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堂打板子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清晨!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冲破了层层云雾的阻挠,用她那无尽的灿烂的光芒照耀着大地!似乎想荡涤世间一切阴暗的角落。

世界从沉睡中清醒过来了,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男女老少全往县衙涌来!不大会儿,衙门口就聚了不下百十口子人!一个外地来的打把式卖艺的不解的问着行人,但是根本没有人答理他,只有一个年迈的老人告诉了他,原来有个叫开心的可怜女孩子被人告为通奸,那个该天杀的县官断不了案,听说从京里来了个什么将军,作为钦差来审次案。老人又说,“唉,那个可怜的女孩子啊!人又漂亮又懂事,怎么会被诬通奸呢?走,去看看去!”

这是一个怎样的衙门啊,到处是蛛网和老鼠,那快高悬的“正大光明”的匾早已破烂不堪了,一帮衙役横七竖八的站在大堂上,那个县官也颤抖着等待着,因为他知道,那个钦差可不是好惹的!据称是大清第一刑讯高手,折磨起人来能让你生不如死!他自己也有个绰号,叫“笞之将军”。当年骇人听闻的“刺驴案”和“马乃文和大葱头”都是他主审,把个男男女女折磨得死去活来,男的打得两腿骨碎筋断,女的打得浑身皮开肉烂,大堂上变的有如地狱般可怕!联想到自己这么多年贪污的几十万两白银,头后不禁直冒冷汗!

“将军大人到!”门口一个衙役突然大叫起来,吓得县官一哆嗦,差点儿摊倒在地上,他气急败坏的擦了擦汗,“喊什么喊”。忙又用他那特有的小碎步快步迎了出去,之间门外的八抬大轿已然落下了,轿旁还跟着一个高大威武的人,只见从轿子里面慢慢的走出了一个人,正是笞之将军!县官忙不迭的跑了上去!嘻皮笑脸的说道,“将军大人啊!有失远迎,下官该死!!小县有大人光临,真是篷筚生辉啊!!啊……这位爷是……”县官显然是在问那个轿旁的人,将军的眼睛看都不看县官,轻蔑的哼了一声,“那是护卫,京城六扇门中的老三,因为一直帮我审案,江湖人变称他‘狱卒’,去年被皇上他老人家封为在册高手之高高手!”

“哎呀!”县官那鼠眼马上睁的溜圆,“原来是‘狱卒’您老人家啊!久闻大名,如雷……”

还没有等他把话说完,将军和狱卒一甩袖子,大踏步走进了大堂,把个县官一人甩在门外,老百姓纷纷窃笑。

将军此时已坐到了大堂之上,看着堂下这些东倒西歪的衙役,气的不禁怒吼一声,“这都是什么东西!给我滚一边去!!今天由狱卒掌刑!!”县官马上一挥手,“快!快滚一边去!”衙役们马上都后退了一步,“这案情是……”一个师爷一样的人走到将军身边说道。“我已经知道了,带人犯吧!”将军显然已经等不及了。

不大会儿,两个衙役押着一个女孩子从后堂走来,人群顿时骚动起来,人们纷纷的指手画脚,只见一个面容姣好,惹人怜爱的女孩子被那两个如虎似狼的衙役一人架住一只胳膊,从后堂拖了出来。将军定睛细看,这个叫开心的女孩子果然是个少有的美女,一身白衣显出她那特有的清纯,由于是被衙役架着进来的,少女的身体被勒得凹凸毕现,勾人魂魄,两条修长的美腿加上上身那朦胧的两团圆晕,更让人浮想连翩。

那女孩子一见到将军,马上哭出声来,“大人啊,小女子冤枉啊,都是他们诬告啊!”,她猛一回头,看见那个知县正站在旁边听审,气得她紧紧咬着自己的小嘴唇,“你……你为什么要这样,你收了人家多少钱!你这个鱼肉百姓的浑官,你会不得好死的!!!”

话没有说完,只听将军怒吼一声,“大胆!!!朝廷命官怎容你随意谩骂!!!来人!!”

狱卒马上从旁边走上前来,“有!”

“将这个没有礼数的女人重责20藤鞭!!”

“喳!!!”

“不要啊!大人!”开心吓的顿时花容失色,她从小就没有挨过打!现在一下子要挨20藤鞭,要她怎么受的了!

大堂下的百姓顿时乱了营,纷纷议论开来,这个大人怎么一上来就用刑呢,比那个狗知县还狠毒啊!

只见狱卒不亏是刑讯高手,他马上从大堂里的刑具架上挑了一条粗大的藤鞭,黑黑的藤条被拧成了一长条,再经过特殊的浸泡,使其既有韧劲,又有硬度。两个衙役马上走了上去,一人架住开心的一只胳膊,两脚一踹,把开心一脚踹跪在地上,“啊~~”女孩子猛扑在地,双手按在地上,下身呈跪姿,这是将军用刑时最喜欢让犯人摆的姿势,既可以打后背,又可以笞臀!

女孩子就这样屈辱的跪趴在大堂之上,臀部撅在了大厅广众面前!狱卒走到了她的身后,开是挥舞起了藤鞭!

“嗖-啪”藤鞭在空中划了到很大的弧线,只见一道黑影闪过,狠狠的揍在了女孩子的身体上,由于隔着衣服,所以发出了沉闷的鞭响,“啊~~~~~~~~”女孩子的身体猛的抽动了一下,紧接着哭叫起来。藤鞭很长,所以这一下一直从后背打到了左臀。一道清晰的鞭痕横亘在女孩子的身体上,衣服快被打破了。

下面就很快了,狱卒毫不留情的开始一下一下的鞭打着眼前跪撅着的女孩子。

皮鞭在空中不断的划过,狱卒的胳膊越抡越快,鞭打声,女孩子的惨叫声不绝于耳,藤鞭不断的在女孩子的后背,臀部上肆虐,女孩子那薄薄的衣服被打得破成一条一条的,女孩子虽然被架着,但还是由于疼痛难忍,在地上不断的挣扎着,两个衙役死死按住女孩子的头,使她的臀部更高的撅着,以便更舒服的挨打,后几鞭狱卒则是完全的抽在了她的屁股上,把她那白色的裙裤和臀肉打得四下飞溅。大堂外的人群有的已经看不下去了。

20藤鞭很快的打完了,此时的开心已经不是刚才那娇小可爱的女孩子了,她死死的趴在地上,嘴里发出的娇喘还能证明她还活着,后背,双臀被打得伤痕累累,道道红色的可怕的鞭痕绽露着。

“报告大人,用刑完毕!”狱卒丝毫不被这惨状所动,冷静的向将军报告,看来他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了。

“哼”将军吟了一口茶,“看你还敢不敢辱骂朝廷命官!还不如实招来!”

开心挣扎的抬起头,“大……大人,小女子实在是冤枉啊!”

“陈知县,你说!”将军对在一旁正在窃笑的知县说道。

“啊,是是!大人!”知县一歪头,“这个……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经过我们的调查,她就是通奸!可她就是不招啊!!”

“那就不用再查了,陈知县说你通奸你就通奸!”将军说道,“下面我的任务就是使你招供!狱卒,把我们的刑罚都告诉她!”

“是!大人!”狱卒开始介绍起来,“对女犯,有‘竹板笞臀’即用大竹板子打女犯的屁股、‘双篾夹乳’即用两条竹篾夹住女犯的两只乳房,上下擦动、‘火烧连营’即用火烧女犯的下身、‘坐钉椅’就是让女犯坐在由几百钢钉制成的钉椅上,双脚要挂上铁球、‘直上云霄’即用烤热的铜棍插如女犯下体或肛门、‘炸驼子’即将大号爆竹插入女犯肛门后点燃……”

听完狱卒的大刑介绍,开心早已吓的魂飞魄散了,就连陈知县都吓的胆寒,不停的擦着冷汗!“你想试试这些刑罚吗?”将军问到,“如果不想,最好马上招认,不然我一个一个的试!

此时的开心早已忘记了背上的剧痛了,她在矛盾着到底招不招呢,她本来就没有和什么人痛奸,要不是本县大户赵霸王对她动了淫心,她不从,才被赵霸王诬告!要是招了,少女一世的贞洁就此一去不复返,要是不招,刚才狱卒说的那种种刑罚,叫一个年轻娇嫩的女孩子怎么受得了啊!

“我……我……”开心实在不知如何是好了。

“哼,看来不再给你点提示你是不会招认了!”将军冷笑一声,“来呀!竹板笞臀30!!”

“啊~”开心大惊失色,“不要啊,我冤枉……”

话还没有说完,两个衙役手持两个宽大的竹板子走了上来,一下子拍打在了女孩子的后背上,那开心一下子就打趴在地,又上来四个衙役,死死按住女孩子的手脚,开心呈“大”字状的趴在了地。

“呼-噼啪~~~~”

掌刑人高高抡起了板子,泰山压顶之式的打将了下来!板子实实在在的打在了开心的屁股上,发出了清脆的笞打声,女孩子的哀叫再度在大堂上响起!

“噼噼啪啪”的板子声不绝于耳的响起,宽大的竹板子把女孩子的娇嫩的肌肤打得血肉模糊,臀肉四下飞溅,开心的身体随着板子的起落剧烈的大幅度的抽动着,四个衙役需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按住她,两个掌刑的人打的性起,手也越来越快,越来越狠,大竹板一般都要扬到他们的脑后才落下,看来是一人负责打女孩子的两瓣屁股中的。

其中一瓣,不大会儿,开心圆滚滚的臀部就打得惨不忍睹了。女孩子也打得有开始的拼命惨叫到最后的气弱悬丝了。

30板子终于打完了,大堂上一片寂静,衙役悄然退出,只留下了开心一人趴在地上,白色的裙裤早被藤鞭板子打得不见了踪迹,只剩下浑圆的臀部雪肤粉碎、皮卷肉烂。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