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大赛
本文为网友提供,原创未知,如您有好的作品,欢迎通过此页面投稿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格之罚·顶嘴与撒谎

火曜日星期二,小茹、冰儿、娜娜、超超,加上新入队不久的小英,五个脱去了外衣外裤的女孩子站在“土火屋”前瑟瑟发抖。开着暖气的房间一直是四季如春,显然这次她们发抖并不是因为寒冷,而是害怕。

说实话,她们这次周末的Spank风采展示比赛发挥还算正常,但是大家最后两周都由于偷懒和怕疼没有去做小周要求的每天的训练,隔壁班的小悦和小迎表现又实在太出色,女孩子们看她们比赛结束,不用等评分就知道输大了。最后出来结果果然如此。娜娜排在所有选手的中游;作为两个主力之一的小茹,排名还不如她;超超和小英勉强挤进了前四十,这对作为新人的小英来说已经不错了,对超超来说则不打符合她平日稳定的表现;只有冰儿排在第十七名,但实际上比起上次的第七名也比较逊色,而且她在比赛过程中耐力一项的分数非常低,这却恰恰是比赛之前小周要她多训练的。

前天比赛结束散场,女孩们惶恐地聚在小周身边,他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用很平静的声音说:“你们都累了吧,我们去这个城市最好的自助餐厅好好吃一顿吧,我请客。”大家一时愕然,然而小周已经拿起手机跟餐厅预约了。

璀璨的灯光,精致的餐具,悠扬的舞曲,加上琳琅而可口的各种美食,对于第一次到这种高级餐厅的女孩们来说无疑是十分有吸引力的。小周故意不和她们坐在一起,而是单独拿了餐具坐在另一边。不久之后,大家不再纠结之前的比赛,开始欢快地边吃边聊。

然而愉快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知不觉三个多小时已经过去了,小周慢慢地走过来:“大家,吃得开心吗了吗?”

“开心!可开心了!”小英顺口答道,然而当她意识到问话的是谁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呃,不是……”

小周的语气依然平和:“没事,今天我不责怪你们。”大家刚松一口气,却听到他说:“下一个火曜日,也就是后天,你们提前两个个小时去‘土火屋’。”话音落下,五张小脸上的轻松已然变成了惊恐。

小周看到大家的脸色似乎比较满意,又微笑着接下去说:“我们这次主要是总结比赛的问题,可能进行得比较晚,至少会比平时拖长一个小时。而且我得准备藤条和止血带,可能去得比你们晚,你们到那里先等着。”他的微笑让每个人心里发毛,从五点到十点,这可是长达五个小时的折磨啊。而且比起平日的木板竹板,藤条的威力实在非同小可。五个丫头中除了小英都在上次比赛失利挨罚的时候见识过它的威力,小英更是在刚进预科的时候由于犯错被藤条一下就抽哭了,后来训练也曾有一次被连续的十下藤条打得半天喘不过气来。更何况,小周曾经跟大家说过臀部被锐器划伤和挨打破皮的区别,被划伤只是忽然疼一下,类似于打屁股针,也不会很痛;然而被揍打得出血可就大不一样了。

……

“咔嚓”一声,门打开了,小周说是自己会晚来,但也就迟到了五分钟而已。他左手拿着止血的药,右手拿着藤条—不止一根。

“直入主题吧,说是总结,其实你们和我都知道,这次就是体罚。”小周加重了语气,“我再强调一遍,虽然平时和这次都是打屁股,但这回体罚,希望今天晚上你们随时记得这一点,如果你们记不住的话我也可以帮你们记住。”

“小周,可我们……”女孩子们商量好的策略是比赛成绩最好的冰儿来求情,能少挨打就少挨点。

“问得出这种话……看来你们是连反省都没有好好做吗?”小周的藤条轻轻抽在冰儿的脸颊上,并不怎么痛,“算了,这个账一会儿再算,不过你们之前的两三个星期都在干什么?”

“我们……我们是在按你的要求训练啊。”冰儿的话连她自己听上去都觉得很假。

啪。藤条不轻不重地又抽在她的左脸颊,留下一道红印,冰儿有些痛苦地捂着脸。小周的语调依然平和:“刚刚这一下在你脸上的印子,估计今晚走的时候就会消去了。的我们要不要来打一个赌,如果你们之前没有偷懒,我可以答应你们一个月之内不用来这里受训;如果你撒谎了,作为代价,我会在你脸上留下一道明天都能够被人看到的红印。怎么样,你答应吗?”冰儿吓得再也不敢说话了。

“我们来证明一下吧。”小周面向所有人,“弯下腰,手抓住脚踝,腿挺直。”这类似于腹背运动的动作是典型的SP姿势里面的0度姿势。大家照着做,小周拿起一根藤条走来走去,时不时用不大在某个人屁股上拍一下,被打到的人就会吓得一个激灵。大家渐渐听到,在所有人之中似乎小周打小茹的力气最重,她一直抿着嘴不说话,想来除了五个人里就她自己得比赛成绩跟预期差距最大,也还有其他的缘故吧。但是,大家毕竟之前的周末都在放松,好久没有好好练习了,身体支持不住,不到五分钟,娜娜,超超和小英就瘫倒在地上,小茹和冰儿勉力坚持,但也开始摇摇晃晃,脚下乱动,违反了这个姿势的要求,小周用藤条狠狠地打在她们的屁股上,两个女孩也顺势倒在地下,尽管是隔着一层内裤和一层秋裤,但两个女孩还是感觉到了不小的疼痛。

“嗯……三周之前训练的时候超超和小英的成绩是六分二十一秒和二十四秒,小茹是七分四十九,冰儿是九分八秒,成绩最差的娜娜也有五分五十四秒,怎么样,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接着又转向冰儿,用藤条托起她的脸蛋“那么之前我们的赌要不要打呢?”冰儿吓得用手拼死捂着脸,眼看就要哭了:“别,周,求求你,千万别打我的脸!”小周收起藤条:“好吧,毕竟你也没答应打这个赌,你的俏脸蛋儿今天晚上不会受什么苦了,不过屁股遭殃是肯定的。”

随后,正式的惩罚就开始了。“我们按照五分钟计算,原来成绩比五分钟多几秒就是几板子。”超超刚想求饶,小周瞪他一眼,“如果你们有什么不满意的话我可以换成藤条。”就没人再敢说话了。

失格之罚·孔板与坐罚

“娜娜,你先来,九十度姿势。”小周往床上一指。娜娜闻言赶紧走到刑床边,上半身趴下去,身体弯成一个直角的形状,小周故意往她身下加了两个抱枕,使得她不得不踮起脚尖。娜娜伏在抱枕上紧张地等着第一下板子打下来,她的身材相对丰满,趴在刑床上很是有型。

“怎么,忘了规矩了吗?说一遍。”小周用板子的一角轻轻地点了点娜娜的腰。娜娜赶紧说:“惩罚时应,上衣掀起漏出三分之一后背,脱去裤袜,内裤位于膝盖之下,按照教练要求摆好姿势。”背到这里她发现原来自己还穿着衬衫和秋裤,赶紧把秋裤脱掉,内裤退到膝盖下面,撩起上衣,上身趴在床上。她本来想把衣服少撩起一点,尽量掩住文胸后带,但是小周直接拿了一个小夹子把衣襟夹在了文胸后面的带子上,娜娜顿时羞得无地自容。

“别光顾着害羞了。”小周说着,手里带孔的板子已经带起一阵风砸下来。啪,啪,娜娜默默忍受着,小周似乎并没有用尽全力,但是板子也只是向后拉一百二十度左右之后打下来,并不是抡圆一圈那样蓄力,但是屁股上传来的是是踏踏实实的痛感,这种感觉并不是麻或者烫,而是实实在在的疼痛。而且娜娜发现板子落下的感觉有点硌,莫非一上来就是那可怕的孔板……不过毕竟娜娜只有五十四板,挨完这些还是不成问题的。最后十板的时候,娜娜忽然看到小周的板子高高举起,想来这是没有及时脱掉衣裤的额外惩罚了,她默默闭上眼睛等着,然而那一板却似乎迟迟不下来,正在她略一迟疑的时候,忽然屁股传来一阵脆响和剧烈的疼痛,一板接着一板。小周用了全身的力气在五秒钟之内连续打出十板,娜娜痛得一时喘不过气来,在床上趴了半分钟才擦擦眼泪退开去罚跪了。

娜娜刚要跪好,小周就命令道:“起来。”她只好又站起来。“作为五个女孩中的最后一名,让你罚站我可是不怎么忍心啊。”他说着把那个带孔的板子放到一张凳子上,“就这里,坐。”

娜娜知道这些小孔硌在屁股上实在不舒服,但又不敢违抗教练的命令,只好老老实实坐上去。她一开始不知道这惩罚的厉害,就像平常坐凳子一样那么一坐,被打得发红发烫的臀肉顿时嵌进板子上的十几个小孔之中,痛得她跳了起。

而小周丝毫不客气,一把把她按在凳子上,“啪啪啪啪……”抡圆巴掌大力责打了二十下。娜娜抽噎起来,其实这一点惩罚相比屁股上的疼痛,更多的在于乳房被按在板子的窟窿上的羞耻感。“只此一次,下次你再坐不住就把你按在这里,从之前刑床上攒下的开始,把所有累积的次数重新打一遍!”

娜娜再也不想忍受那种又痛又羞的感觉啦,只好抽噎着忍痛坐在板子上,可是板子的窟窿眼儿又深又硌,抵在屁股上实在太难受了,她只好不由自主地身子往下垂一些,把重量尽可能地分到双脚上去。

可这哪能瞒得了小周,他看着娜娜的样子说道:“把腿抬起来,你要是累了可以只用脚尖或者脚后跟点在地上休息一下,但脚掌不能着地!”娜娜只好踮着脚默默忍受这孔板的折磨。

接着,小周把两块差不多大小的板子递给了冰儿和小茹:“接下来,你们两个,冰儿负责惩罚超超,小茹负责惩罚小英,知道该怎么做吧。”小周从来不说废话,冰儿和小茹本来就背负着最多的惩罚,一会儿屁股可能要开花的,现在她们被命令动手打人,哪里还敢磨蹭,接过板子就去拉另外两个女孩。小英和超超也知道这一点,不敢再惹小周生气,顺从地脱掉衣裤趴在刑床上,做好了挨打前的准备。

小周到底还是照顾了小英作为新人的忍耐力,他递给冰儿的是和刚刚惩罚娜娜用的那个板子相同的一块有圆形孔眼儿的板子,而给小茹的是普通的平面板子。后者相比于前者毕竟“温和”些。

对两个非主力女队员的惩罚开始了,由于有了小周的警示,执板的两个姑娘丝毫不敢手下留情,甚至用出了比刚刚小周惩罚娜娜时还要猛的劲力。本来超超和小英的惩罚分别是八十一下和八十三下,仅仅是热身级别的惩罚,却硬生生地被行刑的女孩们打出了正式惩罚的效果。小英和超超都抽着鼻子,脸上挂着泪痕,特别是超超,她的玉臀在孔板的拍打下局部已经有了比较明显的肿胀。

幸好她们不是最后一名,体罚结束后,也到娜娜身边,但不用坐板子,而是普通的罚跪。和娜娜一样受到孔板责打的超超,也按照之前的规矩把多孔的板子放在膝盖下面跪上去。此时娜娜还在艰难地忍受着小孔边缘硌在臀肉上的疼痛和脚掌不能着地的痛苦。

过了五分钟,小周示意娜娜可以起来了,她皮肉离开孔板的时候又是疼得一阵尖叫。娜娜经过这轮惩罚,屁股已经被板子硌出好多个小圆形,一个个泛着白色,就如同肿起的水泡。而超超和小英的惩罚还要继续。

小茹和冰儿则惶恐地站在一旁,她们的惩罚次数分别达到了169下和248下,正不知小周会如何折磨自己。

小周忽然打开了门:“在惩罚你们两个之前我先要介绍今天的一位嘉宾。”

失格之罚·聪姐

“啊,小聪姐姐!呃……聪姐……”冰儿刚想和来人打招呼,但发现了对方脸上的怒色,顿时不敢再套近乎。

而其余四个女孩都惊愕无比。这个聪姐可不一般,大家都听说过她的一些传闻。据说她在本校学习和工作的成绩都十分优异,是毕业时的优秀毕业生代表,现在依然杰出;也有人说她是两年就是Spank大奖赛的冠军,在比赛中展现出了超强的柔韧性和忍耐力,还有人说她是上一级代表队的魔鬼教练,水平高超而对队员十分严苛……这个人到底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今天她来这里又是干什么呢?

但是,仔细看看,来人没有传说中的那样是一个御姐风的高冷学姐,相反,聪姐的个头可能比大家还矮一点儿,一身灰色格子休闲装套在细瘦的身材上十分得体,倒也显得比较成熟。她眉清目秀,眼睛大大的,略有怒色的样子看起来也很萌。其他四个女孩都觉得真人和传说的反差有些大,只有冰儿已经是一脸惶惑之色。

“我们早就邀请聪姐来这里帮忙特训,从今天开始她就是特邀教练了。聪姐比我们高两个年级,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前辈。我先告诉大家,关于聪姐的传说,什么优秀学生,什么冠军选手、魔鬼教练……基本都是真的。

聪姐的成绩你们应该在表扬榜上看过很多次了,那我就说说她在Spank风采展示大赛上的表现吧。”

可是聪姐由于优秀的表现,在初一就是被选作当时校代表队的主力,初二的时候已经是队长兼教练了,并且破格得到了当时临近暑假举行的初三组比赛的参赛名额,并且以出色的发挥夺得冠军。

一年之后,也就是去年,聪姐又在暑假前的初三组比赛成功卫冕。除此之外,不久前刚结束的高中一年级组中,她又是拿到了个人冠军和高中学校的团体优胜。也就是说,聪姐已经是三冠在手了,她也是目前是唯一一个有机会冲击中学组五冠王的选手。

除此之外,聪姐还是一个优秀的教练,她对人的体型和多种刑具的效果有很深的研究,并由此开发了一套特别的身材臀型与刑罚工具的搭配系统。”

女生们听了这些顿时瞪大了眼睛,用惊讶中带着崇拜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年纪好像比自己还小一点儿的女孩。

“噢,其实我也没那么厉害啦,只是经常运气好而已……—冰儿!你刚刚是不是顶嘴了?”聪姐迎着大家的目光微微一笑,然后把目光转向冰儿,轻轻地问道。

“我……没……聪姐……不……呃是的。”冰儿的小脑瓜飞快地转了一圈,她知道聪姐总是能识破自己的谎话,而且小周还在这里,这次是绝对不能胡来的,老老实实认打才是损失最小的选择。

“哦好吧,小茹、娜娜、超超、小英,你们几个过来,让冰儿躺着,把她按在床上。”聪姐竟然叫上了所有人的名字,显然她来之前就做好了足够的功课。小英却吓得瑟瑟发抖,又不敢抵抗,只好任由自己被女孩们摆布。

“小英,我对你这次比赛的表现不是很满意……”

“小聪姐姐……”

冰儿与聪姐早就相识,而且是关系很好的姐妹。在五个女孩子中,只有她敢称小聪为“小聪姐姐”,而其他人出于对她以往优秀成绩的仰慕和“萝莉夜叉”称号的害怕,只敢用“聪姐”这种敬畏性的称呼。冰儿与小聪除了志趣爱好相投之外,在Spank方面也有着共同的兴趣,只不过冰儿没有聪姐那样的耐受能力,以往进行的基本都是一些轻度的实践。

“而且你还撒谎顶嘴。”聪姐说着轻轻脱掉格子外衣,活动了一下手臂。她在外套里面竟然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衫。

小周用很平淡的语气说道:“你们可以试试摸一下聪姐的左右胳膊,这样就能对她以后的出手有更多了解。冰儿估计就不用了吧。”小茹大着胆子,先左右试了一下。她的脸变得很惊讶,接着又迅速转为惊恐。

聪姐左手手臂皮肤白皙,摸上去也只觉得是软软的皮肉,就像这些女孩的双手一样;而右臂虽然看上去也很细瘦,但是伸手一摸才感觉到细皮嫩肉下坚韧的二头肌!这可是一条练过乒乓球和羽毛球,揍过无数次屁股的看似柔弱实则强壮的手臂!

失格之罚·莲心劫

“小周,我就先叨扰了,现在我对冰儿的惩罚是我给她的,你给女孩子们计划的那些还是要按原样来。”

小周点点头:“不过学姐也别太狠啊,要不然我就不好办了。”

“这个嘛,不使劲打屁股总行了吧。”聪姐说着,右手已经拎起一块细长的板子。

她把脸贴到冰儿旁边,轻声问道:“先罚你对小周说谎顶嘴。怎么样,要堵嘴吗?”冰儿默默地点点头,聪姐随即拿出一块干净的手帕,润湿之后塞到冰儿嘴里。其余四个女孩已经见识了聪姐的臂力,现在又见受罚的冰儿主动同意堵嘴,哪还敢多说一句话,看来这次聪姐的惩罚一定是非常严厉的。

聪姐让女孩们压住冰儿的大腿和小腿,同时撤掉了刑床前面的半截,这样冰儿的上半身就没有了倚靠,只能靠胳膊的力量抓住后半截刑床撑着身体。如此一来也就不用考虑束缚手臂的问题了,而且头朝上的冰儿也不可能单靠嘴巴的力量把手帕吐出来。四个女孩均想聪姐果然是在体罚别人方面有着很深的理解。接下来她要如何惩罚冰儿呢?

说来就来了,聪姐把冰儿的双腿伸直靠在一起,开始用板子一左一右地抽打她的脚心。

前面几下,冰儿还能保持不动,但是十下之后,身子就已经开始上下摆动,但是腿部已经被四个女孩紧紧扣住,动弹不得;上半身随着板子的挥舞来回甩动,却也不可能缓解足心的疼痛;嘴还被堵着,想要把疼痛发泄出来也无门,只能低低地啜泣。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