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打屁股ff
本文为转载,原创为nancychen0000
本文为《奔 3》的后记

(十)

我意犹未尽的在穆歆的怀里蹭了又蹭,她只是给了我一个一如往常的温柔微笑,但我却从她的眼神中读出

一丝惆怅…

“歆~”

“怎么啦?”

“告诉我你的故事好不好?我都跟你说那么多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就认识我了?”

“不要!”穆歆的表情就是一副我不说的样子

“嗯~不管啦!你不说我就不跟你说话!”我则是摆出一脸你不说我就跟你没完没了的架子

“哼!你不跟我说话我就打你屁股,看你说不说!”穆歆威胁似的拍了拍我的屁股,我则嘟着嘴斜着眼瞪

她,哼!臭穆歆,竟然放大绝招!

“你再瞪啊,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穆歆宠溺的摸了摸我的头

“你到底为什么都不告诉我嘛?”

“很多事情,要自己想起来才有意义的…”

“好好好…不逼你说了,我会想起来的…”

穆歆眼中又出现了同样的惆怅,我不喜欢她那双原本就有些偏蓝色的眼珠,再多增添一丝忧郁的气息,尤

其那还是因为我…

“乖…我们回家了好不好?”

“恩!对了…刘凡呢?你没对她怎么样吧?”说来还真有点不够义气,到现在我才想起来当初被穆歆架着

来找我的刘凡…

“没怎么样,她是你最好的朋友,我怎么可能对她怎么样!”

“呵呵,歆你最好了!”

“我可警告你啊,你下次再给我搞什么离家出走的把戏,我就把你屁股揍烂,看你还能跑去哪?!”穆歆

扳起面孔定定的盯着我

“知道了啦…不过,你才舍不得呢!”我轻轻的在穆歆的脸上啄了一下

“你真的是…”穆歆一脸无语的看着我

“我真的是…很可爱对吧?”我回给穆歆一个调皮的微笑

穆歆无奈的摇了摇头,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牵住我的手,带着我回家。

说真的,对穆歆…我不知道为什么能无条件的信任她,几年的黑道生活让我学会对任何事都保持着怀疑的

态度,我不清楚穆歆的来历,不了解她的过去,不知道他为什么爱我,更不知道她为什么拥有一身和我一

样高强的身手,但我却选择了乖乖待在她身边,我期望自己能早点想起来穆歆曾在我生命中出现的蛛丝马

迹,但过了一年,和穆歆”认识”了一年,我依然什么都想不起来…

又到了云姊姊离开的日子,我照例到heaven去喝点酒,穆歆似乎知道这样的日,子里,我喜欢喝酒,倒也

没有阻止我,只是叮咛我要回家的时候,记得打个电话让她来接我,其实穆歆真的很宠我,虽然偶尔会作

势要打我,但这一年里面真的动手打我的次数绝对不超过五次,也不知道为什么,穆歆总会给我一种跟云

姊姊很类似的气质,而我越看穆歆,就越觉得她很像一个人…我以为这是我快要想起穆歆的好征兆,殊不

知当我不完整的想起她,造成了多惨痛的后果…

“凡,你说…我跟穆歆在一起,真的会幸福吗?”

“我觉得现在的你很快乐啊,你们吵架了吗?”刘凡一脸不解的看着我

“没有…”

“那你在那边庸人打扰个屁啊?”刘凡的语文程度还是一样糟…

“是庸人自扰ok?…”我第N百次无奈的纠正他用错成语

“随便啦!不是我在说,你就是每次都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你现在快乐就好啦,穆歆也对你很好啊,干

嘛想那么多有的没的?”

说完这句话,他豪气干云的干掉了面前的那杯酒,或许他说的没错,是我想的太多,是我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吧…

“不过说真的,我有时候真的觉得穆歆好像云姊姊喔,那种挥手若定的气势,还有认真起来皱着眉头的样

子,真的很像!这就叫貌合神离吧!”

“…是指挥若定,还有…貌合神离不是这样用!”第N百+1次纠正她

“吼!都可以啦!对了,云姊姊真的不打算见你了吗?…”

“我…我不知道…毕竟当时是我,才会害的暗羽跟暗夜…我想云姊姊不会原谅我吧,但我会遵守约定,乖

乖念完大学…”我落寞的把头低了下去

“你不要这样想好不好,羽跟暗夜的死,不应该你来负责!”

“是我…是我!刘凡你也怪我的对不对?你跟暗羽那么幸福…是我毁了你们的幸福…是我害暗羽跟暗夜死,是我害流云盟解散,是我…”

“cao!我真的很想把你的解剖来看看,你到底是牛还是人啊?你的牛脾气怎么能牛成这样啊?”刘凡一脸快受不了的看我“我就是会这么想啊…”

“我已经传简讯给穆歆了,让她把你带回去…你去跟他沟通看看你怎么想,我实在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没有人会怪你,至少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丢下这句话之后,刘凡愤愤的离开,我知道她不是生气,她只是想起了暗羽,就在我喝完第二杯long island的时候,穆歆出现在我面前…

“宝贝,喝够了吗?”

“如果我说不够,你还会让我喝吗?”

“会啊,再喝一毫升打一下屁股,看你还要不要喝啰?”

“去!坏人!”我有些不满的嘟着嘴看穆歆

“好啦!我们回家了好不好?现在也不早了”

“好…我走不动,背我!”我还是嘟着嘴,却换成了撒娇的语气

“你唷…好,我背你”无奈的笑了笑,穆歆还是蹲到我椅子边,稳稳的将我背到车子旁“好啦,自己下来上车好不好?”“嗯…”

穆歆的车子开的很好,速度快但却很平稳,但我的心中却不太安稳,我知道是因为今天是特别的日子,平

常就很爱乱想的我,在这个日子里更是会东想西想…

“歆…我想跟你说故事…”

洗好澡的我大字型的躺在床上,突然想把心中最后这一点秘密告诉穆歆,可能是因为想有人可以分担一下

我心里的压力…穆歆轻轻的坐到我身旁,温柔的揉了揉我的头发

“你想说就说吧,我会仔细听的”

自从杀了金鹰帮的堂主之后,我就顺利的当上了右使,其实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需要接的任务比以前多了

许多,云姊姊很疼我们,我指的是我和羽跟夜,但相对的对我们三个人的要求也最高,只要我们有错误,

哪怕只是一点点毫不起眼的错误,她都会给予很严厉的惩罚,我记得她总是说

“越小的错,越需要惩罚…因为当你们真的犯了大错的时候,我再罚你们也是没有用的!”

“趴下!”

“为什么?!……”我第一次这样反抗云姊姊

“你问,为什么?我罚你还需要解释吗?”

“对不起…”

我乖乖的将裤子褪掉,就像每一次一样,手扶着床沿,将屁股翘高…

“嗖~啪!嗖~啪!嗖~啪!”

云姊姊很难得的拿起皮带抽我,一般这样的痛楚我是根本忍不住的,应该已经跳起来向云姊姊求情了,但

今天却因为不服气,我死活也不肯求饶…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

“痛…”

不知道云姊姊到底打了几下,我握着床沿的手已经用力到发白,身体也不停的在发抖,但我只是吐出了一

个痛字,就是不肯认错…

“很好嘛!我都教给你了些什么东西?很倔,我就看你能倔多久?”

“嗖~啪!!嗖~啪!!!嗖~啪!!!”

云姊姊突然加重了力道,我已经完全承受不住这样的疼痛,整个人跪倒在地上,但云姊姊并没有停手,反

而将我拎了起来,丢到床上,压住我的身体,又是狠狠抽了好几下…

“姊…姊…别打了…受不了了…”

“嗖~啪!嗖~啪!”

“不是很能撑吗?不是很倔吗?嗯?”

“嗖~啪!嗖~啪!”

“呜…呜…姊…我错了…别打了…别了…”我整个人几乎彻底崩溃了

“嗖~啪!嗖~啪!嗖~啪!”

云姊姊似乎不打算停手,只是不停挥动手中的皮带,而我也只是不停的哭,哭到我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只听的到皮带划破空气的声音,和打在我身上的声音

“碰!!”

有人撞门进来?好像是暗羽跟暗夜?…我的视线有些模糊…!

“你们做什么?”云姊姊终于停下手上的动作,冷冷的开了口

“云姊姊…别再打小祺了…会打死她的…”他们同时跪在了云姊姊面前

“什么时候,你们能插手管我了?”云姊姊还是一样冷淡平静的音调

“云姊姊对不起…但…小祺已经知道错了,您就…原谅她吧”

暗羽带着恐惧,有些结结巴巴说出这些话…

“嗖~啪!”

“啊……”

突然落下的皮带出乎了我意料之外,痛楚再一次强压在我伤痕累累的屁股上,我忍不住叫出了声…

“你知道错了吗?”云姊姊的音调平静的让我听不出什么情绪,但我知道这样代表她真的在生气…

“知道了…云姊姊我知道错了!”

“说,错在哪?”

“我…我不该没有彻底完成命令,不该顶嘴,不该倔强不认错……”

“你倒是很清楚嘛!”还是一样平静到可怕的语调

“对…对不起…再也不会有下次了…”我用尽全身的力气跪到云姊姊身边,突然看到云姊姊的眼框有些湿

润,我知道我让她难过了…我自己自动自发的跪到地上要写检讨,云姊姊却轻轻的将我抱到床上…

“夜,去拿点药过来”云姊姊的语调好像变的柔软了些

“小祺,姊今天打太狠了…但是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生气吗

云姊姊轻轻的为我上着药,温柔的声音让我的心暖了起来

“因为我顶撞你…”

“呵…这也是其中之一,但其实最主要的是因为,你没有杀掉那个小男孩”

“嗯…我…”我不敢说出我不忍心四个字…

“你?你不忍心吧?”

“对…”

“你放心,我今天不会再打你了,我下的命令是什么?”

“一…一个不留…”我有些心虚

“知道我为什么下这样的命令吗?”

“嗯……”

“或许你觉得现在那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一点也不造成威胁,但他会记得,搞不好十年后,你就会因为现在

放了他一马而丧命!”

“是…”

“要记住,留后患是绝对不被允许的!懂吗?”

“可…”说了一个字我就后悔自己不该说了

“可是什么?你是想问…为什么我留下忆星殿殿主吗?”

“嗯…”

“你啊…唉…”云姊姊不常叹气,但这一叹就叹出了无限的惋惜…

“对不起云姊姊,我不问了…不问了…”

“没关系…要记住我今天跟你说的,你们都一样,心太软”

我一直不知道云姊姊说的你们是谁,暗羽跟暗夜不会啊…

在我的记忆里,这是云姊姊打我打的最狠的一次,但我仍然没有记得这次的教训…

“歆…去帮我弄点饮料,我讲的口渴了”

“好…我去…”她的声音不知怎地听起来有些哽咽

“歆你怎么了?”

“没…没事”

我用最快的速度抹下了脸上的一滴泪,并有些仓皇的出了房间去帮祺倒水,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记不

起我?为什么…当初你可以拿枪指着我?…

(十一)

我到厨房去倒了一杯祺最喜欢喝的柳橙汁,关于接下来祺要说的,流云盟解散的事情,我也十分的好奇…毕竟姊姊在纽约的时候也从来不肯对我提这件事,那么强大的流云盟…怎么会突然解散?身手极好的暗羽跟暗夜又怎么会死?说真的我根本是打不过小祺的…要不是在我回来之前,姐把祺的弱点全部告诉我,我哪制服的了她啊…想到这里我不禁偷笑了一下

“歆,你在笑什么?”祺一脸困惑的看着我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喝东西的样子很可爱”

关于姊姊…现在我还不想和小祺提起,我大可以直接告诉她的,但我就是希望她自己想起我…

“呵呵…那我要继续讲啰…”

小祺的表情顿时间变的有些凝重,从祺的反应看来,流云盟的解散似乎和她有点关系…

“嗯,你说吧!”我坐到她身旁,轻轻搂住了她

“羽啊,你完蛋啰!”

我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一大早刚踏进门的暗羽,昨晚暗羽执行任务完后,没有直接来回报,反而跟刘凡两个人甜甜蜜蜜的去看电影,让云姊姊以为羽出了什么事情,着急的让我带了大队人马到羽执行任务的地方准备救援,结果发现目标都早已断气,现场也没有发现任何羽的踪迹,云姊姊差点没急死

“我知道啊…还不都刘凡啦…说什么他票都买了,硬拉着我去”

“不是我在说,暗羽你难道不能先打个电话或发个短信让我们知道吗?”

连暗夜都忍不住出声念了念暗羽,昨天晚上可都是因为暗羽这家伙,搞的我们人仰马翻,害我连觉都没怎么睡到…

“我跟刘凡手机都没电啦…电影又刚好要开演了…就…”

“你倒好,跟刘凡甜蜜约会去,我们昨晚差点没把C市翻过来找!”我没好气的对羽抱怨着,昨天晚上差点没把我折腾死,比我自己出任务还累!

“对不起嘛…云姐姐呢?”暗羽一脸不安的看着我跟夜

“在房间里,她让你洗个澡之后过去找她”夜也难得的不太高兴,毕竟昨晚云姊姊的担忧我们都看在眼里…

“对不起啦…”羽一脸愧疚的看着我和夜

“你去跟云姊姊说吧,看她理不理你?”我无奈的看了看暗羽

“唉…”这一声叹息听的出羽的后悔,我和夜也不忍再怪她,只和她说云姊姊昨晚真的很担心她,现在应该气炸了吧…

“盟主,左使暗羽已顺利完成1387号任务,求见盟主”

“进来”

当暗羽踏进云姊姊房里的时候,云姊姊还是和平时一样,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看似面无表情,但细看却能发现隐含在平静下的震怒…

“云姐姐,对不起!”

暗羽一将房门关上后,就立即在云姊姊面前跪了下来,她现在心里真是后悔到了极点,早知道昨天就乖乖回来回报之后再去看电影了!亏她昨天晚上还用不到30秒的时间就解决掉了7个目标,原本还想得到云姊姊一番称赞的,现在…

“对不起什么?你很好啊,30秒内解决7个目标,我枪法没白教”

云姊姊冷冷的笑了笑,没有特别严厉的字句,却让暗羽全身哆嗦了一阵

“我昨夜不该尚未回报就…就擅自外出”

暗羽的头更低了一些,完全不敢面对云姊姊冰冷的视线,她可以想象到昨晚云姐姐是多么担心…自己和夜从流云堂的时候就跟着云姐姐,对他们,云姐姐和对待亲妹妹一般,想到云姊姊的亲妹妹…忆星殿的殿主,暗羽不禁有些心疼起云姐姐…

“认错的时候还能出神啊?我刚说什么?”云姊姊的语气里除了冰冷外更带了严厉,做错事就算了,让她反省还可以走神?

“对不起…您…您是叫我起来吗?”暗羽心里暗叫不妙…刚刚竟然没听到云姊姊说什么…只好随便掰个答案上去…

“哼…我刚什么都没说!”

冷冷的哼了一声,云姐姐从沙发上扫下来的视线和沉默的气氛让暗羽的压迫感更大了,除了低下头试图躲避那道凌厉,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云姐姐似乎也无意打破这个凝重的氛围,只是直直的盯着她

“自己知道该做什么”

感谢上帝…云姊姊总算肯说话了…自己的脚跪的都快麻了,虽然这句话即将开启她接下来的悲惨,但不管怎么样总比那样沉闷的静默好…重复着每一次一样的动作,从8岁到她现在都已经20岁了,还是免不了这样的惩罚…

云姐姐从抽屉中拿出一根长长的藤条,走到已经脱下裤子将屁股高高翘起的暗羽身旁,这三个小鬼最害怕的都不一样…小夜最怕的是被脱下裤子或是跟别人一起受罚,她是个自尊心非常强的小孩;羽最怕的是挨打之前自己的沉默,真的开始打了她反而不太怕;小祺那小鬼天不怕地不怕,全身上下唯一怕痛的就是屁股,骂一百句也抵不过打一下屁股…。她不那么快落下藤条,只是将藤条放在暗羽的屁股上,刻意的拉长了挨打前的宁静…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一片沉默后,连着好几下的藤条狠狠的打了下去,虽然久违的痛楚让暗羽咬了咬牙,但比起云姊姊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她宁可云姊姊这样狠狠的教训她

“咻~啪!咻~啪!…………”

当云姊姊打到房间内线让我拿药过去,而我推开门的时候,暗羽已经趴在云姊姊的身上了,云姐姐轻轻的摸着羽的长发,轻声的叮咛她下次不要再这样,我永远记得云姊姊有些心疼的为暗羽擦药的神情,永远记得暗羽虽然痛的脸色有些发白,但脸上还是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也永远记得后来暗夜有些担心的在门外偷瞄着房内结果被云姊姊看到,亏她说是不是也想挨打的场景,更永远记得当天我们笑闹着的每个画面…那虽然不是第一次,却是最后一次了…

“歆……我很糟糕…真的很糟糕…”我的眼泪如雨滴般不停落下,讲到这里,那时的场景都历历在目,我再也说不出任何一个字,只是止不住的哭泣…

“别这样…不管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不会怪你的…”

穆歆温柔却坚定的紧紧将我环抱,这样的安全感让我又有了开口的勇气…

当天晚上,我和夜跟羽在夜的房间里,趁着云姊姊出去应酬,秘密讨论着下星期她生日我们该怎么帮她庆祝,正讨论的热烈时,突然传来一阵很急促的敲门声…

“报告夜副盟主,金鹰帮余党攻到本部门口了,请副盟主指示”

“本部的人按等级分三个小组,A组在大堂**,跟着我行动,B组在中庭**,跟着羽左使行动,C组到地窖口**,跟着影右使行动,5分钟内**完毕”

我们三人虽然也有些惊讶,但还是立刻回到自己房间准备…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