售楼小姐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售楼小姐 9》的后记

原来教历史的女教师陈彦正撅着雪白的屁股伏在办公桌前,黑色的紧身裤褪到大腿上,内裤和外裤卷在一起,一看就是一块儿脱下来的。林强根本想象不到平时端庄干练的陈彦,今天居然落得如此狼狈,两个校工分别站在左右,一人手中一根拖布把。

只听陈彦低声细气地说:“历史教研室陈彦,杖责裸臀50记,请给予惩戒!”说完把屁股向后一挺,头扬起来,看着教导处墙上挂着的镜子里面的自己。

两个校工抡起拖布把照着陈彦的屁股就揍了起来,陈彦一声不吭地伏在办公桌上,一下又一下地挨着。林强亲眼目睹了陈彦被打了五十下屁股,然后站起身来到墙角,裤子都没提上,双手抱头地站着,将裸露的伤臀亮在外面示众。

胡欣接着来到办公桌前,苦笑着对身旁的两个校工道:“最近一直感觉浑身上下不舒服,可能是运动不足,这次借着苏校长的光,正好疏通疏通筋骨,两位师傅,我把后面交给你们了,悠着点儿吧!”

然后胡欣把裙子掀起来,里面穿的是黑色蕾丝裤袜。她继续褪下裤袜,那成熟女人肥大丰满的屁股慢慢见得天日,裤袜被卷到膝弯后,胡欣鼓足勇气把内裤一下子脱了下来,然后伏在桌面上轻声道:“数学教研室胡欣,杖责裸臀60记,请给予惩戒。”

两个校工都是原来同德中学的老员工,和胡欣一起共事了十多年,足以见证这些年胡欣为人师表,为了教学殚精竭虑的事迹,怎奈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导致适龄学生越来越少,同德中师规模日渐萎缩,到了后来甚至出现了老师比学生还多的情况,好在几个月前原锦华地产公司的总裁苏谨一举出手,将同德中学合并收购到自己的旗下。因为苏谨还间接控制有另一家不错的私立中学—英华中学,于是就以并校的名义,让同德中学更名为英华中学二部,正式完成了私有化。

从表面上看,这是一起普通的教育资源整合,但其实苏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方面教育产业的赚钱效应远在房地产业之上,另一方面,周永华的妹妹恰好在同德中学教书,这样一来,苏谨就变成了周雅的大老板,更方便他展开对周家的报复行动。

哪知周雅在得知收购人是苏谨后,愤然选择离职。她平时的课也不多,主要是靠在外面办辅导班赚钱,这下子干脆全身心投入到办辅导班上。再加上当时周永华的势力正值如日中天,她感觉有恃无恐,没了这份教师工作也无所谓。

苏谨见如意算盘落空,只好把心思暂时先放在管理好学校上,他根本没有实际的办学管理经验,只能把管理锦华地产的那一套照搬到学校来,英华中学本部的生源很不错,因此用不着他费心,但是原同德中学的这些孩子,调皮捣蛋得厉害,自己的车停在操场上,没多久就被涂上骂人的话:“苏校是蠢猪!”“苏校是笨蛋!”

苏谨觉得实在不行,只好效仿徐蕊,从加强教师管理入手,狠抓教学纪律,坚决以升学率为第一目的,进而又出台了体罚制度,无论学生和教师,一视同仁。

王雪莉、胡欣和陈彦都迫于家庭经济压力接受了这项规定,因此教导处就成了她们的噩梦之地。

“来招呼我几下吧,二位,一会儿万一苏校来了就不好解释了。”胡欣撅着屁股道。

两位校工实在没办法,只好半闭着眼睛,在胡欣肥大的屁股上打了起来,胡欣一边挨着打一边用和蔼的语气和两人聊天。

“最近有什么好电视没有啊?”

“啪!啪!啪!”

“我昨晚看了一个还不错,讲什么时空穿越的。”

“啪!啪!啪!啪!”

“我合计要是能回到十年前该多好啊,那时候的校园里,秋日黄花遍天静香悠远。”

“啪!啪!啪!”

“冬日里阳光温暖、教室里书声琅琅。”

“啪!啪!啪!啪!”

眼看就要打完,忽听一个声音传来:“你们这是在调情,还是在执行纪律?”

众人大惊,回头一看,竟然是苏谨!

四十五、教室之辱

“苏校啊!”

王雪莉见苏谨进来连忙问候道。两位校工也停了下来,陈彦转过身看着苏谨,胡欣则依然趴在桌上不敢动弹。

“都起来吧。”苏谨说道。

胡欣和陈彦马上把裤子提好,打扮整齐后垂首站立在苏谨面前。

“我今天偶然来看一下,就看到了这些,说吧,你们叫我怎么办?”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吱声。

“不说话,不说话那我就说了,你们是认打还是认罚啊?”

见苏谨这么说,胡欣赶紧道:“苏校,是我方才插科打诨,不够严肃,您要罚就罚我吧,与她们无关。”

苏谨看了看胡欣点点头,“好!胡老师既然这么明白,就不用我再说什么了,去你代课的班里准备吧。”

“是的,苏校。”

胡欣灰溜溜地来到了自己代课班的教室,后面王雪莉也跟过来,“小胡,你真要那样啊?”

“王姐,你帮我个忙,一会儿我在学生面前挨打的时候,你帮我打个圆场。”

“好的,你放心,我一定帮你!”

教室里,一群调皮捣蛋的学生见班主任进来了,马上鸦雀无声,胡欣在同德中学工作时间很长,因此在学生心目中威信颇高,很多孩子都很怕她。不少人还马上背起手来,以表示对她的重视。

胡欣来到讲台前清了清嗓子道:“同学们好!”

“老师好!”全体学生起立问候。

“请坐!”胡欣叫同学们坐下,然后对大家说:“同学们,在今天的课程开始之前,我想要先完成一件事情。”

一听胡欣这么说,不少淘气的孩子马上紧张起来,以为是上次测验成绩不好,胡老师又要挨个打屁股了,谁知胡欣又说道:“上次我们班的数学成绩不好,辜负了家长和苏校长的重托,我作为班主任和数学教师,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我向各位同学真诚地道歉,并且请同学们能够原谅。”

孩子们这才松了一口气,胡欣接着说:“你们知道,我们英华中学对每个同学都是负责的,我作为英华的教师,也要对大家负责,以前每次你们没考好,我都会怎样啊?”

“打手板。”坐在前排的一个小女孩儿说道。

“对!”胡欣微笑着说。“除此之外呢?”

“打屁股啊!”一个调皮的小男生说道。

下面顿时一片哄笑。胡欣也跟着笑了起来,等大家止住笑声,胡欣道:“没错,你们测验不合格,胡老师会打你们的屁股,那么今天呢,胡老师也要承担没教育好你们的责任,胡老师应该怎样呢?”

听到了这里,孩子们一片诧异,几十双眼睛盯着胡欣看,弄得胡欣感觉非常不自在,于是回头看了看身旁的王雪莉。王雪莉忙道:“胡老师是说,今天她也要被打屁股,当着你们的面,承担没教育好你们的责任,你们说胡老师伟大不伟大啊?”

“啊?”孩子们根本想不到居然会有这种事情,一张张小脸充满了茫然和困惑。

胡欣附和道:“是这样的,你们没学好要被打屁股,老师没教好也要被打屁股,所以呢,我们今后要共同努力,把学习成绩搞上去,我们就再也不会被打屁股了。”

说完,胡欣让王雪莉把两个校工叫进来,谁知苏谨竟然也跟了进来,愁得胡欣直皱眉。

胡欣来到讲台前,不好意思地拿过一摞教师体罚意见测评单,告诉前面的同学依次向后传,然后道:“同学们一会儿要仔细观看,我在被打屁股时的表现,并且给我打分好吗?”

“好!”孩子们发出轻轻的应答声。

胡欣转过身对两位校工道:“请二位师傅用力打吧,给同学们做个榜样!”

然后她把裙子再次撩起来,短暂地犹豫了一下后,把裤袜连同内裤一并褪下到膝弯,胡欣双手挽着裙边对众人道:“同学们看好了,这就是我的屁股,即将要挨六十板子的屁股,大家请记住现在屁股的颜色,等打完后,再对比一下,看看那时屁股的颜色,就知道不好好教书的后果了,你们也一定要引以为戒,好好学习,不然你们的屁股也会像我一样遭殃的!”

胡欣讲完后,弯腰伏在讲台上,把屁股向后撅起,那屁股上已经有刚刚被拖布把打过的痕迹,虽然不重,但还是可以看得清楚且真。

王雪莉在一旁脸羞得通红,看到自己的同事居然以如此尴尬的姿势,将屁股和下身暴露在同学面前,作为一个女人,还有什么比这更难接受的?若非家庭负担过重,胡欣又岂能接受这种羞辱的体罚呢?

两个校工这回不敢怠慢,分立两侧,抡起手中的板凳条照着胡欣的屁股就打了起来,“啪!啪!啪!”板子打在胡欣屁股上的声音传遍教室,学生们鸦雀无声,他们发现胡老师的屁股原来这么大,肉这么厚,所以一定比自己的禁打,可是那两位师傅下手好像也很重,胡老师的屁股很快就红了一大片,有位女生大声说道:“胡老师!你不疼吗?”

胡欣撅着屁股挨着板子,还哪有心回答学生的问题。

王雪莉连忙答道:“被板子打屁股能不疼吗?你们以后可一定要好好学习,不然你们的屁股也要挨打!”

“胡老师,你的屁股沟怎么那么黑?”一个男生又问。

“不许胡说!”王雪莉厉声喝道。男生吓得赶紧闭嘴。

就这样胡欣结结实实地挨了六十板凳条,两瓣屁股蛋子被打得肿起来一半。胡欣挣扎着站起身,感觉屁股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似乎也不像刚开始那么羞了,因为现在疼是最难克服的。胡欣刚要提上内裤,忽听苏谨道:“胡老师,你得去学生那里把测评单收回啊,干嘛着急穿衣服啊?”

胡欣的脸腾地红了,苏谨竟然要自己光着屁股去每个学生那里取回测评单!她真想发作,当面扇苏谨一记耳光,可是她想到自己家庭的负担,丈夫下岗、父母身体不好,孩子还在上学,正是用钱之际,出了一时之气很可能换来的是经济上长期的窘迫,于是强压着怒火,依旧光着屁股,来到学生当中,弯下腰问:“同学们,你觉得老师方才表现怎样?表现好就给老师评分,然后把表格还给老师好吗?”

同学们见状,纷纷在测评表上的满意一栏划上对号,胡欣感激不尽,她发现在危难关头,这些平时调皮捣蛋的孩子并没有为难自己。

等她来到教室后面,快把所有的测评表都收齐的时候,一个淘气的男生却叫住了她,这男生平素里被胡欣管教过几次,所以心里一直记恨着胡欣,看到胡欣来到自己近前,于是问道:“胡老师,现在屁股是什么滋味?”

胡欣知道他是有意为难自己,只道:“痛不可当。”

“是吗?”让我看看好吗?”

“方才我在前面你不是看到了吗?”

“我近视,你在前面离得太远,我看不清,这回离近了你让我仔细看看呗?”

胡欣没办法,只好将身体转过去,把挨完板子的屁股对着那个男生。

“再往后撅一撅!”男生道。

胡欣红着脸闭上眼睛,把屁股又往后翘了翘。

“啪!”男生的手居然在胡欣被笞打后的红臀上又来了一下。

胡欣当即疼得“啊!”了一声,回手就给那男生一记耳光,厉声问道:“你想干嘛!”

男生捂着脸,吓得不知所措。只听苏谨在一旁道:“胡老师,你这态度可不对啊?人家只是检查检查,你干嘛发那么大火啊?”

“苏校您有所不知,这小子平日与我有仇,方才那一掌绝对是存心报复。”

“存心报复又怎么样?”

“你?”胡欣看着苏谨那无情的面容,心里万分煎熬,拳头攥得紧紧的,真想上去揍苏谨一拳,但最后还是强压着怒火道:“没事,这位同学继续检查吧。”说完又把屁股对着那个男生,男生这次不敢打了,只好把测评表交给胡欣,哪知苏瑾又道:“打!继续打!,听见没有?”

那男生不解地看着苏校长,他不知道平时一直镇定自若的苏校长今天竟然如此冷面无情。

“我让你打她屁股你听见没?”苏谨继续道。

男生不敢违抗,只好在胡欣被笞打过后的屁股上拍打起来,胡欣就半撅着屁股让他打着,屁股火辣辣地疼痛,“不许停,继续打!”苏谨喝道。

男生打得手都疼了,还是不敢停下来。他感觉胡欣的屁股已经热得烫手,红得发紫,原先的恨意早已散去,只剩下对班主任胡欣的同情。

正在这时,教室的门突然开了,一个打扮时尚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情景马上大声喝道:“马上给我住手!”

众人定睛观瞧,见这一女子身高一米七左右,一身火红色的裙装,脖子上带着白色的围巾,面庞虽也生得俏丽,但眼角眉梢却露出一股桀骜不驯。

“周雅老师!”学生们一看是她,马上吓得不敢做声。

周雅本来是回学校办事,由于平时和胡欣关系不错,自己刚参加工作时也得到她不少指导,因此顺便来她班里看看,哪知居然遇到这样的事情。

胡欣见周雅来了,赶紧把裙子放下,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周雅问:“胡老师,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学校的规矩,抓升学率,前几次我们班考试成绩不理想,我得以身作则啊。”胡欣尴尬地说道。

看到身旁的苏谨,周雅气就不打一处来。

“老苏,是不是你出的主意?”

苏谨道:“周小姐,学校的事情,既然你已离开,就不必插手了,就像我不再插手锦华的事情一样。这里现在由我做主。”

还没等苏谨说完,一记耳光重重地甩在他脸上:“我叫你强词夺理!”

这一巴掌把苏谨揍得原地转了一圈,苏谨快五十岁的人了,哪受过这种屈辱,捂着脸骂道:“好你个死丫头,居然敢对我动手,看我怎么收拾你!”

“有本事尽管来啊!我奉陪到底!苏谨,我留着你的狗命已经是给你面子了,要不是我哥的话,不一定哪天我就开车撞死你!你最好还是夹着尾巴老实眯着吧!胡老师,我们走!”

说完,周雅带着胡欣上了她那辆黑色宝马车,一骑绝尘地离开了学校。

见周雅如此强悍地在众人面前打了自己,苏谨心中暗道:“姓周的一家,居然敢欺负到我头上了,我把公司让出来,把老婆也让出来了,今天又来到我的学校打我,以为我好欺负吗?我苏某人和你们没完!”

苏谨铩羽而归,心中却开始盘算着报复计划,思前想后,他把万汉章、程十发和庄一凡都约到了锦华名仕会馆,密谋把周永华的势力一网打尽。

四十六、齐头并进

老谋深算的万汉章道:“苏老板这次是真的铁了心要和周永华斗下去?”

“那是自然,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成了气候,这个世界需要秩序,不是谁想上位就可以的。”苏谨道。

“说那么多干嘛?想办法做就可以了,出了事我在后面给你们兜着!”程十发道。

“就是,弄出人命也无所谓,我这边压着不破案,又能怎样?”庄一凡道。

“既然这样,看来我苏某就得做绝的了,我原来有个保镖叫胡勇,跟我好久了,对我忠心不二,他家境不好,原先就进过监狱,出来后经人引荐,我发现他身手不错,就留在身边,发现他对我又忠心耿耿,给我挡住不少酒桌上扔过来的瓶子,这次我想,一来让胡勇把周永华的妹妹绑架,要他2000万的赎金,同时要他卖掉手中的股票,把公司还给我,然后在赎回人质的时候,借机把她妹妹和他一齐干掉,这样一来,我的心腹大患就解除了。”

“苏总的想法很有创意嘛。”程十发道,“不过这个胡勇可靠吗?”

“只要钱到位,保证他能顺利离境,那就没问题。”苏谨道。

“好!警方这边我会利用我的关系搞定的,你们放心!”庄一凡道。

“老朽还有一计,可以掩住媒体的口舌。”万汉章道。

“教授尽管讲来!”苏谨道。

“老朽听说周永华将锦华地产原有的地产业务压缩到一个子公司里,那个子公司现在由刘筱经营,这个女人据说唯利是图,野心极大,绝不甘心屈从在周永华之下,前些时,政府土地挂牌出让时,她来投标,老朽曾与她搭讪一番,她也表明了在周永华手下施展不开的无奈之情,我料她与周永华必然是面和心不和,不如想方设法把绑架谋杀的嫌疑转到她头上,这样既免了程市长和庄署长的麻烦,又报了她在投票时出卖苏总的一箭之仇。”

“噢,万老师此计甚妙,不知如何让刘筱成为嫌疑人呢?”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