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被打屁股

“这屁股,真是漂亮啊。”带好戒指后,申老师开始把手放到雨嘉的屁股上,抚摸着,忍不住揉捏着。

雨嘉默不作声地承受着。

她知道这是必然的。

可泪水已经不受控制的大颗滚落。

无声故戚戚。

“啪!”

这一下来得好突然,雨嘉却是根本没反应过来,还沉浸在之前那被侵袭的阵阵羞耻感中。

“啊!”雨嘉发出一声惨叫,手却是离开了地面,想要自主护臀。

“手放回去!”申老师厉声道,同时右手狠狠地扇打。

“啪”“啪”“啪”“啪”“啪”

根本就不带停的,一直挥舞。

“啊,啊!别打了,别打了!”

雨嘉痛得惨叫出声,她从未想过巴掌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她以前一直以为那不过是教训小孩子的玩意,打在成人身上应该不算痛才对。

“叫你手不要离地!”申老师怒了,从包里摸出两根绳子,把雨嘉在空中凌乱的手给绑在了皮椅的两根脚上。

绑的严严实实的。

“你再给我乱动啊!动啊!”

申老师绑好后,左手把雨嘉的内衣往上一拉,用手臂环住那露出来大片雪白的细腰,右手五指并拢,狠狠朝那微颤的屁股抽去。

“啪啪啪啪!”

比之前更快的速度,比之前更猛烈的力度!

“饶了我吧!啊!啊!疼啊!”

姣好的屁股在巴掌挥舞间渐渐泛红,失去了之前雪白那种晶莹感,却另添了一种赤焰般的火辣。

火辣中带着一丝成熟的热感,其间又透露着妖艳的妩媚。

申老师又忍不住揉了一圈捏了一把尝试了一下手感,依然弹性十足,不过热乎乎的,上面渗出些微的汗水,可能没有最初那么细腻但依旧十分嫩滑。

而且弄得他手痒痒的。

“啪啪啪!”

“住手!住手啊!啊!”雨嘉痛哭流涕道,疼得叫唤声都忘乎所以。

“哦,真要我住手吗?”申老师肃然道。

雨嘉缓了口气,目光有些躲闪,支支吾吾道:“能别打那么重吗?”

“啪!啪!啪!!!”

“你要是再喊一次住手,我告诉你,就再多加一顿,明白了吗?”申老师怒道,手中更是不顾自己巴掌也在火辣辣的疼,卵足了劲朝那乱颤的屁股扇去。

像是要灭火一般迅猛。

“啊!啊!我错了啊!别打了,我错了!”雨嘉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啪!”

申老师用尽力气打完这最后一下,晃了晃自己发红的手掌。

还真是有些疼呢。

他想了想,自己手也有些疼了,干脆取下了手上的指环。

“给你点休息时间,不要以为结束了,还早着呢。”

雨嘉看申老师取下了指环,还真是以为结束了。刚要松一口气,却又被在这句话给泼了好大一盆凉水。

申老师抽出几张卫生纸,在雨嘉的屁股上、臀缝间用力擦了擦。

的确出了很多汗,需要擦拭一下,还她一个光滑的屁股。

“起来吧。”申老师把缚住雨嘉手上的绳子给解开后,用手指了指那张宽大的办公桌,“上半身趴上去,撅高屁股。”

雨嘉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被怎么罚,但知道估计不是巴掌。

但她想这些也是作无用功了,现在的她只能默默接受申老师的凌辱。

申老师又拿起绳子,把雨嘉的双手给捆在一起,然后把绳子的一头给捆到了一个钉在墙上的铁架子上。

之后拿起办公桌上的羊绒衫,把其塞到了雨嘉腹下那块棱角处,算是充当一块软垫。

也方便让那屁股更加突出。

做完这一切后,他又在那黑色电脑包里掏,最后摸出一根黑色的皮带。

这皮带是早就剪好了的,没有皮扣,只有一个个铁孔。长度也不长,约摸只有两尺来长,两端都处理过,看不出剪断的痕迹。

他先是将皮带放在雨嘉腰上。

雨嘉现在的腰部早就裸露在外了,冰冷的触感让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申老师现在终于有两只手来玩弄雨嘉的屁股了。

被巴掌洗礼过的屁股此时红得异常诱人,在那桃红之上更有许多细小深红色皱褶,像一簇簇艳丽的花蕊一样。

那想来是指环所致。

他用力扳开雨嘉的两瓣屁股,真的很丰满。

屁股被强行扳开的感觉非常糟糕,不仅有一定的撕裂感,还有一种空旷感,让雨嘉直打冷颤。

“你要做什么?”她感到非常不安。

申老师有些不爽地看了她一眼,用手掐了她臀上的一块细肉,用指甲狠狠一拧。

“啊!”一阵杀猪般的尖叫响起。

“你老老实实撅好你屁股受罚就对了,不要废话。”申老师恶狠狠道,说完双手又一手攀附一个屁股,像揉面粉一样使劲揉着。

雨嘉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屁股遭到申老师咸猪手的侵袭,却无力反抗,也不能反抗。

只是那不断涌上来的羞辱感让她再一次包不住泪光,不住地低声抽泣着。

“还让你难受了?让你感到羞耻了?”申老师不高兴了,用手把雨嘉的衣服往上使劲提,直到露出那一对活蹦乱跳的玉兔。

“不要啊!”雨嘉扭动着身躯,苦苦哀求道。

“现在还羞耻吗?恩?”申老师的手攀上了这队狡猾的玉兔,“我可是看上这两团好久了呢!”

“你快打吧!求求你了!”雨嘉痛苦道。

申老师自然不顾雨嘉的哀求,把她胸部臀部又摸了个爽快,这才拿起那一段黑色的皮带。

“看你你是皮痒了,讨打!”

“噼!”

这声皮带的声音很是响亮,是一种既清脆又给人感受到无比沉重的声音。

听上去有些矛盾,但的确如此。

一道殷红的履带碾过这桃红色的山丘。

“啊!”

女孩的惨叫比之前任何一声都要来得惨烈。

“噼!”

另一瓣臀上,战况同样如此。

“我错啦!不要打了!”

才两鞭而已,雨嘉的嗓子就发出快要破音的惨叫,看上去有些凄凉。

“继续翘课啊!翘啊!”申老师大声道。

“噼!”

“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别打了!别打了!”

少女不知是否还有完整的思考能力,痛哭道。

“噼噼噼噼!”

左一下右一下,很快成片的殷红色就取代了桃红色,成为了这两块屁股的主人。

甚至在一些皮带的重叠处,还出现了些许的深红色。

“啊!啊!疼啊!我求求您别打了!我错了!”

求饶声夹杂着痛哭声,雨嘉一个人就能撑起一座城的哀嚎。

“噼噼噼噼!”

申老师知道后两天如果自己想要更加得寸进尺的话,这会儿就一定不能停。

要让雨嘉记忆深刻才行。

一连又是好多鞭,最起码有十多鞭。

屁股已经完全成了深红色,有些地方都有些发紫发黑了。

“呜呜~~”

少女的哀泣声依旧。

申老师又把手伸了过去,伸到雨嘉那对暴露在空气中的玉兔上。

狠狠一捏。

“呜!”

雨嘉哭的更大声了一点,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了。

申老师得意的笑了笑,又狠狠捏了一把,把皮带放回了黑色包里。

然后又是一阵翻找。

“呜~呜~呜~呜!”

申老师没有去看少女惊惧的眼神,但却能从少女加快的呜咽声中感受到其内心的恐惧。

“好好趴着,撅好屁股。”

雨嘉不敢不从,屁股撅得很高。

“这次是一个小小的附加刑,也是今天最后一个惩罚。”

申老师拿出一个像一条长麻花一样的铁棒,仔细一比较,大概跟食指差不多粗细。

“腿分开,露出屁股沟来。”

申老师吩咐道。

尽管羞耻,但雨嘉依然照做的很快。

她实在有些怕了之前的皮条。

申老师又拿出一罐医用润滑油,在那根铁棒上涂抹了个遍。

然后慢慢地将铁棒靠近雨嘉的臀缝。

雨嘉似乎知道申老师要做什么了,咬着牙,有些害怕。

“嗖!”

铁棒几乎无声地插进了雨嘉的菊花,深深没入。

“啊~!”

一声突兀而又突然刹车的惨叫响起。

申老师拿着那根铁棒搅动了几下。

然后猛地拔出。

雨嘉像是刚经历过一场大战一样,大口大口出着重气。

冷不丁的,铁棒又插了进去!

“啊!!”又是那种戛然而止的叫声。

这次没有搅动,直接拔出!

来回伸缩!

“啊! 啊!”

叫声断断续续,却有接憧而至,像是一个个蹦出来的一样。

莫名的凄惨。

直到来菊花都大了一圈,周围红肿肿的,申老师才放下了铁棒。

“去,厕所里洗个屁股,然后再过来。”

申老师把手中的铁棒也递了过去,“这个也拿去洗了。”

松了绑的雨嘉一个踉跄,捂着屁眼差点没摔倒在地。

雨嘉几乎是咬着牙洗完的自己的屁股。

冷水冲上去,像是有一种异样的刺痛感在洗刷着臀部。

而那根有些粘稠的铁棒,更是让她拿都有些拿不稳。

那种胀痛,一般人根本无法体会。

申老师用纸擦干了雨嘉湿漉漉的屁股。

洗过的屁股看上去红肿消退了一些,不过依旧泛起诱人的光亮。

“来,趴我腿上来,我帮你按摩一下。”

雨嘉自然知道什么意思,但现在的她早已没了当初那股傲意,乖乖的趴了上去。

只要不挨打,一切都好说。

“记住,还有两顿打,明天和后天。”

申老师一边“按摩”着,一边说着。

“是。”

雨嘉心里简直后悔死了,自己为什么一开始要那么倔强,导致自己多受那多痛苦和委屈。

“刚才那个附加罚,用的是铁棒。”申老师说着,手便游走到那性感的菊花上,之后又触摸到下面的私处上,用手捏了捏。

“明后两天,我可要真枪实干的上了。”

“真枪实干?”雨嘉楞了一下,忽然明白了其中的含义,愤怒油然而生,却又害怕皮带,最后无力地颤抖了一阵后,还是痛苦地选择了妥协,“还是,那里吗?”

那里自然指的是菊花。

“两处都要。”申老师手上又拧了一下。

雨嘉一下子又哭出了声,不知是为自己还是谁而悲哀。

凄紧的风又吹得窗户凄凄的响。

那般凄凉。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