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校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早上的阳光特别好,我等今天已等了好久好久。我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我终于成功考获“体罚学院”颁发的一等荣誉奖章,并且被学院院长入取成为学院旗下其中一所女子体罚中心的教师,教育女学生有关体罚的种种知识。

我把车子开进了校园的停车场,只见入学的女生还真不少。这些女生狱一般其他学校的女生不同,她们的年龄都不再是十五六岁,而是二十至三十随左右,而且都签下了一张入学合同。合约上注明她们自愿入学修读有关课程,并且遵守所有学院所定下的条规,如有犯者愿意接受任何的体罚。其实,她们在签合约时,也一再的考虑过,原因多是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而学院正好与有关部门联系,凡犯罪者,如在“体罚学院”旗下任何中心就读,可获免刑,为期三年。

我了解自己所面对的是来自社会各各阶程的“女学生”,她们的背景一般都十分复杂,而且并不容易接触,再加上年龄的差距相当的近,要她们一一服从自己在课堂上的一切,并不是见简单的事。“你不必紧张,过了一段日子就会习惯了。”院长微笑这道。“院长您好。我不是紧张,只是第一天还不清楚自己会面对什么学生,因此不免有些担心罢了。”我见到院长从背后出现,微笑这回答。

“你只要把在学院所学的一一发挥就行了,一定要记住,如有违反校规者,一定要严加惩罚,在每间课室的柜子里,都摆放了许多打屁股的刑具,有藤鞭,板子,皮鞭等等,你可以随意使用,只要惩罚后给我写份惩罚报告就行了。好好的干”院长拍拍我肩膀道。

“谢谢院长,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我充满信心的回道。

“好了,快到你的课室去吧。”院长道。

“是,等会儿再见吧。”说罢,我便走向自己的课室……

我终于来到了课室,今天是第一天上课,我也没准备教导什么新科目,只准备与学生们交流交流,多了解一下她们的背景。听说这些女学生都是二年级的,对学校的条例因该都很清楚,所以自己也无需多加为她们介绍。

“老师来了!”只听课室内传来一阵骚扰声,很快的有静了下来。

“大家好!从今天起,我将担任你们的班主任,我会教导你们有关体罚的一切知识,在学习的过程中,如有什么疑问,可随时发问,我会一一回答,首先我要先点名。”接着我便一一的叫出她们的名子,她们也一一的回道。只见各各都年轻貌美,我真有些身处天堂的感觉。几乎如身在世界选美佳丽的身旁。

就在这时,我发现到坐在前排的一位女生,如没记错,她因该叫凯芯(开心),在点名时曾经给我留下不错的印象,但此时,也不知是故意或是无意,她的双脚竟然张得很大,坐姿也有些不雅。从我所站的地方望过去,可以清清楚楚的看道她所穿的白色底裤,这突如其来的裙低风光,使我一时不知所措。我不好意事当面讲她,只好把目光尽量转移到别处,但课室的范围有限,加上只要是男人,面对眼前这春光外泄的一幕,都会难以忍受。

“凯芯,你下课后,请留下来,我有事想和你谈一谈。”我终于忍不住说道。“老师,有什么事呢?”凯芯似乎有意的问道。“没什么,我只是想和你们一个一个单独的交谈,希望能多多了解你们,以便在你们的学业上有所帮助。”我想了一些不怎么高明的借口回道。

“是,老师。”凯芯回道,但她那迷人的坐姿始终没变。我又继续讲课,好不容易三个小时的课程终于结束。所有的女生也拿了自己的书包,一个个的离开了课室,由于今天是第一天,所以只上三个小时的课。

现在课室内只剩下我与凯芯二人。“凯芯,你过来。”我说道。

“老师,不知您留我下来有和事呢?”凯芯走到我面前问道。

“凯芯,你身为女孩子,因该懂得自爱,你已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你刚才在上课时的坐姿,有些不雅,希望你自己检讨一下。”我说道。

“老师,您是指什么坐姿,我不明白。”凯芯有意无意的说道。

“我指的是,你不应该把腿张得那么开,你那底裤都展现出来了,你不觉得羞耻吗?”我有点生气的回道。

“原来老师是指这个,我还以为老师没见到,你觉得我的内裤还性感吧?”凯芯说罢,竟将裙子往上慢慢掀起。

“你这是干什么?”我惊讶的问道。

“我怕老师刚才每看清楚,想让老师好好的欣赏一下。”凯芯这时已把裙子掀到腰间,那雪白的底裤完完全全的展露在我眼前。

“你太不自爱了!”我生气的喝道。

“老师,您难到真的不想看吗?我想不是吧,刚才你明明有意无意的向我这边望过来,老师,您不用不好意事。来,我让您看个够,我的臀部够圆吧?”凯芯竟然毫无顾忌的说道,同时还转身把屁股轻轻翘起,将她那小巧可爱的八月十五摆在我面前。

“你……你……”我真的不知所措。

“你们干什么?”突然门外传来一把浑厚的声音。

“啊!”凯芯听到这声音竟有些害怕起来,赶紧把裙子往下盖住自己的内裤。

“院长,她……”我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

“你不必解释,这凯芯的一切我了如指掌,你今天第一天,很多事你还搞不懂,慢慢你就习惯了。”院长似乎并无责备之意。

“院长,我只是想和老师开个玩笑,我以后不敢了!”凯芯站在一旁,拼命的求饶。

“凯芯,你以为我今天第一次认识你吗?你自己说,在课堂上勾引老师,应该受什么处分?”院长严厉的说道。

“院长,您饶了我这一次吧!”凯芯已吓得泪水直流。

“快说!”院长喝道。

“根据校规,课堂上勾引老师,藤条鞭打屁股十八下。”凯芯低声回道。

“好!亏你还记得!还不摆好姿势,准备接受处罚!”院长道。

“是,院长。”凯芯知道院长一决定的事,是不会更改的,只见她走到座椅前,慢慢的弯下腰,把双手按在椅座上,翘起了那迷人的小屁股。

“今天是你第一天上任,这次就有你置刑吧!切记,不可手下留情,就像在学院一样,每一鞭一定要使劲的打,不可怜香惜玉。”院长道。

“是院长,我一定会秉公办处理,绝不留情!”我回道。

“好,你开始吧!”院长满意的道。

我从课室的柜子里取出了一根又粗又长的藤条,然后走到凯芯身后。

“开始吧!前十二下不必脱裤子,隔着裙子和内裤鞭打就行了。”院长道。

“是!”我回道。说罢,我将藤条在凯芯的屁股上做了一个距离的测试,然后把藤条高举,接着“呼”的一声,狠狠的朝凯芯屁屁打了下去。当藤条与凯芯的裙子接触的一刹那,发出了“啪!”的一声巨响。

“一!”这是院长帮我数着鞭打的次数。

开始一秒钟,凯芯只感到那藤条的轻微压力,紧接这而来的是一阵巨大的痛楚传遍她的屁股。她痛得双手紧紧握住,咬紧牙根,不敢喊叫。

三十秒过后,我再次举起藤条,打出了第二鞭。这一次它仅仅落在第一鞭的下面,距离不到半寸。

“啪!”“二!”院长道。

凯芯再次颤抖,紧闭双眼,希望减轻痛楚。

又是三十秒,我手上的藤条再次抽打在凯芯的玉臀上。

“啪!”

“三!”

凯芯这时已痛得泪水直流,但是始终不敢哭出声来,紧握的双手已颤抖不停。

“啪!”

“四!”……“啪!”“八!”

“啪!”

“十一!”……“啪!”“十二!”

好不容易十二下终于打完了,我吧凯欣的裙子和底裤褪到她脚踝处。

凯芯的一把玉臀早已皮开肉绽,四处开花,只痛得她泪流满面,痛楚不堪。她心里明白自己已无法再忍受多一鞭了,她几次想用双手紧紧的狂捏自己的屁股以减轻痛楚,但同时又害怕院长会加刑,因为在学院的条例下,受刑者在受刑时如无院长的批准是不能随便乱动的,否则刑罚加倍。

我从新握起那细长的藤条,再一次那藤条狠狠的击落在毫无保护的光屁股上,当藤条与臀肉接触时,只见那早已扑满鞭痕的屁股立时出现了一道血痕,可怜凯芯白嫩的屁股受不起藤条的直接接触而皮破血流。

“啪!”“十三!”一直又开始叫数。

此时,凯芯已不再象个二十五岁的女子,而几乎成了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她痛得毫不理会的跳起来,双手紧紧捉住自己的屁股,拼命的狂捏,人也随这狂跳,尽量减轻屁股上的痛楚。

“哇!好痛啊!痛死我啦!”凯芯狂叫道。

“给我摆好姿势,谁给你批准站起来的?”院长喝道。

凯芯一听到院长的说话,马上又把姿势摆好,咬紧牙根强忍臀部的疼痛。

“如果再敢用你的手捉自己的屁股,刚才的十三鞭便作废,从新开始。明白吗?”院长怒道。

“明白!”凯芯赶紧回话,害怕真的从新打起,那她的小屁股可受不了。

我见一切恢复正常,挥动手上藤条,又是一鞭打在凯芯可爱的光屁股上。

“啪!”“十四!”

“还有四下!一定要撑下去!忍!忍!忍!”凯芯痛得几乎已不知所措,脑海中不断叫自己要忍下去。

藤条再次挥动,“啪!”多一道血痕出现在凯芯的玉臀上,那血开始往大腿流下。

“十五!”……“啪!”“十七!”

“不要啊!院长饶了我吧!”凯芯已痛到了极限,双脚已站不稳,整个人蹲了下来,双手死命的捉住自己的八月十五,哭得象个泪人。

“我数三声,如不回到原来的姿势,鞭刑从新计算!”院长喝道。

“一!”

“求求你!”

“二!”

“不要!不要!我起来!我起来!”凯芯慌忙摆好姿势迎接那最后一鞭。

我挥动手中藤条,用尽全力,狠狠的抽打在凯芯早已皮开肉绽的屁股上。

“啪!”

“十八!”

“哇!好痛啊!”这一此凯芯不敢乱动,依然站在原地翘着屁股,等候院长的下一道命令。

“好,打得非常的好!真不愧是体罚学院中的优秀生!”院长道。

“谢谢院长夸奖,我只是尽力而为罢了。”我回道。

“凯芯,怎么样,这藤条的滋味好受吧?以后还敢不敢?”院长问道。

“不敢了!我以后不敢了!”凯芯回道。

“那好!你现在给我爬上桌子上,趴伏着把屁股翘起,给我些完三百行“我知错了,我以后不敢在课堂上勾引老师,也不敢再随意把底裤展露在老师面前了。”等会儿老师回来查看你所些的三百行一字不差后,他会给你批准下来,穿裤回家。知道吗?”院长命令道。

“知道!知道!”凯芯道。

“如果你没有命令就下来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院长冷冷地道。

“我知道!我知道!没有老师的命令我不敢下来的!”说完,赶紧从书包取出纸笔,然后爬上桌上,像小狗一样趴跗在那里,开始写悔过书。

“好,你跟我道办公室,我介绍另一为同事给你认识。”院长道,“好!我们走吧。”我回道。就这样我们离开了课室,独留凯芯一人趴伏在桌上,有说有笑地往院长室走去。我与院长一路有说有笑的来到了院长室。等会儿我给你介绍一个老朋友。”院长道。

“哦!是谁啊!”我回道。

“别急,一会儿就知道了。”院长说罢,伸手将大门推开。

我紧跟着进去,只见里面已有两个人在等候院长多时。其中一人竟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学院同班同学,他与我在体罚学院一同受训,由于他专长笞刑,因此人们都把他叫做“笞之将军”。

“将军!是你!真高兴在此见到你。”我兴奋的说道。

“狱卒(那是我在学院中的称号)!没想到你也被学院入取了,以后又可以一同探讨体罚的问题,真是太开心了。”将军也高兴的回道。

“两位不必如此激动,日后还有许许多多合作的机会。”院长对我们这对老朋友道。

“对,对几乎把正事给忘了!你过来!”将军对这房中的另一人道。

这时我才看清楚房内的另一人,原来竟是个长得亭亭玉立的女学生,但她双眼带有一丝令人十分怜惜的感觉,使人一看就很想好好疼爱一番。虽然凯芯长得十分漂亮,但与她不同的是,凯芯给人一一种可爱的感觉,而她却给人一中疼惜的冲动。

“院长,今天我班上有人惊报不见了钱包,因此我命令全班女生将自己书包倒在自己桌上,让我彻底的检查,结果在这位名叫青青的女生书包内找到了那报失的钱包,原本想在全班面前,打她二十下板子做为惩戒,但由于那遗失钱包的女生是……所以我将她带来见你,由你处分。”将军道。

原来这女生叫青青,这么好的一个女生竟会偷窃,真想不到。但是将军所说的遗失钱包的女生,后又模模糊糊的,难道事情并不那么简单。我真有点模不着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但又不便,只能静静的看下去。

“又是她……”院长有些无奈地道。

“所以才把她带来有你处置。”将军回道。

“好吧!你叫青青是吗?”院长对那女生道。

“是的,院长。”青青回道。

“你的老师(将军)所言,你也听到,还有什么话要说吗?”院长严厉的问道。

“没有,我知道错了,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青青低头回道。

只见她双眼充满泪光,似乎有许多委屈藏在心低,我恨不得上前问个明白,但有不想节外生枝,只好继续忍着。

“好!那你也认罪了,将军告诉她,偷取他人财物应受什么处罚!”院长道。

“根据本校校规所定,偷取他人财物,初犯者应受二十下板子之刑,如有再犯,必须在周会时,在全校师生面前光着屁股重打四十大板!”将军回道。

“怎么样?你知道自己该受什么刑罚了吧?”院长又问道。

“知道了,我知错了,我愿意接受院长和老师的处罚。”青青道。

“那你见到那张长板凳吗?过去,趴在上面,准备受刑!”院长喝道。

“是!”说罢,青青走到了院长室内的一张长板凳旁,很主动的趴在上面,双手紧握着板凳的凳脚,做好打屁股的准备。

“狱卒,你也来帮个忙,好好按住这她,不要让她在受刑时胡乱摆动。”院长对我道。

“是的!”我说吧,也走了过去,蹲在青青的面前,双手按住了她的双肩,安慰道:“你忍一下,二十板子很快就过去的。”

“谢谢……老师……”青青看了我一眼,充满感激的回道,似乎我是第一个关心过她的人。

“将军,你来施刑吧!”院长道。

“是的!”将军回道。

“青青,等会儿如果真的受不了痛楚就紧紧我住我的手臂,千万不要挣扎,否则刑罚会从头开始的,知道吗?”我继续的给她一些忠告,我真的不希望见她多受皮肉之苦。

“我知道了,老师,谢谢你。”青青带着感激的泪光望着我。

这时,将军一从墙角头,选择了一根又粗又长的竹板子,走了过来,他手握着那可怕的刑具,做好了行刑的准备。我开始为青青感到担心与伤心。在学院中将军使用笞刑的效果是有目共睹的,他所挥出的每一下藤条,鞭子或板子都能让人永生难忘,因此才得了“笞之将军”的美称。眼前青青一个二十来岁的女生,我真担心她的小屁股能否承受这无情般的毒打。

“狱卒,我们开始了。”将军微笑着对我说。

“好啊!我已准备好!开始吧!”我希望将军明白我的意思,赶快将板子打完。

“你们这对老朋友终于也能合作了,将军你开始吧!”院长道。

“好!”将军那“好”字一说完,已双手高举竹板子,然后使劲重重的打在青青的屁股上,那粗大的板子与青青的屁股接触时,发出了一声巨响,“啪!”只见青青隔着裙子的臀部被打得几乎凹凸了下去,当板子举起时,才慢慢恢复原形。青青痛得双手紧握着那凳脚,咬紧牙根不敢发出一声。

“一!”院长数道。

我双手感觉道青青疼痛的颤抖,正想开口安慰,将军的第二下板子有已打落,又是“啪!”的一声,这一次青青稍微挪动的屁股,希望能减轻皮肉上的痛楚。

“二!”院长有在叫道。

“你忍耐一下。”我安慰道。

我话刚说完,将军的第三下板子又已击落在青青的屁股上。

“啪!”

“三!”

由于疼痛的实在厉害,青青的屁股扭动得比刚才更激烈,可是她始终不敢叫喊一声,也不敢挣扎起身,只是默默的承受这无情的毒打。

“啪!”“四!”

“啪!”“八!”

“啪!”“十!”

就这样每打一下,院长室内就传来板子击打在裙子上的声音狱院长的叫数声。可怜青青每挨一板,那屁股鞭不由自主的左右摆动,但始终无法逃离将军手上的竹板子。无论青青怎么样的摆动这屁股,那板子始终又狠又重的击打在她那可爱的小屁股上。此时青青已泪流满面成了个泪人。

“还有十板,你一定要撑下去。”我紧握她双肩关怀的说道。

青青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我知道不是她不想回答,而是她已痛得说不出话了。

“啪!”那刑罚并没停止,将军手上的板子依然重重的往青青屁股打去,虽然那板子是打在裙子上而非直接接触道皮肉上,但从那可怕的拍打声中,不难想向青青的屁股早已红肿不堪,那痛楚更是非笔墨所能形容。

“十二!”院长喝道。

此时青青的双手已不再紧握凳脚,而转握我的手臂,由于那疼痛难耐,她无形中已把我的手臂我的出现了手指印。她拼命的摇头扭臀,尽量把皮肉上的痛苦减道最轻。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