,曾被安安目睹

晶儿,许夫人的女仆,比较受许夫人的偏爱

小洁,何安安的贴身女仆,后来是安安的贴身女仆

柯风,何安安以前一直叫他柯大哥

史院长,安安学校的校长

于菱,安安的同学和朋友

方凌杰,与何安安之死有关的男生,于菱非常仇视他,似乎是因为何安安之死。

李管家,何家的管家

老张,何家的园丁

安安,是我喜欢的两个字,因为这是我的名字。


人学会改变自己的境遇有时是靠运气,有时也要靠点技巧,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这样的道理,这完全是我无师自通的哲学。

对于一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来说,你不能要求我博学,但是我所拥有的智慧某一天一定会让你惊异。

十六岁之前,我一直生活在孤儿院,那是个让人痛恨的地方

虽然我已经努力的扮作乖巧,但是孩子的天性仍然使我常常犯错

孩子不要试图和大人讲道理,这是我很早就明白了的

但即便如此,我仍然很难逃过何院长宽大的戒尺

直至今日,我仍然常常会在梦中被那把戒尺惊醒,它是我孩童时代的噩梦标志

有时候仅仅因为一个孩子犯错,我们都要脱光了裤子陪打

大家齐刷刷的跪在那里,而何院长拿着戒尺一个一个狠狠的打过来

有些孩子喜欢倔强的咬着嘴唇不出声,可是我却不这样,我会在第三第四个流出眼泪

这并不是因为我屈服了,而是我过早的明白了有性格有时带来的是灾难

我懂得在适当的时候表现出脆弱,这一招我使用了很多很多年,一直有效

十六岁那年,对我来说是蜕变的开始,因为那一年何嘉培的女儿因车祸而死

何嘉培是本市的名流,地产界新贵,他原先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直到他女儿死后

何夫人因为女儿的死痛不欲生,几度寻短见,但都被及时发现并抢救了过来

面对夫人迷糊的神志,何嘉培也大为头痛,最终在心理医生的建议下决定领养一个孩子

他们是一起到孤儿院来的,何院长拿出我们的照片和资料给他们挑选

他们几乎没有花多少时间就决定领养我,原因很简单,他们死去的女儿叫何安安

我没有想到我的名字竟然有这么大的魔力,能够如此巨大的改写我的一生

那天晚上我被何院长叫到了办公室,对于我们来说去他的办公室和入地狱几乎没有区别

因为在那里,我们只会得到一样东西,那就是惩罚

我垂着脸站在院长面前,心里回忆着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想不出有什么地方不对

可是他的脸上竟然洋溢着温和的笑容,他说:孩子,有一对善良的夫妇提出要领养你

我愣了一下,但很快镇静下来,扮出迟疑和留恋的神色:我在这里生活得很好

他们会提供你更好的生活,好到你无法猜想。院长的声音显然是激动的

那一刻我有种预感,领养我的那对夫妇一定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离开孤儿院的前一晚,按照惯例大家集中在了小礼堂

何院长正式宣布了我被何嘉培夫妇领养的消息,然后宣布“训话”开始

每个即将离开的孩子都要接受当众训话,他们要赤裸着身子

院长每宣布一条内容的同时会用戒尺狠狠的抽打一下,表示一定要牢记

随着训话的开始,我默默的脱光衣服,背朝着大家跪下了

我的脑子异常的清晰,这使得我的痛觉分外鲜明

仁爱、互助、谦逊、好学……,从此你要时刻用这些提醒自己

然后戒尺在我没有防备时狠狠的抽打下来,从背脊直接抽到臀部

其实这样的抽打我不是第一次体验,但是这次却分外强烈

那以后我再也听不清院长在说什么了,只默默的记着自己被抽打的数目

因为训话一共有50条,只要挨过这50下,我就获得重生了

很快,我的背和臀部已经狼籍一片,不用看也知道有着许多凸痕

我第一次没有流泪,因为我不需要伪装了,我可以主宰自己的情绪了

每一下抽打都是我对过往的告别,那种痛正是蝴蝶长翅膀时的撕裂之感

第二天,我被何家的汽车接走了

然而何嘉培夫妇并没有出现,我被送到了一家叫许夫人的家中

许夫人有着苍白的瓜子脸,眼睛特别明亮,只是整个人病泱泱的没有什么精神

她说起话来细声细气,常常喜欢软软的倚在榻上,翻看十九世纪的欧洲小说

我被送到她面前后,她的眼睛专注的看了我一会儿,然后问:你叫安安?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产生了一种惊恐感,我觉得自己对这个女人有着深深的恐惧

我微微点了点头,怯生生的,我想我这样一定很没有教养,因为她生气了

你懂不懂礼貌,我问你话的时候,你要眼睛望着我,然后用心的回答!她严肃的说

我是安安。我抬起头望向她,她的皮肤光滑像丝绸一样,然而脸色很阴沉

后来我才知道许夫人是何夫人的妹妹,丈夫常年在国外,她和两个女佣住在这座大别墅里

听说何夫人要领养我的消息后,她主动提出要花一个月的时间训练我各种礼仪

她的理由是:一个孤儿院出来的孩子如果不经过特殊培训会使得你们都丢脸的

何夫人其实还沉浸于失去女儿的悲痛中,对于我这个小冒牌货并不特别热衷,因此随了妹妹的要求

于是我被送到了这里,开始了一个月的所谓培训生活

在我到达许夫人家的第一天,收到了一张严格的训练计划

其中有很多必须遵守的规定,包括说话时声音必须轻柔,走路不准有声等

在每一项规定后面有着如果违反将受到的处罚方式与数量,我被板子、藤条、皮鞭等字弄得胆战心惊

可是我知道,蜕变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不停告诉自己一定要坚信自己不会被打倒

小灵和晶儿是许夫人的女佣,她们乖巧伶俐,看上去十分顺从听话

她们两个之间我更喜欢小灵,因为她脸上总是挂着甜甜的笑容

可是许夫人却好象更偏心于晶儿,甚至有时她并不掩饰她这样的偏心

我冷静的观察着这些大人,她们都是那么寂寞脆弱,可是她们却并不愿意这样承认

虽然在孤儿院我所受的教育很有限,但我仍能觉得她们是台上的戏子,无奈却只能自得其乐

我不喜欢晶儿的主要原因是许夫人总是命令她对我进行惩罚

有一次吃晚饭时,我正在享受着好吃的咖哩土豆,许夫人突然把筷子重重的一拍

我吓了一跳,望住她。你是人,记住你是人,吃饭时不能和牲口一样发出声音

她的话是那样带有侮辱性,我涨红了脸,却什么都不敢回答

晶儿,带她回房间,让她跪在墙角等我过去

我的脑子一下子嗡嗡作响,在这里我已经挨过很多顿打了,每次都几乎要了我的命

在极度紧张的情绪下我跟着晶儿回到房间,跪下几乎不用费力,因为我的腿早已经软了

许夫人上来时,身后跟着拿着皮鞭的小灵,我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

小灵把我的床尾凳搬出来,然后许夫人便让我自己趴到上面去

我的手脚冰凉,以至于小灵把我的裤子脱下来时我不停的哆嗦

晶儿,规定上吃饭时发生声响该如何惩罚?许夫人的声音是一种咒语

30下皮鞭。晶儿总是能够熟练的背出每一项对我的惩罚

那么,你动手吧,希望这次你能把她这样的恶习真正扭转过来

有一次,我实在痛得不行,想去冰箱里取些冰块敷一下

下楼时我突然听到露台上有声音,再细听是小灵和晶儿

晶儿的声音是凶巴巴的:你会后悔的,有一天你会后悔自己今天的厚颜无耻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大概太累了。小灵的声音是温和的,平静的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别胡思乱想了,我不会对你说什么,也不会在乎你对我说什么

你在走绝路,记住我的话,你在走绝路,你会死得很难看的

晶儿,我们之间的关系真的一定要如此水火不相容吗

我不是很明白她们在说什么,也不敢再听下去,怕被她们发现

可是这一幕更加深了我对晶儿的厌恶,她凶狠又不讲理,是天底下最可恨的女人

那时我的是非观也许真的只能到这样的程度,很多年后我不禁这样的感慨

我对小灵的喜爱是从厌恶晶儿开始的,而我和她的亲近是从那个午后开始的

那天阳光很好,许夫人正在她的房间里看小说,而晶儿照例外出进行每周一次的日用品采购

趁着这一段自由的时光,我来到花园,想去小径后的摇椅上坐一会儿

刚穿过小径,我便看到小灵正坐在摇椅上,她的脸上泪水纵横,那种泪流得无声

我呆呆的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是愣愣的望着她

她看见我,脸上的泪仿佛无法立刻停止般,仍然在蔓延,阳光下那片晶莹让我震撼

过了一会儿,她慢慢仰起脸,仿佛想让眼泪倒流回眼眶,然后她对我招招手

安安,别告诉她们你看见我在哭,好吗?这是我们的秘密,好吗?她的声音是哽咽着的

这是第一次有人把我当作一个成人,用一种平等的,尊重的口气和我商量问题

我被这种口气弄得既感动又激动,连连点头说:我一定不会说的,你放心

谢谢……小灵垂下眼,然后又迅速抬起:谢谢你,谢谢,是真的……

我小心翼翼的上前,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伸出手轻轻的去抹她脸上的泪痕

她的脸色很怪异,然后她反握住我的手,把我的手紧紧贴在她的脸上

那天晚上,小灵就“回报”了我抹泪之“恩”

在许夫人的要求下,我学习了站、走、坐、卧等一系列姿势

这些姿势在我看来及其可笑,可是许夫人却把它们看得很重

当然,不可否认,许夫人的确是个仪态万千的女人,看上去十分高贵

可是我并没有把那种高贵当作是我的理想,我渴望自由,渴望随意

这种差异使得我常常达不到许夫人的标准,而结果可想而知,我的屁股代我承受了这些

那天吃晚饭前,我从楼梯上走下来,因为一时兴起,踮着脚跳了几步,我以为饭厅里没有人

谁知道没有站稳,最后一下失去平衡,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许夫人从房间里闻声出来

她在楼梯上蹦蹦跳跳,因为不庄重所以摔了下来。晶儿的话对我来说简直是恶梦

可是这时,小灵却对夫人说:我看见安安是无意间扭了脚才滑下来的

许夫人冷冷的看了看晶儿,又看了看小灵,最后把目光投到我身上

我决定勇敢的面对她,因为我已经知道大人总是很信任孩子的眼神,我决定用眼神欺骗她

即使是偶然扭了脚也是不应该,好好的走路怎么会这样?就罚你20鞭吧!

夫人,我绝对没有看错,她绝对有失庄重,是跳着下来的……晶儿还想强调

算了,这次就20鞭吧!许夫人望向我:安安,这另外80鞭我给你记着,你别再犯

冰冷的凳子,冰冷的四肢,我趴在那里绝望的看见拿着鞭子的是晶儿

许夫人和小灵站在一旁,我能感觉到小灵眼中的疼爱,这让我温暖

啪!这是她恶毒的报复,这是她的不甘心!这一鞭比以往任何一鞭都重

我感到仿佛有一条火蛇疯狂的咬啮着我,那种痛楚是肌肤与肌肤之间的离弃

又是重重的一鞭,从后脊抽到了屁股上,我能听到皮鞭镶嵌入肉的声音

我想动一动身体,我只是想动一动,可是疼痛使我连动的力气也没有了

我的屁股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痛责,这种痛是刻骨铭心的,它使一个小孩心中种下仇恨的种子

天有着凉意,可是我没有办法盖被子,屁股上的伤使我只能保持赤裸

这是我对赤裸最初的意识,也或者说这是我在懵懂中把赤裸与羞耻联系在一起的初始想法

我开始渴望遮蔽,而赤裸成为一种烙印深深的种入记忆

这种心态影响了很多年后我对性的理解,只是这种心态上的后遗症总是显现的很慢

三个星期,漫长的三个星期,在一次痛楚到另一次痛楚间划过

我渴望着离开,但是又有点舍不得小灵,因为我们已经成为很好的朋友

每次挨完打,她都会悄悄的给我送药,她的手细软温柔,我热爱她的抚摸

她很少和我好好的聊聊,也许她认为我还是个孩子,还不足以明白很多事情

只是有一次她告诉我,即使我去了何家,许夫人仍然是我的礼仪老师,仍然有权力管教我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影响不大,因为想着不用天天和她在一起,我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我正在房间里翻看最新的杂志,突然听到约绰的哭喊声,那种声音是压抑着,却痛楚

我没有敢把好奇心表露出来,因为在这里,好奇是一件很要命的事

可是书上的文字忽然都模糊起来,我的心思再也无法回到认真的阅读状态

哭喊声断断续续,我听不真切,可是我知道那不是晶儿就是小灵的声音

小灵!会不会是小灵!我惊跳起来,会不会是她们正在欺负小灵?!

这种想法使我壮了壮胆,小心翼翼的挪出自己的房间,站定了辨认哭喊声传来的方向

哭喊声把我带到小灵住的房间,那里是我的禁地,没有许可我不能过去

可是哭喊声越来越真切,我几乎能够感受到小灵满面泪水的可怜模样

我再也忍不住,悄悄的向那里挪去,胆战心惊的,一步又一步

门被关着,我听到皮鞭撕裂肌肤的声音,那种我熟悉的声音使我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呜~~啊~~,真的是小灵的声音,她被压抑着的哭喊声包含了她无尽的苦楚

皮鞭的声音,还是皮鞭的声音,那种与风激荡的声音仿佛能搅乱整个房间的空气

怎么办?怎么办?我站在那里,听着小灵越来越凄厉的声音,心里难受极了

好久,我才感觉到自己在不停的掉眼泪,成串成串的,根本无法控制

我仰起脸,眼泪滑入嘴中,是咸的,带着苦涩,是一种无法承受的痛

不知道什么时候皮鞭声停止了,等到我发现时,晶儿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

她的脸色很难看,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仿佛在喷火

我后退了一步,不知所措,只觉得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许夫人出来后,我看见她的眼竟然是红肿着的,她仿佛没看见我般,径直走了

晶儿迅速的追上去,但是不忘回头对我说:跪到自己的房间去!

关系小灵的心情战胜了恐惧,我看见许夫人和晶儿离开了,便偷偷进了小灵的房间

我告诉自己,只要一分钟,我只是想看看小灵而已,我会马上回自己房间跪着等待惩罚的

小灵蜷缩在窗边,人半伏在地上,浑身赤裸,双手紧紧的扯着窗帘

她的眼睛闭着,脸面红肿,显然是在这之前被狠狠的掴过脸

她的身上布满了鞭痕,重重叠叠的,一道压着一道,于是连成了一片血色

我被这样的场面惊呆了,因为在我的记忆中,最多也只是被打肿屁股

抽出血已经是最严厉的惩罚了,而像小灵这样,简直是往死里打啊

我轻轻喊了小灵几声,她没有回答,睫毛仿佛扇动了一下,但是整个人处于原状

我不敢多停留,再喊了几声,见她仍然没有反应,便退了出去

跪在房间里,我的心里很乱,一方面惧怕过后晶儿对我的惩罚,会不会也把我打成那样

另一方面,我担心着小灵,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使她竟然会被打成那个样子

地板是冰凉的,我跪在那里,膝盖很快就疼了,可是我不敢站起来,怕晶儿突然进来

午饭的时间过了,晶儿仍然没有来,我肚子很饿,可是不敢起来

等待惩罚的心情最难受,索性是一顿鞭子倒也爽气,猜测永远是一种煎熬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