售楼小姐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售楼小姐 8》的后记
本文为《售楼小姐 10》的前篇

三十七、决战之前

送走徐蕊后,周永华马上发短信给劳建。

“大哥,如已按小弟建议买入锦华地产的股票,未来几天将是出货良机,顺便请转告傅处长及冯坤兄弟。”

发完后,劳建又拨通了一个电话。

“三哥,事情办得怎么样?”

“人已经被我安排下去了,一旦出现周先生设想的情形,保准让他逃不掉。”

“多谢三哥了。”

刚放下这个电话,突然周永华的电话铃响,一看竟然是王一然。

“是一然啊?怎么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永华哥,我是想告诉你一个消息,万汉章方才又被锦华地产的人接走了,我现在正假装考他的博士,他让我给他当秘书,处理一些日常事务,因此他的行程我都了如指掌。永华哥,你说他会不会建议在这几天,让苏谨把锦华的优质资产全部转移呢?”

“一然,你说的我已经想到了,而且除此之外,姚冰那个家伙必然会建议苏谨以董事会的名义增加创设一批认沽权证,故意把行权价定得很高,到时让锦华被权证持有人的债务清偿诉讼拖垮。”

“可是创设权证是要股东会批准的,董事会无权决定啊?”

“法律规定如此,但是他们如果创设了,投资者作为善意第三人,锦华还是要承担责任的,虽然有对苏谨等人的追偿权,但那时他没准把所有资产都转移到国外了。”

“永华哥,那你说该怎么办?”

“夜长梦多,必须尽快召开股东大会,剥夺这一届以苏谨为首的董事会的权力。”

“三天后不是就要召开了吗?”

“这三天才是关键,我已经安排人24小时跟踪财务总监英娜和公关总监姜楠的行踪,如果发现她们有异常行动,立即下手。”

“永华哥,你真厉害,我真佩服你,一个人和这么强大的恶势力斗争。”

“没什么,都是被社会逼迫的,你真的要考万老狗的博士?我入主后,会把锦华改造成以投资咨询为主营业务的公司,要不要来帮帮我?”

“谢谢永华哥了,我觉得投资还是作为我的业余爱好比较好,我其实挺适合做学问的。”

“可是你跟着万老狗做学问?”

“我只是借机接近他而已,我爸爸给我联系了外地一所名校的导师,我是要考他的博士。”

“那也很好啊,以后你就是王博士了。”

“永华哥,其实我想说……”王一然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没、没什么,永华哥,祝你顺利成为锦华地产的主人。”

“谢谢一然妹子。”

锦华名仕会馆,苏谨召集了程十发、万汉章、庄一凡、英娜、姜楠、龚萍、姚冰等人正在紧锣密鼓地商量对策。

只听苏谨对姚冰道:“姚总监,你的主意倒是不错,以董事会的名义创设1000万认沽权证,8块钱行权,借机把锦华账上的钱都拿去用作创设费用,借机掏空锦华,然后把烂摊子扔给周永华,可这前提是锦华已经不属于我苏某,如果股东大会上,我还是锦华的主人,岂不是作茧自缚吗?”

“我说的是迫不得已的办法,如果能在股东大会上把周永华踢出去当然好,可是万一不行,我们岂不是很被动?”姚冰道。

“程市长,不知道我给你那些暗股,你都记在谁的名下?三天后你可得安排给我投票啊。”

“放心,老苏,都在龚萍名下呢,到时候只要是姓周的提议的,龚萍都会投反对票的。”龚萍在一旁也点头示意,苏谨大可放心。

“至于转移资产一事,万老师有什么高见?”苏谨问万汉章。

“老朽以为不妥,一来这种行为在法律上被认为无效,二来通过与这周永华的几番较量,老朽觉得此人绝非等闲之辈,为了这次收购,势必煞费苦心,区区雕虫小技,岂能难得住他,莫不如在股东大会上做最后一博,这三天,苏总可在公开市场上继续买入锦华的股票,如果不行,把锦华给他也未尝不可,苏总的钱又不是光压在锦华地产上,有些时候必须要以退为进。”

“还是万老师深谋远虑啊,跟苏某想到一块儿了,我明日就划转3000万资金,收购锦华的股票,也仅此而已,不再做过多的投入,如果真的不行,就暂时撤出锦华,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庄一凡道:“苏总这样想就对了,我已经安排了傅杰去调查周永华内幕交易的事情,本来想让她以调查为名把周永华带走羁押,可是这娘们儿非说证据不足,真是气死我了。”

苏谨笑道:“兄弟,我早就看出来了,傅杰那个娘们儿和兄弟根本就不是一条心。”

庄一凡道:“我迟早要找个机会修理修理这个娘们儿!”

“噢,那我也参与一下怎么样?”程十发奸笑道。

“可以啊,大家一起找乐嘛,哈哈哈!”庄一凡笑道。

经过一番讨论过后,苏谨安排英娜去把公司剩下的钱整理成册,原封不动地放好,如果董事会更迭的话,如数移交,别让姓周的看不起自己,然后让姜楠准备一份发言稿,作为对锦华员工的临别赠言,随后众人各自散去。

回家后,苏谨发现徐蕊一个人在客厅里等候自己多时了。

“你怎么回来了?”苏谨问。

“我只想和你谈一件事。”

“离婚?可以啊,我明天就去委托律师,你开个价吧。”

“我只要你一个条件。”

“说吧。”

“辞去董事长的职务,离开锦华。”

“不用我辞职,也快要被人赶走了。”

“正是不希望你被赶走,所以希望你辞职。”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们之间的夫妻关系已经名存实亡,你也没给我填个一男半女的,我苏某不觉得亏欠你什么?500万,外加一套别墅,怎么样?”

“苏谨,你怎么还不醒悟?刚开始接触你的时候,我觉得你这个人虽然是老板,但是待员工很慷慨,也很讲义气,虽然有些事情稀里糊涂,但做大事时还是挺明白的。可是你为何色欲熏心,把英娜和姜楠那样的女人安排在公司的重要岗位上自毁江山?说实话,你在外面乱搞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也知道我没给你生孩子,你看不起我,我更知道你出身比我高贵,是官宦子弟,我不可能要你一辈子对我始终如一。但你几次三番无视我的存在,让英娜和姜楠在我面前,做那种事情,你在心里有尊重过我的感受吗?”说到这里,徐蕊已经泣不成声。

苏谨冷笑道:“徐蕊,你既然这么明白,就应该知道,我们两个本不是一路人,要么你适应我,要么你离开我!”

“好!苏谨,我们夫妻从此恩断义绝!”

随后的几天,3314锦华地产的股票连续涨停,苏谨的三千万资金消耗殆尽,但周永华、林存友、方保祥却按兵不动,只有部分散户卖出了股票。

在股东大会召开的前一天晚上,劳建突然给周永华打来电话。

“按兄弟说的,股票都卖了,赚了不少啊,多谢兄弟了。”

“小意思了。”

“兄弟的英雄事迹我在媒体上都看见了,要和苏谨争夺控股权,牛啊,我什么时候能像兄弟那样活得轰轰烈烈,像个男人就好了。”

“哥哥说的哪里话来,那不算什么,不过就是想赚点钱而已。”

“兄弟过谦了,不过有句话我还是要说。”

“哥哥尽管讲来。”

“我看兄弟也是个讲义气的人,索性也将我在社会混迹多年的一点小小的心得告诉兄弟,中国社会,自古民不与官斗,若真如兄弟所说,想赚点钱,我建议兄弟莫不如趁现在股价还可以,全身而退,继续做自由投资者,不要淌房地产这滩浑水。苏谨的背后,是市政府在撑腰,锦华的真正老板是程十发,兄弟有钱有才华,可以扳倒苏谨,但是要扳倒程十发,必须有权才行,换句话说,必须找到比程十发更有权的人才能扳倒他,否则,兄弟是胜在一时,输在一世啊!”

“哥哥金石良言,小弟一定谨记!”

“望兄弟好自为之了。”

“多谢哥哥提醒!”

结束了与劳建的聊天后,周永华回到书桌前,打开了电脑,进入邮箱后,给远在大洋彼案的刘玉凤写了一封信。

“刘姐:你的钱取得了30%的收益,已经汇到你的账户上了,请注意查收,还有,你还记得徐蕊吗?前些天我又见到了她,她现在过得并不好,和苏谨的关系基本上处于崩溃的边缘,那天她哭得很伤心,我不知道我应该怎样对她,我这个人可能天生就不是做大事的人,一见到女人哭,所有的恨意一下子就都消除了,我上次发给你照片的那个叫崔佳的女孩儿,对我也很好,我不知道该怎样选择,你能告诉我吗?”

周永华发完邮件后就休息了,因为第二天将迎来他与苏谨的巅峰对决,他必须保持好充沛的精力去面对。

三十八、巅峰对决

锦华国际中心的大会议室里,所有的照明灯具都被打开,把金碧辉煌的大厅照得异常璀璨夺目,锦华地产的股东代表们密密麻麻地坐在台下,口里议论纷纷,他们都从媒体上得知,一场围绕控股权的大战即将打响,因而都饶有兴趣地参与其中。

主席台上,苏谨和周永华并排坐在中间,今天周永华穿的非常正式,一身灰色的西装显得他从容自信,仿佛胜券在握。他这一侧坐着崔佳和周雅,崔佳一身职业经理人的装束,头发干净利落地束在脑后,洒脱和干练一如既往,周雅也穿了一身深蓝色的职业套装,表情信誓旦旦,时不时对苏谨一方怒目而视地。

苏谨依然老诚地稳坐董事长的位置,身体倚在椅背上,从容不迫。身边坐着艳冠群芳的英娜,英娜的俏脸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愈加美丽,而她身旁的姜楠,戴着金丝眼镜,数着整齐的短发,正向服务生交代着会议的细节。

保镖胡勇背着手站在苏谨身后,而一个拄着拐杖,带着墨镜的中年男子,却也站在周永华的身后。

见人基本到齐,主持人姚冰对股东们致辞道:“尊敬地各位投资人,欢迎出席锦华地产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本次大会采用现场投票和网上投票相结合的方式,对林存友、方保祥及周永华三位先生的如下提议进行表决。提议一:撤销苏谨先生的锦华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提议二:提名周永华先生为锦华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现在就请大家进行投票!”

众多股东纷纷拿出手机,按照系统的提示,输入自己的股东代码和持有的股份数,对两项提议进行表决。

不一会儿,主席台后面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两项提议的投票情况,只见屏幕上显示出两张柱状图,红柱和蓝柱分别代表赞成和反对,两个柱子都在不断升高。

苏谨若无其事地与周永华谈笑风生,英娜和姜楠却面色凝重地坐在一旁,崔佳则低头整理着电脑上的文件。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投完票的股东陆续离开,姚冰看到大屏幕上,支持两项决议的票数略微高于反对票,有80%的股东已经投过票了,鹿死谁手还不得而知,只好继续等待剩下的股东继续投票。

就在快要午休时,突然反对的蓝柱一下子升高,瞬间超过了红柱,周雅回头看到这个情况,马上向周永华传达,周永华却泰然自若。

姚冰统计了一下,截至目前,已经有占总股本93%的股份已经完成了投票,支持两项决议的占43%,反对的占46%,弃权的占3%,苏谨基本上胜券在握了,于是他微笑着向苏谨示意,苏谨会意,马上用手机给龚萍发了条短信,感谢她的大力支持。

“周先生,快要午休了,是不是我们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再进行下面的工作啊?”苏谨坏笑着说道。

“可以啊,我正好想和苏总在酒桌上好好交接一下工作呢。”

“未必吧,周先生。”

正在这时,忽见一位身着绿色裙装的优雅女士从门外飘然而入,这女子带着黛粉色的太阳镜,飘逸的长发披在肩上,宛如一阵清风拂过。

“对不起,我来晚了,现在投票结束没有?”女人问姚冰。

“刘总监?你怎么也来了?你不是已经离职了吗?”姚冰问。

“离职了不代表不能做公司的股东,我和我先生共同持有锦华地产5%的股份,共计400万股,我当然也要行使一下股东权利了。

“你?你是什么时候买的?”姚冰问。

“不管什么时候买的,不都是股东吗?刚买的又能怎样啊?”刘筱有条不紊地说道。

主席台上的苏谨见刘筱明显不怀好意,知道她一定是来报复自己的,回头示意胡勇把她拉出去。

胡勇刚要动手,忽然身后被周永华身后的那个拄拐杖的人死死抓住胳膊,只听那人冷冷地问:“你要干嘛?”

胡勇奋力挣脱,发现那人的手异常有力,甩了好几下胳膊都无法甩开他,胡勇凭经验判断,知道这瘸子一定是位高手,于是道:“我要去卫生间。”

“那我陪你去怎么样?”

“我为何要你陪?”

“不陪也好,你去哪,我就去哪。”

此时刘筱已经拿出手机,登陆到系统上,她抬头看了看苏谨,嘴角露出神秘的微笑,然后果断地投下了自己的一票。

姚冰看到大屏幕上的红柱一下子超过了蓝柱,48%比46%,而且即使剩余的人再投票,也改变不了结果。

屋里的人顿时都鼓起了掌,周永华和苏谨都站起身来,互相拥抱致意,英娜和姜楠在一旁垂头丧气。

周雅激动万分,喜极而泣,崔佳也欣喜万分,向刘筱点了点头,而胡勇则对着刘筱破口大骂:“你这个无耻的贱人!早知这样,那天我不该轻饶了你!”

“骂女人算什么本事?不服咱们两个到外面解决去!”拄拐杖的男人对胡勇说道。

“你别以为我怕你这个瘸子!去就去!”胡勇愤愤不平。

“不可无礼!”苏谨喝退了胡勇,然后对周永华道:“周先生,你赢了,祝贺你啊,我老了,世界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我临走之前还有一封告别信,已经发布在公司网站上了,希望全体员工能够像拥护我一样,拥戴周先生,别的不说了,苏某告辞!”

说完,苏谨带着胡勇、英娜和姜楠离开了会议室,姚冰在一旁嗟叹不已。

三十九、枫林竹苑

当晚,周永华大宴宾朋,众人纷纷向周永华祝贺,周雅道:“哥哥,我们等这一天等了十年了,我们爸妈的仇终于可以报了!”

“更重要的是,我们终于有自己的公司了!”林存友说道。

“那还用说,金麟岂是池中物,永华这样的人,掌舵锦华地产是当之无愧啊。”方保祥道。

“恭喜大哥了,不知道今后大哥怎样打算啊?”鲁秋白问道。

“我准备把公司改造成为以投资咨询为主的企业,压缩房地产业务,毕竟这一行已经是日落西山,而且我们靠专业投资起家的,做房地产也没有经验。”

“可原先那些员工怎么办?”崔佳问。

“按照法律规定,给双倍补偿金,对于刘筱总监,我会按照承诺,设立一个专营房地产业务的子公司交给她去管理。”永华说道。

众人吃完饭后,又去KTV一展歌喉,胜利的喜悦萦绕在每个人的脸上,大家玩的非常开心,到了十二点多,众人才各自回家。

周永华先送崔佳回家,然后回到自己的住处。

他取出了父亲和静姨的照片,对着照片深情说道:“爸、静姨,你们的仇,今天我总算报了,我知道你们要我不再怨恨社会,怀着健康的心态去生活。我保证你们,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去找姓苏的麻烦,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愿你们在天之灵安息吧!”

告慰好父亲和静姨后,周永华打开了邮件,一眼就发现了刘玉凤的回信。

“亲爱的:没想到你能这么厉害,短短几个月就取得这么好的收益,我在这边无聊透了,大街上也没几个人,平时只能在自家的农场上和奶牛说话,你要不要过来陪我?呵呵,开玩笑呢,徐蕊过得那么惨,我觉得你还是要帮助她一下。她现在已近中年,没有孩子又失去了老公的关爱,确实很可怜,我知道你现在很成功,崔佳的照片我看见了,她确实很漂亮,不过比我当年还是差一些吧,哈哈,不逗你了,还是抽出时间关心一下徐蕊吧,两个人在一起不一定非追求特定的结果,开心就好了,就像我们两个当初一样。

永远爱你的,玉凤。”

看完后,周永华心潮澎湃,十年前的那个穿梭于酒桌之间、绿衣白裙的精灵似乎又重新浮现在眼前,他不能忘记那段让他一生难忘的时光,平静、充实,而今,自己面临着更多的挑战,当初的那份率真早已恍如隔世,他思绪万千,不能入寐,于是拨通了徐蕊的电话:“你在哪?”

“我在自己租的房子里。”徐蕊小声道。

“你已经和苏谨分居了?”

“离婚手续今天下午办完了。”

听到这里,周永华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道:“你一个人住不害怕?”

“习惯了。”徐蕊无可奈何地答道。

“我去你那里怎么样?”周永华问。

“你要干嘛?”徐蕊问。

“你不想让我来吗?”周永华又问。

“想!你快过来吧!枫林竹苑17号楼603。”徐蕊激动万分地说道。

周永华借着月色,驾车来到徐蕊的住所,一开门,居然是一只毛茸茸的松狮狗迎接出来,这小狗看到周永华后哼哼唧唧的,倒也不叫唤,“旺旺,上那边玩儿去。”徐蕊命令道。

周永华看见徐蕊的房间虽然不大,却布置得十分素雅,简单的几样家具,床上还有一只硕大的玩具熊。周永华知道徐蕊没有孩子,只能靠和宠物狗在一起消遣时光,不禁感到一阵心酸。

二人四目相对,一语不发,随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周永华感到徐蕊那清瘦的身体和十年前一样弱不禁风,那忧郁的气质也一点没变,他亲吻着徐蕊的脸,徐蕊偎依在他怀里,任凭他宠爱着自己。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