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人格sp
本文为转载,为綾羅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时光流逝的是那样快,一眨眼就过去了半个月之久。

这半个月里,艾达和小特一匹配到医院图就会发怵,看来玛丽给她们来了一次深刻的教训呢。而同一天挨打的薇拉和海伦娜,她们的状况则有所不同。薇拉被自家主子告诫在自己的房间里里禁足一个月(这时候刑期都还没满呢QwQ),吃饭的时候伽拉泰亚会去她房间那儿把她抱去大厅,但如果平时敢偷偷溜出去晚上定会被摁住打一顿。不过好在伽拉泰亚并没有在外人面前说出这件事,毕竟是两人间的秘密嘛。海伦娜则是被美智子打的有点重了,然后当时又是半裸,门窗都没关好(门是被小特偷偷开的),并且自己本身就体质羸弱,于是着了凉。美智子心里又是难过又是抱歉,所以每天都会去她房间陪着她。于是庄园里这半个月多了两个“失踪人口”呢。

——————————————分割线————————————

这天早晨,伊德海拉带着伴生信徒一起加入了一场匹配队列。当初伊德海拉刚刚进入庄园的时候,园丁艾玛•伍兹曾被自己本体的尾巴吓哭,所以后来伊德海拉就选择在局内隐身了。但这也改变不了什么,还是有一些求生者问伊德海拉能不能收起尾巴之类的。久而久之,蛇神自己也对自己的尾巴有些反感了。

而这天,伊德海拉则是换上了自己压箱底的皮肤———川上富江。

“呵,有双腿原来是这种感觉吗。”

伊德海拉望向自己的小信徒,她穿着一件小学生校服,娇小的身体更显可爱。

过了一会儿,四个求生者接连向等待大厅走了进来。调酒师黛米,舞女玛格丽莎,一个不知名的白裙小女孩儿,还有祭司菲欧娜。

富江在位置上坐了下来,自己的伴生信徒则是向求生者那儿走了过去。

“你们好。”刚刚换上这套与恐怖气氛完全不符的衣服的女孩儿,怯生生地说。

“哇塞!信徒姐姐今天好可爱,就像我的洋娃娃一样!”白衣女孩儿瞪大了眼睛说道。

其他三人都对她感到十分的惊讶,平时看起来恐怖如斯(排位四杀)的信徒妹妹,居然经过一番梳妆打扮后能够这么好看。

“哈哈哈哈哈…..”富江邪笑着走了过来。

“哇….这个皮肤下的伊德海拉好漂亮。”黛米双手捧着嘴说道。

富江拍了拍手:“各位,安静一下哦,我来说一件事儿,”富江顿了顿,继续说道:“夜莺小姐昨天跟我说,那位叫奥尔….什么斯的侦探,最近推演日记缺少名为【痛苦】的情感素材,再这样下去整个庄园的比赛都可能会受到影响。所以现在我将直接在这间等待大厅里对你们的肉体实施一些强度偏中等的伤害,然后在你们身上提取出你们身体所受到的痛觉。不过你们不用太害怕,不会很痛的,这局让你们赢。(os:反正是匹配,送你们四跑骰子分也就是了)”

“呃….”玛格丽莎沈下头低吟道。良久她才擡起头,叹道:“好吧,我接受。”

“嗯….虽然我并非伊德海拉的信徒,但门之钥那端给我的启示是让我接受的….所以我也附议。”

“奥尔什么斯,是说小说家哥哥嘛?”小女孩问道

“好像是吧。”伴生信徒答道。

“那个,其实三个人就够了,你的话年龄太小,可能忍不下来的。”小信徒关心地说道。

“但是,小说家哥哥需要这个东西,那我就一定要帮帮他,这是当初那个和小说家哥哥一起进来的大姐姐教我的,她说要多帮助别人,这样才是好孩子。”眼眸里散发着万千童真,伴生信徒已经彻底被这个小女孩沦陷了。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因为不想让她受伤而就去强行干扰她的判断。

“让这孩子磨练磨练也是好事。”富江用脑内传音对小信徒说道。

“嗯。”

“那黛米呢?”富江笑着问道。

“我?当然可以,但是我想问您一个问题。”

“哦?”

“您知道我的哥哥现在在哪里吗?”

“你是说那个来庄园的酒保?”

“是啊。”

“非常抱歉,我来庄园的第二天他就离开了,去哪里也没人知道。”

“哦……”黛米失落的低吟道。

“没关系的,你一定能找到他的。”一旁的伴生信徒安慰道。

“好了好了,那么…开始咯。”富江拊掌轻笑道。

——————————————分割线————————————

富江对着四女抬起了手臂,短暂咏唱后在手心凝出一个淡紫色印结,然后将印结向四人的影子打去。

紧接着,几人看到自己的影子正在扭动,然后从地面凸起一团黑色的浓液,凝聚成了伽拉泰亚的雕像状。

这“雕像”突然开裂,然后又化为虚无,留在原地的只有四个和伴生信徒一模一样的小女孩儿。

四个寄生信徒被伴生信徒牵着手拉到一边,然后说了几句悄悄话,没人听到她们说了什么。只是说着说着四个小信徒脸突然唰的一下红了,然后用手捂着嘴格格娇笑。那边正坐着的几个女孩则是一头雾水,只有黛米还在悠闲的喝着多夫林。

过了一会儿,四个小信徒走了过来,伴生信徒为难的说道:“那个…你们都先从位置上下来。”

四人顺其言而站了起来,然后四个格裙女孩则是顺理成章的坐上了椅子,然后为首的那个指着自家主人————黛米说道:“楞着干嘛,趴过来。”然后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小腿。

“嗝~哦….”喝了些多夫林,黛米有点醉意了,当下也是顺从的趴了下去。其他三人也各自找到自己的主子,趴了下去。

“裙子,内裤什么的都脱掉。”伴生信徒笑着说。

“呃…”几人都面露难色。

“快点。”

于是几人都脱光了下身,赤裸裸的娇躯暴露在空气中。

四声脆响依次响起。

“呜啊!”“呃!”“呜嘤嘤”“呜…咳咳”

“啪”“啪”“啪”

白衣小女孩的小主子连续抽了她三下。

“呜呜呜…好痛啊”

“嗯?呃…那再打十下好吗?小妹妹?”

“呜呜呜,嗯”

“要报数哦”

“啪啪啪”

“一,二,三”

“啪….啪……”

一分钟后

“啪”

“十!呜呜呜….”

乖,不哭。寄生信徒轻轻安慰道。

“唉…”伴生信徒轻叹了一口气,走了过去,然后接了一滴她的眼泪。

菲欧娜这边

“啪”

“哼…”菲欧娜轻哼道。

“嗯?不服气嘛?哈哈哈”菲欧娜的小主子轻笑着拍着她的小屁股说道。

菲欧娜没有说话,而是微微撅高了屁股。这意思其实就是:“有本事你就打哭我”,这信徒小姐又如何不知道呢?

“呵,这么着急求打?”

“满足你~”

于是狂打了菲欧娜数十下后,她再也经受不住了。

“啪啪啪啪”

“嗯,呜啊!呜呜呜呜呜呜对不起,我错了”

“嗯,这才乖嘛,下次敢不敢了?”

“呜呜…不敢了,信徒大人饶了我吧”菲欧娜感到无比羞耻,被一个年下的小妹妹打到如此….还要说出这一系列的话语…

伴生信徒走了过去,轻抚了一下菲欧娜的头,然后接了一滴她的眼泪。

黛米这里

“劈”“劈”

“呜呜呜呜呜…好痛,好痛!”黛米哭叫着说道。

她的双手被天花板上垂下的锁链吊住了,然后被自家主子用镐头上的用来固定的牛皮绳打屁股。

“一定很痛吧….赶快认错就不会痛了”

“可…黛米没有犯错。”

“那….屁股撅着,让鞭子先生告诉你你犯了什么错吧”

“不要啊!”

“劈,劈,啪”

“呜呜….我错了”

“乖,黛米是好孩子,好孩子不哭”

伴生信徒走了过去,也接了一滴她的泪。

“啪”“啪”“啪”

“呜呜呜”玛格丽莎轻轻哭着。

玛格丽莎这边打的就比较文明了,用了最常见的姿势otk,然后两人间也形成了一种默契,打的时候不说话,信徒小姐每打一下,玛格丽莎就回应一声,而每两下间的空隙时间,玛格丽莎则是一直低声哭着。

“呜呜呜….我错了,饶了我好吗,求求你”

“好吧,起来吧。”揍人的少女轻轻放下了手掌,然后将膝上的少女身子擡起,抱了上去。

“你知道吗,你很勇敢。”

伴生信徒乘机接了她的一滴泪水,然后把装有四颗泪滴的小瓶递给了富江。

“伊德海拉大人,给。”

“嗯,谢谢,对了,我要打你屁股可以吗”

“嗯?伊德海拉大人,您说的是我吗?”

“嗯,是的,我也想体验一下打人屁股的感觉。 ”

“呜….好吧”

于是过了十分钟后,伴生信徒捂着通红的屁股轻轻痛哭着目送几人进入游戏。

——————————————分割线————————————

富江兑现了诺言让她们赢,不过几个小信徒还是如影随形的跟着她们,并且指导她们破译,破译的时候每出一次错都会挨小信徒一下掌臀,而黛米则更惨,她的寄生信徒小姐姐手里拿着小牛皮鞭,而自己正好又叠了宿醉,所以…屁股上挨了不少下,最后机子修好了,屁股也红了,还得小姐姐抱着送出去

37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