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世界sp
本文为欧文温妮鸽原创
封面图片为FIREBALL666原创

艾瑞斯的故事 (continued)

当艾瑞斯再次醒来时,身上正盖了一层厚厚的羊毛毯,躺在简易但散发着药草清香的草席上。原本的白昼已经转为了不时传来虫鸣的黑夜,森林和深色夜空的分界线变得模糊不清,不过借着篝火的光芒还是能看清对面端坐在木箱上的,是一位外貌相当于人类少女时期的精灵。扎成一束的银灰色长发在月光下显出滋润的光泽,沾染其上的些许红褐色污渍多多少少减弱了眉宇间精灵常有的高傲出尘,但被她神色和举止中有如老练猎手般的野性苍莽感所弥补,融汇成一种别样的美感。察觉到见习游击者的动静,精灵少女只朝她投来一个讥讽的目光,继续低头抓着一把不知名样式的匕首,剔除着野菜野果的根须,然后把它们丢进火上悬挂起来,正冒着热雾和香气的一口大锅里。

如果是一般的冒险者,而不是艾瑞斯这样昏昏沉沉又欠缺经验的新人,大概早已发现一连串的异常。精灵从不会这样斩下树枝堆成一堆生火,以及使用由木头,铁钉和绳索支起的帐篷,这些都是人类冒险者的做法。此外她身上的也是这一带常见的冒险者装束,但不知为何有了不少破损,细看还能察觉手臂上缠的绷带和手指间处理过的擦伤,这些都是不久前有过战斗的证据。“你捡回了一条小命,斯班克教会的见习游击者。”不待艾瑞斯发问,精灵少女垂下长长的银色睫毛,低沉,缓慢而不客气地说道,显然并不怎么欢迎她,还在其昏迷的期间在她身上搜了个遍。她说的是艾克林登一带口音的人类标准语,并不怎么流畅:“如果你被什么野兽给叼走吃掉,这笔烂账多多少少会算在我头上,所以才救了你一回。这片森林有问题,你最好不要再来。饿了的话,这锅东西随便吃,请。”

艾瑞斯的身体仍然是虚弱无力,她稍稍活动了一下四肢,发现并没有被绑缚,她起身喝了一小口汤,汤也没有问题。这说明这位精灵对她没有什么恶意,虽说还不能确定法阵的主人,至少目标不是她就是了。“是你救了我?法阵是谁设的?吸血族在哪儿?”艾瑞斯吃了地抬起头,用她逐渐恢复力气的嘴巴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是我救的,法阵就是那个吸血族所设,我没找着她的藏身地。”精灵挑了挑眉毛,犹豫了一会不耐烦地回答道,把手边的野菜处理完,又往火堆里加了柴。“别再问了,明天我送你回符拉迪沃,不要再进入林地区域。”

作为见习游击者,艾瑞斯是不可能放任吸血族不管的。虽说如此,但是以这位精灵的态度来看,她是不可能再透露什么了。艾瑞斯决定先乖乖躺在床上,再根据情况行动。到了深夜,艾瑞斯发现自己的身体基本已经全部恢复。她知道如果让精灵明天就送她回去的话,自己要挨罚不说,继续追查吸血族的机会就要错过了,于是她决定自己进入森林寻找吸血族的踪迹。整理好衣物和装备,她悄悄离开了树屋。艾瑞斯使用了常用的照明法术,一颗发着白光的小球悬浮在空中,并跟随着她的行动。沿着精灵的脚印一路返回,回到了当初发现尸体的地方,艾瑞斯这次十分小心谨慎,她发现法阵和尸体都已经消失,只剩下泥土上尸体被拖行的痕迹。继续沿着痕迹走过去,发现痕迹尽头是一个新挖的土坑。表面的泥土还很湿润松动,明显是刚填上不久,显然尸体就埋在这里。就在艾瑞斯准备施动法术挖开土坑继续调查尸体时,她听到身后有树枝翻动声和明显时人类的脚步声。“谁!”她拔出佩剑向声音的方向喊道,本来在黑夜静谧的数量独自调查,她的神经已经紧绷,这次就更加让她紧张了。

“小姑娘,这么晚了还能找到这里,不知道时说你勇敢好呢,还是说你蠢好呢。”一个身材高挑,皮肤洁白的少女从森林中现出身来。她大约二十出头,身穿一件黑色斗篷,除了脸部之外,全声上下都被黑衣包裹,“能找到这里说明你还是不错的,要不我……”黑衣少女顿了一下,大概是注意到了艾瑞斯胸前的见习游击者徽章,她脸色一变,似乎变的有些愤怒,不善地说:“教会的人?那我会让你在死前好好享受的,待会不要求着我杀你哦!”说着她将斗篷的扣子一解,露出里面黑色的连衣短裙和她洁白的肌肤,然后二话不说掏出一柄短刀朝艾瑞斯砍去。

“当!”黑衣少女的短刀和艾瑞斯的佩剑向撞发出了响亮的打铁声,栖息在周围树上的鸟儿都扑棱棱地飞走了。黑衣少女挥刀速度非常快,艾瑞斯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而且那少女的力量正在一点点加大,艾瑞斯知道她是无法坚持多久的,她将魔力悄悄灌注在剑声上,用力朝少女刀身上一磕。虽然没有直接让刀脱手,但是艾瑞斯乘机对着少女用剑尖一刺。因为剑尖还尚有一小段距离,那名少女并没有防备,顿时胸口出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窟窿,血正源源不断地从窟窿里流出来。

“哦?有意思!”少女稍稍向后退了几步,似乎并没有受多大创伤。那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留出来的血也慢慢倒流回去,渐渐地只有衣服上留下的破洞和露出的雪白胸部可以证明刚刚那漂亮的一击了。“可惜啊,要是换做别的黑魔法师恐怕已经被你干掉了吧,可惜你遇到的是我,你这个小倒霉鬼”少女笑着说。

“这怎么可能?那要怎么杀死她?”艾瑞斯吃惊的看着这一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恍惚间,腿上已经被少女的短刀划开了一条口子。她的行动力立马大打折扣,被击败只在顷刻之间。

但是那少女并没有继续进攻,她手向艾瑞斯的伤口虚抓一下,伤口留下的血立马向少女飞去,消失在她的掌中。

艾瑞斯赶忙按住伤口想止血,但这只是徒劳,她感觉自己血正源源不断的流失。不一会儿就头晕目眩。她用剑拄着地想站起来,却没有力气。她再一次倒在地上。

等她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赤身裸体地被好几个法阵束缚在半空,双手被扭在背后。屁股被高高抬起,处在身体的最高处。双腿分开约一米,以一个45度的角度向下垂着。她的脸也被法阵抬起,平视着前方。她努力眨了眨眼睛,在逐渐适应黑暗后她发现自己面前的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工具,有教会经常使用的板子皮带和藤条,还有一些教会不用的,艾瑞斯不认识的工具。自己的衣服和装备也被扔在墙边。整个房间非常昏暗,只有几只蜡烛用来提供最基本的照明。

“年轻的游击者啊,你的身体真是诱人呢。”黑衣少女的声音从艾瑞斯身后响起,她用手抚摸艾瑞斯细嫩的小脚,然后慢慢向上移动,匀称有力的小腿,白皙紧实的大腿,粉嫩未经人事的私处,最后是圆润包含弹性的臀部。少女用手从下到上慢慢抚摸过艾瑞斯下体每一寸白嫩的肌肤,看着因为羞耻而微微颤抖,因为恐惧而闭上双眼的艾瑞斯,仿佛是在欣赏一件大师的杰作,“反正你已经是我的食物了,向你介绍一下自己也无妨。我叫伊莎贝拉,正如你所想,我是一名吸血族。那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好好享受你生命中最后的时光。当然,要是你主动求我杀死的话,我是会答应的。”

艾瑞斯张开了嘴,但是却只是发出了沙哑不能称之为语言的声音。“哦?先别急,在你享受完墙上的所有刑具之前,我是不会让你求死的。”说着,依然穿着胸前破了个洞的黑色短裙的伊莎贝拉慢慢走到了艾瑞斯面前的那面墙前,她挑拣着,自言自语道:“一开始就先用你们教会的工具好了。”她拿起一块上面布满布满符文的板子,让上面的十个符文全部亮起。然后走到艾瑞斯声旁,操动法阵将她的屁股移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然后举起板子在艾瑞斯眼前晃了晃:“这是你们教会最常用的板子,你应该非常熟悉吧。”随后将板子轻轻放在艾瑞斯的屁股上,稍稍用力向下压感受她屁股的弹性,“要开始了哦。”“啪啪啪…”伊莎贝拉的板子生猛而快速。亮着十个符文的板子如同暴雨落在艾瑞斯的屁股上,每一下带来的疼痛都足以让她痛哭,但是连续的板子却丝毫不给她喘息之机。

二十下板子不到十秒就打完了,艾瑞斯却仿佛已经从地狱走了一圈。由于符文的缘故,她的屁股只是微微泛红,但是她却感受到了之前一两百下所带来的痛感。随后的皮带和藤条也都是这样有力而快速的责打,让她苦不堪言。虽然每种只有二十下,换平常的二十下艾瑞斯都不会发出一点声音,但是这次的二十下却让她几乎处在崩溃的边缘。她的屁股已经有点红肿,还带着横七竖八的疼痛痕迹。显然根据这样的屁股是无法想象艾瑞斯的痛苦的。“这是一条软鞭,你们教会用来处罚异教徒用的,这可比藤条厉害多了,好好享受哦!”伊莎贝拉将一条半米长的软鞭举到艾瑞斯面前。不管艾瑞斯到底有没有看见便挥起了鞭子。又是急速而有力的二十下。每一下都撕扯着艾瑞斯的臀肉,在屁股上触目惊心的鞭痕面前,藤条痕迹温柔得就像小绵羊。

接下来学院用来打手心的戒尺,母亲用来惩戒幼女的发刷,甚至是用来驯马的散鞭,清理被子上灰尘的藤拍,都在艾瑞斯屁股上留下了令她难忘的二十下。每一种都让艾瑞斯仿佛身处地狱,但是由于法阵的缘故她的脑子越发清晰,对于痛觉的感受也越发真切。她的屁股已经到了破皮的边缘,似乎再挨一下血就会留下来。“现在你可以向我求饶了。我可以根据你的态度考虑一下还让不让你继续享受了。”说着伊莎贝拉解开了艾瑞斯嗓子里的封印。

艾瑞斯带着哭腔大声喊到:“我是不会放弃的!”虽然伊莎贝拉的责打她丝毫无法承受,但是她坚信只要坚持克里斯托是会来救她的。

“哦?还不屈服吗?我就喜欢你这种的,我也好尽尽性。”伊莎贝拉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奸笑,“不如这样,接下来我会从这八种工具中抽一种,你要先挨二十下,然后你要猜出这是什么工具,要是你猜对了,就换下一个,要是你猜错了,就加罚一百下。只要你猜对全部的八种工具,我就让你解脱。”

“我现在需要拖时间等待救援,所以不能猜对。但是我也不能不猜坏了她的性子,所以我要配合她,既要让她开心也要拖时间。”艾瑞斯考虑到。但是她每猜错一次就要多挨一百下作为处罚,她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只要她坚持不住甚至都不需要开口求死,只要说对八种自会被处死。而且如果她不认真去故意猜错的话,全部猜对也只是时间问题。所以艾瑞斯的处境已经是难上加难,她心中“痛苦坚持”和“放弃解脱”的博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倒向另一方。

“那开始吧,解脱的权力要自己争取哦?”伊莎贝拉的语气有一丝欢愉,看来她非常享受着一过程。她从原先用完放在一边的八种工具中挑了一样,然后架起治疗法阵,这不仅保证了艾瑞斯的屁股始终无法破皮流血,充足的氧气也会让她的头脑更加清晰。“先从简单的开始吧。”说着她便用力挥下手中的工具。在血液充足的情况下,吸血族拥有几乎无限的体力,所以这二十下力度和速度丝毫不减,打得她臀肉乱颤。由于治疗法阵的加持,伊莎贝拉再也无须考虑落点问题,所以这二十下几乎就是打在同一个地方,这让艾瑞斯更加苦不堪言。“想好了吗?这是什么?”

二十下打完,艾瑞斯再次痛苦流涕,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她喘了一会儿,回忆一下刚刚屁股上的感觉,这种工具感觉太疼了,她可不想再来一百下。她明显的感到这种工具是长条状的,那么只可能是藤条或者软鞭。软鞭她不是非常熟悉,但是藤条她挨过许多了,这二十下带来的痛感比她平时挨的藤条痛上许多,而且平时也没有像这次一样的鞭梢甩到侧面带来的疼痛。“这是软鞭。”艾瑞斯确定了答案。

“哈哈哈,错啦!这是藤条!希望你挨完一百下后再接再厉哦!”伊莎贝拉笑得像个孩子,虽然她经常抓路过的少女进来玩弄,但是她们要么屈服太早要么身体没有艾瑞斯般诱人。伊莎贝拉喜欢看着在艾瑞斯白嫩而富有弹性的屁股上留下一道道鞭痕,她喜欢看着艾瑞斯匀称却暗藏肌肉线条的双腿因为疼痛而不住颤抖,她喜欢听见原本沉默的艾瑞斯忍不住发出悦耳的悲鸣,她喜欢看着艾瑞斯清秀纯真的脸庞逐渐被泪水打湿,她还喜欢看着艾瑞斯美妙迷人的胴体流满香汗。“可惜啊,她是教会的人,不然我肯定留她下来慢慢享用。”虽然留她一命的想法十分强烈,但是对她的屁股却是丝毫没有放松。伊莎贝拉挥起藤条,慢慢照顾着她屁股的每一寸肌肤,这一百下她打的很慢,力度却大了许多。凶狠的藤条像锄头一样上上下下把艾瑞斯的屁股犁了几遍。痛感最强烈的表层皮肤被治疗法阵强行维持在最脆弱的状态,这层皮肤被翻来覆去地蹂躏着,让艾瑞斯的痛感始终处在巅峰状态,进入不了后面的麻木期。也许让她的屁股彻底破皮流血会让她更加好受些。可惜伊莎贝拉认为让屁股流血实在是影响后面的责打,也会影响屁股的美感,所以设置的治疗法阵其实一点不是为了艾瑞斯考虑。“下面一种,别忘了后面藤条还会来哦!”伊莎贝拉轻轻抚摸着艾瑞高高肿起的屁股,似乎在欣赏她的作品。然后她把藤条放在一边,又拿起了另外一件工具。让艾瑞斯稍稍休息片刻后,挥起工具又是快速的二十下。

这二十下艾瑞斯感受到了坚硬的质感,而且打在屁股上的面积很大,几乎能覆盖一大半的屁股。基本确定是板子了,艾瑞斯也不想再挨这种带符文的板子了,想到后面还有几种比较轻的,就说出了正确答案。得到回答正确的回复后,艾瑞斯看着伊莎贝拉把板子重新挂回墙上,她松了口气,她知道这板子是不会再使用了。接下来,皮带,戒尺,和藤拍都因为太痛了她不想再挨一百下而被艾瑞斯轻松猜对。现在只剩下发刷,散鞭,藤条和软鞭了。随后的二十下也十分明显,现在还是坚硬质感的只剩下发刷了。艾瑞斯想挨一百下比较轻的发刷来拖时间,可是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能说是板子了,但是要是猜成散鞭藤条或者软鞭的话,故意猜错的意思就太明显了。她开始后悔为什么当时要猜对那个板子了,真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啊!“发刷”艾瑞斯意识到自己只能通过挨一百藤条和一百软鞭来拖时间的时候,她内心有点动摇了,放弃的欲望从来没有如此强烈过。但是她还是不愿放弃最后一丝希望,就像在茫茫大海中漂泊的独木小舟,濒死的流浪者正用近最后一丝力气在等待远方的陆地。

伊莎贝拉当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当然和艾瑞斯料想的不同的是,伊莎贝拉反而希望艾瑞斯多托一点时间。蹂躏艾瑞斯的屁股,伊莎贝拉还远没有尽兴,她最好艾瑞斯永远猜不对,然后崩溃地哀求她杀死自己。在艾瑞斯又猜对了接下来的散鞭后,她奸笑着拿起了软鞭。

这二十下软鞭让艾瑞斯明显感受到了和之前藤条的不同,这种撕裂感是藤条无法比拟的,她仿佛感觉整片臀肉都要被鞭子撕碎。虽然明显感到这是软鞭,但是为了活下去她只能猜错。“藤条”说出这一声藤条就表明她即将要接受一百软鞭的严惩。艾瑞斯默默闭上了眼睛,她祈祷着快快有人前来救她。她不知道挨完这一百下之后还有多少个一百下,坚持完这一次之后还有多少次。这似乎是一个没有尽头的马拉松,只要倒下,便是死亡。沉重的鞭子并没有让艾瑞斯等待多久,带着风就挥了下来。鞭子如同狂风暴雨般撕扯着艾瑞斯的臀部。这种痛苦不断冲击着她的大脑,越来越剧烈,越来越使人发狂。她早已沙哑的嗓子不断嘶吼着,早已无力的四肢奋力挣扎着,都不能发泄分毫,挣脱一寸。她只能一下一下尽力忍受着,祈祷着这一百下快快结束,好让她稍微休息片刻,哪怕,就一分钟也好。

艾瑞斯越是痛苦,伊莎贝拉就越是兴奋,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尽兴过。一百下打完,伊莎贝拉稍等艾瑞斯平复呼吸,便再次举起软鞭,又是一轮新的二十下开始。

“藤条”艾瑞斯决定这是最后一次了,如果这一百下打完救援还不到她就彻底放弃了。在坚持下去,她不是死,就是要疯了。

“啪啪!”伊莎贝拉戏虐地用左手用力拍了两下艾瑞斯脆弱的屁股,她再一次露出孩子般的笑容:“哈哈哈,你又答错了!为了让你加深映像,就多罚一百藤条好了。一共一百软鞭,一百藤条,准备好了哦!”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