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被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雨嘉呆呆的望着电脑,上面打开的是查阅重修成绩的网页。

上面赫然写着一个五十五分。

五十五分!

她今年已经大四上期了,而今年下半年就会去参加实习。

公司都已经联系好了,是一家条件十分优渥的外企。

但!偏偏这个时候给她挂科了。

一般来说,在学校内就读的最后一个学期重修的科目,只要不旷课,都不会挂科才对。这是学校内不成文的约定。

雨嘉给辅导员打了个电话,但好不容易在拨通的电话那头只是一些嘈杂的敷衍声音,显然这个快要毕业的关头,辅导员自身也忙得不可开交。

那大妈辅导员最后实在给雨嘉唠叨的不行了,直接挂了电话。

她又看向那门挂掉的科目。

忽地,她想起了一点事情。

那是一门大一的科目,是一门比较偏门的酒店管理。上课的老师是一名中年男性,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但雨嘉总觉得他上课都时不时的盯着自己的胸部,而且眼神如同一条潜伏的毒蛇一样,别人看着温和,她看上去却是说不出的阴狠。

她有些受不了那样的目光,之后的课便都翘了。

自然也就挂了科。

给她上重修的老师是外校过来援助上的,现在早已回到了他本来的学校。

难道自己要去找那位眼镜老师?

她心中一万个不愿意。

虽然因为自己生得漂亮美丽而时常被许多异性注视、被许多同性仇视,但那些都是正常的目光,见多了自然习惯。

可是,如果不去找那位老师的话,自己就要晚一年拿学位证了。

而若是那家待遇优渥的外企知道自己拿不出学位证的话,一定会开掉自己的。

自己这几年多次去帮社团拉赞助,也去打过不少零时工,知道求职不易,而且漂亮的女孩子还会被一些不轨之徒看上。

她能找到那一家外企已经是上天之赐了。

雨嘉咬了咬牙,打开了班级QQ群,从管理员中找到了那位头像是一副眼镜的标注着酒店管理的申老师的企鹅。

消息会话框里,申老师的头像是灰色的,不知道是隐身还是不在线。

或许正因为是灰色的,雨嘉才感到了一点紧张。

万一他平常不怎么上企鹅怎么办?雨嘉,这可是你唯一的希望了,你不能再犹豫了!雨嘉心中,仿佛有另外一个灵魂在催促着她,在蛊惑着她。

如一个在不停翻捣的鼓,摇摆不定。

雨嘉把手放到了键盘上,却始终按不下打字的键。

你还在等待什么?等着被企业开除吗?

那声音似乎还在,若空明而非存在,似幻听又在脑海。

她的脸上此刻一片抽搐,显得极为挣扎又为难。

不管了!都过了三年了,那老师多半都记不得自己了,自己还担心什么呢!

雨嘉这般一想,心里瞬间愉快多了,喘着似痛快般的重息,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最后略有一顿,便按下了回车键。

“在吗?”

她慢慢合上的双眼,希望今晚能睡个好觉。

毕竟这一步自己都做了,也没什么其他能做的了。

她脸上重新挂好了美美的笑,刚想去妆台卸妆,企鹅却突兀的发出一声令她心跳加速的颤音。

“滴滴滴滴”

她猛地一转头。

已经不需要把鼠标移动到那只企鹅上,因为忽尔明灭的头像正是那一只文静的眼镜。

不觉间,她呼吸又重了起来。

“是雨嘉同学吗,找老师有什么事吗?”

一行字后面还有一个笑脸符。

她看着那个笑脸符,却怎么也感受不到其中的亲切。

而且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她一时说不上来,指针却不由自主的往窗口右上角移动了下。

她真的很想点那个叉。

而理智终是压住了冲动,她的心却依旧沉重。

“申老师,那个,能麻烦您看看,我的重修成绩是不是出了点问题?”雨嘉打的字仿佛是她自己口中说出去的话一样,她打两三个字又后退掉,然后继续,直到她觉得还行为止。

“这个啊,我现在不在办公室,我也不知道呢。雨嘉同学如果你真的对你成绩有什么不满意的话,我们可以约个时间去办公室里详细谈谈呢。”

他要约自己见面!雨嘉的心脏又是一跳。

“这个,可以呀!”雨嘉虽然很不愿意再次直面那位老师,可也没有办法拒绝,“什么时候,下周一吗?”

今天已经是周五了,而周末这个学校是绝对不允许上课的,故而教学楼一般都是锁着的进不去。

“不了,就明天吧。下周一我将要去外地进修,之后也许几个月都不在呢。”

“可是明天不是周六吗?”他要出去了!雨嘉的心一颤。

“没关系的,明天会有社团借用教学楼三楼的教室举办文学活动,教学楼是开着的。我的办公室是1807,正好我明天会去处理一些文件。”

“那,好吧!”雨嘉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了,因为申老师就要去进修了。

“好的,明下午三点之后,我都在。”又是一个笑脸符。

雨嘉还是感受不到那笑脸的温暖,反而觉得心里有些凉悠悠的。

她有些心神不宁的卸了妆,一把钻进了被窝,在寒冷的霜风里,凄凄地进入了梦乡。

1807可是在十八层楼。

这里风颇大,又紧,吹得雨嘉俏美的脸蛋发白,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有些睁不开。

或许是风太大的缘故,这层楼的教室普遍没怎么用,走廊里厚实的窗户许多都没有关严实,被呼啸的吹得嗖嗖作响,像是恐怖片里凄厉的鬼叫声。

雨嘉向来不信鬼神,可也经不得这沙沙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只得加快了步伐,向着1807走去。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羊绒衫,胡乱配了一条紧身的加厚牛仔裤。脸上只是随意的稍微的撇了几抹淡妆,好让那老师不怎么关注她。

不过这对天生丽质的她来说,显得有些无用功。

羊绒衫再是宽松,也隐藏不了她那曼妙的身姿;牛仔裤再普通,也能把她的长腿翘臀勾勒成一道最劲爆的抛物线。

而且她的臀部看上去和一般女生不一样,由于经常练瑜伽,臀部上的肉不但圆润,而且异常挺翘扎实,有些像那些训练过的体育特长生。

就恍若是一个紧缩的拳头,给人以无限的弹性想象。

“吱呀”

她轻轻推开1807的大门,门把却握得很紧。

雨嘉似乎看到里面的眼镜动了动。

申老师坐在他办公桌上,电脑开着却没有任何进程,桌子也没有任何文件,只有一个黑色的笔记本电脑包。

那笔记本电脑包比普通的电脑包要大一些,从外面看胀得不是很规则,不像是装着笔记本电脑的样子。

“申老师。”雨嘉走上前去,有些紧张。

“雨嘉同学,来了啊?”申老师推了推眼镜,眼镜看上去是不错的材质,在柔和的灯光下也能反射出一弧刺眼的光。

看着那张很是陌生的脸,雨嘉内心的警惕少了几分。

“坐。”

“老师,我就是想问问您,我的成绩……”雨嘉有些焦急地道,这种压抑且内心极度不安的环境,她一刻也不想多呆。

“哦,关于你的成绩,我已经去确认过了,是考试成绩四十分,平时成绩七十分,加起来减半后五十五分,没有任何问题。”申老师面带微笑道。

“这,这。”雨嘉一听,急了,没有问题那就是大问题了,“不是说,不是说……”

“什么?”申老师疑问道。

“学校里的同学们和辅导员们私下不是都说,最后一学期都让过的吗……”雨嘉低着头,这不过是不成文的约定,拿上台面来总觉得怪怪的。

“哦?”申老师仿佛很惊讶,“我好像是听得到过这样的流言,不过,我自己却是认真批阅的试卷呢。”

“这,这,这怎么办啊?您有什么办法吗?”雨嘉此时却是急得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向着申老师恳求道。

“你可以等到明年再次重修呀,明年嘛,说不定运气就好些了呢。”申老师摊了摊手道,嘴角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可,可我明年就找不到那样好的公司了。”雨嘉喃喃道,“我,我……”

申老师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只是那略深色眼镜下的目光却正在炽热地扫射着雨嘉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雨嘉没注意到那些,她现在也忘记了眼前这位是她曾经厌恶的老师,心里只有着挂科的事情。她的心理防线在慢慢地崩塌着,最后咬着牙,眼中朦胧着泪砂,泣不成声道:“那,老师,麻烦您了,我,走了。”

她一摇一晃地走到门边,想要紧紧握住门把,手中却那般无力。

“雨嘉同学,你真的那么想及格吗?。”

申老师知道是时候了,沉声道。

雨嘉身子一个激灵,转身道:“老师,您有办法?”

“办法嘛,有是有。”申老师眼镜是正的,但双眼却似乎有些飘忽,“只不过那个代价么,有点大,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雨嘉身子又是一抖。

那张陌生的脸颊又露出了那熟悉的令人厌恶的笑容。

看着眼前这个嘴角微微露出笑容的男人,她确信这就是三年前那个盯着她胸部瞄的老师。

她忽然又想到了一些事情。

昨天她刚给这位申老师发过消息,申老师就回复她雨嘉同学。

她的企鹅群ID备注可不是她的姓名,而是网名。

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就是雨嘉的?

而且回复的如此之快。

难道他一直都是在等自己吗?

雨嘉越想越觉得可怕,所谓细思极恐,不过如此。

“什么代价?”她现在反而平复了一下心情,静静说道。

“雨嘉同学,你要知道,我如果帮你修改成绩,是要进入学校的大SQL的,若是这件事被其他老师知道了,我可是会被警告的。”

“我在问你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申老师。”雨嘉道,“你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吧?”

申老师没想到自己的意图被雨嘉看破了,略微有些小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那不重要。我问你,我的分数是你故意这样打的吗?”雨嘉咬牙道。

“不呢,我是很认真的批阅,很认真地给出这样的分数呢。”申老师摊了摊手,“一点作假的成分都没。”

意思是一点水都没放。

“也就是说,你今天来这,不是为了处理文件,就是专门来等我的,是吗?”雨嘉颤抖着身子道。

“一点不错。”申老师坦然道。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雨嘉有些激动道。

“别要大声吼,这里十八层楼,风这么大,你喊破嗓子都没人听得见。”申老师做出了一个职业性的招牌微笑,“况且你真想要拿到学位证,这一科就一定要及格。你想要及格,便只能依赖于我。所以,还是坐下来慢慢谈谈吧。”

雨嘉心中再恨,也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只得坐下来,咬牙切齿地道:“说吧,你到底想要干嘛。”

“不要这么着急,我们慢慢来谈。首先呢,我大一上课,你为什么要旷课呢?只上了三节课就再也不来了,我可不可以视为对我的蔑视呢?”申老师不紧不慢地道。

“你,你还有脸说!谁让你一直盯着别人胸部不放的?有你这样为师不尊的?”雨嘉红着脸,怒斥道。

“原来这也被你发现了。”申老师一点也不害臊,脸皮看样子已经厚道一种境界了,“不过翘课就是不对的。不是吗?”

“是,那又怎样?”雨嘉道。

“犯了错的孩子就要受到惩罚,对吗?”申老师笑眯眯地问道。

“什,什么惩罚?”雨嘉嗅到了一股不祥地味道。

申老师笑容更胜:“你小时候,犯了错,你父母是怎么惩罚你的?”

“小时候?”雨嘉先是有些诧异,“小时候我父母就扇我耳光,最多打一顿屁股……你该不会想?”

申老师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没错,我觉得你应该被我惩罚一顿打屁股。”

“你休想!”雨嘉猛地一拍桌子,怒不可遏道。

“那就请出吧。”申老师仿佛不在意地道,“不过你若是再想求我,就得加罚一顿了。”

“你做梦去吧!”雨嘉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摔门而去,留着申老师不慌不忙地坐在椅子上,露出一个成竹在胸的笑容。

风好大!

比来得时还大,更冷!

吹得雨嘉好冷。

连泪花似乎都要结冰了。

雨嘉停住了步伐,面对着呼啸而来的霜风。

开始低声哭泣。

风将她的泪从脸上扫开,吹散到空中,分解成一个个晶莹剔透的细小水珠。

那水珠几乎小得看不见,在不怎么温暖的眼光下,折射出夺目的光辉。

像璀璨的星河一样凄美。

恍惚间她看见了自己因为没有学位证,被公司辞退的一幕。

公司老板那叹惋的神情。

她无法接受。

她咽下了一口唾沫。

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发育得良好无比的屁股。

然后脸颊微红。

雨嘉站起身来,朝着她之前忿然离开的道路,一步一步走去。

“想明白了?”

申老师毫不意外雨嘉会再次出现在他面前,因为她别无选择。

“想明白了。”雨嘉恨恨地看了申老师一眼,“你需要我怎么做。”

“我之前说过,你再次来找我,我可要加罚一顿。”申老师站起身来,走到门边,关上了门,并“哐当”一声反锁了一转,“我可不是在玩笑。”

“两顿就两顿吧!”雨嘉并不是很在意,她一咬牙,转过身子,背对着申老师弯下了腰。那挺翘的屁股不用刻意去撅,都显得那么饱满。

“咳咳。我想你是想得太简单了。”申老师有些感叹那如此饱满的屁股,“我们既然是正式的惩罚,那就不是儿戏了。正式的惩罚,需要有一点仪式感,也需要带来足够的羞辱感。”

“你到底要怎样?”雨嘉被他绕的有些不耐烦。

“脱掉你的裤子吧。”申老师语出惊人。

“什么?”雨嘉以为自己听觉出了问题,“你再说一遍?”

“脱掉你的裤子,一件不剩。”申老师重复了一遍,冷笑道,“我要看到你的光屁股。”

“你无耻!你怎么可以……”雨嘉看到申老师脸上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知道今天也许是难逃魔掌了,但还是忍不住道。

申老师还是冷冷看着她,明明坐着,却仿佛俯视着她。

“如果你继续这样站着的话,你不走,我就要走了。”申老师沉声道。

雨嘉感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压迫,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可当着老师的面脱裤子,那也太……羞耻了。

申老师忽地站起了身子,拿起了电脑包。

大步向门口走去。

“咚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在雨嘉脑海里回荡。

终于在老师走到门口时,她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拉住申老师的手。

“我脱。”

申老师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用手比了一个数字。

“再加一次。”

“再加一次?可您不是后天就要出差进修了吗?”雨嘉挣扎道。

申老师露出了不用你担心的笑容:“我可以推迟一天去。”

雨嘉的动作很慢。

向来手脚麻利的她今天在解裤腰带时格外的迟钝。

申老师并不着急,而是斜躺在皮椅上,颇为休闲又格外专注地看着这一进程的发生。

紧身的牛仔裤本来就比较紧。

雨嘉知道这样下去只会受到更多的羞辱,索性闭上眼睛,手一用力,裤子总算滑落了下去。

申老师眼神一亮。

虽然那浑圆饱满的屁股还被粉色的内裤给严严实实包裹着,遮挡住了大部分的风景。可那两边露出来的大片雪白肌肤,那种饱满感,已经足以让人血脉贲张。

那双腿也笔直匀称,不亏是时常练瑜伽的身材。

雨嘉总算是脱下了牛仔裤。

“内裤可以不脱吗?”雨嘉还是有些为难。

“不行。”申老师一口回绝,“不仅是你的内裤,你的外衣、你的胸罩都要取下,只允许你穿一件贴身内衣。”

“啊,为什么连胸罩也要……”

“少废话了,你耽搁的时间越久,只不过是你自己难受的时间更久而已。”

羊毛衫被率先脱下。

胸罩因为可以在内衣里面脱,也在第二个被解下。

那内裤,她实在是难以褪下。

但她知道申老师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想了想,她转过身去,背对着申老师,用指尖勾住内裤裤沿一角,然后努力向下扯去。

其实那内裤也仿佛是一条紧身裤一样。

因为臀部着实太过饱满。

当这最后的遮羞布也被扒下,令在校无数男生心向神往、令无数女生妒火中烧的完美屁股就这样展现在了申老师眼前。

申老师眼睛睁得老大。

这一刻,他恍若看见了人间巅峰。

他从未见过这般浑圆又这般饱满的屁股,光滑不带一丝瑕疵,如一件精心雕琢的艺术品。

在屁股和大腿交接处,因为太过饱满,而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条可爱的皱褶,更加凸显出这屁股的精美。

“过来,趴我腿上来。”申老师回过神来后,面上恢复了冷漠。

雨嘉顿了一下,趴了上去。

既然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那趴上去拿点小小的羞耻感也不足为道了。

申老师看着雨嘉这修长的身段,故意把两条腿岔开。

这样他右腿止住雨嘉的私处,左腿却能顶着雨嘉的酥胸。

雨嘉感受到了胸前玉兔来自申老师大腿的压力,却也无可奈何。

“手拄着地,不许离开。”申老师吩咐道。

雨嘉只得照做。

这时,申老师却不慌不忙地打开那黑色电脑包,从里面掏出一个金属指环,带着中指上。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