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带打屁股
本文为海棠原创投稿,如您有好的作品,欢迎通过此页面投稿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啪!」「对不起啊—对不起啊!」

「啪!」「别打、求求你了啊!不要打了、」

「啪!」「呜呜啊啊啊啊啊!!」

李老师机械地甩动皮带,发出「咻」、「咻」的破空声,一下接一下地鞭打着眼前这个颤抖着的紫红色屁股。

受罚的学生一开始是不停地破口大骂,再是语无伦次地一边啜泣一边道歉,现在则是铆足了劲地尖叫,无论是哪个阶段都吵得李老师头痛难忍。

「啪!」「噢啊啊啊!!」「啪!」「噢噢噢噢!!」

打完最后两下,惩罚可算是结束了。李老师抹了把汗,活动活动酸痛的肩膀,解开受罚人的拘束带,在惩罚单上签了字赶紧送她走了。

「累死了!」李老师扑通一下倒进椅子里。星期五就换别人到惩罚室轮班了,李老师像盼周末一样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李老师很喜欢打屁股,常常幻想着能有机会鞭打女生的光屁股。但是……他的妄想与现实相比,多少有点出入。

想象中,他可以亲手扒下美少女的衣裙内裤,然后用皮带狠狠地抽她们的光屁股,亲眼看着她们白皙匀称的臀部慢慢在娇羞的呻吟和求饶声中变得红肿不堪。

现实是,他能有机会惩罚的净是些黑丑龅牙、要么太肥要么太瘦、吵吵闹闹、一点都不可爱的青春期臭小鬼,实在很让人提不起劲来。

疲惫的李老师连椅子都还没坐热,惩罚室的门就又一次被敲响了。

他实在是没力气再多伺候一个学生了。这活干脆踢给明天轮班的老师吧,今天就先开溜好了。

「……进来。」

见到从门外进来的那个女生的那一瞬间,李老师立刻打消了刚才的主意。

匀称笔直的纤细白腿,青涩得别有风味的身段,清秀羞涩的眉眼。美少女这三个字,可不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吗?

他心心念念的鲜美可口的美少女总算是来了。可她真是到惩罚室来受罚的吗?她犯了什么错?可别是走错房间了!

李老师光速压下喜色,努力板起脸来接过她的惩罚单,「柔苄柒。逃课,戒尺一百下?」他抬起头向柔苄柒求证。柔苄柒红着脸点了点头。

李老师高兴之余又有些失望。逃课,在所有那些会让人被送到惩罚室来的违纪行为之中,这算是不上不下的那一档。一百下戒尺,几分钟就打完了,有什么意思啊?他巴不得柔苄柒是因为放火烧了学校才被送进来的。

他拿着柔苄柒的惩罚单看了又看,忍不住动起了心思。

「不,不行。」他赶快掐灭了那个念头,「我怎么能做这种事?绝对不行。」

可那念头很快又重燃起来了,「但是……就只有一次的话……应该没关系吧?反正大概也不可能再有这样的机会了,不是吗?」

学校虽然允许体罚,但每次体罚的录像都会被保存下来以供抽查。如果被人逮到他滥用职权的话,他的饭碗肯定砸了,没准还得要坐牢,不过……

李老师把脸藏在惩罚单后,不动声色地对着柔苄柒的身段飞速扫了一眼。

……碰巧抽查到他唯一的一次违规惩罚,这概率其实也不算很大吧?是吧?

「到那边去。」李老师指了指摆设在惩罚室中央的刑架,让她趴好。

那刑架像一把A字形的小梯子,高度比她的胸部略低。李老师指示着她踩着刑架上的脚镫爬上去,把髋部垫在刑架的顶端。

刑架各处都有舒适的软垫,然而柔苄柒一点也不觉得放松,满脑子都是即将降临到自己屁股上的严厉惩罚。

这一百下戒尺是要怎么打?裙子会被掀起来吗?应该不需要吧?那么薄的一块布哪能起到什么保护作用呢?

李老师慢步走到柔苄柒身后。光只是看着她高高撅起的小屁股,他就能明显感受到自己的自制力和理智正以飞快的速度流逝。

站了好一会儿,李老师故作惊讶道:「怎么,你是第一次进来吗?」

「是、是的。对不起。」柔苄柒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连忙道歉。

「站起来。」李老师的胆子大了一些,「打屁股之前要自己把裙子掀起来,卷到腰上固定好。内裤也要脱掉放在一边。」

柔苄柒的脸腾一下变得更红了,趴在那儿不知所措,不声不响。

虽然是有挨打要脱掉内裤、完全露出光屁股的规定,但这个规定事实上只针对那些要受重罚的学生,避免老师因看不见臀部状况而打伤学生。就算要脱,也只需要脱到大腿根部就行了,以免暴露出学生的私处、过分侵犯学生的人权与尊严。

「要我帮你脱吗?」

「……不、不用了,谢谢您。」柔苄柒从刑架上爬起来,把颤抖的双手伸到背后去,抓住了自己身后的裙摆,慢吞吞地往上掀起来,然后把内裤以更慢的速度一点一点往下拉去。李老师也不催,只是性致勃勃地观赏着。

等到柔苄柒脱下内裤放到一旁桌上,重新趴好。李老师忽然把戒尺伸进柔苄柒两腿之间。

「啊!」柔苄柒吓得浑身一颤。

「腿分开点。」「啊、是、好的。」「再分开点,再开、再开,比肩略宽。」「……」「嗯……好,就这样别动。」

原本A字刑架就把她的屁股托得撅到天上去了,现在柔苄柒甚至能感受到惩罚室的空调直接吹在双腿之间的那个地方,凉飕飕的。她有生以来还是头一次这么难堪,好像浑身上下的血都涌到脸上去了似的,惩罚还没有开始,她就已经有点受不了了。

刑架对面放着一面大落地镜。这面镜子是为了让学生看清自己受罚的姿态和老师挥动戒具的动作,增添受罚时的羞耻与紧张感。

在镜子里,柔苄柒看见的是一个红着脸的少女。她高高地撅着光屁股,等着要挨戒尺的狠抽。

李老师的戒尺有意无意贴着柔苄柒的那里抽出来,在她白皙娇嫩、从来没有挨过打的屁股上轻轻点了点。

「好好趴着,手抓紧刑架下面那个杆子。松开了就要加罚五下,叫出声来加罚一下,脚离地加罚十下。准备好了?」

柔苄柒点了点头。

「啪!!!」「嗯啊!」

柔苄柒尖叫一声,直接捂着屁股从刑架上蹦了起来,一脸惊恐,回过身来向李老师投去不可置信的目光。

李老师也同样以不可置信的目光回敬:「你他……你怎么回事?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说过让你好好趴着的吧?要是个个学生都像你这样还怎么教育啊?」

这一戒尺直接抽碎了柔苄柒此前对打屁股的所有想象。怎么会这么痛?怎么可能会这么痛?

柔苄柒生下来从没挨过一次打,她的皮肤又是那种神经非常丰富、对触摸相当敏感的类型,这一戒尺抽上去,她几乎以为自己的屁股被生生扯下了一块皮。

「太……太疼了!太疼了!」柔苄柒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饶了我吧!这样的要挨一百下做不到啊!真的做不到啊!」

李老师有点恼火。虽然他抽的那一下是比平常要用力得多,但其他学生可从来没有过柔苄柒这么激烈的反应,可知她一定是在装模作样,妄想逃过这次惩罚。

「是吗?那你就走吧。」「诶?」柔苄柒愣住了。

「我会打电话给教务处主任,告诉她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你觉得这样比较好的话,你现在就可以穿好衣服回家去了。惩罚单别忘了拿上。」李老师往放在办公桌上的电话走去。

「……」还没走出几步,李老师的衣袖果然就被拉住了。

他努力板起脸回过头来:「怎么,还有什么事?我说了你可以走了。」

「对……对不起……」眼泪从柔苄柒的眼角大滴大滴地滑落下来,她哭丧着脸,结结巴巴地说道:「对不起,请您……请您……」她用蚊子似的小声哼哼了几句。

「请什么?我没听清楚。」

「请您……请您惩罚我的屁股吧。」

「……」光是看着那张哭得稀里哗啦的脸,李老师就有点忍不住了,转了转身子不让她看见自己底下撑起来的生理冲动,「趴着去。」

柔苄柒乖乖地趴回到了刑架上,分开双腿、高高撅起屁股。

「这回做好心理准备了吗?还剩一百一十五下。」

柔苄柒勉强点了点头。

李老师的戒尺在刚刚留下的粉红色的痕迹上方几寸处又点了点,柔苄柒白皙的小手紧紧地抓住了刑架下的握杆。她是死也不想再被加罚了。

李老师高高举起戒尺,瞄准的不是刚刚轻点的位置,而是第一记戒尺留下的粉红色痕迹,恶狠狠地抽了下去。

「啪!」

柔苄柒膝盖一阵剧烈的颤抖,顶得刑架咣当咣当地发出声音,李老师赶紧再补一下,「啪!」「——!!」再补两下,「啪!啪!!」「—嗯嗯嗯嗯!」

「啪!!」「嗯啊!」柔苄柒的防线被攻破了,一只手松开了握杆,下意识地想要伸到后面去挡住下一记戒尺。尽管立刻把手放回到了握杆上,她还是被加罚了:「还剩一百一十六下。」

「啪!」「啪!」「啪!」柔苄柒像是要把握杆拆下来似地死死握着它,可每当戒尺烙到她毫无遮掩的光屁股上,她身体上每个细胞就都尖叫着想要从刑架上逃走,完全不听使唤。

「啪!」「还剩一百二十二下。」明明已经被狠抽了十来下,屁股上要挨的数目却不减反增,柔苄柒快要崩溃了,「老师,能把我绑起来吗?把我绑起来打吧!真的不行了!」

「啪!」李老师愉快地享受着惩罚美少女臀部的乐趣,「不行,」「啪!」「只有要受两百下以上重罚的学生才会被绑起来,你就好好忍着吧。」「啪!」

「就那样吧!就那样吧!求您打我两百下吧!」「啪!」「嗯啊!那样就可以把我绑起来了吧!」「啪!」「嗯呜呜呃!!」柔苄柒疼得快要昏过去了,两百下也行三百下也行,无论怎样都比没个尽头地不停挨打要好得多了。

「你真想要那样吗?」李老师停下了戒尺,「那好吧,就把你绑起来打。站起来,把衣服脱了。」

「为、为什么还要脱……」

「这也是惩罚的一部分。受轻罚的学生只用露出屁股,受重罚自然是全身衣服都要脱光。」李老师随口胡诌道。

「可是、可是、」「啪!」「呜啊啊啊!」「打算怎样,快点决定,我赶着下班呢。」「啪!」「别打了!我马上就脱!」屁股上的剧痛没费多少工夫就战胜了她的羞耻心。

运动鞋、白丝袜、短袖制服上衣、最后是裙子和内衣,看着羞红了脸的少女在自己面前不情不愿地一件件脱下衣服,然后一丝不挂地伏到刑架上,高高撅起光屁股等待着自己的鞭笞调教,李老师感觉自己的裤裆都快要被撑爆了。

李老师弯下腰,给柔苄柒的两手两脚都套上了拘束带,牢牢地绑在了A字刑架上。柔苄柒哭着松了口气,可当她从镜子里看到李老师伸手去拿挂在墙上的皮带的时候,立刻又紧张起来了。

「老、老师?为什么要去拿皮带呢?不是用戒尺打两百下吗?」

「轻罚是用戒尺,重罚就是用这个了。」

这条皮带可不是什么细长的裤腰带,而是一块带握柄、顶端切成三条、又长又宽的厚重皮革。除了专门拿来打人以外,柔苄柒想象不出它还能有什么其他作用。

李老师把皮带甩到肩后,在她面前挥舞了几下。「咻!」「咻!」皮带发出相当吓人的破空声贴着她的鼻尖掠过,他每挥上一下,柔苄柒的心脏就被狠狠地捏上一把。

「嗒嗒」皮带在她屁股上横七竖八的粉红色尺痕上点了点。

「咻—啪!!!」

「——咿呀啊啊啊啊啊!!!!」

李老师欣赏着她可爱的屁股上那道皮带印子迅速由白转粉,再变成一道浅红色的道道,渐渐地肿起来。

柔苄柒疼得放声大哭起来,在哭声中好像夹着含糊的「饶了我」「对不起」之类的词句,李老师听不清楚。他在那道红印子上比划一下,抡起胳膊,精准毒辣地抽在了正好同一个位置上。

柔苄柒破音的尖叫声几乎贯穿了李老师的耳膜,八成整栋教学楼都听到了。不过他痛并快乐着,准备加把劲让她发出更多这样的尖叫声。

为什么今天来受罚的第一个学生不是她呢?这样他就可以把力气全都省下来狠抽她可爱的小屁股了。

「咻—啪!!!」

「咻—啪!!!」

「咻—啪!!!」

皮带鞭打屁股的清脆响声不住地在惩罚室里回响。可怜的柔苄柒遭受着远超预定分量的极严厉的惩罚,已经没有办法正常思考了,满脑子除了疼痛和羞耻以外再也装不下其他东西,从嘴里吐出来的求饶的语句也逐渐变得支离破碎,毫无伦次。

李老师一下一下用心鞭打着这个娇嫩脆弱的屁股。他努力让皮带印子均匀地铺满屁股甚至大腿根部的肌肤,但又在四周尽可能地留出颇具凌乱感的边缘。每一记抽打之前都需要再三考虑,像一位耐心的画家再三修整自己的作品构图。

被毫不留情地抽过五十下,柔苄柒原本白皙漂亮的屁股已经被涂上了一层桃色,星空一样处处点缀着猩红色的小点。那是皮下出血点。虽然还没有破皮,但皮肤以内的组织已经受到了肉眼可见的损害。

「啪!」「啪!」「啪!」「啪!」打屁股的声响连绵不绝,这「啪啪」声会成为她很久都忘不掉的可怕回忆,李老师很确定挨过这顿打之后,她到毕业为止都不敢再逃哪怕半次课了。

少女的私密部位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不停承受着成年男人的鞭笞,不管对身体还是心灵来说,都是相当残酷的虐待。往后恐怕只要一听到「打屁股」三个字,她就会吓得脸色苍白、神不附体吧。

李老师满头大汗,可他一点不觉得累,只顾专心致志孜孜不倦地用皮带精心烹调着这个难得一见的美少女屁股。

八十下、九十下、一百下。原本拼命尖叫着的柔苄柒已经叫不响了,只是小声啜泣着,手脚无力地挂在拘束带上,在每次皮带咬下来的时候稍微颤抖一下、哼哼一声。

李老师挥起皮带正要接着打,却又慢慢地放下了手,惊讶地盯着柔苄柒那条夹在通红臀瓣之间的小小肉缝。

一条长长的银丝从缝口垂落下来,连接着地上一小滩不可明说的汁液。

屁股从永无止境的痛楚暂时解脱出来了,柔苄柒那被抽到九霄云外的魂魄也暂时回归了身体。终于结束了?可是老师没有过来给她解开拘束带,为什么?

她颤抖的双腿不小心碰到了那线银丝,大腿上的触感让她一下子明白过来了。

潮红涌上耳朵和脖子根。她原本就因为羞耻和哭喊而一片通红的脸蛋,这下几乎要涨成紫红色了,

这下就算是师德早已归零的李老师也有点于心不忍了。

他挥起皮带着力鞭打女孩的大腿,希望用这种方式赶快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这倒是合乎规定的:当负责惩罚的老师判断学生的臀部已经不能再承受更多鞭打,允许将剩下的部分转移到大腿上执行。

已经叫得没力气的柔苄柒,这下又扯着沙哑的喉咙惨叫起来。

大腿皮薄,皮带抽在这里比抽在屁股上要疼得多了。而且屁股上的神经已经在连续不断的剧烈刺激下多少有些麻木,大腿上的神经可是蓄势待发,随时准备着为主人源源不断地提供超乎想象的高质量痛苦信号。

因为柔苄柒叫得实在是太惨了,李老师在抽了几十下大腿之后还是把目标转回了她红通通的屁股。

打到一百七十下的时候,她伤痕累累的屁股已经肿得大了一整圈,深红的底色上开始浮现青紫色的淤血。

李老师分不清她是有点乐在其中还是单纯地产生了正常的生理反应,令人羞于启齿的液体已经流得她满腿都是了,每打上一皮带,女孩的小穴就抽搐一下,流出更多的汁液来。

这个问题不只是李老师分不清,柔苄柒自己也有点分不清。但不论如何,她能确定的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想再继续挨打了。她只想赶紧从刑架上被释放,让自己的屁股好好休息一下。

终于,李老师结结实实抽完了全部两百下。柔苄柒无力地瘫在刑架上,屁股痛,大腿也痛,上半身全是汗水,下半身全是淫水。她的屁股上到处都铺满了一大块一大块的吓人淤青,大腿的状况好很多,但也被抽得一片通红。

李老师蹲下来解开她手脚上的拘束带,搀着柔苄柒慢慢站了起来。

柔苄柒从镜子里看不见自己身后的伤痕,但她能看见自己狼狈的脸、完全裸露出来的胸部,能看见自己扶着刑架,向后撅起屁股摆出一副仿佛表示自己愿意接受更多调教和惩罚的顺从姿态。她小穴里不禁又冒出一些汁液来。

她很想马上穿上衣服盖住身体,可她实在是累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只能这么光着身子撅着屁股扶在刑架上不停地喘气。

李老师则是不发扬半点绅士精神,没打算给她披上衣服,只是赶紧快步走回办公桌后坐了下来。毕竟他害怕让她看见自己快要顶破裤裆的那活儿,

「给你升成重惩罚是帮你一把,这个其实是不允许的。这事你不要说出去,不然你又要被送进来再挨一顿打。」李老师一边在标明「戒尺一百下」的惩罚单上签字,一边向柔苄柒告诫道。柔苄柒喘得说不出话,只点了点头。

休息了好一会儿,恢复了一点体力的柔苄柒撑着刑架、一点点站直身子。稍微动一动屁股就会痛,她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从眼角涌出来。

柔苄柒捂着胸部和私处走到办公桌前,穿上衣服,拿走了惩罚单,往门口走去,出门之前把裙摆往下又拉了拉,但李老师还是能从后面看到她大腿上肿起的一道道红印子。

等柔苄柒走了好一会儿,李老师才敢站起身来。他走出惩罚室左右张望一番,匆匆到厕所解决问题去了。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