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世界sp
本文为欧文温妮鸽原创
封面图片为FIREBALL666原创

艾瑞斯的故事 (continued)

“……今天你的监护人心情不怎么样。”在被克里斯托送走后,精灵边走边向一同返回客栈的艾瑞斯谈起。在城里时她会像这样用兜帽,衣领和宽披风把自己的脸隐藏起来,仅凭月光不可能辨认出她的精灵身份,明天保护入山镇民时计划也是这样。“好像不只是游行这一件事让她心烦?”

“啊,她嘛”艾瑞斯笑了笑,“这位歼灭者看似坚强的外表下,实际上有着颗脆弱的心呢!我听说在边境战争时,她的功绩实际上是因为她自己的失误阴差阳错而来的。所以从那以后她估计很想努力摆脱这个‘有名无实’的称号吧。但是这次她却拿这个吸血族毫无办法,还要去问教会增援;然后封禁森林的计划又引来了少有的游行事件。这要是被其他教区之鞭听说,她这‘有名无实’的帽子怕是再也摘不掉了。你别看现在她表面上波澜不惊,实际上她是最伤心的吧!所以啊,赛琳娜,你是关心她的,快快回去安慰安慰她吧,说不定她正躲在房间里哭呢!”

“怎么可能。”赛琳娜想起之前那个夜晚,训练场中的会面,在谈论时散发着信念与自信光芒的少女,和艾瑞斯所描述的形象怎么都重合不到一起,不禁笑出了声。“哈哈,伤不伤心姑且不论。如果让我来猜……就算她真的在被这些想法所困扰,我猜她会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用你们的斯班克仪式自我惩戒的那种人。”

“不可能吧”听到赛琳娜的想法,艾瑞斯吃了一惊,“仪式也不能解决所有心理问题吧。她又不是犯了什么错,她只是伤心,失落而已。所以她需要的不是仪式,而是要一个人安慰而已啊!”

“……”似乎艾瑞斯的话使得精灵一愣神,盯着夜空呆了一会,才缓慢地回应道。“我猜,她是属于那种不管怎么失落,都一定不会这样消沉着入睡的人,一定会……嗯,可以说是有一种气势,自己激励自己奋起,将烦闷一扫而空。比如用仪式来…..活化自己的思维,重新从颓丧变回一种紧绷有韧性的状态。我不能很准确的表达,但就是这种感觉。”讲到这里她恢复了先前的语速,越来越流畅,因为她理清楚了一个,一直潜藏着,直到刚刚才被艾瑞斯推出水面清晰展露的想法:“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就像摔倒时,自己站起总没有被人扶起好。以往她都是一个人站起,但这次有我们在。或许我们确实应该回去一趟好好安慰她,让她大可放心地依赖我们。去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艾瑞斯点点头,“克里斯托教会我很多,也帮助我很多。现在大概是她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我们不能就这样不管不顾。于是两人回头向克里斯托的府邸走去,在依旧繁华的街道上步行了五分钟,两人再次回到了这里。和往常一样,开门的是还是那位年轻的女仆,但是今天她却面露难色。“真是抱歉,抱歉。我家大人她,她现在有些不方便接客。你们可以到会客室稍候,我这就去通报克里斯托大人!”“不必通报了,多谢!我们自己去找她就是了。”艾瑞斯叫住了女仆,她也不便再多说什么,只是把两人带到了会客室就匆匆离去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去她房间找她吗?”艾瑞斯问到。

看来我的猜测比较准确。”赛琳娜闭着眼倾听了一会,熟悉的声音清晰可辨,不由得往地下室入口扫了一眼,笑道,“……这间宅邸也不大,我们到她房间里等着吧。”克里斯托的宅邸的确不大,不然艾瑞斯也不需要搬到客栈住了。由于之前商谈对付吸血族时来过许多次,即使没有仆人指引两人也毫无障碍地进到熟悉的房间,再往里走就是卧室了。即使隔着两层地板,赛琳娜也能清楚地听出正在使用的工具种类,击打的节奏,还有含糊的哭叫声,持续了意料之外的长时间。起初精灵还很心疼,但渐渐地生气起来:明明有她们可以依赖,却宁可用这种痛苦的方法激励自己,真是…..要好好惩罚一番。

她克制着冲进地下室抓过工具严词指正一番,然后亲自动手这样的想法,坐下生闷气等着,直到地下室安静下来,好一会后,克里斯托扶着墙脸色发白地慢慢走进房间,惊讶地睁大泪水未干的双眼看着两位客人。“咦?……你们怎么…….”意识到发生什么的克里斯托拼命想要装出平时的镇静模样,但露出锁骨的宽松睡袍和不协调的动作是在没有几分威严,而且刚迈步就疼得变了脸色,随后一声惊呼被阴沉着脸上前的精灵一把拦腰抱起,大踏步走到床边坐下,被摆成趴在膝盖上的姿势。“药在哪里?”赛琳娜以仿佛自己才是宅邸主人的气势低声问。“在,在床头柜。”克里斯托都不敢看艾瑞斯的方向,似乎做坏事被发现的小孩子,整个过程乖乖地缩在精灵怀里任由摆布。

但在察觉睡袍下摆正被撩起往上拨的时候她吓得一激灵,左手手往屁股上挡去,因为动作过大而疼得眼泪汪汪地转头恳求着,“我,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自己来,自己……..”在精灵的瞪视下歼灭者少女自觉地移开手,把脸埋进枕头不敢说话了。只有从她发红的耳朵可以看出其主人在睡袍被掀起,和想象中一样布满横七竖八伤痕的红紫色屁股裸露在友人和后辈目光下时的窘迫和羞耻。赛琳娜接过艾瑞斯找出的药膏,涂抹在手上,往面前的两瓣肿胀臀肉上按去。“嘶!”少女从枕头底发出一声呼痛,但绷紧身体不敢挣扎的忍耐模样,让精灵一下子就心软了,动作温柔了很多。但也不能这样算了…….她边上药边想,很快少有的露出一个恶作剧的笑容,抬头对艾瑞斯提示道:“说点什么吧,艾瑞斯?”

“啊,抱歉”艾瑞斯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刚刚出门的时候看你有点不大高兴,本来想回来安慰你一下的,没想到…”

“……嗯。”歼灭者少女埋在枕头里,很久才闷闷地憋出回应。“…….我很好,没什么事的话请回吧。”

“唉”艾瑞斯叹了口气,“其实啊,我是了解你的,虽然这么说你可能不信,我是主动要求要来你这的。她们都说你是有名无实;和我一样,她们都说我是最弱见习,想来我们是同病相怜。我想证明自己,想必你也一样。我努力着,坚持着,一次次用仪式来磨砺自己,就是为了证明我其实很强。“我看到你,我就知道我们是一样的。你也想证明,你也努力着。可是现实总是不如意是吗?这不是你的错,所以这次请不要难过了。我会消灭她的,我会的!这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你,你给我教导和鼓励,现在我会帮你的,我一定会的!”

“……别逞能啦你这孩子。”听完这番话的歼灭者笑着抬起头,擦了一把眼泪,坚定有力地道:“要消灭她的是你的前辈们……不过你说得对,等到周年庆够那帮桀骜不驯的家伙来了,我们就打头阵。除此以外,不需要别的实力证明!”

“哦,那请您拭目以待”艾瑞斯轻声说。

又是标准的起床时间,掀开窗帘盯着尚未破晓的灰蒙蒙天空时精灵心想,真糟糕,今天是个阴天。晨风混合着林间的湿气给房间罩上了丝丝凉意,虽然对于一位游侠来说依旧心旷神怡,但一想到吸血族,就不由得对今天的天气感到闷闷不乐。但谁知道什么时候放晴呢?在下楼和艾瑞斯一同吃着客栈简易早餐时精灵心想,因为吃不来培根和香肠,她的选择不多,幸好有克里斯托特别关照下供应的蔬果。昨晚旁听这两个教会友人的交谈让精灵享受了一段难得而快乐的安宁,虽然自己没有插话,但决心是相似的—镇民们一定不肯多等,对她们而言,吸血族似乎只是个或许能被人数和护送的教会军人吓跑的模糊概念,只有极少数人做了认真的准备。那么……试试看,尽可能地保护她们吧。“……出发吧。”咽下最后一勺豆子,赛琳娜带好兜帽和披风,把一个小的铁砂袋子扎在腰间,提起包裹招呼道。

当两人来到南城门时,卫兵已经把几箱汐染提供的药剂般来了。现在天还蒙蒙亮,正是平时猎户出城的时间。远方街道已经可以隐约看见几个年轻猎人向这里赶来了。“请服用,这可以降低被吸血族攻击的风险”卫兵命令到,那几个猎户也都乐意,从他们表情来看,似乎不是很难喝。两人就站在旁边,看着渐渐聚集在卫兵处服用药剂的人群。艾瑞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昨天带头游行的那位少女。

“我不需要这个”少女摇头拒绝,不顾卫兵的劝阻准备直接出城门,“最好让那个吸血族找到我,让她尝尝我的箭!”“这位大姐姐,你好!”艾瑞斯叫住了她,“劝你最好要服用,要是你遇到吸血族的话,你用箭是不可能杀死她的,倒是你可能就要遭殃了呢!”“多谢提醒,叫我瑞秋就好了”瑞秋冲艾瑞斯笑了一下,随后再次拒绝了卫兵递过来的药剂,“还是不用了,多谢。死在吸血族手上我也心甘情愿。”“好吧,那请记住你说过的话”艾瑞斯点了点头,示意卫兵放行,“对了,我叫艾瑞斯,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待猎户已经全部服用药剂出了城门,艾瑞斯和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赛琳娜一同前往森林。

虽然护教军已经早已经在森林布置完毕,只有有一个地方发出警报,其余全部士兵都会收到通知,前来支援,猎户也可以提前撤离,但是那些士兵终究不是伊莎贝拉的对手,还是需要赛琳娜和艾瑞斯赶到才行。两人赶到森林后,决定分开行动,这样可以保证她们能覆盖到尽可能远的范围。虽然艾瑞斯不能保证独自面对吸血族的情况下能撑多久,但是坚持到赛琳娜赶来她还是有自信的。

“啊,好久没有可爱的猎物上门了呢!”伊莎贝拉在床上伸了个懒腰,随手点亮声旁的蜡烛,懒懒散散地掀开被子,露出她那光滑白皙而没有一丝瑕疵的皮肤,这多亏她这几天努力补充血液。上次勉强脱身之后,她足足用了半个血库的血才将将恢复成正常少女的模样。当然,回到现在的样子又花了不少血液。所以现在血库的亏空是难免的。她从地窖的小洞向上看去,“是个阴天啊,不错不错。一定要多抓些补充一下血库,要是有可爱的少女过来就好了,嘿嘿!”于是她转身穿上那件黑色短裙,然后披上一件可以遮盖全部身体的黑色斗篷就出门了。

“今天来了很多兵嘛,教会那边应该有警觉了。那教会的人就先不碰吧,再来一次我可遭不住!”伊莎贝拉想到。她继续向前行进,常年在森林捕食的她行走几乎不发出声音,就是最有经验的猎人也无法辨识她的方向。突然,一位少女的出现让她眼前一亮,猎人装扮的少女十分罕见,加上姣好的面容和精致的身材立刻勾起了伊莎贝拉的兴趣,她故意发出脚步声勾引少女的注意,想看她惊慌失措逃跑的样子,好慢慢享受猎杀的快感。可是少女听到脚步声后却没有一丝惊慌的模样,她立马张弓搭箭转身对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就是一箭。“勇气可佳啊小姑娘!“伊莎贝拉从阴影中现出身姿,肚子上还插着刚刚射出去的箭,“这样的话,给你一个告诉我名字的机会,小姑娘。”伊莎贝拉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看着明显有二十岁的少女叫着小姑娘,要是放平时她肯定笑出声,但是现在她看着眼前的比自己还矮一截的可爱女孩却丝毫笑不出来。可笑?惧怕?还是愤怒?少女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境来面对眼前吸血族,她只能下定决心和她决一死战,“你只要记住,是我瑞秋把你推向毁灭!”随后又是一箭射在伊莎贝拉的胸口。

“哈哈哈!”又中了一箭的伊莎贝拉狂笑着,露出和外表截然不同的神情,随手拨去身前的两只箭矢,透过被撕开的衣服可以明显的看到红色的血洞重新变成光洁的皮肤,“继续吧!使出你所有的本事吧!尽你所能来取悦我吧!如果你让我开心的话,我饶你不死!至少是今天不死!哈哈哈!”“自我修复吗?”瑞秋摸了摸身后竹筒里的箭矢,还有许多,“不知道还能修复多久。”说着又拔出几根箭攥在手里,飞快地一根根射出,开始伊莎贝拉却只是简单的避让,任凭胸口腹部四肢中箭,唯有射向头部的几只她侧头避过了。

随着竹筒内箭矢逐渐减少,伊莎贝拉衣服上的破洞也越来多,但是她却没有一丝进攻欲望,只是在等待瑞秋把招数耗尽。“这就没了?你只会射箭吗?”看着箭矢耗尽,手撑着膝盖喘着粗气的瑞秋,伊莎贝拉失望地摇了摇头,“我还以为你真有点本事呢,好了,现在该轮到我了吧!”伊莎贝拉随意地挥手,手指间射出两支血箭,向瑞秋大腿处飞去。突然有两道魔力从旁边射出,正好击在飞行的血箭上。两支血箭因此改变了方向,扎入瑞秋声旁的树木中,激起一片虫咛鸟叫。“是你啊,出来吧!”伊莎贝拉早就发现了有人靠近,所以一直小心提防着没有冒然攻击。这下也只是稍作试探,但是她还是仅凭这两道魔力就认出这是艾瑞斯。艾瑞斯提着刺剑护在身前,飞快地跑到瑞秋身前。“今天不行!教会的人已经在路上了,识相的话就快走吧!”“教会倒是无所谓,就是那个精灵可能有点棘手,那明天在抓猎物好了。”伊莎贝拉心里想,要是再被像上次那样万剑穿身她可能没有足够的血液让她脱逃了。“好,那你们好自为之!”说着就转身消失在森林之中。

“……可恨。”赛琳娜裹着披风的修长身躯如林间的幽魅一般无声无息地从艾瑞斯身后一棵大树的阴影下悄然飘出,手中的铁砂还未消散完全,发出轻柔的沙沙声。由于瑞秋没有服下药剂,她一直注意着这个方向,在察觉到吸血族出现时快速靠近的过程中已经刻意隐蔽,但对方的警觉性超乎预计。精灵帽檐间的锐利目光打量着躲过一劫的农家少女,确认她对魔法一窍不通。(“……在要保护人质的情况下,我会损失相当多的战斗效率,吸血族大可继续和我缠斗……但却选择了撤退,也就是说,我们确实在先前的战斗中消耗了对方的“储备资源”—继续保持警惕,不让她喘息,这样那群教区之鞭们就能不战而胜了。”)在林间的啾啾鸟鸣间倾听出对方并没有返回的意思后,她朝艾瑞斯竖了一个表示赞赏的大拇指,不过由于瑞秋在场,没有说话便转身迈步离去。

“你是叫瑞秋吧,知道她的厉害了吧!”艾瑞斯收起刺剑友好地把瑞秋扶起来,“所以说,那个药剂还是要喝啊!”“呼,多谢!她果然厉害!”瑞秋扶着声旁的树喘着粗气,“刚刚那位是?”“哦,她是个精灵啊,她可能不是很想和你们交流,但是这几天你们的安全是由我和她保障的。不过,你也清楚的,要是吸血族真的造成什么损失,还请你们不要过多责怪我们。”“这个我们都明白的,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瑞秋点点头。第二天,大家都争先恐后的前来卫兵处寻求药剂,因为他们听说只有没有喝药的瑞秋被攻击了。但是卫兵告知他们药剂只用喝一次,只给几个昨天没喝的猎户药剂。艾瑞斯和赛琳娜和往常一样在森林巡逻,但是今天回来的时候还是发现有人失踪了。

“……说起来只是降低吸血族兴趣的药,但我今天看来。好像被当成万能的护身药了。”大概过了一个月,回城后在宅邸里赛琳娜和克里斯托讨论道。每天她都有出城,每次都有在追踪吸血族,但对方似乎铁了心要躲着她。“如果你累倒了可就糟糕了”,一贯不注重健康问题的精灵游侠在克里斯托这样的施压下也被迫规律而均衡饮食起来,每餐都要定时到歼灭者宅邸处,还有其他各种身体保养。虽然不忍心拒绝好意,但赛琳娜不由得嘀咕,对人类而言健康是这么困难的吗?“倒不如说反而使得他们更大胆了,不服约束,深入森林,也不按时报到……抱歉啊克里斯托,我觉得人类大部分果然……还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你说得对。”歼灭者打包着赛琳娜明日的午餐包裹,无奈地表示同意。“话说回来……“一旁等待着的精灵目光落在对面房间好几捆应该是新送到,还没有拆开的文件堆。她第一周就看过类似大小和样式的文件,是每周送来的关于本周符拉迪沃失踪人口的详细调查,每一张对应一人,记载了日常生活,最后记录的活动等诸多信息,克里斯托说或许能从中得到关于吸血族的信息。“……不是吧,这周怎么这么多?”“啊,那些啊,我让档案馆的人帮忙把之前好几个月的都整理了一下,一起搬过来,有空时看的,并不单是这一周……赛琳娜想看的话随便看吧。”

克里斯托抬头顺着精灵看的方向瞥了一眼随口回答,继续埋头摆弄着饭菜。”嗯……“无事可做的精灵来到桌旁,漫不经心地扫视着,并没有拆开。虽说她了解人类书面语,但还没有精通到能从字里行间分析出情报的程度,所以也不会细看。不过,她粗略一扫后却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赛琳娜把疑惑压在心中没有问起,等克里斯托处理完饭盒后两人向往常一样到护教军总部旁观训练去了。一路上精灵也对自己的反应感到很奇怪,疑惑,自然是因为…..因为从厚度来看,这个月和之前比起来,失踪人数反而增加了,最可怕的答案当然是她们疏忽了,吸血族的袭击不知为何不减反增;至于为什么没有问起……大概是不想让克里斯托烦心?毕竟这个现象有很多解释,比如,这个月的人口盘查更严密了,因此调查出的人数增加了;又比如,吸血族近来为了补充血液,就连药剂也无法抑制住她攻击的欲望;又或者……药剂的使用方法不当,艾瑞斯是否漏听了什么?那个叫汐染的中立法师配药时有疏忽?但也不对……整个晚上她都心不在焉,啄磨着,最后只能归咎于自己的“直觉”。这些都不是不和克里斯托详细展开讨论的理由,相反地,她很肯定自己现在想要独立调查研究这件事最合宜,但这种判断从何而来却说不清楚。可能是自己太累了所以很难条分缕析,只能靠直觉行事了吧,在床上辗转入眠时赛琳娜心想。明天先去…..问问艾瑞斯当时得到药剂的情况好了……第二天早上她特意早起,听见艾瑞斯起床一段时间后到她的房间敲响了门。她先讲了昨晚的发现,然后郑重地问道:“艾瑞斯,你好好回忆一下,当时汐染给你药剂时有没有说过有可能导致药剂失效的情况?比如说保管条件,或者用法用量,或者别的什么?”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