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打屁股ff
本文为转载,原创为nancychen0000
本文为《奔 2》的后记
本文为《奔 4》的前篇

(八)

从五年级之后,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都接连消失了,其实我知道姊姊在哪里,毕竟带着流云堂独立出去的姐姐,用她强悍的作风,高明的手腕,现在俨然成为道上最令人害怕和尊敬的对象,要找到姊姊不难,但我知道以她的个性,现在一定不会理我的…因为我违背了和她之间的承诺…

“小歆,你要听好喔,在你满18岁之前,不管爸要不要你出来管理帮派,你都不可以去接触帮内的事务,如果你真的愿意继承帮派,那也要等18岁以后,答应姊姊,好吗?”

离开的前一夜,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姊姊语重心长的对我这么说…

“我知道了姐姐,我不会的!”我信誓旦旦的保证着,因为那时我身边有祺…

“乖…如果你违背了和姊姊之间的承诺,我绝对不会饶了你的!”

姊姊说这句话的语气,我依然很清晰的记得,不同于平常的温柔,姊姊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难得对我拿出了她工作时的严厉…

我也还记得当我决定背叛我信誓旦旦的承诺的那一天…

“爸…爸你怎么了?”下午放学回家后,我赫然发现爸爸蜷曲在客厅的角落

“不…不要管我……”爸的脸色苍白的可怕,全身也不停的颤抖

“砰!!啪!!”我乖乖回到房间后,爸又抓了狂的在客厅摔东西,我犹豫着要不要出房门,门外却突然安静了,我轻声地推开房门,眼看着爸用颤抖的双手在消毒针头,并将一种透明颜色的液体注射进他体内…我知道,那是毒品

“爸!不行!”我想阻止他,但却晚了一步…注射完的爸爸顺了顺呼吸,有些悲凄的对我说:

“小歆…当初真的应该听你姊姊的…为了一时的利润,爸去碰了这个不该碰的东西,除了落了个把炳在金鹰帮手上不说,自己也误染上了这个东西…”

“爸…让我来帮你吧!”

“不行…爸已经害了你姊姊,不能再害你!你去找你姊姊吧!以她现在的能力,肯定有方法让你出国念书之类的,不要跟着爸爸在这里堂这浑水!”

“不!我不要出国!姊姊当初18岁就帮着你,19岁就当上流云堂堂主,你们都说我不比姐姐笨,姐姐做得到的,我也能!”我坚定的望着爸

“小歆…你现在才16岁啊!”爸摇了摇头。

“16岁又怎么样!姊姊留给我的东西我都有认真学,我没有问题的!”我才16岁…耳边似乎响起了姊姊当时的嘱咐…

“好吧…就让你试试吧…我生来就不是这块料的,是因为你妈…唉…”

爸摇摇晃晃的回房间,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在那一夜之间改变了,如果祺没有忘记我,那么我绝不会自愿踏上这条不归路,如果祺在我身边,那最平凡的生活就是最幸福的生活,爸爸是我唯一剩下的亲人了…

和之前姊姊还在的模式一样,爸让我成立了忆星殿,取代消失的流云堂,而火凤帮的真正背后领导人,其实就是我这个忆星殿的殿主,对外公布我的年纪是18。说真的…如果爸妈没有相爱,那么爸爸肯定适合当一个良好的公务员…爸爸尽忠职守,但耳根子却非常软,就像许多历史上的昏君一样,容易听信谗言,妈妈却是个天生的领导者,虽然对妈妈的印象不多,但我知道妈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一种魅力,一种让人听命于他、服从他的魅力,幸好我和姊姊都遗传妈妈比较多,火凤帮也在我开始接手之下,渐渐有了起色,从小我就知道自己是个具有领袖气质的人,不然也不会无止尽的当班长…

“殿主,流云盟盟主闇云在外边…说想见您”

我原本正在看着手下送上来的资料,却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吓到了…两年了,成立这个忆星殿已经两年了,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也把垂死边缘的火凤帮救了回来,虽然不及姊姊的流云盟,但也算是混的不错的帮派了,姊姊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看我?…

“赶快请她进来”我的手竟然微微的颤抖着,不知道是期待居多,或是不安居多

姊姊穿着牛仔裤配长靴,上身则是一件短皮衣,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已经快三年没见了,姊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姊姊一直都是我努力在追求的榜样,虽然我已经很努力了,但每次看到姊姊,我都还是有种无法望其项背的感觉…姊姊走进来之后,眼神就定定的落在我身上,许久都不曾离开,我支开了所有人,我们就这样子对看,谁也没有先打破这片沉默…

“姊…”我忍不住先出了声

“你还知道要叫我姊啊?我们的地位现在应该已经是平行了啊!”姊的这句话明显的带了一些酸意…

“对不起…”原本和姊姊平视的我,低下了头

“既然你不觉得有错,就不需要向我道歉,或许该道歉的是我,怪我太宠你,太溺爱你,太保护你…也太小看你了,都忘了我们身上流的是相同的血”我听不出姊这句话…是赞美,还是责备…

“姊,我只是想保护还在我身边的人…”

“恩…我们说正事吧!”姊姊苦涩的笑了一下

“什么意思?”我记得我们和流云盟没有什么恩怨吧

“你知道金鹰帮黑喙堂堂主的事吧?”

“知道…”因为几年前那个毒品的交易,这几年我们都还是被金鹰帮抓着把炳,这也变成我们发展最大的障碍,因为我们必须和金鹰帮绑在一起…

“流云盟和景风帮很快就会结盟,金鹰帮跟景风帮向来是死对头,而你们…和金鹰帮是盟友,所以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可能必须暂时为敌了!”

“姊…为什么要告诉我?你大可以不说的!”姐一向公私分明的,怎么会跟我说这种事?

“暗地伤人不是我的作风”

“姊…”

“从现在开始,不要叫我姊姊,你要永远记得,你现在的身分…是火凤帮忆星殿殿主穆歆,而我是流云盟盟主闇云”

姐不带感情的说完这句话之后,便转身离开,与姊姊为敌…我不敢想,这两年我不管做什么动作,都会特别顾虑着流云盟,不去跟流云盟争地盘,也尽量不和流云盟起冲突,看来,该来的永远也躲不掉啊…虽然姊姊最后的表情是那么冷淡,话语是那么冷漠,但是…光是姊姊来看我的举动,就着实让我的心温暖了好久,姊姊,对不起,也谢谢你…我知道你跟我说,是为了让我可以提前有充分准备,我会努力的…

“我让你查的资料,查好了吗?”

“报告殿主,这次流云盟派出刺杀黑喙堂主的杀手是新上任的右使闇影,也是闇云盟主的第三个亲传弟子,目前是18岁”

“恩…好吧,把你所有查到有关流云盟的资料都留下”

姊姊绝少会收亲传弟子,这个闇影一定非比寻常…我彻夜研究着流云盟的资料,研读下来的结果,更加深了我对姊姊的敬佩,流云盟是个非常强大的组织,权力几乎全部都掌握在姊姊和闇羽、闇夜、闇影身上,却能让这么多人服从,姊姊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金帮主,你好”金鹰帮的帮主是个40岁的中年男子,名字叫金勇

“穆殿主,近来过的还好吧?”他的脸上总挂着奸诈的笑容,令人看了很不舒服

“金帮主…无事不登三宝殿,请问您今天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呢?”

“唉呀,小歆干什么和金叔叔这么客套呢?小时候我都抱着你玩呢!”

“嗯…金叔叔有什么事呢?”当他开始攀关系了,肯定不会有好事

“唉…这个穆云怎么可以这样恩将仇报呢,想当初金叔叔可是没有亏待她的,她带着流云堂独立出去就罢了,现在竟然还跟我最大的死对头结盟,我看你就用妹妹的身分去劝劝他吧,何必弄得这么难看呢?”

“她只是选择了对她最好的方法,毕竟他现在是流云盟盟主闇云”

我不以为然的回答他,他紧紧的盯着我看,像是想从我的眼神中看出些什么

“小歆啊…叔叔对你爸一直都很好的,我想这次你也会站在叔叔这吧!”他用的虽然是试探的话语,但口气中却充满着威胁,我知道…爸爸吸食的毒品,只有他手上有而已…

“这是自然的…”我微微的一笑,但这个笑容中却含着满满的恨…

过没多久,我们火凤帮和金鹰帮,流云盟和景风帮,还有这几大帮派的一些附属小帮派都分成了两大阵营,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大乱斗,我知道姊姊愿意和景风帮结盟,也是因为仇恨金鹰帮…这场大战一定会是长期抗战,从第一次冲突至今已经10个月了,明天…是我的16岁生日,我想记得的人应该不多,祺忘记我了,自然不会记得我的生日,爸毒品的剂量已经越打越多了,大部分的时候都昏昏沉沉的,应该也不会记得吧,姊…姊应该记得的,不过…唉…

一个月后…

“报告殿主…外面已经被流云盟的杀手群包围了…”

“是吗?…”

败在姊姊手上,也算是心甘情愿了,至少我确定自己已经尽力了…但却还是敌不过姊姊和老谋深算的景风老头,金鹰帮那里刚刚才传来消息说金帮主已经被景风帮抓走了,还没来得及反应,我这边也已经被流云盟包围了,不知道姊姊在不在外面,唉…这种场合姊姊应该是不会出现的…

“碰!”我办公室的门被一脚踹开,出现的是一个蒙着面的女子和两个流云盟杀手,她手上抓着脸色苍白的爸爸…

“你想要怎么样?我人在这里,你抓着我的父亲有什么意义?难道我现在还能不听你的话吗?”

是啊…不知道姊姊会怎么处置我…两个流云盟的杀手跑到我身边,一个抓住我,另一个则抓住我的属下,蒙面的女子看了我一眼,缓缓的举起一把纯白的手枪,对着我这里瞄准…果然,姊姊还是公事公办的…我轻轻将眼睛闭了起来…

“砰!砰!砰!”

嗯?没射中?我睁开眼睛一看,倒在我身边的是我亲信的属下,跟…两个流云盟的人?怎么会这样?这个蒙面人难道不是流云盟的人?我看着其中一个倒下的流云盟的人脸上写满了惊讶,想必也和我一样不解吧…

“盟主有令…留下忆星殿殿主和火凤帮帮主,并同时解决两个内贼”

她解答了我的疑惑,姊姊不杀我…等等,这个人的声音,好熟悉

“你是谁?”

“流云盟右使,闇影”

她的声音不带有任何感情,我和她应该也不太会有认识的可能,但为什么…听到他的声音,我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帮我…跟小云说,谢谢…还有对不起…是我害了她,害了歆…”

爸突然转头和那个闇影这么说…

“我会转达盟主的,我的任务完成,也该离开了,这是盟主让我交给你们的房子,这阵子先待在里面,等风声过了再说吧…”

闇影丢下了一把钥匙和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便离开了,我上前去搀扶爸,虽然他从不是一个及格的父亲,但我也从来不是个及格的女儿吧…

带着爸爸住到姊姊给的那栋房子里,那是一栋位在郊区的小房子,两室一厅,在这里先住了一个多月,未来…姊姊应该是永远不会原谅我吧…我大概也永远找不到祺,爸没有了赖以维生的毒品,也撑不了多久的,当我在乎的人都离我而去了,我留下来还有任何意义吗?这个未来还有什么可以眷恋的吗?

“小歆…过来一下…爸爸…有话要跟你说…”

“好的,爸我马上来…”

“小歆,真的…爸真的对不起你”

爸爸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原本红润的脸颊早已凹陷,健壮的身体现在也已骨瘦如柴,强壮的臂膀现在只能无力的颤抖,我怎么可能还对你说恨呢?

“爸,真的,我没有恨过你!”我握住他冰冷颤抖的手,坚定的对他说

“爸真的要不行了,来…这个信封里面的东西你收好,再忍个一个月你就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吧!”爸突然从枕头下拿出一个大大的牛皮信封袋

“爸…这是?”我有些惊讶的望着爸爸

“你姊姊…真的是个非常厉害的人,她…在我们两边开打之前,便来找过我了,并且给了我这个牛皮信封…

她说:爸,我恨妈,因为她的精明能干还有特殊身分,让我从出生就注定了不平凡,我也恨你,因为你的软弱无能和对妈的依赖,再妈走了以后你几乎一厥不振,我才18岁耶…整个帮派就交到我的手中,当时我就发誓,我绝对绝对不要小歆踏上和我同一条路!但是呢…你宁可相信金勇,不愿相信自己的女儿…我气穆歆,气她为什么要不知死活的接下这个棒子,她有能力我承认,她聪明我也承认,但是她太单纯…虽然她的单纯是我惯出来的…爸,接下来我们会是敌人,这场乱斗…我估计以穆歆的能力,大概可以撑个将近一年,但最后一定会输…我不用杀你,你也活不了多久,但穆歆…我不愿意让她的生命就此结束…里面是纽约一间大学的入学许可书,纽约一间房子的钥匙和地址,一张票期两年的单程机票,还有十万块美金的支票…让她出国…”

爸爸用颤抖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完这些话,我则是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牛皮信封,原来姊姊…都算好了啊…我还真的傻傻的以为,我和姐姐的能力差不了多远,现在看起来还真是有点讽刺跟可笑…)

“小歆…答…答应爸爸…你…你会照着你姊姊的意思去纽约…去开始你的新生活…你才18岁…爸知道你自尊心高,现在一定大受打击…但她不是别人…是从小看…看着你长大的亲姊姊…你…屁股一翘他都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最爱你的人…也是她…从小…不管什么事…她都第一个想到你…是爸不好…才搞的你们姐妹现在是这样的关系…去…去纽约吧…答应爸爸…”

“知道了…我会去的…”我们的声音都有些硬咽…

“小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说完这句对不起,爸的眼睛就安稳的闭了起来,爸…我想死亡对你来说会是快乐的吧…毕竟你是那么的想念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妈妈…那我呢?我想念的人呢?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眼前突然出现那个闇影,她的动作、声音,我大概是疯了吧?姊姊希望我去纽约,那就去吧,也没什么,毕竟这条命…是她给的…

两年后…纽约…

“Hey Cathy,where will you go tonight?”

“I am not sure..maybe go to Esha”明天…就是我的18岁生日了…

来到纽约后,我找到那间房子,是一间很普通的大楼的10楼,里面虽然没有人住,但却打理的很好,姊姊帮我安排好的学校就在车程大概20分钟的郊区,我拿着那张入学证明和一封上面用蜡弥封着的信到那里,竟然没有人对我的年龄和学历有任何疑义,就这样顺利的直接入学…

其实我已经弄不清楚自己对姐姐的感觉了…有爱有恨有愧疚有感谢吧…但我确定的是,我并不想珍惜她给我的这条性命,大概是自尊心造成的恨意在作祟吧,也或许是那股挫折感在自卑,因为我永远都离他那么远,永远都只能被他看透,被她猜的一清二楚…

(九)

我摇了摇头,从床上昏昏迷迷的爬了起床…昨晚好像真的在Esha喝太多了,从10点多进去后一直疯到早上六点才出来,我看了看放在一旁的手机,已经晚上六点了啊…今天的课又不用去上了,18岁生日的这天,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嘛…一样的宿醉,一样的逃学,一样的孤单,一样的空荡荡…

“叮咚…”

我抓了抓头,有些不耐烦的去开门,这种时候会是谁来找我啊?

“小歆…生日快乐!”

“姊…姊?”

我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我想这应该是在作梦吧,我吓的把门“碰”一声的关起来,我则在门内急促的呼吸着,不敢相信我刚刚所看到的…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