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sp
本文为解忧投稿,如您有好的作品,欢迎通过此页面投稿

回忆

学校的顶楼阳台上围着一圈绿色的铁丝网,这铁丝网很高,起码得有两米,是为了防止学生一不小心失足坠落而设置的。

天空很蓝,秋季的阳光温暖且舒适,阳台上,绑着单马尾的女孩子一只脚正踏着铁网底部的那根杆子,非常闲适的样子。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女孩子吧:她挺高的,身材比例也很合适,只可惜黑色长裙盖住了她足以引以为傲的大长腿,银黑相间的特攻服披在她的肩上,特攻服的背后绣着几枚火红的枫叶,剪裁贴身的黑色水手服更加凸显她优秀的身材,若隐若现的锁骨,修长的脖颈……五官更是漂亮,又带有一点锋锐,综合在一起,就构成了可以男女通吃的美丽外表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有一个不适于她年纪的物品正叼在她的口中—香烟。

她吐出了一口烟气,紧了紧披在肩上的特攻服,思绪似乎又回到了童年时的那个午后。

午后的公园总是令人慵懒,但男孩子们可不会懒散,他们似乎永远有使不完的力气,七八岁的小男孩,狗都嫌,这句话说得没错。

夕阳正映照着公园,几个男孩子包围着一个穿着淡紫色长裙的女孩子。

女孩子十分的可爱,但此时正抱着头蹲着,发出令人心疼的呜咽声。

“喂!新来的!快点把玩具啊好吃的什么拿出来啦,不然就不准你玩!”一个看起来是领头的男孩子朝着那个女孩叫道。

“可是……我的玩具不是已经给你们了吗?你们玩好了能不能还给我,如果丢了的话,会被妈妈骂的……”女孩带着哭腔乞求道。

“啊?都说了是给了,怎么能拿回去?还有没有其他的?没有的话,我们就玩骑大马吧,你来做马。”另一个男孩子得意洋洋的说道。

“不行……换个游戏,裙子如果弄脏的话,回家……”女孩已经小声的哭泣着说出了这些话。

“那就是玩不起咯,那大家一起玩打怪兽吧,你是怪兽!大家一起打她!哈哈哈哈。”领头的男孩子向着周围的伙伴发出了号令。

一时间,围着女孩子的男生们纷纷用拳头,用脚,向着这个可爱的女孩子打去,嘴上还说着“我是超人,打怪兽咯。”

小女孩只能抱着头,呜咽着说道“我不是怪兽……我不是怪兽……”

夕阳正渐渐的落下,这场施暴看似也即将进入了尾声,领头的男孩子似乎过足了瘾,挥挥手朝着同伴们说道“好了!接下来要给怪兽最后一击,把她架起来,让我来使用最终必杀技。”

那些小男孩们把女孩架了起来,领头的男孩子正在十米外轮着手臂,似乎要通过助跑来发起攻击。

女孩的淡紫色裙子接着还微弱的阳光已经十分的肮脏了,到处布满着尘土和脚印,脸上甚至还有一两道被地上小石子磕伤的轻微伤痕。

“必杀技!正义制裁!”那小男孩已经完成了助跑,正向着被架起来的女孩子冲过来,拳头的目标,看起来是直指她的脸部。

正当拳头就快要打向女孩子脸部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声断喝;

“住手!”

男孩一时收不住力,拳头打在了女孩子的腹部,女孩一声娇喝,两旁掺着她的小孩松开了她,任由她倒在了地上。

女孩蹲在地上,看着从黑暗中走来的人。

稚嫩的脸部轮廓看起来和他们是同一个年龄阶段,但身高却比男孩子都高出了半个头,单马尾,是一个女孩子,非常好看的女孩子。

那个女孩稚嫩的童音透露出一股清冷,“几个大男人在这欺负女孩子,丢不丢人啊?快点给我道歉!”

领头的小男孩明显十分不服气“你也是新来的吧,刚刚搬到这里来的,这公园我是老大,你最好乖乖听我的。”

那女孩走到了他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冷淡的说道“老大?你配吗?”

小孩最受不得这种侮辱了,一拳就像她打去,女孩毫不费力的捏住了他的拳头,转了个圈,盯着他说道“就你?一个以多欺少的混蛋,也配当老大?”

“啪”的一声,那小首领被女孩子帅气的一脚给踢翻了。

孩子王终归有点属于小孩子的本事,忍着疼痛,朝着后面那几个小兄弟吼道“打她!我们男的难道能被女的骑头上?”

几个小男孩虽有点犹豫,但想着自己人多,也冲了上去。女孩左一个直拳,又一个踢腿,一阵的尘土纷飞。有两个男孩子被足够的疼痛打哭了,哇哇哭喊着跑了,这一跑,这些小混蛋们也作鸟兽散,不见了踪影。

唯独那个领头的,恶狠狠地盯着她,撂下了一句,“你等着!”

帅气的女孩走向了正坐在地上发愣的可爱女孩子,借着月色,好看的脸上笼罩了一层漂亮的光芒,她伸出了手,朝着坐在地上的女孩子说道,

“嗨,我是言思,我最见不得以多欺少,以后就有我来罩着你了。”

“南……南星。”眼眶里正含着泪水的海澜看见了言思,那个仿佛救世主一般突然降临的女孩子,借着月色伸出的那只手,一切似乎都带了点朦胧的神秘和唯美。

南星伸出了手握住了言思的手掌,从地上站了起来,言思很高,南星却有点矮,不过对于小孩子来说,这点身高差,更是显得可爱了。

言思低着头看着海澜脏脏的样子,眼眶里的眼泪似乎还没有掉下来。她伸手揉了揉南星的脑袋,又微蹲着帮还一脸茫然的南星整了整衣服,掸了掸尘土,最后才开口说道

“以后这群小混蛋要是再敢找你麻烦,就来找我,我就住你家隔壁,那么晚了,快点回家啦。”

南星这时似乎才反应过来,一下子扑向言思,紧紧的抱着,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和哭泣声,眼泪在言思的衣服上四散横流。

言思错愕了一下,紧接着抱住了南星,微微蹲了下来,任由这孩子在自己的怀里哭泣。

“好啦!以后言思姐罩着你!别哭了。”任由南星哭了一会儿之后,言思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温柔的说道。

“呜……真的?姐姐会一直……一直这样嘛?”南星带着哭腔问道

“会的!只要你在我身边,就没人能伤害你!”言思看着在自己怀里哭泣的女孩子,严肃的说出了这句话。

阳台上的女孩子似乎被午后温和的风带入了更为深层的回忆中,风吹着烟,使它燃烧的更快了,她却全然没有注意到,自顾自的想着那个午后发生的事情。

南星回到了家,一身的尘土和弄丢了的玩具自然是免不了的一顿严厉训斥。可与言思相比,这就不算什么了。

第二天的上午,言思正穿着练功服在练习家传的格斗技,虽然很辛苦,但稚嫩的小脸上却有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坚毅和认真。

门被敲响了,言思的父亲打开了门,门外面站着的正是昨天被言思教训的男孩子和他们的家长。

“你家小孩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无缘无故欺负我们家孩子?”刻薄的声音问向了言思的父亲。

“你看都把我们家孩子打成什么样了?这青一块紫一块的。”

所以啊,有些时候,小孩子的恶比成年人的更可怕,他们颠倒黑白,玩弄事实的本事,就因为是“小孩子”而显得更加人畜无害和真实,即使被拆穿了,也能因为是小孩子而被搪塞过去。

言思的父亲全然不相信自己所教育出来的女儿会做出这种事,但为了成年人之间的某些规则,还是朝着正在后面练武的言思喝到。

“言思!出来!”

她听见父亲带着一丝怒意的召唤,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前厅,看着那些昨天被她教训的小混蛋,和那些小混蛋的父母们。

“昨天你打人了?”父亲的问询一时间让言思不知该怎么回答,毕竟还是个孩子。

“是的。那是因为……”

“住嘴!”听到言思回答后的父亲脸色突然变得很差,朝着言思严厉的发出了命令。

“快道歉!”

一时间,委屈和不甘充塞了言思的心间,练武时无论多么痛苦都不留下一滴泪的女孩子这时的眼眶里已经充满了泪水。

为什么不听解释……

“我不!”言思带着哭腔的跑回了后面,一点也不想看见这些人。

“你家孩子,真是没有家教啊。”刻薄的嘴唇发出了更为刻薄的评价。

“明明打了人,还不肯好好道歉。啧,以后就是女流氓的命。”

中年女人七嘴八舌的刻薄评价让言思的父亲脸色变得更为难看,但还是不得不低下头。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教子无方。我会教育她之后,亲自登门道歉的。”

他并不想听见这些女人叽叽歪歪的声音,留下了这句话后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女人们看了看,接着发出了一些刻薄评价,领着她们的孩子回到了家里。

而言思,正在屋子后头的庭院里,拿着练习用的木棍,一脸委屈和不满的劈着草人。

父亲的脸色已经阴沉的要滴出水来似的,拿着一根二指宽的竹条板,来到了后院。

言思手上的木棍被这根薄薄的竹条一下就抽飞了,父亲强压着愤怒的声音说道

“到前面来,自己跪好。”

“我不!爸爸,你为什么……”

“啪”的一声,竹条准确而又带有力度的抽在了言思的屁股上,虽然穿着练功服,但薄薄的布料根本不能抵御这一下劲道。

言思闷哼一声,眼眶里,泪水再一次开始打转。

“你想在后院里挨打吗?过来!”

言思被父亲拉到了前厅,强摁着跪下了。

“我教你武术是为了防身!不是让你恃强凌弱,没和你讲过《史记》吗?

持有勇力而不自知,强梁者不得其死!你难道要学秦武王吗?”

父亲一边训斥着,一边用竹条抽打着言思的大腿和屁股。

难以忍受的委屈加上被竹条抽打的阵阵疼痛,坚强的言思毕竟还是一个小女孩,眼泪止不住的在漂亮的小脸上流淌着。

不能哭啊,不能哭,怎么能因为明明没有做错的事情而受到责罚,又怎么能因为这种惩罚而哭呢……

父亲在练武的时候因为偷懒,因为一些小毛病也用这根竹条打过她,但那时候言思就痛痛快快的哭出了声,乖乖的向着自己的父亲求饶,她也知道,如果自己开始求饶和哭出声,父亲到最后肯定是不忍心接着打下去,只能笑骂着说她几句,让她自己提上裤子去好好反省。

但这次,言思虽然止不住自己的眼泪,但哭声还是被她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只发出闷哼和轻微的呜咽声。

父亲自然是越加生气,命令言思把练功裤和内裤都脱了,趴在地上挨竹条。

虽说他留着力,但一个武术大宗师的一分力度也绝对不是小女孩的屁股能承受的了的。本来可爱的小屁股上已经被竹条抽打出了一道道深红色的痕迹,这时在褪去了衣物,竹条的抽打使言思的臀部高高肿起,大腿和屁股上布满了竹条的痕迹。

“呜……哇……爸爸为什么不听我说话,为什么啊?为什么!”言思再也忍不住了,习武之人的心智强劲,但她毕竟还是小女孩,一边是委屈,一边是竹条严厉的抽打,她终于忍不住大哭了出来。

屁股和大腿像是着火了一样的烧灼感和疼痛感,深红色高高肿起的部分和未被抽打地方的雪白形成了鲜明的的对比。

“为什么啊!我明明是为了保护别人啊!为什么爸爸不听我说话啊……呜。”言思几乎是嘶吼着带着哭腔向她的父亲说道。

“还敢顶嘴!你打了人还敢在这犟!”又是一下加大了力度的抽打,竹条重重地抽打了言思的大腿上,屁股如果在挨的话,可能就要破皮了。

这一下的疼痛使言思再也支撑不住跪着的力量,趴在了地上。

“起来!今天要惩罚到你好好反省为止!”

言思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直起了身子,但却不回头,朝着墙壁,略微哑掉的嗓子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我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反省的!我没做错!”

……

南星一晚上都想着昨天那个如同救世主一样降临的女孩子,在月光下伸出的那只手,如同神明一样,将她拉出了痛苦。

虽说因为裙子和玩具的事情在晚上被父母狠狠地训斥了一顿,但她可不是言思,小嘴一扁,带着哭腔的向父母说出了事实,这么可爱的女儿被欺负,换做是谁都忍不了,况且丢了的玩具和身上的轻微伤口,完全证明了她所说的话语,母亲气势汹汹的带着她挨个拜访了那些欺负她的孩子的家中,兴师问罪。最后来到了隔壁,她们要好好感谢那个女孩子。

可能就是时间和命运的关系,如果南星和她的母亲早一点出门,或者先去拜访言思的家中,那我们可怜的小言思就完全不会受到一顿这么严厉的惩戒了。

南星的母亲因为工作上的事物要先行一步,对着南星嘱咐道,

“要把礼物和感谢好好的带给那个厉害的姐姐哦,如果不是妈妈有事,真想亲自感谢她呢。”

南星的头点的飞快,带着一盒曲奇饼干,敲响了言思家的门。

欸?只是似乎门后面正传出女孩子的哭泣声和倔强的话语。

……

听见了敲门的声音,正因为言思那句话而勃然大怒的父亲暂且放下了藤条,命令言思去墙角抱头跪好,并且说道

“如果来的是刚刚那些家长,好好道歉!不然我会当着她们的面给你足够的惩戒。”

言思的委屈实在是难以忍受,跪在一个进门看不到的墙角,一抽一搭的哭泣着。

门开了,言思的父亲看到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小女孩正站在门口。

被中年男子脸上阴沉的表情吓到的南星软软的开口问道“请问……请问言思在家吗?”

“在,你找她有什么事?”言思的父亲低沉着声音问道,难道这又是被言思欺负的孩子?这样的话,竹条就完全不够了,本门的家法板子虽说不适合小孩,但有足够的疼痛和教训。

被低沉声音吓到的南星一时间似乎忘记了该说什么,而这样一来,他心中想法则更为坐实了。

“你先进来吧,你家大人呢?”

南星迷迷糊糊的进了门,一进门就看见了墙角跪着的女孩子。昨天的单马尾已经变成了披肩长发,双手抱着脑袋,上半身雪白的练功服,下半身的练功裤和内裤在旁边放置着。臀部已经明显肿了起来,火红而疼痛的颜色撞进了南星的眼睛。

女孩哭泣着,腿则因为疼痛而不自觉的颤抖着,她没有回头,被陌生人所看见自己受惩戒时的羞耻感则让她止不住的低下头,不想看进来的人。

眼前的场景让南星陷入了懵逼状态,但言思的父亲却又抄起了竹条,抽打在了言思已经伤痕累累的屁股上。

“快给被你欺负过的孩子道歉!你不想当着他们的面被惩罚吧?”

言思听见父亲的话语,强烈的羞耻感让她把脑袋紧紧的贴在了墙上,眼泪不停地掉在地上,但还是用微弱且坚定地声音说道

“我不!我没有欺负他们!”

“你!”父亲的神色变得更差了,竹条加快的抽打在了言思的小屁股上。

“为什么要打言思姐啊!住手啊!”南星从懵逼状态中反应了过来,竹条啪啪的抽打声,和言思的哭泣声,南星如同一道闪电一样的窜到了正跪着的言思面前,两手张开,做出了保护的样子。

这个声音,是昨天被欺负的那个小可爱呀。其实被责罚的时候,脑海里也闪过那个念头,如果昨天不管闲事,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呢。

但是,我不后悔!

言思这样想着,回头看着齐耳短发的女孩挡在她面前的样子,心里稍许的获得了宽慰。

“言思姐没有欺负任何人啊!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这样惩罚言思姐!”因为过于的愤怒,南星稚嫩的声音带出了哭腔,朝着言思的父亲愤怒的发问道。

父亲停下了竹条,神色虽还带着愤怒,但还是轻声的向南星询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南星带着哭腔,向他诉说了昨晚的事情,一边说一边流着眼泪,最后竟然转回头抱着正跪着的少女,嚎啕大哭了起来。

“为什么啊……言思姐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啊,为什么要打言思姐啊。”

言思低着头看着正在她怀里哭泣的少女,鼻子发酸,抱着她,又想想自己所受的委屈,布满泪痕的小脸蛋上再一次留下了眼泪。

父亲拿着竹条,一脸的尴尬,嘴巴微张,想要说些什么,但听着女孩的质问和哭泣,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得讪讪的笑了一下,

“是这样啊,是我错怪言思了。那南星今天就在我们家吃晚饭吧,陪陪言思,我去买点菜。”

说完,便丢掉了竹条,落荒而逃的跑出了家门。

现在的房间里只剩下这两个少女了,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打在这两个相拥而泣的少女身上,带了一点圣洁的光辉。

言思抱着还在她怀里哭泣的少女,揉着她的头发,带着哭腔的说道

“南星……谢谢,谢谢。”

“我才是,昨天要是没有言思姐的话……”

南星擦了擦眼泪,舒适的窝在了言思的怀抱里,这股香甜的味道和感觉,好棒。

一只调皮的小手轻轻抚摸了言思通红滚烫的小屁股。

“姐姐……疼吗?”

冰凉的小手给温度过高的小屁股降了点温,很舒服,但言思因为羞耻而微红的脸上却因为这一下抚摸更红了。

“嗯……很疼。”

两个女孩就这么抱着,紧紧的贴在一起。

言思似乎想起了点什么,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唔……南星呀。”

“嗯……姐姐?”

“那什么……能不能让姐姐先穿上裤子。这样子……”

“啊!”南星这时才反应过来,急慌忙的跳了开来,用手捂着自己的眼睛,指缝里却还偷偷看着这个身材高挑的美丽姐姐……

7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