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上打屁股
本文为尼小诺原创
本文为《入药三分 06》的后记

许瑞凌没有时间再去考虑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他必须快速的将自己的计划进行下去。他让警卫将倒在门口的章凌雪暂时放在了研究所的停尸间内,混在了其他的遗体里,刚才迫不得已的开枪已经暴露了研究所中有太多的秘密,虽然研究所地处郊区,但被救出去的任慧琳必然会让警方快速包围这里。最多两个小时,这里将彻底被警方彻底控制。

许瑞凌让被控制的3所研究员加紧复制了章凌雪放在地上的药剂,经过当班主管的检验,的确可以顺利通过检测。混合的比例没有太高便可以迅速转化,许瑞凌的嘴角露出一丝邪笑,毕竟在警方彻底包围这里之前,自己仍然对这个地方拥有绝对的掌控权。

张进迅速将任慧琳送到了医院,但是由于被过度用刑加上惊吓过度,任慧琳已经陷入了昏迷。医生经过检查发现任慧琳全身多处受伤,私处甚至有一条长达4厘米的撕裂伤口已经被严重感染,他们马上对任慧琳进行了抢救。张进快速拨通了沈庆云的电话,让他快点带人包围研究所。

沈庆云马上通知了龙维峰,警方快速行动,全副武装的公安警察迅速前往昌德研究所。沈心怡不放心章凌雪要求一起去,却被父亲拒绝了,让她自己老老实实待在警局。张进半路赶上了沈庆云的车队,一起前往研究所,但是他突然瞟见穿在任慧琳身上的防护服,名牌竟然是章凌雪的,沈庆云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章凌雪极有可能已经遭遇不测了。

警笛长鸣呼啸着包围了研究所,荷枪实弹的武警迅速控制了研究所周围所有的出入口,道路被迅速用拦路虎阻挡,本就平静的郊区一角,此刻的气氛却突然紧张了起来。沈庆云带着警员刚想进入研究所,门口的保安却把沈庆云拦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这里是国家级的研究所!你们有手续吗?”

沈庆云没有废话,向他出示了自己的警官证便直接甩开他带人冲进了研究所。

在警局留守的沈心怡却突然收到了一份包裹,送包裹的是一位老阿姨

“警官啊,我要找沈队长啊,你帮我叫一下他。”

“哦哦,阿姨,他···他不在,有什么事可以先跟我说嘛?”沈心怡热心的将阿姨扶到椅子旁坐下。

“哦哦,那你到时候把这个东西给他,你告诉他这个是从研究所里送出来的,他就懂了。”

“好的阿姨,您先歇一会。我去打电话给他。”

沈心怡拿着包裹,用警用号码拨通了父亲的电话,沈庆云此时正在研究所里搜查,他用蓝牙耳机接通了电话,

“心怡,你看看包裹里都有什么?”

“一袋药粉,一瓶药剂,一张纸条,纸条上是G楼负二层,202室”沈心怡给父亲读着。

“G楼?小刘,G楼是哪栋?”

“砰!”

一声枪响打断了通话,沈心怡听着听筒里“嘟嘟嘟”的忙音,头脑中一片空白。她快速冲出去,询问那位阿姨研究所的地址到底在哪里,阿姨刚说完昌德二字她便立刻冲出去,拦了一辆的士跳上车。

沈庆云接着电话,却被一旁的警员一把推在了一边,警员中了一枪倒地,沈庆云被推了一下也倒在地上。警员身上的防弹衣挡下了致命的子弹,缓缓爬起来开枪还击,沈庆云也迅速开枪还击,匪徒的枪声胜过了一切的询问和猜测,无论眼前的大楼是否是G楼,他都得好好查一查这间研究所了。而楼中埋伏的枪手正准备开枪,听到枪声的武警迅速向G楼靠拢,交火瞬间便变成了激烈的枪战,楼中的枪手并没有很多,双方的实力差距过于悬殊,只是稍加抵抗楼里的枪声便弱了下去。

楼栋外的混战让外围的警员迅速向G楼周围靠拢,许瑞凌一众则在枪声的掩护下慢慢向着边门移动。张英教授被匪徒拉扯着,此时却有一位匪徒火急火燎的来到许瑞凌的身旁,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不好了!Ray,停尸房里那个中枪的小姑娘不见了!”

“什么?”

许瑞凌此时已经顾不得多想了,他必须快速做出反应,在这研究所里耽搁的每一秒钟都会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把停尸房里所有的证据毁了,不能让警察看到,快去!”

被许瑞凌叫回来销毁证据的匪徒刚刚靠近停尸房便被冲入的警察当做了还在负隅顽抗的敌人,双方的遭遇战并没有持续太久,不一会儿便被消灭。警方搜遍全部角落也没有发现许瑞凌的踪影,警方搜查G楼在地下三层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房间,打开后竟然是一间刑讯室,刑架和墙壁上到处都是血迹,带血的刑具被凌乱的摆在一旁。而这件屋子里一道暗门打开后却是惊人的场面。不大的房间里整整齐齐摆着几十张停尸床,盖着尸体的白布也被渗出的鲜血染透,没有被盖住的肢体上密密麻麻排布着触目惊心的伤痕。

等到沈心怡火急火燎的感到研究所,这场不大不小的战斗已经结束了。被摆放在停尸房里的尸体被警方一一运回,沈心怡帮着法医将这些尸体运上车,却突然发现了一双熟悉的白鞋,她的脑海中想到的只有章凌雪。

“章凌雪!”她大叫着,冲过去想去扯开白布。

一股隐隐的不安迫使她掀开了盖着尸体的白布,还没有看清楚脸,便被一阵急促的枪声打乱了思路。沈心怡只觉得头脑一阵晕眩,被一位警员扑倒护在了身下,隐约的意识里她看到许瑞凌一众拉着一位教授,混乱中抢夺了一辆救护车,周围为数不多的警员一一倒下,她的意识也逐渐模糊起来,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等到沈心怡再次醒来,她已经躺在父亲办公室的沙发上了。

“你醒了?去法医那边,尸体比较多,你去帮忙。许瑞凌跑了,我得去抓他!”

沈心怡揉了揉眼睛,缓缓走出门去。父亲放下了手中的烟,整了整衣服便要出门。

“你行不行啊,不行我换人。”

“我,一定!要抓到他!”

沈心怡将门带上,昏黄的晚霞从走廊的窗户里斜映在沈心怡的身上,她张开手心,让夕阳落在自己的手上,这长长的走廊让沈心怡想起了以前和章凌雪去惩戒室领罚,也是这样的场景。沈心怡用手背擦干了眼泪,步伐坚定的朝着解剖室走去。

解剖室里,一位女孩平静地躺在解剖台上,无影灯照在她惨白的脸上,沈心怡换好衣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她来说,这是人生的第一场解剖。她闭上眼睛,片刻后她睁开,眼神中多了几分坚定。

“尸体的身份基本都已经确认了,都是研究所医药3所的研究员,就剩下她的了,按照死亡时间,她是最后一个。”一旁法医秦慧丽说道。

“那,我们开始吧。”

“本次解剖由法医医师秦慧丽,助理法医沈心怡共同完成,时间······”

而检验科里的法医们也快速检验出了药粉和药剂的成分,药粉是一种未知成分,应该是研究所目前正在研制的一款新药,药剂经过实验会中和药粉中的一些成分,这其中的关系并不知道,调查陷入了僵局。

沈心怡从女孩的指尖皮肤上发现了被试剂沾染的痕迹,她快速提取了一些组织,送到了检验科,对于死亡原因也有了定论:是神经中枢抑制导致的脏器衰竭。沈心怡缝合好女孩的切口后,便立刻前往检验科。根据药剂的化学组成重置了一份相同的试剂,与此同时药粉的药理及毒理报告也出来了,根据测算,药粉样本对人体大脑神经中枢有抑制作用,也就是说,这份药粉根本不是药,而是毒品。

沈心怡赶紧向父亲报告这一结论,并且赶紧追查药剂的正真用途,她隐隐觉着可能和海关的毒品检验试剂有关。沈队得知后便立刻打电话给龙维峰让他协助。

龙维峰经过国安系统的内部调查,也发现昌德研究所正在和海关检验部门有合作,而合作的内容就是毒品的快速检验药剂。沈庆云已经向省公安厅报告了相关的事件,针对许瑞凌的通缉令以及限制出入境措施也已经同步更新到了各重要交通部门。可是龙维峰经过进一步确认,发现海关部分关口已经在试用昌德研究所研制的毒品检测药剂了。

“为什么会这样?!”

许瑞凌在仓库里大声咆哮着,明明刚刚还能通过检验试剂的毒品,现在却完全没法通过检验试剂。仓库中堆着满满的毒品,眼下完全没法通过海关的检验,犹如一颗定时炸弹一般,随时都有可能被警察人赃并获。许瑞凌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章凌雪摆了这么一道,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开枪打了章凌雪,才导致眼下这等无法收场的局面。

龙维峰马上查到了有关使用药剂的海关关口,并要求他们迅速撤换毒品检验的药剂,可是如此一来,部分进出口货品检测将受阻,海关只能给他们15分钟的时间。沈队迅速调查了周围的仓库,并立刻进行布控。

许瑞凌在仓库里左右踱步,想着自己身败名裂,如果连这些毒品不能运出去,自己做的这些事情将毫无意义。自己负责研究检验试剂的机会千载难逢,而这等机会自己定然是不会放弃的。他让手下的暴徒们控制了一艘货轮,将货物混在货轮的货物中进行装运,可是刚刚进行到一半,沈庆云便带着武警一下撞开了仓库的大门。

暴徒的抵抗持续了不到10秒钟便被系数击毙,穷途末路的许瑞凌拉着被绑架的张英教授当起了人质,与面前全副武装的警察对峙。

“许瑞凌,你已经是孤家寡人了,赶紧投降!”沈庆云拿着枪指着已经丧心病狂的许瑞凌。

“你们再往前一步,我就打死他!”许瑞凌咆哮着,用枪死死顶着张英的头。张英教授的腿部被流弹打伤,根本无力反抗。血流不止的他,已经有些虚弱,再僵持下去,他必死无疑。

远处的武警当机立断,打中了许瑞凌的胳膊,许瑞凌的手枪掉落在地上,沈队立刻上前跟着警员将他逮捕。整个仓库里都是堆积的毒品成品,而其他各处仓库的调查报告中,已经查明的毒品总数已经高达3吨。如果这艘货轮离岗,便再也没办法追查到这批毒品的下落了。

沈庆云看着报告,心里泛起了嘀咕,他马上走进了审讯室。许瑞凌缠着绷带,低着头坐在椅子上。

“许瑞凌,你自己犯不着全揽着···你的主子,可不会记着你这些好。”

“沈庆云,你也不要在这废话了,从我这,你只能得到这些。”许瑞凌微微抬起眼看着沈庆云。

“就凭你,3吨?你当我是傻子吗?如果没有上下级的通路,你这批货按照现在的需求,得卖到明年!”

“我说了,就是我做的,不信你可以去查啊,何必在这问我呢?”许瑞凌显得很不耐烦并不想理他。

“我一直很好奇,你说,你这种级别的教授,应该不愁吃穿吧。为什么要做毒品呢?你老老实实做你的药,应该能救不少人吧。”

“做药···呵呵,病好了,人家还会再买你的药吗?”许瑞凌冷笑着,将头歪到一边。“再说了,毒也是药啊!只不过,它比药,更好卖,从来不会缺顾客啊”

“你以为在这瞒着,我们就查不到你背后的人了吗?”

许瑞凌突然放声大笑,缓缓望着沈庆云。

“那你就去查啊···哈哈哈哈,你不会真以为,你老婆是死于意外吧?”许瑞凌突然满脸邪笑的看向沈庆云。

“你说什么?”沈庆云坐直了起来,他仿佛觉得许瑞凌的眼睛里投射着一口深渊,自己被一股无情的力量吸引了过去。

“追查35号样本的人,一个都没有好下场的,你也一样的,沈庆云!你的老婆也一样,你的女儿也一样,哈哈哈哈哈!”

这句话像是点燃了沈庆云心中某个炸药桶,他直接越过审讯桌两只手卡住了许瑞凌的脖子。

“说!你都知道什么?”

一旁的警察迅速上前制止,费了好大劲才将沈庆云给拉开,被救下的许瑞凌不停的咳嗽,如果不是制止及时,他马上就要被沈庆云给掐死了。但是他缓解之后仍然对着沈庆云大笑:

“你永远也保护不了你的家人!你的女儿你也不可能保护!哈哈哈哈!”警员迅速将沈庆云给拖到门外,同时呵斥已经疯狂的许瑞凌闭嘴。

一个月之后,许瑞凌被执行了死刑。昌德研究所被重新由政府接纳管理了。任慧琳经过治疗康复出院,也在其他的研究所里继续着自己的医药研究。张进重新回到了检察院工作,沈庆云则回想起了许瑞凌最后在审讯室对自己说得话,投身到了另外的调查里了。

沈心怡看着章凌雪最后留给自己的笔记本,陷入阵阵回忆······当初如果不是这一场变故,自己也不会去学习法医学,而如今的一切都已尘埃落地,她想了想自己最爱的那一份初心,是时候回到自己本该有的轨道上了。她询问过任慧琳,章凌雪最后的话是什么。她没有想到自始至终,章凌雪都在为了自己的调查付出努力,哪怕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想告诉自己一点线索,而自己从上学时便一直连累她,害她受罚,自己却什么也没有来得及为她做过。

“还是没有找到章凌雪是吗?爸爸”

“是的,不过总有一天会找到的。”

沈心怡最终还是推辞了父亲让自己留在警队当法医的建议,自己回到了大学的母校担任老师,沈心怡觉得自己还是更适应教学和参加研究课题的生活。也许她的生活里,早就缺少了父亲的角色,林芸姐姐的陪伴显然更适合自己。林芸看着自己的学生也成为了老师,心里由衷的替沈心怡高兴。

药理学的最后一堂课上,沈心怡面对着这些大一的新生,沈心怡讲完了书本上的最后一个知识点,问了大家对这门课有没有什么问题。新生们有的问这门课考试难不难,有的问考试会不会划重点,有的问会不会有平时分,心怡都一一耐心解答。只是有一个小姑娘,她坐在一旁,举手站起来问沈心怡:

“沈老师,您最想我们在这门课上,学到什么呢?”

同学们交头接耳,小声的叽叽喳喳谈论着

“那还能是什么,当然是通过考试咯~这算是什么问题嘛”不知是谁说了一句,逗得全班公堂大笑,提问的女生也显得非常不好意思,低下头羞红了脸。

沈心怡沉思了一会,示意大家安静,在背后的黑板上写下了一段:

“药者,其本草木也。先王偶得之而可治疾也,受之以“药”。其虽毒,然可药,故制而用之,其可用之人,受之以“医”。故医者,仁也,药者,本也。”

讲台下同学们挠挠头,并没有想到学着药理竟然还要学文言。沈心怡顿了顿,看着那名女生:

“这位同学,你问的问题,我的回答大概就是这段话吧,需要你们自己学完这门课程后自己理解。我的老师跟我说,药本身是没有属性的,我们人为的将治病的那部分称为了‘药’,而使人得病的那部分称为了‘毒’。那我想教会你们的,应该是我连自己老师让我懂得的‘仁’,我教会了你们知识,让你们学会了技能,但我更想让你们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一切都需要‘仁’,需要你们正确的使用你们学到的这些知识。”

那位女生听到沈心怡的讲述,若有所思,随后鞠了一躬,道了一句:“谢谢沈老师。”随后班级内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下课后,林芸叫住了沈心怡。

“课上讲的不错嘛,看来当老师也是很有天赋的哦!”林芸拍了拍沈心怡的小脑袋。

“啊···?林姐姐,你怎么听我课也不说一声呀~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沈心怡显得有些害羞,低着头红着脸。

“心怡长大了,也成熟了。要不然,心怡也去报名去惩戒处吧?当惩戒老师去。”

“啊···?林姐姐,这···我还没准备好呢。”沈心怡显得有些为难。

“去了就准备好了···我带你。”

林芸催促着让心怡交了报名表,沈心怡实习的日子里正值假期,而惩戒室里又有了新的一批犯了错误的学生要来受罚了,虽然明知道触犯校规校纪会被惩罚,可是每一学期的惩戒室里总会有受罚的学生。林芸也重新换上了平时惩罚学生时穿的的衣服,拿起了那把戒尺。

与上一次不同,沈心怡此时是作为实习老师在一旁监督见习,看着被带进来的女生被林芸勒令脱光衣服,沈心怡在一旁帮忙将哭哭啼啼的女生绑着固定在刑架上。沈心怡虽然紧张,但也强装着镇定,脑海中想起之前自己在这里受罚时的场景,严肃的宣读着:

“姓名,于淼,是吗?”

“嗯···”

“回答是还是不是!”

“是的,是我···呜呜呜”

被绑着的女生经过沈心怡这么一吓,反而情绪崩溃的哭了起来。沈心怡狠了狠心,继续说着:

“因夜不归宿决定执行惩戒,惩戒内容为100戒尺,责臀,伏案姿。判罚教师,郑汭,执行教师,林芸;监督教师,沈心怡。”

“于淼,你对以上内容有没有异议?”

“没有···呜呜呜,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女生挣扎着,将绑着自己的腕扣蹬的零零作响,沈心怡宣读完这一切,常常舒了一口气。

“林芸老师,可以开始了。”

沈心怡的话音刚落,林芸的戒尺就带着风声重重打在了女生裸露的屁股上,发出了啪的一声。女生一下便嚎啕哭了出来,这一下也把沈心怡打了个激灵,手中的记录单差点掉在地上,仿佛现在趴在刑架上受罚的是自己一般。不过她马上将手交叉着,镇定着情绪站好,按了一下计数器。除了监督,她还要负责报数。

“啪”

没有停顿和缓解,林芸的第二记戒尺再次打在了女生的屁股上······

沈心怡静静看着,林芸手中不停落下的戒尺,女孩被打得通红颤抖的光屁股,女孩几近惨烈的哭喊求饶,一切仿佛都将她带回了几年前,自己和章凌雪的那个傍晚。时间仿佛有个轮回,让自己又重新回到了这里,只是这一次换了舞台,也换了主演。

“也许每一个被惩罚的女孩子都会开启一段新的人生吧”

沈心怡心里默默想着,看着眼前女孩,嘴角微微一动,看着落在女孩光屁股上的戒尺,将计数器按钮重重摁了一下。(完)

后记

首先感谢大家耐心的看到这里,也应该能猜到大概的一些东西了。《入药三分》是整个系列中的第一部分,后续规划是还有两个部分。文中留下的众多伏笔和人物也是为后续的故事发展做出铺垫,这篇系列文章的世界观我想了很久,由于过于宏观一直没有决心把它呈现出来。这一次能够完成系列中第一部分的创作,是一个好的开始,我也会努力把后面的故事讲好的。

7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