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酸性二氧化硅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荧睁开眼睛,身旁的人早就不在了,手腕上的手铐依旧拷着,限制了双手的活动范围。囚房的大门,仍是锁着的。荧从床上下来,光洁的小脚踩在榻榻米上。

但是细看这间房间,虽然说是囚房,里面却精致得不像样。柔软的床铺,墙边的两排书架上摆满了书,房间正中央的小桌旁摆有两个坐垫,甚至会定期更换桌上的小点心和小零食,每天早中晚都会准备好新的茶水。

毕竟是那位白鹭公主准备的房间。

如此舒适细微的房间,却留不住荧那一颗心,荧每时每刻都想着如何离开这里。      

荧尝试过说服神里绫华,不过无论提出过多少次,神里绫华只会微笑着否定她的念头,眼神里藏着数不尽的威胁,看得荧不寒而栗。也尝试过暴力突破,不过双手被束缚住活动空间有限,好巧不巧共鸣的是风元素,空气并不是很流通的房间内并不能唤出多大的风,且她手无寸铁,很快就被神里绫华制服,被绑在床上的那三天可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一切的起因,都源于神里小姐的私心。

原本的神里绫华深知旅行者终归是旅行者,不会驻足于此,只希望旅者的记忆中能够留下她的影子。却随着时间的发展和荧的各种举动,神里绫华的心思逐渐改变,明知无结果,却还是爱的深沉。她做了最任性的事————想要荧远留在她身边。

于是在荧离开稻妻的前几天,约荧到神里屋敷来最后品尝她做的点心,顺便送别。在点心了偷偷下了药,荧毫无防备地吃了下去。等意识到不对劲时已经晚了。在荧倒下后,她给荧戴上了手铐,将无锋剑卸下。背起荧,将荧深藏神里屋敷当中。托马和兄长也明知不对,却又心照不宣的替她保密。

荧已经待在这里一个星期了,要是在外面现在早就登船出国了。其实神里绫华囚禁她的原因她也知道,可惜旅者不会属于这里,更何况她还去去寻找自己的哥哥,更是不应该驻留在这。

这两天她一直在翻找房间里的东西,看看有什么派得上用场的,可惜总是一无所获。心中微微叹气,荧拿起书架上的书,这些都是神里绫华在八重堂购买的热销书,许多轻小说。当然也还有一些别的书,比如稻妻游览指南,稻妻历史等。荧随意抽出一本书,却带到旁边的书掉了下来,砸中了荧的脚背。“嘶。”颇有重量的书砸在脚上让荧吃痛。

等等,痛?荧愣神。

荧低头看向手中的书本,转动到书脊。厚一点的书,再加上自己的力气,如果抓准时机,就算手上有镣铐,也能当做一把不趁手的武器。只要能够制服神里绫华。自己也能摸出她身上的钥匙,就能够离开这里。

但,要是失败的话…上次是被五花大绑三天,这次,不知道绫华会怎么磨她。可是,这是现存她唯一想到的办法。向往自由的激动情绪早已喷涌而出。

荧看向了书架上那本最厚的书——稻妻生物志。

荧耐心地等待到晚上,中午和下午进餐时神里绫华任然是一如既往的温柔,问着荧有什么想要的,荧心不在焉地应答。到了晚上,夜色深黑,神里绫华的脚步声响起,荧继续佯装着自己在看生物志。

吱呀——门被打开,又被锁上。荧假装着自己看生物志看得很认真,偷偷地留意着神里绫华的动向。

“荧,要准备就寝了。”荧先前专门将另一块坐垫放到书架前面,绫华果然没有怀疑,跪坐在了那里,喝了口茶水。“嗯。”荧答道。她打算实施偷袭战术,这样的胜算才能大些。

荧将生物志又翻阅了一会儿。合上,站起来,向书架的方向走去。在路过神里绫华的时候,高高扬起手中的书,对准神里绫华的后颈,狠狠地用书角砸了下去。

神里绫华感受到了身后破风的呼呼声。心中早有准备,荧这两天被绑过后乖的不像话,她不可能这么快就放弃。这可不像旅行者。

神里绫华将桌上的茶水向后一泼,同时释放冰元素。荧只感觉到手上一温,紧接着就是刺骨的冷,手上的动作也因为条件反射的瑟缩而停止了,书也摔在了地上。

“荧?”神里小姐温柔的声音响起。转过身来,眸中被温柔塞满。

荧愣住了,她知道不一定会成功,但她不知道会在刚开始就结束了

绫华看着她微笑,等着她先开口。荧手上的冰还冻着。荧语塞,眸子对上绫华的双眼,她如果就这么朝着绫华挥拳,锋利的冰晶肯定会划伤绫华,她不想看到绫华白嫩的皮肤留下疤痕。感受着手上的冰元素逐渐散去,荧张张嘴,又合上。很多句话在肚子里转了兜兜转转,最终滤成了四个字。

“我想出去。”

荧低头看着手上已经化的只剩下几小块的冰,低沉委屈的嗓音,仿佛做错事的是她。

“这个问题我们之前已经讨论过了,你知道答案的,荧。”神里绫华站起来,双手握住荧那被冻红的小手,想帮她捂一捂。

“我保证,我一定会经常回来看你。就算不能回来,我也会给你写信。让我出去,好吗,绫华?”荧的语速染上些许焦急,失败的愤怒,被囚禁的不甘,对血亲的担心全都揉杂在了一起。“你也知道我要去找哥哥,你也有哥哥吧。”

绫华看着荧,缓缓摇了摇头。“你哥哥那边我已经派人去帮你寻了,所以荧只需要乖乖待在这里就好了。”

荧咬牙,攥紧了被神里绫华捏在手里的拳头。猛地用力从神里绫华手中抽出来,又快速地摆到神里绫华手两侧,双手一交叉后立刻往下压,短短的锁链立刻圈住了神里绫华的手腕。绫华也不是吃素的,故技重施,释放冰元素,荧手上的水还没干呢。双手被冻在了一起。荧心里倒是觉得为她省下了一份力,不在需用这么大力合拢双手来控制绫华了。不过是方便了谁控制谁还说不定。

荧用力地将冻住的双手带着绫华的手往腰侧收。一面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

是在小房间里躺几个星期的人力气会大点还是每日锻炼奔波的人力气大点?

神里绫华将被束缚的双手向后拉,竟在半空中生生地停住了。两个人的手在半空中一时僵持起来。

“神里绫华!”荧从牙缝里吃力的说出这四个字。

“荧,冷静一点。”绫华一边用力一边说,手上已经被勒出了很深的红痕。

荧这一听更怒了,一个囚禁他人的人叫那个人冷静?开玩笑!“冷静?你叫我怎么len…….唔噗!”蓦的,神里绫华接力一膝盖顶上了荧的肚子,手上也乘着这一松挣脱开来。

荧吃痛的跪坐在地上捂着肚子,一时讲不出话来,谁能想到一向温柔的神里小姐会对自己出狠手。

神里绫华弯腰扶膝问她:“冷静下来了吗?”荧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一个字没说完就用力捂着肚子嘶嘶的抽气。

神里小姐叹了一口气,拉过一旁的坐垫,跪坐上去。荧手上的那块冰早就化了,伸手就去拉荧的手腕要往膝上带。

“神里绫华!”荧被这么一拽一下就明白了,突然要人伏在膝盖上。也顾不得肚子疼了,被抓着一只手,另一只手被手铐拷着也带着走了,手边根本找不到任何支撑点。只能腰腹使劲,却也因刚刚被顶了一下,坚持不了多久就趴在神里绫华的膝盖上了。伏上去的一瞬间腰就被搂住了,手上因为有手铐的原因竟一时也不好起身。

身后传来重物摩擦榻榻米的声音,回头一看,木桌被神里绫华推开来。那木桌对神里绫华来说确实是有点限制了。

下半身衣物被掀开的清凉唤回了荧的神。“绫华!”也不管挣不挣脱地开一个劲的开始乱扭,士可杀不可辱,这如同管教顽童般的姿势放在她的身份上她可觉得一万个不合适。神里小姐可不管这些,只要能让荧听话些,就算要使用暴力也不会介意。荧的扭动也没有阻止绫华将荧的内裤拽下来。

啪!臀上传来一整钝痛,疼的荧缩了一下。哪里来的工具?回头一看,神里小姐将当时拿着给她跳舞的扇子反握,抽在了她的臀上。

啪!啪!啪!啪!……

神里绫华不说话,荧也不好意思先开口,一时间房里只剩下挥扇的绫华和扭着想躲开的荧,还有碰撞皮肉的声音。

白鹭公主手上的扇子可不是一般货色,都是实打实的木头,配合神里绫华那从小习剑道的手劲,不是荧一味咬紧牙关就可以挺下来的。

啪!啪!啪!啪!…..


双臀逐渐变色。“哼额…….”荧忍不住漏出了一声哭腔,意识带自己的的失态后又觉得发燥,想将头往双臂里埋。她一直在努力忍住,也在告诉自己千万不能被打哭,可是泪水已经蔓延上了双眼,就等蓄势待发。

神里绫华看着巴不得把头埋进地里的荧和那涨的通红的双耳,心中不禁觉得可爱。手中的扇柄跟长了眼似的,总能精确落在乱扭的臀上。绫华听到了荧的哭声也没停,她知道荧要受不住了,就等着荧先开口。

啪!啪!啪!啪!

荧的眼睛很漂亮,像琥珀一样,但也蓄不住这么多泪,脸上早就流满了。想要吸鼻子,又怕被绫华发现自己哭了,但鼻子堵住了,就用嘴呼吸,却又一口气没吸上来,发出更大声的哭腔,又觉得羞耻,更想哭了。一来二去,憋得喉咙都痛了。

啪!啪!啪!啪!······

神里绫华一下一下地挥着手臂,手中的扇子划破空气发出呼呼声,抽在已经变粉的臀上。看着往哪里抽就往哪边扭的屁股,心中觉得可爱,又想到荧刚刚的行径,手中又加了几分力气。

随着颜色的加深,臀部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荧琐碎的哭声早就填满了这小小的囚房。些许是真受不住了,荧开口了:“绫….华…..”

“嗯?”虽然细微地像蚊子,但还是被神里绫华捕捉到了,等着荧的下文。

叫住绫华干什么?和她讨饶?让她不要再打自己了?和她道歉?喊疼?荧越想脸越烫,又不肯开口了。

绫华便把扇柄按在臀上,作势要继续打。“等,等一下!”荧急忙喊住,生怕又挨打。“先让我起来……”

“荧可以保证自己乖乖的吗?”绫华微笑着问荧。太羞耻了!这让自己怎么答啊!荧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往头部涌动,只觉得自己很烫,快要被血液蒸发掉了。

神里绫华等了小半会,没听见荧回答,便又执起手中的扇,往臀峰抽去。

啪!啪!啪!

“唔!”荧还在想怎样回答才能让自己听起来没这么尴尬,即使现在已经很尴尬了。身后便刮来一整风,又是三下落在臀上,似乎比之前的重了些。疼的一歪差点从神里绫华的怀里滚出去。

啪!啪!啪!

未等荧调整好状态,神里绫华又执扇抽去,连续三下又快又准的落在同一处。“哈啊呜……”霎时荧的脑中只剩下疼,思考逐渐被模糊了。

神里小姐看卓有成效,专挑着那处打。荧疼的在她膝盖上一跳一跳的。“啊!呜呜…呜呜…”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下落,无论怎么躲都被打同一处的臀部,痛感不再分散,而是集中在同一个点逐渐击垮着她的心灵防线。痛……好痛……痛……

“绫…华…呜…绫华…….”

神里绫华这次没有停下等荧说话,仍然保持着频率快速地打着荧的右臀峰。荧的右半边屁股肿的很快,已经和另一边不是一个色的了。

“呜呜…..绫华…..绫华…别打……了……”荧抽噎着,被疼痛刺激到的脑袋已经空了,遵守身体最原始的本能。

神里绫华听罢才停手,放下扇子轻轻揉着荧的臀瓣,等着荧喘过气来。

身后累加的疼止住了,只剩下余痛在弥漫。荧缓了缓神,感受着臀上那只玉手,又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多么丢人的话,羞耻心再次冲上脑中。别扭地小幅度地扭着屁股想要离开那只手。

神里绫华看着荧只觉得好笑,现在又想起来羞了吗。

等到神里绫华觉得荧歇得差不多了,才开口问道:“现在荧可以乖乖听话了吗?”

呜,怎么是和刚才一模一样的问题啊,荧涨红着脸,又不敢不答。只能小小声的:“嗯…”

“嗯?”神里小姐使坏的反问,表示自己没听清。

荧感觉自己的血液又在倒腾了,她拼命压抑着心中的羞耻,颤抖地开口道:“我会乖的。”神里绫华这才满意地摸了摸荧的头。

荧感觉腰上一松,连忙挣扎着爬起来,却又被按回去。“不过,刚刚荧很不听话呢,是不是要惩罚一下呢?”神里小姐又笑了,温柔的嗓音里藏着无限爱意。手中的扇也抵在了刚刚一直被冷落的左半边。

欸?

“之前的是让荧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惩罚还没开始哦。”神里绫华轻轻地用扇拍了拍荧的左半边臀,“起码,要让这两边的颜色一致呢,对吧,荧?”神里绫华在荧看不到的背后,微笑着说。

“不……等等……呜唔!”荧刚刚喘顺的气,一下子就破了。

故技重施,一样的频率,一样的疼痛,一样的同一点,不过换了一边。

荧无助地趴在神里绫华的膝盖上。想躲,躲不掉;想挡,手被拷住了;想放声大哭,又不好意思。结果搞得自己呜呜咽咽的,倒更像小孩。生理上的泪水拦也拦不住,更别提这种心灵生理上的双重打击。眼泪鼻涕汗水混在一起,划过脸庞,滴在榻榻米上,晕开了一大片。

啪!啪!……

神里绫华其实并没有那么生气了,继续打的原因一个是因为两边不一样确实看的不怎么舒服,一个是觉得这样的荧很可爱。一面羞,一面怕。荧的臀从头到尾一直都在自己膝盖上扭来扭去的,另一只手必须非常用力地搂住荧的腰,不然荧早就从膝盖上滚下去了。

啪!啪!……

些许还是会心疼的吧,或者是累了。最终结束时两边臀瓣还是没有同色。但是将膝上的荧捞起来后,收获了一张哭花的脸。荧哭得都快虚脱了,一被捞起来更是羞得紧,别扭地转过头不愿被看自己狼狈的样子。神里绫华失笑,拿出自己的手帕给荧擦干净,又倒了杯新茶放在桌上,告诉荧待会要记得喝掉。

等到神里绫华拿药回来时,看到荧把自己整个人包在被子里,连个头都没露出来。桌上的茶水也是一口未动。

“荧,睡了吗?”神里绫华拍拍被子里的一团,并没有什么动静。绫华于是掀开被子,被子里蜷缩着的荧被吓了一跳。在看清绫华手中的药后,双颊又红了,抓着被子不肯松开。“荧,乖,擦点药,这样才能好的快。”神里绫华温言劝道。两人拉着被子打太极,最终是绫华像刚刚那般将荧拽着按在腿上才成功上药。荧早就羞的无地自容了,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

上完药后,又看着荧将那杯茶水喝下,这才躺下睡觉。

夜半,神里绫华轻轻地搂过荧,亲了熟睡中对方的额头,小声道:“你永远是我的。”

8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