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用户不爱熬夜的猫原创
本文为《夏之荷 2》的前篇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序 · 如果把每一次的分别都当做最后一面,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第一章 – 回家

“现在让我们热烈祝贺夏荷同学又一次获得数学竞赛的一等奖…”

在同学们掌声中,夏荷害羞的起身走到讲台从老师手中接过了她不知道领过多少次的奖状。

我鼓着掌,身为夏荷的邻居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夏荷从小便是父母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学习成绩优异,长相甜美温柔,我母亲小时候经常边教训我边说如果我将来的媳妇能有小荷一半好就满足了。

…….

“叮铃铃…..”

伴随着放学铃的响起,同学一窝蜂的收拾书包准备回家。我打了哈气才慢吞吞的开始收拾书包,对于偏文科的我来说,最后那节化学课堪称人间折磨,况且身为班长的夏荷还要监督值日生打扫完教室再离开,从小我们便一起放学回家了。

“恭喜你啊小荷,又拿奖了!”

“是啊,小荷有空教教我们啊!”

几个女生笑着向小荷恭喜,便匆匆的准备离开了….

“真羡慕小荷,听说她爸妈都是海归博士,马上也要把她送出国….”

“可不是!连高考都不用参加,但听说小荷家教也是真的严格…..相比较那个,我还是愿意回去让我父母罚我不吃晚饭比较好….”

“就是….”

看着几个女生嘟囔着离开教室,我走向正在擦黑板的夏荷。和别的女生一样,夏荷今天穿着学校统一的校服,白衬衫配上黑红相间的格子裙。正值盛夏,天气非常炎热,夏荷扎起了我熟悉的马尾辫,袖口也被她挽到了胳膊肘的地方防止被粉笔灰弄脏。傍晚的阳光懒洋洋的撒在她的身上,是她原本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温暖。

我看着夏荷精致的脸颊,精致的鼻梁上闪烁着一些细微的汗珠,少女的体香混合着阳光的香味使我不禁心里涌上一阵莫名的冲动。

小荷正在垫着脚尝试着去擦掉化学老师写在黑板最上方的公式,由于汗水和阳光的缘故,我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小荷淡粉色的内衣轮廓,和微微挺起的胸部。身高170的她在女生当中虽然不算矮,但面对我们185身高的化学老师的字迹依然显得束手无策。

“小宇…你帮我擦一下上面的好吗?”

夏荷微微喘着气将黑板擦递给了我。

我接过黑板擦轻松地将上面的公式抹去,拍了拍手说道:“恭喜你啊,又拿到数学竞赛的奖了,感觉这些奖就是专门给你准备的。”

小荷看着我微微一笑道:“运气好罢了…都收拾好了,我们赶紧回家吧。”

肩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天边的火烧云,我身边的女孩突然开口问道:“后面可能还是要拜托小宇哥帮我补习一下英语,感觉还是有很多地方弄不懂….”

我看着夏荷的大眼睛笑道:“我可能帮不了你了,你现在学的都是托福,我虽然英语不错,但估计帮不了你太多了。”

“不会的,小宇哥英语这么好,托福不会有问题的!”夏荷看着我肯定道。

一般在学校外夏荷都是叫我小宇哥,毕竟我们从小就认识的青梅竹马。但在学校里我们很少这样称呼,但同学之间依然传着我们俩的绯闻,但我们俩也从来没有否认过什么,也许是根本不存在或者在同学眼里是一种默认。

我们沉默的继续向前走,夏荷学习非常优秀,但是或许是突如其来的压力,原本英语相对薄弱的她面对托福考试显得更加的局促不安。最近几天在家我都隐隐约约的听到隔壁屋子传来的少女的哭泣声和她父亲的咆哮声。

“小宇哥有想过出国吗?”

“出国……”我望着天上的火烧云,看着小荷略有些期待的眼神和微红的脸颊道。

“也许吧,但我甚至还没学过托福….”

“没事的!周末你可以来我家,我们一起学!上次我刚考完一次,我觉得以小宇哥的英语准备准备一定没问题的。”或许是看我没有拒绝,夏荷的眼睛猛然的亮起宛如隐没在傍晚云层中的星辰。

“先回家吧,我的数学还得拜托你啊!另外你爸爸最近是不是回来了?”

提起回家和父亲,夏荷的脸上闪过一丝局促和不安,但她很好的掩饰了下去。

“是的,爸爸前两天刚刚国外出差回来,这两天一直在家督促我…”

“嗯嗯,那加油鸭。”儿时的画面一闪而过,我回忆起小时候偶然间看到夏荷被她父亲按在腿上打光屁股的画面,但随后便沉默了。夏荷的优秀绝对不仅仅是天赋,更是一次次的….

也许,那只是小时候吧,我猜想。

我们向前走着,看着夏天的天空和街上熙熙攘攘的车辆。桥上几个大叔已经拎着渔具早早来到桥上蹲守估计准备夜钓了。一家三口从大叔身边经过孩子嚷嚷的要看大叔袋子里到底有没有鱼。正值饭点,空气中总飘着一股淡淡的食物香味,天色渐晚,马路旁的路灯和万家的灯火也逐渐的亮起….

“小宇哥,你知道在国外一个人生活是什么样的吗?”

“出去玩的时候肯定哪里都好玩,时间长了肯定就不知道了……”我想了想回答道。

确实,毕竟之前出国都是去旅游的。无论是东京伫立在暴雨中的天空树还是洛杉矶的阳光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于我来说,在那边度过的每一天都是美好的。但是,我却从没有想过在那边生活,毕竟在国内都没有独自生活过。

“是啊,有时候真的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明明感觉自己好小,却突然就要去面对一切。”夏荷微微抬起头,夏日的晚风吹动着少女的发梢,远处的麻雀稀稀拉拉的从天边飞过。

我也抬起头,看着空旷的天空突然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我没来由的心中有了一丝惶恐。就像小时候爸妈突然给了一笔巨款,但我却不知道如何支配。

“我也没想过……但一个人生活没有父母的唠叨,应该还是不错的吧。就像之前我们同学出去旅游一样,想吃就吃多晚睡都行。”

“但那个时候不也是有大家一起陪着是吗?”夏荷扭头看着我,我笑着道:

“那小荷在国外肯定还会有新的朋友啊,那时候也不会孤单的,人总会不断遇到新的同行人不是吗?”

“那小宇哥会陪着我走吗?”

我愣住了,其实我考虑过出国的问题,但我自己其实也不确定,更加不确定自己未来的路到底在哪里。看着小荷的脸,我突然意识到摆在我和她的面前或许根本不是出国和不出国的问题……

看着我愣住了,小荷低下头笑着说:

“我是问接下来回家的路….”

“哦哦哦,那当然会,我们不是一直都这样走过来的嘛…..”我尴尬的说道,心里暗骂自己想的太多。

夏荷只是自己妹妹而已…..

走到距离小区还有两个路口的莲荷桥,夏荷突然开口道:“如果刚刚的路一直走不到尽头,那该多好。”

“没有尽头?那我还是选择先吃完晚饭,开着车走吧。”

夏荷似乎并没有被我愚蠢的笑话逗笑,她干笑了一下便继续沉默的向前走着…..

不久到家了。或许是因为刚刚的话题,夏荷之后的一路都显得非常的沉默。

“到家啦。”

“好的,晚安,明天见!”

我和夏荷打了声招呼,目送着女孩走进房门缓慢的关上了屋门,仿佛关上了整个世界的门。

……

知了知了知了知了……

由于我母亲最近一直嚷嚷着说我吹空调太多让我今晚不开空调开着窗睡觉驱驱身体寒气。听着夏天的蝉鸣声以及感受着湿热的空气我不禁觉得有些心烦一乱。

于是我放下笔站起身看向了夏天的夜空,但紧接着我就听到了隔壁清脆的文具掉落的声音。之后我便看到了小荷和她的母亲,我赶紧蹲下身子并关上了房间大灯。

“你看看你,备考了一个月,就考这么多分?马上就要开始申请季了,你分数还没出来你说怎么办?”

小荷的母亲手叉腰质问着面前抽泣的小荷。小荷依旧是穿着放学的校服,可见是一放学回家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一直在学习了。

夏荷低着头啜泣着,沉默不语。

原本平日见到我都是笑眯眯的夏荷母亲今天让我看到了另外一副面容。她沉默的看着小荷,表情阴森着如同暴风雨前的乌云道:

“我已经给过你足够多的信任和时间了,你依旧没有兑现你自己的诺言,今晚你必须为你自己的食言付出代价!今后希望你能做出改变,规矩什么的你都了解了。明天必要的话,我会和你们的老师请假的。”

听到最后一句话,小荷的眼神突然变得惊恐起来,连忙拉住妈妈的衣袖哭着说道:

“妈妈,不要!我错了妈妈!不要!我之后会更用功的,我周末让小宇哥来帮我补习,我自己也会更加用功的。下次一定会出分的。”

“我也相信你之后会做到,但是,我给过你很多机会,也给过你时间是不是,你必须得为这次的错误付出代价。”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她妈妈依然依然坚决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夏荷哭的更厉害了,但慢慢地似乎也接受了现实,低下头抽泣着。我连忙压低了身子确保自己不会被看见,尽管我知道这样看不好,但仍然克制不住自己继续往下看去。

小荷家教在街坊之间是出了名的严格,小时候我妈妈常常吓唬我要拿小荷家的“规矩”来对付我。之前那扇窗户窗帘一直都是关着的。也许是每当要发生不好的事情时,小荷父母都会关上。但今天也许是过于愤怒,她们都忘记拉上窗帘关上窗户。

“来手伸出来放在桌上。”妈妈从隔壁的书架上取下了一根两只粗细的竹板说道。

小荷默默的将手放在桌上,作为钢琴神童,小荷的手指又细又长很是好看。

“自己数着数,100下。”

啪!“一”啪!“二.”啪!“三…”……

随着竹板均匀的落下,每一下在寂静的夜空中显得格外的刺耳。从声音上判断妈妈没有收任何力气,每一下都重重的打在夏荷细嫩的手掌上。

很快,小荷就哭的梨花带雨,原本白皙的双手也变得肿胀通红。终于,她条件反射的躲闪了。

啪!“手拿回来!!”因为小荷的躲避她妈妈显得更加的暴怒,用力将她的手拽回来重新放在了桌面上。“看来你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这一下不算,加5次附加!”

“不要妈妈!”小荷哭着哀求着妈妈,原本整齐的马尾辫已经变得有写倾斜,眼睛也变得红肿,不断地哀求着。

啪啪啪啪!妈妈丝毫不为所动,仍然有节奏的抽打着小荷可怜的手掌,终于100下打完了。妈妈将竹板放在一边,转身拿来了一个小盒子。

“不要妈妈!求求了!不要用这个!我知道错了。”小荷看到盒子哭的更大声了。之间妈妈从盒子里取出了一根银针说道:“躲闪两次,罚附加十个,自己把手伸过来!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小荷艰难的将已经红肿的手伸了过去,因为她知道,如果拒绝被扎的可能就不止手心了。只见小荷妈妈快速的拿起银针在手心上快速的扎了十次。小荷低着头,每扎一次都会颤抖一下,可见这小小的银针并不比竹板要好过。

紧接着,小荷妈妈坐到了床边,看着不断抽泣的女儿也有点于心不忍道:“记住这次的教训,你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吗?”小荷抽泣着点了点头。

“来,过来,趴在我腿上。”

我顿时感觉一阵悸动涌上心头,尽管我已经知道接下来也许要发生什么,因为小时候偶然间犯错,看过年幼的小荷被她爸爸按在腿上狠狠地打光屁股,小时候的小荷蹬着莲藕般的双腿求饶,但没想到高中之后,小荷依然需要享受如此“优待”。我不由自主的抬起了一点脑袋,想看的更清楚一些。

“自己报着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隔着裙子,妈妈的巴掌不停地打在小荷的屁股上,小荷腿崩的的笔直,脸埋在妈妈的腿侧,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哭声,小声的报着数。我丝毫不怀疑小荷妈妈的力度,但我猜到如果小荷反抗的话,同样也会有非常严重的“附加”。

“有没有知道错?下次还敢不敢不努力了?”

不知道打了多少下,小荷妈妈将小荷从腿上拉起,质问着小荷。

“知道错了,之后会努力的。”小荷哭着说。

“但是这次你依然需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自己去把打底裤脱掉,裙子掀起来,趴到我的腿上。”

小荷抽泣着走到一边,将两双白袜脱掉扔在了地上,又掀起裙子缓缓的褪下黑色的打底裤,但迟疑了。

“快点!你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也许是被小荷扭捏的态度激怒了,妈妈再次大声质问道。

没有停顿,小荷将黑色的打底裤顺着细嫩的小腿脱了下来,提着裙子走到妈妈身边。

“磨磨蹭蹭的!看来还是不长记性!”

妈妈猛地将小荷按在腿上,掀起裙子,露出了淡粉色的碎心图案的内裤。由于刚刚的责打,小荷的屁股已经被打成了粉红色了。妈妈将小荷的裙子掀起按腰间,双手抚摸着滚烫肿胀的屁股似乎并不急于下手,小荷双腿紧绷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迎来凶猛的巴掌!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咽了一下口水,灯光下我可以的清晰的看见小荷的屁股在妈妈的巴掌下变得越来越红,裸露的双腿不断扭动着但又不敢挣扎,没有一丝赘肉的屁股,很好的反馈着每一次击打。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妈妈的双手不断拍打着小荷的屁股,内裤周围的嫩肉逐渐从粉红变为深红色。小荷控制不住地扭动着屁股,也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哭声,不断地哭泣着。

不知过了多久,妈妈终于停止了击打,将小荷扶了起来。小荷捂着通红的屁股一个踉跄站了起来险些没站稳。

“裙子脱了!手放在两侧不准捂屁股!”

小荷将裙子褪下,放在一边,手放在身体两侧抽泣着看着妈妈。我看着小荷背影,瘦弱的肩膀因为哭泣一抽一抽的,褶皱的白色的衬衫早已被汗水浸湿印出了粉色的胸罩,粉红的内裤旁是通红的屁股,白皙的双腿打着颤似乎在缓解疼痛。

“知道错了吗?下次还敢不敢不努力了?”

“不敢了,妈妈,这次饶了我吧!”

妈妈轻轻叹了口气似乎也不忍心再责罚女儿,用手轻轻抚摸着小荷的小屁股。虽然穿着内裤,但屁股已经被打的红肿不堪。用手摸甚至可以摸出手印。

“去一边跪着反省吧,双手放在脑后不允许摸屁股。”

小荷走到一边的墙角,默默地跪了下来双手抱头。妈妈走过来将刚刚打手心的木尺夹在了两腿间。

“就在这反省一会,过会出来吃饭。”

说完妈妈便离开了房间。

9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