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皮带打屁股

连续几下后,海伦娜认错的声音越来越尖锐,而且还大口的喘着气:“哦,不,爸爸。”

皮带落在屁股和大腿相交的位置,使海伦娜不得不停止认错,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抽搐的腿弯处,这无疑再一次激怒了她的父亲,连续三下的狠抽作为她没有认错的处罚。海伦娜嗷嗷的叫着,嘴里再也不敢停止认错的声音“我错了……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我的父亲”

啪啪啪!!!海伦娜的父亲并没打算轻饶了他的女儿,他有力的臂弯把皮带挥成了个优美的弧,并且使它准确的而大力的落在女儿的臀上,海伦娜的全身随之哆嗦一下……拍打停下的时候海伦娜的全身已经被汗水打湿了,眼泪也爬满了整个脸,甚至滴在面前的地板上,她不敢放松,双脚用力支撑着使屁股撅高,她知道更猛烈的惩罚还在后面,他父亲那粗糙的桦树枝,将是她今天晚上的噩梦……

“我的女儿,下面是对你抽烟的惩罚,没有数量,你的屁股被打烂的时候惩罚就会停止,如果你试图起身或是阻挡,我就会考虑把你绑在门口的树上,让所有人看着你挨打,并且把你的屁股打的更烂。”

海伦娜哭着乞求:“爸爸,求求你了……我再也不敢了……”她知道,在门口挨打意味着全班所有同学几乎都能看见她被绑在树上,像一个一年级的孩子一样被父亲打屁股。

嗖!啪!身后桦树枝抽落,海伦娜差点晕厥过去,叫喊的声音已经尖锐的快要把嗓子撕烂,虽然被要求在每次抽打的时候都要认错,但是这样剧烈的疼痛让她根本无法顾及这件事情,以至于他的父亲下手更加的狠,她大幅度的扭动身体并且踢腿,把她父亲的忍耐撩到了极致,用手使劲的按在海伦娜的背上,并呵斥着:“撅高点,否则就把你绑到树上去”

连续20几下抽打完,海伦娜的屁股已经比她预计的更无法入眼,青紫色的结枷狰狞的布满了整个屁股,海伦娜惨烈的尖叫着:“哦,不……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她已经不再害怕邻居们听到,事实上他们已经听了很多次了,她现在只想让父亲停止下来,饶了自己的屁股,他又把桦树枝举起,对准伊莎的屁股狠劲的抽去。伊莎大声痛呼,他的父亲则用比她更大的声音训斥。

“我必须让你记清楚,抽烟所带来的代价……”

“除非把你的屁股打烂,否则绝对不手软”

“就让我给你好好上次课……让你的屁股提醒你该做什么事……”

伴随着桦树枝和风的声音,海伦娜的屁股已经变成了黑紫色,终于打的和父亲预计的差不多,才停了手,板凳上的海伦娜已经不能停止身体哆嗦,哭泣声和讨饶声仍然大的出奇,好象屁股已经被打的没了知觉。楼梯上的孩子们已经吓的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的一切,海伦娜的小表弟已经吓的躲到了艾娜的身后。海伦娜半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没有得到父亲的半点同情,她只能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向父亲保证:“我保证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母亲拿来一只夹衣服的夹子,把海伦娜身后的衣摆向上折起,使屁股能完全的裸露在外面,并命令说“现在去你的房间里跪两个小时,屁股朝着窗外,我会随时去巡查。”

海伦娜艰难的挪动步子,每动一下屁股上就像被什么咬了一口,这时父亲叫住了她。

“我现在通知你,在你停学的7天里,每天都会得到20皮带和20桦树枝的惩罚,并且在家里不许穿任何裤子,必须把你的屁股露在外面,让所有人看到,当然包括来访的客人,这是我对我所不能容忍的抽烟事情的惩罚,你所要做的,就是每天光着屁股站或跪在客厅里。有客人来访时,你必须告诉他们你所犯的错误,并请求惩罚,我想他们会很愿意帮助我惩罚你的屁股。”

“是,爸爸。”海伦娜点着头,慢慢地走到房间,静静地跪在地上。

第四章

玛丽的父亲站在客厅,玛丽站在他的对面。

“你知道错了吗?”父亲粗着嗓门问道。

“我我……这……真的是,是,是一场误会,饶…饶了我吧……”

“哼,说得倒好听,你母亲已经把你所有犯的错我都告诉我了!我要让你把所有的错误说一遍。”

“是,爸爸。瑞丽莎,她告诉……告诉我和海伦娜,烟……烟的味道很好,让我们……试一下,我们就去了厕所。我和海伦娜在厕所里……吸了起来,瑞丽莎说……说她要去拿她自己的烟,然后跑了出去。这时,老师就进来了,她看见了我们在……抽烟,我和海伦娜……因此被送到校长办公室,西莉亚小姐每人打了我们…….16藤鞭,妈妈也惩罚了我……”

“够了,这些无聊的回答都不令我满意。”父亲脸上没有一点满意,“女儿啊,我今天看来不教训教训你你是不知所错了吧?好,我命令你把我的竹鞭拿来,并且扒光身上所有的裤子,内裤也不留!而且我认为在客厅挨打已经不能让你感到羞耻了,我想在后院挨打会让你更好的认识到你的错误。”

“不,爸爸。不要在后院打我…..”玛丽知道,后院后面是一条大路,这意味着所有经过这条路的人都可以看见她被爸爸像小孩子一样打屁股。

“好,玛丽,把竹鞭拿来,加打一百下!”一声命下,玛丽不敢违抗了,只好拿来竹鞭放到父亲手里。

“今天我就是让你尝尝在我这个家违抗我的规矩的处罚,我一向不会饶恕你,记住打你的时候不准叫唤一声,不准用手挡,不然你会加罚50下,打一次发一次誓,保证以后不犯错。”

“是,爸爸,请您惩罚。”

啪,竹鞭落到屁股上清脆的声音。“嗷嗷,我以后不敢了,我不会再犯错了。”玛丽发誓。

“你以为这就够了吗?每一下都要发誓。”

啪—!啪—!啪—!啪—!,又是发誓的声音,又是打屁股的声音。玛丽似乎疼的失去了知觉。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哦NO,我不敢了不敢了。”玛丽费劲的说着,生怕眼泪流出来了触怒爸爸。

她身子被按住不能动,拼命扭动屁股也无法躲过竹鞭,只有两只脚徒劳地向后乱蹬,她越挣扎,父亲越动气,越动气打得越狠,“啪啪啪,啪啪啪啪……..”整个屁股蛋就那么大地方,哪一处的皮肉刚挨了一记,痛得还没缓过劲来,紧接着第二记又到了,重叠在一起,那痛就变得钻心了,“哇呀我再不敢了啊啊不敢了呀”玛丽实在受不住了,她使尽全身力气挣脱了父亲的手,一边手抱住伤处向后退,一边泣不成声地求饶:“饶,饶了我我呜呜我再也不了,呜……”

父亲脸色更青了:“你以为我管不了你是不是?”居然拿出绳子,大手揪住玛丽一只胳膊,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到树旁,一把按趴在树上,用绳子把她绑在了树上,这种受罚的姿势令玛丽更觉羞辱,也不知道还有多剧烈的疼痛等着她,父亲的竹鞭已经又挥起来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玛丽什么也顾不上了,放声嚎哭着,这下,她上身和膝盖都被牢牢捆住,根本动弹不得,只有可怜的屁股在扭摆,试图能缓解随时而来的疼痛。

玛丽的声音吸引了路人们围拢上来,他们一边看一边讨论着:

“这姑娘看上去应该有18岁了吧,她父亲也太过分了吧!”

“听她的父亲这么说,这姑娘应该是抽烟了。”

“哼,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打她。”

父亲停了下来,起身走出了房间。玛丽回头看着自己,屁股早已烂了,有的地方还有血。父亲进来时拿着根又长又硬的旧电线,一句话不说,把电线馈起来,拧成一条手脂粗的绳子。

玛丽突然明白父亲要做什么了,她吓得失声叫了起来“不不不,求求你,爸爸,不要,不要用那个,求求你别,别打我!”用那又挺又韧的电线绳子抽屁股是什么感觉,玛丽真的不敢想了,何况她可怜的屁股已经受伤不轻了呀。

玛丽又哭得狼籍,求饶都说不连贯了,听到父亲吼道“不打你能记住吗?怕痛?你抽烟怎么想什么了?就是让你痛,不痛记不住!”

“我痛,我真的记住了呀,我知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爸求求你呀”她已明知道无济于事,却还是用哭哑的嗓子乞求着,也许这样可以减轻她的恐惧和痛苦吧。

父亲走到她身边,可怜玛丽已被竹鞭抽得将要烂了的屁股在等待中紧张地痉挛起来,接着她听到了风声,“不,不,不要啊呜”还没打上身,她已经嚎啕开了,“嗷”而真实的疼痛还是超出了她的想象,玛丽的叫声已变成了杀猪般的衰号,火辣辣的屁股仿佛又被突然撒裂了一样,她从来没有这么痛过,已经要烂了的屁股上又添了一道紫色的痕迹,屁股蛋上的肉被打得颤个不停,很快第二鞭第三鞭又落了下来。

她的父亲吩咐她的妻子“拿盆水来”,玛丽听了尖叫着想站起来,可是她已经无法自主的控制她的双腿了,乞求的哭诉“哦,不,爸爸,不要在我的屁股上泼水……饶了我吧……求求你……”当她的母亲把一盆冷水放在她父亲面前的时候,玛丽的眼泪大量的流了出来,哆嗦着等待父亲的动作,嘴唇已经被她咬出了血……

他父亲用纸杯子舀了一杯水,泼在了玛丽的屁股上,玛丽惨烈的尖叫着“哦,不……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嗷啊呜不,不,不,不要啊嗷老天爷呀饶我,饶我嗷”她太痛了,每一下停顿时,她真恨不得能把这个灾难的屁股移开她的身体,她真的再也受不了了,伴随着电线绳子和风的声音,玛丽的屁股已经变成了黑紫色,父亲又沾了几次水,终于打的差不多烂了,才停了手。

玛丽几乎哭得喘不上气了,恐惧和声嘶力竭的惨叫使她的汗水和泪水混在一起流下来,头发凌乱,满脸泪痕,父亲解开了捆她的绳子,玛丽艰难地爬起来,爸爸把她拽到大门口里罚跪,这样让谁也能看见她了。

“在你停学的7天里,每天都会得到20竹鞭的惩罚,并且不许出门,不许接电话,不许穿任何裤子,必须把你的屁股露在外面,让所有人看到,当然包括来访的客人,这是我对我所不能容忍的抽烟事情的惩罚,你所要做的,就是每天光着屁股站或跪在客厅里。如果下次再有这种事情发生,我就用这个……”说着,他挥了一下手中的电线绳子,“把你屁股揍得更烂。”

“是,爸爸”玛丽已经不能在辨别什么,她能做的就是拼命的点头,她害怕父亲再次拿起电线向自己狠抽……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