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打女朋友屁股

老师扬起藤条,划过空气的声音之后是重重的一声,啪,一鞭打在臀峰上~~~琛琛猛的仰起头张大了嘴巴,停顿了有一秒钟“嗷—啊—啊—疼—救命啊—啊—”她拼命扭动着屁股,我尽力摁住她,但是不能让她安静下来。然后是第二下,嗽—啪—抽在屁屁的下半部分,也是肿的最厉害的地方,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号…第三下打在大腿和屁股交接的嫩肉上,琛琛的屁股开始不由自主的发抖,她哭得已经不连贯了……

第四下和第五下接连着打下,在颤抖的屁股上留下两条深紫色的对角线……琛琛放声叫了出来…哭声带着颤音…我又按了一会儿,大概能有三分钟吧,等她安静一点下来才放手

这顿罚终于结束了…琛琛哭得稀里哗啦…老师拿着他那一堆悲催的东西先走了,叫我留下来陪着,直到他们寝室的人回来……

老师刚走,琛琛就想把她的小内裤拉回去,我赶快制止了她……屁股已经肿的不成样了,碰一下都会疼的不行,她还想穿着原来那条短裤…那不是要疼死了……女生还真是会不好意思啊……

她很艰难的爬回床上,光着屁股趴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帮她找了条毛巾被盖上,然后蹲在她床边,然后我向她表白了:“琛琛,我喜欢你。”(我自己也觉得好突然…一下就从暗恋变成明恋了…这么传奇的一晚上)

琛琛抬起头用哭肿了的眼睛望着我,问我是认真的么……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琛琛要我抱抱她,于是,在所不辞…我把她搂在怀里……

琛琛先是嘤嘤地哭,接着就开始大哭起来,刚打完的屁屁一定还疼得厉害。

接着我被狠狠的咬了一口,我的肩哦……“你喜欢我刚才还帮着老师打我”琛琛带着点哭腔说……琛琛突然意识到这一点……我一时无言以对……只好抱紧她,想了一会然后说“我是最心疼你的…刚才帮不上你,我也很内疚的……你要是难受就再咬几口吧…我不怕的……”

琛琛扑哧一下笑了…我想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琛琛开始属于我了……

刚刚挨打的时候她哭喊的也累了吧,趴在那里很快睡着了。

琛琛的屁股肿了能有一公分高(我想应该是有的),一片的青紫色,摸上去滚烫的(当然是我偷偷摸的)…她的眼睛哭肿了,嗓子也有点哑了…身上的白衬衫也湿了,是出的汗浸湿的……看到她这样子我鼻子也酸酸的,好心疼呢。

倩倩她们也不是省油的灯……十点多才回来,我一个人在寝室里发了一个半小时的呆(琛琛睡觉中,不想叫醒她)。她们出去看了两场电影,听了这个我心里莫名的窝火,琛琛在这里挨藤条子抽,你们跑到外面high去了……

不过倩倩就是倩倩,会关心大家的倩倩,看到琛琛屁股上的伤痕,她也开始掉眼泪,我大概说了一下事情经过,嘱咐她好好照顾琛琛……

我的任务结束了…先回去了……

9.13

今天早晨我起了个大早(也就七点钟)……

来到琛琛的寝室,我给她带了早饭,这样她就不用下楼了。

我到的时候她们刚起床…琛琛病怏怏的样子,见到我艰难地挤出点笑容。

问她感觉怎么样,结果就一个字……痛!

我们都弄错了…都以为打完了就好了……可惜,事实不是这样的……昨晚打她的时候,后来屁股挨板子都麻木了,也就没感觉那么痛…可是现在睡了一晚上……屁屁又是自己的了……那就有的痛了……

琛琛勉强吃完了我带的早饭(倩倩她们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倩倩从医务室要了一瓶红花油和一瓶清凉油来…话说这玩意在我们学校畅销的很…挨一次打涂一次…后来有的时候学校里到处弥漫着这味道……

我们打算给琛琛擦点药……

琛琛倒是很配合…至少接受了我…我拿着棉球,沾着红花油一点一点的往她屁股上擦,我发誓我动作很轻,可是擦着擦着琛琛又哭起来…红花油的刺激性太强了…痛得她受不了…我停了下来…倩倩却执意叫我接着擦…塞给琛琛一个枕头抱着之后继续开始擦药…就像在完成一件艺术品一样的小心,生怕弄疼她的屁屁(虽然已近很痛了)…

等把药涂满整个青肿的屁股,再那里凉了一会,倩倩端来一盆凉水,拿毛巾给琛琛敷上…琛琛终于好受一点了……

9.14

我在寝室写作业的时候,化学老师来找我。

我们聊了很久。

我挑重要的说吧,余老师以前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也是化学课代表,那时候也喜欢上班上的一个化学暴烂的女孩……那时候管的比较严(比现在还严),不准学生谈恋爱的(现在不也还是不准?就是不明文规定罢了…真是虚伪),化学老师就总是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孩被抽的鬼哭狼嚎……

前天晚上,化学老师打琛琛的时候发现我的眼神就像他二十几年前一样,也就心生怜悯,没有狠狠的打下去(否则琛琛屁股要开花呢)。

9.15

今天又到星期一了,升旗仪式上又是千篇一律的那堆东西…倒是说要统考还是月考来着(我没听清),让我们好好准备。(管他是什么考,我就知道我们的作业要变厚了)

我给琛琛找了个棉垫,垫在在她的椅子上,坐着就不是那么疼了,不过她还是痛,下课就都站着,她的几个好朋友照顾着她,陪她聊天,逗她开心,挺好的。就是琛琛面对我的时候总是有点脸红,也几乎总是正对着我,就像我能看穿她的裙摆,看到她被打的红肿的屁股似的。

…差点忘了,今天还有一件大事,除了琛琛以外,她们寝室的女生,当然也包括倩倩每人挨了二十竹条。原因是因为她们在没有审批的情况下擅自离校两个多小时。我没看到她们挨打的样子,但是我知道那一定惨不忍睹(不过五个女孩光着屁股排成一排挨竹条抽的情形估计也只有我们学校才能看到了)。

别的女生挨打了我本来表示一下礼节性的同情就行了,不过这一次我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办,因为琛琛的寝室里的女孩子们都被痛打一顿,食堂离寝室有200多米,还要爬五楼,于是她们每天的早饭和晚饭就要我给她们打包带去了……

9.16

给人带饭也是一件挺累的事,一寝室六张嘴呢…

早上去的时候一群人正忙着洗脸刷牙整书包,我撂下早饭,抱抱琛琛,问句早安,直奔教室收作业。

晚上送晚饭就有意思多了…推门进去先闻到满寝室的红花油味,然后看到一群女生趴在床上写作业的感觉真是怪怪的。不过又能怎么样呢,怎么舒服怎么来咯。

琛琛真是有那么一群好朋友,其实倩倩她们那顿打真的是自找的,从门卫面前直接过去招呼也不打一个,门卫问她们班级和名字也都是说的实话,今天被老班拖出去的时候还真有几分上刑场的味道。

9.30

一个月过得真快,今天考完了,我也不知道考得怎么样,要等十一长假回来才有结果。

十一的时候终于可以回家,玩电脑了,太久没有碰它们了……

10.8

回到学校收成绩单,我考得不错,估计有希望进年级前十,到时候分文理科有机会进快班。我们班也考得不错,平均分年级第一,班主任也高兴,叫了好多肯德基的外卖,开了一个party,隔壁班羡慕的口水都要下来了吧。\(^o^)/~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家琛琛把难度系数0.7(即命题时平均分定位70分)的化学试卷考及格了,我得好好祝贺她。

成绩真是件罪过的东西,考得好了老师都看着你顺眼,考得不好的则手足无措。听说这回是高中部考得不好,于是他们也许要倒霉了。

我说的没错,中午时分,又见有体罚的,是高中部那边,对面的楼。初一三班的一片光着屁股学生趴在教室门口的栏杆上,他们的班主任怒气冲冲地拿着一条竹板尺,来来回回的打,我们就远远地听到连续不断的“啪啪啪啪啪…”,写作业也没有激情,那气势真是让人胆寒的。

下午去看小卖部,惊奇的发现红花油脱销了(=.=)…初一的小弟弟妹妹们也几乎一个个都红着眼圈快步走过~

我第四节活动课下午在化学老师办公室用Excel打化学成绩的表格,化学老师还和我调侃琛琛的事,问我是不是教了她什么秘籍(我确实帮过一点啦。这时候高中部的不知道哪个物理老师怒火万丈的拖着一个学生进来……我很淡定的继续打表格,因为这明显不关我的事,一个月的时间我也见过不少打了,对打女孩子这种事情也不惊奇了,打完表格说不定我还有时间打会篮球呢。

不过看来我今天运气不咋地,那物理老师完全没精力再打下去了(我猜她今天教训了不下三十个学生…每个班十来个不及格,一人两个班,是有这么多),她叫化学老师帮忙,化学老师也累(我说过他是工作狂),于是化学老师叫我帮忙…

这真TM好主意啊!太过分了……但是我还不想和老师起争执,不想挨板子,乖乖从命了。

我站起身,这才看清楚是高中部那边的小萝莉…我不知道她叫啥,但是我有印象,因为就是她主持了军训时候的篝火晚会,口才很好,很凌厉的……今天因为上课时候和物理老师顶嘴,下课就被拖来了。(明知道今天老师心情不好还找死…这下撞枪口上了吧……我这么说是不是好恶毒啊…)

那个小妹妹在墙角罚站,她站得很直,也不哭,一副很犟的的样子,老赵还和那物理老师说说笑笑的,那物理老师在她的办公桌里翻了半天,然后拿出一根双股的藤条来交给我,我双手接过。那藤条很老了,上面还有灰呢,不过挺沉的,比起抽琛琛那条,这一根估计是要更痛一些了。

“不用计数,打到她肯认错,不认错就狠狠地打”物理老师这样吩咐我。

于是我走向那女孩,我都没有说什么,那个女孩就很自觉地趴在大办公桌上,撩起裙摆,退下内裤,露出雪白的屁股,“我准备好了,来吧。”

我扬起手中的藤条

“嗽~~~啪……”熟悉的声音…她几乎就没有动,当然也没有叫,我都怀疑我是不是真的打到了。

但是看着那道肿起的红痕,我知道我打到了,而且很痛。

她不认错,我也没办法…

继续打,嗽~~~啪……嗽~~~啪……嗽~~~啪……屁股留下上一道道鞭痕

这女孩就是不叫出声,就是不哭。(比琛琛更坚强的女孩啊,佩服你)

我起码打了十五下,她都没吭一声,老余都站起来看了我好几眼,观察我是不是放水不敢用力打。

嗽~~~啪……嗽~~~啪……藤条还在继续,我想估计有二十下了,整个屁股肿成一片红色,仔细看还有高高低低的起伏,一道道楞子触目惊心…

“停下,别打了。”化学老师叫住我。

其实也不是别打了,是给我找了个新工具,一把竹板尺,化学老师知道我不会用藤条,怕我把那女孩屁股打烂吧(大家都没想到那女孩那么倔…我想她自己也是没想到吧)…也是…老师打出的鞭痕都是平行线,而我呢,虽然下意识的不想鞭痕交叉,但还是力不从心,打出一堆平行四边形和很多不知道的图形。

又扬起手,“噼~”…竹板明显就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了…至少打一下看不出有肿的,就是红了一点。

啪!啪!啪!啪!…我连着打下…观察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那女孩的屁股从红渐变成深红,就快要变紫色的时候,她忍不住开始动了…

我抓住这个好机会,认准一块地方又狠狠的补上几下,她终于吃不消了,哇的一声叫了出来…还真是把我吓了一跳…我问老师,还打么。

“她没认错就接着打…”我得到肯定的答复

“乖,你认个错吧…”我怂恿女孩认错。

“我没错!”她带着哭腔

…啪!啪!啪!…哇呜…啊…啊…啪!啪!啪!…啊…啊…啊……

又是一阵痛打…

“乖,认个错吧,认个错就不打了。”

“我没错!!!”

我没办法,真的没办法……

物理老师看出来了…但是她不会妥协…看得出今天这俩女人是非得分出胜负不可…

物理老师用她的祖传必杀技解决了这一问题……(我发誓绝不和这老师顶嘴…因为我不想再听那惨叫声…)

老师拖来瑜伽垫,叫女孩趴上去,奉命我按住那女孩(这才是我的专业),然后拿出两盘蚊香点着,放到两个铁盘里,然后按在女孩的两瓣屁股上…

“啊…烫…啊呜……。嗷……不要啊…”

女孩当时就受不了了…可以想象那种炙烤的感觉有多难受…

她像一条离开水的鱼那样挣扎,但是被我无情的按在垫子上…

“嗷嗷…啊……救命……啊……绕…饶命啊……嗷嗷……”

她像防空警报似的惨叫着…充分发挥着她做一个女高音的潜质…

“那你快认错啊”我说。

“啊啊……我…错了…我错了……嗷嗷…老师……老师饶了我吧…啊…呜呜……”

物理老师见到她认错求饶了,脸色倒是好了不少,可惜她没有轻易放过她,毕竟是她亲自出手了…执意要等蚊香烧完。

“天杀的…”我心想……一盘蚊香少说要烧四十分钟呢……

“啊…嗷嗷嗷……救命……”窗口路过的人们也来张望发生了什么

又过了一会,她也不叫了…但是嘴巴还张大着,眼泪还在源源不断地流…

在蚊香快烧完的时候,她又开始挣扎…但是被两个人的重量压在身下的小女孩又怎么逃脱得了这种痛苦呢?

终于烧完了……女孩屁股上留下两圈褐色的螺旋线…

化学老师从那个几乎没有用过的化学实验急救箱里面翻出烫伤膏来丢给我和物理老师。

老师给她擦药的时候那女孩已经几乎虚脱了,我能感觉到她衣服潮潮的,尤其是后背,刚刚烫她的时候疼得她冷汗都出来了…

给她十分钟缓过神来,很痛苦的把内裤穿上,放下裙摆……

那物理老师有点认识我的,说我打得不错,有留在学校做老师的潜质呢(说不定我还真的会回来),还送我个香蕉吃,回去的路上,也是同情那个小妹妹吧,我把香蕉给了那个初一小妹妹,听说吃香蕉可以开心一点呢。我扶着她回到他们班教室(她几乎就不会走路了),他们班一下沸腾了(我很想知道是因为女孩被打了,还是因为我送她回来了)。

希望那女孩别恨我…我现在甚至都不知道她叫什么。

10.10

今天是传说中的双十节哦…

我们学校要接纳来自日本的访问团,我们班也要来几个交换生,不过,那是下个月的事了…老班提前和我们说这个,无非也是希望我们下个月好好学习,少犯错…免得当着“国际友人”的面挨打。

10.15

今天星期六,平时我们每个月只能回家两次,而这星期,虽然刚刚放完十一长假,但是因为我们班考得好,学校准假,我就约着琛琛出去玩。顺便聊起我们的过去。

她来我们学校是她爸妈的意思,而不是因为考试成绩…(确实啊,她成绩就比我没差多少)

他爸妈管她很严,要是她敢不乖犯错成绩差,第一次警告,第二次就吃“竹笋炒肉”

我那时候心里一时不是滋味,毕竟这样的父母对琛琛太严厉了,她也吃了不少苦,我心疼…可是要是没有她的父母,我这辈子就见不到琛琛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听她说,刚上小学的时候用四十公分的那种有机玻璃尺子打她,每次都打到屁股一片通红才罢手,到毕业打断了不下十把。后来她父母嫌尺子坏的太频繁,就专门买了一个拍被子用的藤拍子,稍微把拿来拍的那头整小了一点,之后的日子里,琛琛就开始与它为伴了。琛琛说,那个打屁股痛得很,经常哭得邻居都被吸引来,替她求情。

后来琛琛上高中了,就是我们高中的高中部,其实以她的成绩,完全可以考市重点的高中的,但是也是父母的意思—她只能到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来受苦。

高中部的老师管学生更加严,高中倒是松了许多,因为老师相信我们能管好自己了。

琛琛那时候成绩很好,又多才艺,毫无悬念的当上了班长。按理说很招人羡慕,可惜事实上不是,班级要是什么地方扣分了,或者什么做的不好,班主任就要来找班长的麻烦了……运气好的时候帮着“教育”责任人,运气不好的时候就藤条上身。

熬过了高中三年,就是我面前的琛琛了…我现在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她挨化学老师那顿痛打的时候可以忍着不掉眼泪那么久了。

哎…琛琛总是那么招人可怜,不是么。

10.17

今天的升旗仪式的最后,我们看了一出好戏,说是好戏吧,其实挺惨烈的,上次统考的时候抓到高二九班有人在作弊,为了严肃校纪,不仅作弊的人一人一个处分,今天还必须当着全校的面受罚。

作弊的有三个人,一个男生,两个女生…听说是男生考试的时候给俩女生传答案被发现吧。(说实话在我们中学敢作弊真的很让人佩服)。他们每人三十藤条,由我们的三位体育老师主罚。

体育老师男的个个身强体壮,女的也精干有力,我望着主席台看到他们裤子被拖下的时候,屁股也觉得有丝丝凉意袭来。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