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堂打板子
以下内容由用户上传转载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初秋,树叶瑟瑟地落满了官衙前的青石小路。一大群看客密密集集地拥挤在官衙的门口,纷纷议论着。“听说苏雨笙被告偷窃呢。”

“诶,苏雨笙是谁啊?”

“苏小姐你都不认得,清雨楼的那个白衣姑娘啊。”

“啊,就是那个卖艺不卖身的漂亮妞儿?”

“就是就是,听说前天傅将军的儿子花200两银子上她,结果被拒绝了,傅公子脸上挂不住,硬告苏小姐偷了他的玉佩。”

“这下苏雨笙可要完了,那县令肯定觊觎她的美色。”

咚咚咚—“升堂!”三声鼓响,县衙的门缓缓打开。

“升堂了,升堂了,那个苏小姐我还没瞧过呢。”

“威—武—!!”两排衙差的板子搓的地板呱呱地响。

“带犯人苏雨笙上堂—!!”

“带犯人—”

顷刻,只见一名素裙女子被两名差役押上堂来。那名女子从头到脚都是素的,白布将长发简单地束在背后,白衣带白鞋,只有手腕上和脚腕上的铁链是漆黑的。

“跪下。”苏雨笙在差役的呵斥声中双膝跪倒在堂上。

“你看这气质,非凡吧,过堂了还穿得如此整齐。”

“是啊,连腰杆都挺得笔直的。”

“犯人苏雨笙,傅公子状告你偷窃他的玉佩,此事属实?”

苏雨笙想理一理掉在额前的长发,却发现双手早就被铁链锁在身前。前天的一幕又在眼前浮现,老鸨的话又一次一句又一句地在她耳边回响。

“苏小姐,你这一次要有什么闪失我们就完了,我们清雨楼就靠你撑着的啊。”

“苏小姐,这傅公子我们可惹不起啊,你不如早点认了吧,反正这刑是得受的,认了得打不认了也得打,还有什么摞指啊那些刑罚,要你的手指被夹了今生今世都别想再弹琴了。”

“苏小姐,认了也就挨几个板子,没什么大不了的,总比受那些五花八门的刑罚好啊。你要细细考虑啊,别跟自己过不去。”

想到这里,苏雨笙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她本来就是个苦命的女子,父亲因违抗朝廷被发配,从小就受大家闺秀教育的她不得不被官府卖到青楼做妓,她只想靠那些学过的技艺来暂时保存自己的清白,为何上天总是要捉弄她呢。

她轻轻地闭上眼睛,两行热泪从眼眶流下,“民女认罪,请大人处置。”

县令从来没遇到过认罪认得如此爽快的人,一时也慌了手脚,频频向参谋使眼色。

“这么快就认了?”

“这苏小姐怎么手脚这么不干净啊?”

“你懂个啥,人家这叫明哲保身。”

“是啊是啊,才二十出头的大姑娘,要被那些刑罚折磨一番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想再出来卖艺,嘿嘿,难了。”

“啪”的一声惊堂木让门外那些看客早早安静下来,只见苏雨笙早早的在状纸上画了押,垂头候审。那县官晃着脑袋把状纸读了一遍,“啪”的又拍了一下惊堂木。

“犯人苏雨笙听判,窃取傅公子玉佩一块,今本官判你六十大板,并赔偿20两银子,你可服罪?”

苏雨笙强做镇静地回答:“民女知罪,请大人用刑。”但声音却带着丝微的颤抖。

“好,人来啊,给我重打六十大板。”

“六十大板,怎么这么多?这小姑娘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是啊,是啊,偷东西顶多判个四十。”

“这县令早就被买通了,难道你没看出来吗?幸好苏小姐早认罪,否则有她受的了。”

正讨论间,两名差役已经举着板子走近苏雨笙,熟稔地将板子插到她的肋下,往下一掰,苏雨笙只觉得身子无法控制地重重地趴倒在地上,上身被紧紧地按在地上动弹不得。又一名差役过来紧紧地按住她的脚踝,苏雨笙只觉得自己和大地都要被压成一体了。又两名差役上来,将板子交叉闸在她的脖子上,苏雨笙只觉得心跳加速,连头都转不动了,两眼只能直勾勾地盯着前方的青石板。全身除了大腿和屁股尚可以稍微挪动之外,所有部位都僵硬了。此时,又过来两名差役,一左一右地将板子搁在她的臀上。白布扎的头发早就散了,挂在眼前,苏雨笙干脆把眼睛闭上,静待刑罚。

又过来一名差役,把她的白衣往上一翻,白裤往下这么一撸,那白净的屁股就生生的露了出来。

“哇,那苏小姐的屁股顶级啊。”一名观客望着趴在地上屁股高高耸起的苏雨笙说。

“是啊,听说她练过功夫,这屁股当然结实了。”

只听又是一声惊堂木,那县令手里抓了12跟签子,此时一把全撒在地上,“行刑!”

苏雨笙听到行刑二字心中不由得一紧,通通直跳,以前也曾在清雨楼被老鸨教训过,但现在那是官府的毛竹大板啊。心里才想着,只觉得臀上一空,搁在上面的板子早已不知去向,只听一声呼啸,“啪—”重重的一声,板子第一次狠狠地亲吻了苏雨笙的屁股。那白生生的屁股立即增添了一大块红色。

虽然做足了准备,苏雨笙还是“啊–”的一声惨叫,这痛实在太高出她意料了,太疼了,只觉得左边臀部,连同大半个右边臀部都在火辣辣地发痛。“啪—”,第二板,打在苏雨笙右边臀上,并连同大半个左边臀部都狠狠地吃了这一板。第一板的痛楚尚未被消化完,第二板的痛楚马上有来了,只痛得她全身发抖,使劲地把脖子和右腿抬起来,却被紧紧地按住!

那掌板的从来没打过如此美妙的屁股,今天可着实痛快,毫不留情的又是一板重重地打下。“啊—”苏雨笙长长地一声惨叫,差役默然地在旁数着:“三—四—五—”苏雨笙只觉得仿佛要到世界末日了,臀上的疼痛随着数字的增加成倍增长,才挨到第五板就感觉臀部仿佛被打开了,连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

“啪—”狠狠的第六板,苏雨笙再一次发出长长的痛嚎,臀部不自觉地扭动企图避开将要来的第七板。可是那差役却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听着苏雨笙那近似母兽般的哀号,看着她那性感扭动的臀部,毫不犹豫地举起板子打了下去。苏雨笙惨叫一声,痛得声音都是颤抖的。那毛竹大板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还有五十几板,‘老天,你让我去死吧’苏雨笙默默地念着。

“八—九—十—十一—十二—”连续的五板毫无间断地落在苏雨笙的屁股上,屁股被打裂了!苏雨笙痛不欲生,浑身是汗,头发沾在脸上和额头上,到处都是。苏雨笙的臀部同力地扭动着,可惜幅度实在小之又小,无论如何都不能避免下一板的袭击。苏雨笙只觉得除了臀部以外全身都是僵硬的,她要自尽!可惜全身都被紧紧地按着,一动也不能动。

“啪—”“二十一”这一板把苏雨笙的魂都要打飞了,嘴里发出似人非人的长长的一声嗷叫,听得外面那些看客都毛骨悚然。

有的人简直都看不下去了:“对一个小姑娘太狠了这也,毕竟人家一介女流啊。”

“这掌板的怎么一点都不留手啊,这娇滴滴的大姑娘不被打死才怪。”

“三十三—三十四—”,苏雨笙只觉得自己的意志已经不那么清醒了,手脚冰凉一片,惟独臀上大把大把地发着骇人的热量,整个屁股不停地发胀,感觉要到极限点了。“啪—”“三十七—”一声长长的呻吟,苏雨笙早就疼的叫不出来了,这一声呻吟直钻每个人的耳鼓。随着这声呻吟,肿胀到极点的屁股被打开了花,血渍渗出来了,把屁股渐渐地染红了。“四十一—”臀部麻木得几乎毫无知觉了,苏雨笙只觉得全身也渐无知觉,“我要死了。”她眼前一黑,沉沉地晕过去了。

“报告—犯人晕过去了。”“浇醒了给我继续打。”县令毫无恻隐之心。‘哗’的一盆水浇在苏雨笙的头上,她只觉得臀部又渐渐有知觉了,像有千万只虫子在噬咬着她的血肉。“大人,请您饶了民女吧。”她终于挤出了一句话。“给我继续打!”县令的话让她的心重回冰点。“啪—”“四十三—”,休息了一下下的臀部又重重地挨了一记,吃饱了打的臀部猝然受了这一下只痛得苏雨笙想翻过来,却一动也不能动。“四十四—”苏雨笙的眼泪像决堤的水般涌出,之前一直咬牙硬抗的她终于忍不住了,眼泪流得满脸都是,头发散乱了一脸。

“五十—”‘还有十板,一定挺过去了。’苏雨笙顽强地想着,双手紧紧地抓住铁链。早已开花的臀部周围都是血渍。周围的人有的已经目不忍睹了,这惨象恐怕治好了也会留下板花陪她一辈子了。“五十九—六十—”随着

最后一下重重的板子,六十大板终于打完。苏雨笙又一次沉沉的晕了过去。

“行刑完毕。”一名差人喊着把她的裤子提了上来。又将她拖起来谢恩,只见她趴下的青石板被汗水夹杂着血水染湿了一大片。围观者皆唏嘘而去。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