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惩戒所
本文为Genecro原创投稿,如您有好的作品,欢迎通过此页面投稿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昏昏沉沉的少女

西伯利亚一位心理学家在2004年的时候研究出用棍子打屁股的方法来帮助瘾君子们戒除毒瘾。他表示,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成功帮助1000多名患者解除痛苦,其中有毒瘾患者,也有嗜酒成瘾、工作成瘾以及有性瘾的患者。这位心理学家表示,鞭打之所以能够对瘾君子们有效是因为鞭打产生的疼痛能够使身体在血液中释放脑啡肽。该物质是体内产生的一种有镇痛作用的荷尔蒙。因瘾君子体内该物质早已耗尽,才会难以忍受毒瘾带来的痛苦。此法被论证有效,并推广至俄罗斯境内的一些心理研究所和戒毒所使用。

叶笙,现用名莉莉娅,一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正在列宾美术学院学习绘画,这位来自东方的少女极具绘画天赋和艺术鉴赏能力,而其性格文静,与俄罗斯开放热情的姑娘相比更适合潜心学术,因此她深受学院中教授们的喜爱。但是近日的莉莉娅小姐似乎有点心不在焉,她总是在课堂上昏昏欲睡。

“莉莉娅,来说说这幅画表达了些什么。”

“唔,嗯…这幅画里有嗯…莲花,还有…池塘,色彩比较…”

“好啦亲爱的莉莉娅,别在我的课上神游了,这样大家都会难办的,坐下吧。”

课堂里传来一阵嬉笑声,莉莉娅脸色微红的坐了下来,安娜教授并没有太过计较,而是分析起了这幅《睡莲》。莉莉娅忐忑的等到了下课,跟随安娜教授出门并向她道歉,安娜教授倒是随和表示大学生总有走神的时候,但是最近发现莉莉娅好几次上课这种状态,她对莉莉娅期末考试表示担忧并建议她好好调整。莉莉娅刚走出办公室,等在外面的舍友贝拉就紧紧地贴了上来。

“我可爱的东方才女,安娜教授是不是批评你了,别难过嘛,她不会为难你的,来我带你去吃饭,晚上去酒吧放松一下,你就是太紧绷了才会上课睡着。“

“唔,贝拉别闹了,我今天不和你去酒吧了,我可能最近睡得太少,我今天晚上得好好睡觉。“

莉莉娅轻轻的推开了贝拉,这位金发碧眼的欧洲姑娘有点夸张的摆出失望的表情,而后说道“好可惜啊,不过你说的也对,你好好休息,姐姐我晚上可就不回来~“

两人告别后,莉莉娅独自回到居住的小屋,锁上门后她开始整理今天鉴赏课的内容,完成这部分工作后她感到有点无聊,于是她趁着这宝贵的独处时光躺在床上,打开了一部lupus的视频,看着视频里的女孩子被脱光衣服,捆上刑架,藤条在可怜的女孩子的屁股烙下一条条暗红色的鞭痕,莉莉娅的小裤裤也滑到了腿上,剧中女孩子因为屁股变成紫色而难以忍受大哭不止时,莉莉娅的床单也湿了一大片。少女关掉了视频,在床上喘息了半晌才用纸巾缓缓地擦去了水痕,然后去冲了个澡。回来躺在床上的少女,思绪飘回了她的初中时代。

叶笙出生在一个条件优渥的家庭,父亲是证券公司的副总,拥有CFA证书,母亲是大学的法学教授。两位高知父母除了为她提供了衣食无忧的条件,也为她提供了宽松放养的家庭环境。两位知识分子视体罚为洪水猛兽,偏巧叶笙又是一个很乖的学生,自然连句重话都很少听到。她经常听闺蜜哭诉考试成绩不好被打的坐不了凳子,她总是感觉自己听到这种故事有点异样的情愫。叶笙小姐曾半开玩笑的问母亲,如果哪天考的很差会不会被打屁股,母亲故作严肃的恐吓到时候保证打得她看到沙发都发怵。可是实际上她真的考不好了,母亲却只是轻声细语的安抚她,并给出一些建议。讨打无果的小女孩只好在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拿鞋拔子敲击自己的屁股,当屁股变成好看的红色时,她的两腿间也微微湿润。她开始刻意关注和打屁股有关的东西,进入了sp圈。

回忆着叶笙故事的莉莉娅渐渐的入睡了,不出意外,第二天她又是昏昏沉沉的上课。期末考试如期而至,莉莉娅取得了一个中等偏上的成绩,但是她明白这个成绩并不能让她满意。但是她确实无法戒除sp视频和文章给她带来的快乐。失落感和特殊的瘾交织,使她漫无目的的搜索浏览网页,突然映入眼帘的一行标题像一记重锤敲在了她的心上—圣彼得堡叶卡捷琳娜心理研究所,用打屁股的方法戒除成瘾。她快速翻找了这个研究所的资料,当得知其正规性,以及与戒毒中心长期合作,且对私人预约开放。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联系一下。她发出了邮件,表明自己最近喜好看色情视频并且有性瘾。希望能预约一下心理咨询。邮件当晚就被回复,研究所的工作人员表示她可以在明天下午来研究所面谈。并发来地址。

打屁股的研究所?!

次日,莉莉娅打车来到叶卡捷琳娜研究所,这是一座建在波罗的海海滨的一个研究所,传统的塔式建筑显现出古朴的气息,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她见接诊她的医生。这是一位身着白大褂,有着蓝灰色瞳孔,栗色长发而身材修长的年轻斯拉夫女子,她身上温婉的气质让莉莉娅很难将她与俄罗斯女子联系起来。

“你好,我叫阿芙罗拉·安德烈耶夫娜·伊万诺娃,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心理学博士,你可以叫我阿芙罗拉博士。现在来为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呃,你好,我叫莉莉娅,列宾美术学院的学生,是这样的,我最近呃…比较迷恋观看色情视频,并且…夹被子,这种行为造成我精神不济,学业受影响。我想能不能通过这里戒除一下我的瘾症。“

“嗯嗯,原来如此,请问你看的是哪种视频?“

“呃,就是最常规的那种“莉莉娅撒了个小谎。

“好的,这样,对你这种情况,我认为并不是很严重,我将为你提供基础的四次打屁股行为,这个疗程大概会花掉你一个月左右,呐,你看看这个条款可以接受吗。

阿芙罗拉让助手拿来合同,莉莉娅仔细浏览了下条款,大概是一些体罚相关免责,以及打屁股治疗过程攻击工作人员的处罚等,莉莉娅没怎么思考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阿芙罗拉建议她回住处带好行李,明天入住。

在送莉莉娅出门时,阿芙罗拉应莉莉娅要求陪她逛了一下,这是一个漂亮的研究所,有大片的草地,随时可以眺望波罗的海。直到绕到刚刚的建筑的后边。这里有同样风格的塔式建筑,但四周的铁丝网充满了违和感,她走近铁丝网,听到了她十分熟悉的声音,击打声,女孩子哭喊求绕的声音,这声音让她迅速脸色潮红。阿芙罗拉解释道:“这是负责辅助戒毒中心工作的研究所部分,所以看管严密,这会儿在用我们的治疗方法戒断吸毒者的毒瘾。因为不是对外服务,隔音并不完备,你未来住的研究所主建筑隔音设施非常好,大可放心。”莉莉娅还是脸色红润,拉着阿芙罗拉离开了这栋楼,阿芙罗拉只当这位东方少女太过羞涩,也没说什么,送她走出来研究所。

回到住处收拾行李的莉莉娅还未想清楚自己究竟是想戒瘾还是纯粹的想体验spank。她虽然有diy过,但是内敛而胆小的她不敢去约实践,现在有了合适的借口…她放空大脑,不再去想这件事情。第二天一早她入住了研究所,阿芙罗拉亲自下厨做了一些俄罗斯菜招待她,餐桌上阿芙罗拉倒是迅速获得了莉莉娅的好感,毕竟做菜好吃是个本事。下午阿芙罗拉要求莉莉娅上好厕所,下午有全身体检,以确保莉莉娅没有疾病和伤痕,可以接受“毒打”,在检查隐私部位时,莉莉娅十分抗拒,被阿芙罗拉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后她老实了,不情不愿的任由窥镜在体内查看。结果是完全适合接受治疗。

初惩·收效甚微皮带

当晚,吃完晚饭,阿芙罗拉带着莉莉娅在海边散步一会儿,就带她去了惩罚室。两位助手已经布置好了惩罚所需的东西,阿芙罗拉点头示意两人出去,便开始在桌上写了些什么。莉莉娅开始观察这个房间,一张写字桌,天花板上布满明亮而不刺眼的灯光,一侧墙壁挂着一排治疗工具—正是她在视频里看到的工具,大小不一的板子,厚薄不同皮带,粗细不同的藤条,以及单只的桦树条和成捆的桦树条。她预计要挨打的地方应该是这张带有拘束具的大床,上面放了好几个枕头。莉莉娅已经开始幻想了,她感觉自己有了点反应。

“不要东张西望了莉莉娅小姐,把裤子脱掉趴到床上。”阿芙罗拉处理好了手头的事情,半命令的指示莉莉娅。莉莉娅脱掉了外裤,当要脱下内裤时,她显得犹犹豫豫下不了手。于是阿芙罗拉说到:“第一次挨打害羞也正常,你穿着内裤吧,效果不会有很大偏差。今天打40厚皮带。”说完,她一把拉过少女,熟练地把她推到床上,并往少女的小腹下塞了两个枕头,然后把她的手脚捆在四个床脚位置。

“啪”“啊,嗯”

突如其来的打击预示着治疗开始,莉莉娅没有准备惊叫出声,不过很快就闭嘴了。

“啪,啪,啪,啪”

连续而有规律的责打让莉莉娅的呼吸逐渐沉重了起来,她发现仅仅这几下就比她diy打上百下都疼,随着皮带有规律的间断,落下,她开始发出闷哼,并小幅度的扭动了起来。

“嗖啪”这一击格外重。

“不要乱动,莉莉娅。”

“对不起,啊,轻点.”

阿芙罗拉不光是责打少女的屁股,还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斥责少女性瘾的行为,随着皮带越落越多,少女的屁股透过白色内裤显示出大红色,而大腿根部受到了照顾,也展现出好看的红色,少女觉得自己的腿间又湿了,她开始小声呻吟。皮带约莫打了20几下,少女已经忍受不住开始哼哼了,并且扭动幅度又大了起来。

啪“嗯!!疼,博士你轻点,我好疼啊。”莉莉娅开始求饶。

但是皮带没有减轻,反而一下重过一下,莉莉娅也并没有像她所欣赏的视频一样大喊大叫,一直小声哼哼着求饶着挨完了皮带。这时的她就像刚出锅一样,全身湿透了,上衣t恤粘在了身上,而被湿透的内裤勾勒出一个肿大屁股,隐隐透出紫红色,受了几下责打的腿根也有点泛紫。

“博士你怎么手这么重,疼死了,打屁股真难忍受。”

“为了治疗效果只能如此,我得给你上点药,啊对了,你不好意思脱裤子,那你有带丁字裤吗。”阿芙罗拉一边为少女松绑一边询问道。

“带了,我去换,呀!疼。”

莉莉娅想要自己走路,但是屁股和大腿的疼痛险些让她摔倒,阿芙罗拉连忙上前搀扶着她走回了居住处。

“你自己换内裤,我去拿药。”

说完阿芙罗拉就出门了,莉莉娅赶紧脱下了湿透的内裤和衣服,并且用纸巾擦掉了腿间的晶莹。当阿芙罗拉回来的时候,莉莉娅已经换好了上衣和丁字裤趴床上等着她了。阿芙罗拉手法轻柔的上着药,还是引来莉莉娅阵阵小声呼痛。

“其实你在挨打的时候不必压抑自己,莉莉娅,喊出来更有利于治疗的进行,达到更好的对抗瘾症效果。今天就到这里了,明天早上我再来看你,哦对了,不要让你的小屁股碰水。晚安”

“晚安”

关灯之后,莉莉娅无法入眠,她抚摸着自己肿胀的屁股,双腿夹紧被子,不一会儿就愉悦了起来,这次她甚至不需要看视频,她对阿芙罗拉博士有一点负罪感,她骗了她,但是屁股上的疼痛带来的快乐让她不再思考别的事情。

次日8点半,阿芙罗拉来到莉莉娅房间门口,她敲了敲门,没有反应,于是她推门进去,眼前一幕震惊了她,被子上有一大片水印痕迹,她当然明白这是什么,但是从事这方面工作几年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治疗完几个小时有效都没有的情况。稍微有点气恼地她隔着被子拍了一下莉莉娅的屁股,成功让少女直接从梦中醒来。

“莉莉娅,看来治疗效果有限呢。昨晚你又看色情片了吗。“

“啊,对不起博士,我确实忍不住“

“像你这样屁股还很疼都没有忍住的案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看来得做个新方案了。”阿芙罗拉面色不善。

“唔唔…可能是“治疗”力度不够,要不下次换成捆的桦树条吧。”

“嗯,那个得脱掉内裤才行,你能接受吗”

“没问题,博士我会配合治疗的”

“唉,先养伤吧,哦对了,得测下体温,有的人挨打了之后会发烧。”

说罢博士掀开被子,空间下半身光溜溜的少女,想了想,把水银体温计拿上,掰开了少女的屁股

“啊博士你要干嘛,我不是小孩子。”

“这个最准确,忍一下。”

随着体温计进入身体,莉莉娅被强大的羞耻感笼罩,脸色红的好像煮熟的虾子,五分钟后阿芙罗拉拔出并看了看体温表,37.1℃,床上的莉莉娅一直捂着脸,然后她被无情的要求穿好衣服出去吃饭。

“博士,桦树条打人疼吗”

“嗯,应该相当疼,上个月有个严重酗酒的小姑娘,来挨了第一顿就哭到崩溃,然后消毒用的酒精,这之后观察一个星期她再也没有碰过酒,后面只用单根的打了不多数量她就戒酒了。”

“我突然不想体验了”

“不行,轻的治疗对你没有用。”

饭后阿芙罗拉去撰写本次治疗报告,而莉莉娅在研究所的草坪逛了一圈,路过戒毒区,又听到隐约的哭喊声,这次她并不像上次那样失措,甚至有点羡慕戒毒区的人能每天挨打。

难以忍受的桦树条

十九岁的躯体恢复能力总是强大的,在这顿不轻的皮带打后第三天,莉莉娅的屁股已经消肿,只剩下颜色依然令人害怕,阿芙罗拉并不想让她闷在研究所里发霉,于是第四天一早,阿芙罗拉又摸进了莉莉娅的住处,一巴掌叫醒了梦中的少女。

“….!唔,你干嘛,我还疼呢你就不能换个温和点的叫床服务吗。”

“我看你好的差不多了,别睡了小懒虫,带你去海边逛逛,顺便找点好吃的。”

“嗯…不想出门想睡觉。”

“你待在房间里只会加重“病情”,还是和我出去走走吧,免得又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换个衣服。”

莉莉娅洗漱完毕并挑了一条连衣裙,此时阿芙罗拉也换好了衣服,她把头发扎了起来,一身运动服装显得十分干练,莉莉娅不由得感叹白大褂破坏美感,还是日常服装好看。两人慢悠悠的沿着波罗的海沿岸闲逛。阿芙罗拉拉着莉莉娅驻足在一家卖布林饼的小店前。

“你好,要两份布林饼,加酸奶油和浆果。”

店主熟练度做好了两份布林饼,递给阿芙罗拉和莉莉娅。

“尝一下吧,这家做的很好吃的。”

“我来圣彼得堡一年多还没有吃过这个,好像可丽饼啊”

莉莉娅十分满意这布林饼的味道,两人边吃边欣赏波罗的海美妙的风景,夏季的圣彼得堡只有不到20度,海风吹来阵阵凉意,两人就沿着海岸线边聊边走,莉莉娅给阿芙罗拉讲起了自己的家庭和学习经历,阿芙罗拉不由得有点好奇,按说这种宽松家庭顺利学习长大的孩子不会有任何心理疾病,为什么会性成瘾,但是她也不过就是好奇了一瞬间,便又开始享受波罗的海清晨的时光。

二人回到研究所已是中午,下午阿芙罗拉要带研究生去戒毒区做点“本职工作”,而莉莉娅则是又在住处打开一部sp视频表演了传统节目,这次时间充裕,如果不是阿芙罗拉叫她吃晚饭时看见了垃圾桶里满满的纸巾,那阿芙罗拉可能并不会知道这位少女又犯病了。

“….你真的瘾很大呢。”

“呃..嗯,忍不住嘛博士,要不我来心理研究所干什么。”

“唉,估计你伤也快好了,下个星期一我进行第二次治疗吧。”

下星期一,那也就是两天后,周末阿芙罗拉不允许莉莉娅呆在住处,于是莉莉娅背着画板去波罗的海边写生,在周日回来时,画作已经完成了两幅,莉莉娅将自己的大作展示给阿芙罗拉,顺便拍了照发给贝拉炫耀了一番。当晚阿芙罗拉提前把桦树条泡在水里,并嘱咐莉莉娅洗澡然后好好休息。

星期一如约而至,在不情不愿的又被检查了一次后,阿芙罗拉直接没收了莉莉娅的内裤,只给她穿上了上衣,莉莉娅有些羞赧的跟随阿芙罗拉进入了治疗室,这次阿芙罗拉在莉莉娅的腰部增加了固定皮带,并且多塞了一个枕头在莉莉娅的小腹下,将她垫的更高了起来。做完这些后阿芙罗拉仔细用酒精擦了一遍莉莉娅恢复的很好的白嫩小屁股,然后从水桶抽出桦树条捆,在空中甩了甩,发出的咻咻声让莉莉娅屁股一紧。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