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妹妹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1999年10月16日 星期六 晴

父母去外国投资已经一周了,走的时候他们把管教妹妹的责任推到了我的身上。俗话说“长兄为父”嘛,所以我一定要对她们严厉一点。

父母走的那天晚上我就已和她们规定好了,犯了错误就要打屁股,每周末结算。

今天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我正在我的房间里看书,“咚!咚!咚!”三声敲门声打断了我。

“进来。”

门一开,进来的是晓芸,我的大妹妹。她今年18岁,刚上高二。白色T恤衫、牛仔裤,一身的青春活力。

“你知道我叫你来是要干什么吧?”

“是的,哥。”

“那就好。”我一边说一边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笔记本:“你这周有两天早上没有迭被子,一次十下;还有星期三你晚上过了10点还没有睡觉,偷偷地看小说,十五下,一共是二十五下,没有错吧?”

“是的,没错。那个……哥,我知道错了,不打可以不?”

我看了看她:“不可以,不给你点教训你能记住吗?过来!”我指着自己的大腿说:“趴在这!”

“哦……不!”她转身想跑,我一把抓着她的手把她拉到我身边,强行按在我的膝盖上,她又抓又踢的,拼命地在挣扎,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她按住。经过了几分钟的拼斗,晓芸没有力气了,趴在我腿上不动了:“哥,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了,不打可以不?”

我给她的答案是“No”!我扒掉她的牛仔裤,扔在地上,然后用双腿把晓芸的两条腿夹住,让她趴在我的左腿上。她贴身穿的是一条白色的丝质内裤,很薄,我把她的内裤往下一拉,一直褪到膝盖下面,晓芸的整个屁股都露了出来,又白又嫩的,好像用手一掐就能掐出水来似的。

我用手摸了摸,凉冰冰的,她应该是很害怕吧!我用手轻轻的拍了拍:“怕的话,下次就别再犯错误。”我用左手按住她的腰,使她不能乱动,然后把右手高高的抬起。这是我第一次打人,我还真不习惯,抬起的手半天也没有往下落。

晓芸光着屁股等了半天,觉得我没有动手,她转过头来:“哥,我以后一定乖乖的,这次你就饶了我吧?”“不行!”我这才回归神儿来:“自己数着。”我抬了半天的手终于落了下去,“啪”的一声脆响,紧接着的是晓芸“啊”的一声大叫。大概最难的就是第一下吧,第一下打完了我就有点敢下手了,“啪啪啪”的一阵脆响,没到十下晓芸就受不了了:“哥,求你了,求你别打了,晓芸知道错了,再打我就没命了。”

当然了,父母一直都很宠这几个妹妹的,从来没有打过她们一下,所以说,她们的屁股都嫩得像刚出生的小孩一样,但是既然父母临走的时候让我好好地管教她们,我就得负责。

晓芸又开始挣扎了,我只好使劲地用腿夹住她。我能感觉到晓芸在我两腿之间扭动,她的左腿对我的男性象征的摩擦不由得使我一阵的想入非非,我明显的能感觉到我自己的勃起。“天哪!这是我的亲妹妹呀,我在想什么呢?”我连忙收摄心神,左手加了加力,按牢晓芸的腰,右手继续我对她的惩罚。这时候才注意到,我一直在打她右侧的屁股,已经红红的了,到十五下的时候我开始打她另一侧的屁股,我可以亲眼看到她的屁股在我的手下变红,我的左手、我的双腿可以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我耳边听到的是晓芸的哭叫、求饶,我却是越打越顺手……

“二十五了,二十六了,哥,你说过只打我二十五下的,哥,打多了,已经够数了,别打了。”

“你叫什么?”我继续按牢她:“刚才我要打你的时候你又躲又挣扎的,我 再多打你十下以示警告。”

“什么?哥,我下次不敢了啦!下次你打我屁股的时候,我一定乖乖的让你打,我再不会躲的啦!啊……”

我一直到打够三十五下才放小芸起来,晓芸摇摇晃晃的,靠我的搀扶才勉强站住。我看了看她的小屁股,通红通红的,摸了摸,热得烫手。

“很痛吧?”我问她。

“是的。”

“哥打你屁股也是为你好,明白吗?”

“我明白了,哥。”

“那就好。记得痛,下次你就不敢再犯错了。”

“哦,我记得了。哥,没事我先回去了?”

“好的,回去拿凉水敷一下就不痛了。”

“谢谢哥!我走了。”

“等等,你顺便告诉她们三个一下,自己把裤子脱了再来我这儿,挺大的姑娘了,还要我去扒呀?好了,回去吧!”

“哦,我回去了。哥,晚安。”

“晚安。”

今天晚上我忙了很久……

以上就是我第一次管教妹妹的情况,相信我以后要做的还会有很多。

1999年10月27日 星期三 小雨

晚饭后,我做完家务后照例回房间看书,随着两声敲门声,晓菁来到我的屋里。我放下书,转过身来:“晓菁,怎么了?有事吗?”

“那个……哦,哥,我可以和你商量件事吗?”

“什么事呀?神神秘秘的。”

“那个……是这样的啦,我想求你件事。”

“哦,什么事?你说吧!”

“是这样的啦,哥,我想你打我的屁股啦!”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

“你听我说啦,这周我三天没有迭被子,应该是十五下;昨天的历史测验我打了58分,照你规定的90分差了32分,加起来是四十七下,我想你先执行了吧!”

我想了想,总觉得不对劲:“我们说好了是星期六一起结算的,到时候再打吧!”

“哥,是这样的啦!我明后天肯定不会犯错误了,早晚都一样啦!”

你别看我这个三妹妹才上初二,她可鬼得很,上次打她的时候叫得比谁都大声,今天怎么会这么乖呢?我盯着她的眼睛:“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盘问了她半天我才明白,星期六她的阶段测验的成绩就该下来了。

“哥,一共是七科,我又考得不好,加在一起起码得到二百下,那我的屁股还不被你打烂了才怪呢!”

哦!我明白了,原来是怕一起打太痛,所以她今天来找我,想分两次完成,真是的!气得我的鼻子都快歪了,我想我应该给她个教训,好让她下次别在我面前耍这种小聪明。

“好吧!”我笑着对她说:“那你准备好吧!”

“哦,谢谢哥!”晓菁一边说一边很快地脱掉裤子,我靠!裤子里面是真空的,什么也没有穿,看来她是早有准备呀!

别看晓菁才15岁,可她发育得完全是个大姑娘了,雪白的耻部鼓鼓的,一蓬黑色的耻毛又浓又密,再加上那平坦的小腹和笔直的双腿,谁要是能娶她一定是好福气。

晓菁来到我两腿之间,弯下腰往我的左腿上一趴,把屁股一撅,开始等着受罚了。

我用腿夹牢她,右手拉开书桌的抽屉,拿出画图用40公分长的塑料格尺,我想这个一定会给晓菁一个惊喜的。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晓菁明显感觉到了与平时的差异,她连忙转过头来,看见我手中的格尺后,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哥,哥,你拿错东西了吧?你以前都是用手打我的啊!”

“是的,可是你知不知道我最恨的就是耍小聪明,今天我也是第一次用格尺打屁股,就先给你开开荤,下次再这样前先摸摸你自己的屁股,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我按牢她,右手的格尺有节律地挥舞着,格尺与晓菁屁股的接触后所发出的声音比用手打屁股清脆多了。每打一下我都要停一停,留给晓菁足够的时间去哭泣、去求饶,每当她的身体停下来不再扭动的时候,我就在同一位置再打一下,自始至终晓菁的每一侧屁股都只有格尺宽的一块在挨打,我想这肯定会加大晓菁的疼痛,我可以看到晓菁的屁股在我的格尺下由白变红、由红变肿、由肿变紫。

这个时候的晓菁哭得嗓子都发哑了,我意识到可能我打得太重了点,到三十下的时候我就停手了,我仔细地看了看晓菁的屁股,一片雪白中间左右各有格尺宽的一块皮肤明显高于周围,红得有点发紫,摸上去热得有点烫手,不过晓菁屁股上没有挨打的地方摸着还是那么滑嫩,给人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我突发奇想,让晓菁脱光衣服,然后面向墙壁站好,用照相机从后面的不同角度拍了几张照片,我告诉晓菁,我会在中间选几张放大后挂在她的房间里,这样可以每天都给她提个醒。

最后我告诉她,今天的责打是针对她今天的耍小聪明,那四十七下,我在星期六的时候还是会和她清算的,我相信晓菁以后一定不会再在我的面前耍这种小聪明了。

1999年10月28日 星期三 晴

今天我遇到了一件我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今天下午我没有事,留在家里看电视,晓菁的老师来我家做家访。我们以前也见过的,我叫她小王老师。她告诉我说,我家的晓菁今天上课的时候一直也坐不住凳子,左摇右晃的,后来在她的逼问下才说出是因为被我打得太重了,不敢坐凳子,于是我们就应该如何管教晓菁的事吵了起来。

突然她问我:“你被打过屁股吗?”我的回答是没有。

她竟然说我应该尝尝被别人打屁股的滋味,我很生气,我认为我管教我的妹妹没有错误。她竟然命令我脱掉裤子趴到桌子上去,那当然是不可能的,然而结果是我想不到的,我被小王老师扒掉裤子捆在桌子上了。

晚上我才从晓菁的嘴里得知小王老师以前是教体育的,还得过全国散打第三名呢!你别看她一身西装短裙的女性套装,看起来文文静静的,真打起来我糊里糊涂的就被她捆上了。

小王老师抽出我裤子上的皮带,先做了一个对折,量好与我屁股的距离后,就开始了对我屁股的一番抽打。说老实话,真痛!我是从小到大也没有被人打过的,尤其是一个只见过几次的女人,痛是其次,面子是丢大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她稍作停顿的时候,我心里又充满了挨打的渴望,好像有个声音在我心里说:“别停呀!继续呀……”

挨打的感觉和打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皮带抽在屁股上的时候,痛得我只想求饶;但是皮带停在空中没有落下的时候,我又好像希望它快点落下一样。我感觉到屁股上的皮肤在发紧,我自己都可以感觉到那份挨打后火辣辣的灼热。

在整个挨打的过程中我一声也没有出,一直在疼痛与等待中渡过,那种难以形容的感觉让我不由自主地勃起了。突然,我感觉到她手中的皮带与我的男根发生接触,嘴中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

小王老师大概也知道打错地方了,她停下手,把我扶到沙发上坐好,红肿的屁股与沙发接触时的疼痛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另一处的疼痛却让我有种要死的感觉。我勃起的男根也在不知不觉中软了下来,我的手被她捆在背后,连想抬起来抚摸一下也做不到。

我看了看她,她也在看我,带着一脸的歉意。就在这时,一件我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发生了。

小王老师在我的面前蹲了下来,把头深深地埋在我双腿之间,我感到一丝温暖,她嘴中的温暖,她那灵活的舌头在我的男根上徘徊,我靠在沙发上仰起头,充份享受那份温暖……不知什么时候,抽打的疼痛已离我远去,她滑腻的香舌让我的男根又一次充满活力,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解开了我的束缚,我粗暴地把她推到在地毯上,搬起她的双腿往我肩膀上一放,我甚至连她的内裤都没有脱,只是把她的内裤往旁边一拨,就直接进入了她的体内!这时我感到的是另外一种温暖,紧绷绷的温暖。

大概她也早就动情了吧,里面很湿润,我抽送得毫不费力,没一会她就娇喘连连,呻吟声一声高过一声。我帮她翻了个身,让她呈跪姿,然后从后面继续进攻,下下插到底。

看来小王老师的经验太少了,才十几分钟她就开始求饶了,“刚才打我时候你不是很厉害吗?”我抓着她的头发问她。

“求你饶了我吧!刚才我错了。”

“好吧,”我仰身躺在地毯上,指了指我的男根:“我是饶你了,可它怎么办呢?”

小王老师心领神会,爬到我下面继续用嘴和我交流。我抓着她的裙子把她的屁股拽到我身边,把她的裙子撩到腰上,她的内裤好性感,黑色真丝,还带蕾丝花边的。

我脱掉她的内裤,仔细地欣赏了一下她的小屁股,好美,好漂亮,真是人间极品,又圆、又白、又嫩,让人有种想咬一口的感觉。透过微分的两腿,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一小撮耻毛,乌黑油亮的,在那最迷人的桃源洞口还挂着一些亮晶晶的液体,不过她最吸引我的还是她那迷人的小屁股。

我拿起她扔在地上的皮带,随着她头部的摆动频率开始抽打她的屁股,一直到她的屁股变成了我最喜欢的粉红色,这时我的下体也到达了我的极限,我又狠狠地给了她屁股几下,然后尽情地宣泄在她的嘴里……

这是我的第一次,我想也是我今生中最难忘的一次。

1999年11月5日 星期五 晴

我有一家我自己开的私人诊所。今天上午,我因为有事,交代了护士一下就出去了。下午回来的时候,一个病人的家属向我告状。说上午我不在的时候,我的护士在给病人注射青霉素之前没有做试敏,导致病人因为过敏被送到大医院,经过抢救才没有出大事。

我的诊所才开了不长时间,刚得到一点信任就出现这种事情,我当时快气死了。我直接去找那个责任护士。我在换药室找到了她,她比我小一岁,平时我都习惯叫她小玲子的。

当我开门见山的说明我的来意的时候,她哭了。她告诉我因为这几天和她的丈夫闹离婚,所以心情不好,做事总是丢三落四。她说和丈夫闹主要是她的错,现在也没有脸再去找丈夫,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说现在她特想找人打自己一顿。

我只好尽力的去安慰她,谁知道越安慰越糟,她竟然哭着跪在我面前求我打她,说这样心里才会好受些。帮助人乃快乐之本吗,我只好答应了。锁好屋内的门窗,我告诉她我要打她的屁股,她问我要不要脱裤子,我说随便你。

其实屋内的温度很高,平时护士们都是直接在内衣外面套一件护士服的,今天小玲子也不例外的。她转过身,面向窗台,缓缓的把手伸进护士服里面,然后慢慢的蹲下来,把那件藕荷色的保健内裤脱下来放在窗台上,进而把护士服的下摆撩到腰部以上,在前面系好,然后把双手按在窗台上,腰向前塌,屁股往后上方撅起,这样挨打的部位就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对应她的从容,我反而有点手足无措,我问她我应该用什么来打她,她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注射时用来扎手臂的胶皮管子。

对于这个东西我在打屁股中从来没有使用过,所以我有点掌握不好力度,刚开始的时候大概大力了一些,头一下就在她洁白粉嫩的屁股上,留下了一到红檩子。

她“啊”的一声大叫,四肢的肌肉一阵收缩。这里是诊所,要人听到就不好了。我连忙拿起她脱下后扔在窗台上的内裤塞在她嘴里,她顺从的咬住了。

我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太大力了,后几下就轻了一些,但没有几下她的屁股就灿烂了,青一道红一道的。因为塞了内裤的关系,她只能从鼻子里发出唔唔的声音。但我还是告诉她我不可以再打她了,可她坚持还要继续,我说那就不可以再用管子了。

我换成用手,拍拍的,很清脆,小玲子好象被打得很舒服,看着她的身体一摇一摇的,我觉得她可能把我当成她丈夫了吧。

不知什么时候,我挥舞的右手由打而变成了在她屁股上的抚摩,她的屁股热热的,我甚至可以感觉到管子抽打时留下的檩子的突起……

1999年11月12日 星期五 多云

今天下午,我接到晓蓉老师的电话,告诉我晓蓉一天没有去上课,问我为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晚上一回家,我直接去晓蓉的房间。晓蓉穿着一件睡衣,正趴在床上看东西呢。见到我进来,她连忙把手中的东西塞到枕头下面。

晓蓉今年才上初一,是个很老实的孩子。我问她为什么没有上课,她说她今天有写不舒服。她说话时头垂的很低,从她那红红的脸蛋上,我看的出来她在撒谎。我坐在床边和她说话,问她哪里不舒服,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我一把拿出她藏在枕头下的东西,是个笔记本,里面有很多歌星的签名。老实孩子就是好问,没有多久我就把事情弄清楚了。今天有个歌星来开演唱会,所以……

事情都弄明白了,下面该是怎么解决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盯着她看。晓蓉被我看得手足无措,自己的两只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时间在沉默中度过,我只说了一句话,“逃学不对!”看着我坚定的目光,晓蓉明白挨打是躲不了的。她慢慢的解开睡衣的扣子,然后把脱下的睡衣折好,放在床上。晓蓉的确还是个孩子,幼稚的体形与成年的女性还有一定的差距,乳房应该还有一定的发展空间。内裤脱掉以后,露出的是一个还没有发育完全的下体,稀疏耻毛更证明了她的年轻。这还是我第一次正面看晓蓉的下体。

准备好以后,她来到我面前,用手捂着自己的下身,怯生生的,等着我的动作。看着他的样子,我是又爱又怜,最后我还是决定应该给她个教训。我命令她去床上趴好,然后去凉台拿来晾衣服用的绳子把她的手牢牢的绑在床头上,她并拢的双脚也没有被我放过,同样的被绑在了床的另一侧。

大概是因为我以前打她的时候从来没有使用过绳子,晓蓉表现的很紧张,不停的挣扎,但这已经无济于事。我解下腰上的皮带,上床直接坐在了晓蓉的大腿上,现在她再怎么挣扎也没用了。

我抡起皮带,左一下,右一下,象打耳光那样开始抽打晓蓉的屁股。在自己家里,我无须堵住晓蓉的嘴,她可以尽情的哭叫、流泪,我不知道皮带和格尺相比哪个更能加强她们的记忆,但我觉得晓蓉哭叫的明显比平时要大声,也许是我今天打的狠,也可能是皮带的确比格尺打的疼,或者是捆绑给晓蓉带来的恐怖,我不得而知。

晓蓉的屁股很快的就达到了我最喜欢的粉红色,而且是一大片粉红。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已经喜欢上了打女孩子的屁股,但我不喜欢把它们打得血淋淋的,我打妹妹们的屁股主要是惩罚她们平时的错误,好让她们下次不敢再犯,达到警示的作用就可以了。

一个多月来的千锤百炼,妹妹们的屁股都已经对我的手产生了免疫力,虽然她们挨打时一样会哭叫,但我知道她们已经不怕了。现在我每次打的时候都会选一些道具,同时不再规定打的下数,一切都凭我自己的观察,以屁股挨打后的变化来决定何时结束我对她们的鞭打。今天我打晓蓉也是用这个标准。

我不记得打了多少下,晓蓉的屁股已变得红红的,象黄昏那红彤彤的晚霞,由于挣扎的缘故,绳子深深的陷入手腕和脚踝的肉里,当我认为再打下去可能会造成伤害的时候,我停了下来。

我离开晓蓉的房间,但是没有解开她的束缚,我罚她保持这个姿势一直到晚上10点,我想她以后都不会再逃学了……

1999年12月9 星期四 阴

徐哥是我从小就一起玩的好朋友,不同的是我长大后当了医生,而他现在已经是一帮人的大哥了。他们常和人打架,也常有人受伤。他们是不会去医院的,我这里常是他们的第一选择。朋友嘛,我是不会向他要钱的。徐哥为了表示对我的感谢,经常请我吃饭,他手下有个小妹,叫晓莉的,有一次吃饭的时候说起话来,我才知道她也姓刘的,我说我也姓刘,和她就差一个字,而且我妹妹们的名字也都是草字头的。她说那你就作我哥吧。我就这样又多了个妹妹。

今天晓莉来找我,说这几天下面老是痒,问我是不是有病了。我问她是不是和什么不干净的人睡觉了。她说她和她的男朋友黄了有一个多月了,不可能是那方面的事。

我带她进诊察室,指了指检查台,告诉她脱掉裤子躺上去,我要给她检查一下。等她分开双腿在台子上躺好,我带上手套来到她两腿中间。坐下后我先翻了翻她的耻毛,她的耻毛很黑,也很密,检查起来还真不容易。

我没有找到阴虱。看来我的第一个判断是错误的。然后我分开她的两瓣大阴唇,这里明显有些红肿,小阴唇也不正常。我又检查了一下她的阴道,也有些炎症。我告诉她是炎症引起的,没有什么大事。

她说:“那现在怎么办?”

我说:“我给你处理一下就没有事了。”

我用药物纱布帮她仔细的擦了一遍之后,再在里面塞了一块纱布,并告诉她三天后来复诊,本来到这就应该结束了的,可谁知道就在我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我突然感觉眼前一黑,我顺手一抓,觉得抓住了个东西,借此我才得以保持住平衡没有摔到。

可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才注意到我抓着的竟然是晓莉的阴部,而晓莉正瞪着一双大眼睛直直的盯着我。我连忙道歉,她反而笑呵呵的说我是在借机会吃她的豆腐,我说我不是有意的。她说量我也没有这个胆儿。

一个女人这样躺在男人面前笑呵呵的和人开玩笑,这代表什么傻子都知道。

我说:“你再消遣我我就打你屁股。”

她说:“有本事你就来。”

我说:“那好,你趴好了我就打。”

晓莉说:“那就要试试我的本事。”

她转过身去在检查床上趴好,别看晓莉平时看起来好骨感的,可她呈现在我面前的屁股却是又大又白的。

我重新坐下来,双手前伸,放在她的大白屁股上,稍做抚摩,然后用还带着胶皮手套的大手以我最习惯的方式开始拍打晓莉右边的屁股,我猜晓莉的屁股一定没少被人打过,虽然看起来皮肤很嫩,可我使劲打了半天,打得我的手都有点累了,她的屁股还是和原来一样的白嫩,而且连叫都不叫一声。

我说:“挺抗打呀!”

她说:“这算什么,和局子里打我的那些人比就跟挠痒痒差不多。”

我说:“你丫的够狂的,我到要看看是我的手硬还是你的嘴硬。”

我脱下手套,站起身来把腰上的皮带解了下来,抡圆了使劲抽了她几下,我本以为她会求我轻点的,谁知她反而笑了起来。

她说:“你省省吧,你不是打人的那块料。”

我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累的,坐回椅子上我看着晓莉的屁股呼呼的直喘粗气。

晓莉回头看了我一眼,和我说别打她了,打她也不疼,到是我挨累。

我说:“你小丫头耍我!”

她说:“你生气了?

我说:“没有。”

她说:“那你就想干点什么就干点什么吧,算我向你赔罪了。”

……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