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sp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西西弗斯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创作于二〇二一年正月十五。

以元宵节为背景的、女子高中生和哥哥的日常故事,创作灵感来源于南宋词人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一词。

【一】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窗外的焰火,在夜空中如火树银花般绽放,又如流星雨般纷纷坠下,在元夕之夜的天穹划过一道道绚烂的流光。墨色的夜空中,焰火的光影映衬出烈焰流金般的云霞。平日里万籁俱寂的夜晚,此时此刻却充斥着隆隆的烟花爆竹声,和驻足的路人发出的阵阵惊叹声。

尽管距离窗子只有一步之遥,屋内的人儿却无暇欣赏窗外这番华丽的盛况。这屋内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位在墙角面壁反省的妙龄少女。

她身着睡衣,脚踩拖鞋,披头散发,双手乖乖背在身后,十指紧紧扣在一起,默默地伫立在角落。二十分钟过去了,她的双腿已经站得有些酸胀,只能用颤颤巍巍的姿态来勉强支撑她的身体。她不安分的脚趾躲在袜子里偷偷扭动着,试图缓解行走两万多步的疲劳。

她湿漉漉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吹干,保留着刚出浴室时的样子,肩头颈后的发梢上还挂着水珠。她的脸颊因为热水的冲刷而具有格外红润嫩滑的光泽。她新换上的纯棉睡衣包裹着她光滑纤嫩的胴体,柔软的面料十分贴合少女纤细嫩滑的皮肤。

粉色衣料的遮蔽之下,是少女美妙而迷人的身体。只可惜在这孤零零的角落,并没有第二个人可以仔细地欣赏。就连这位少女自己,此时也因为紧张和忐忑,而无暇孤芳自赏。

毕竟,她此时此刻的状态,是罚站反省;更准确地说,是因为她犯了错误而罚站反省。此时此刻的她,应当是对自己感到无比内疚、悔恨和自责的。而惩罚她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大她六岁的亲哥哥;或者说,是她又爱又怕却又无比依赖的哥哥。

她羞愧地低着头,双眼盯着脚面,低垂的发帘遮蔽住了紧张无措的神情,牙齿轻咬着有些干裂的嘴唇。这个正在罚站的少女,难掩她内心的惶恐与不安。也许是因为刚从浴室中出来,也许是因为太过紧张,她的脸颊红润得发烫,皮肤下的青筋清晰可见,她的额前、颈后和掌心都渗出了一层微微的薄汗。

她之所以如此紧张,是因为她非常清楚,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在她的家中,罚站反省仅仅是惩罚的一小部分,更准确地说,仅仅是一个序幕或者落幕而已。

而真正的惩罚,这位少女一定是羞于启齿的。由于性格的缘故,这位少女拥有着极强的羞耻心,尤其是在她犯了错误的时候,更是会羞耻到无地自容。若是别人问起来,她是绝不会开口告诉你,在她犯了错误的时候,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只有再三追问之下,这位少女才会羞红着脸告诉你,当她犯了错误,回家后是要被哥哥打屁股的—没错,负责管教她的,正是她那温柔而又严厉的哥哥。“打—屁—股”这三个字,从这位少女的口中吐露出来的时候,她一定是如蚊子般小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那样的窘态。

让这位少女更加羞于启齿的,是当她被哥哥打屁股的时候,一定是卸下了一切傲娇和高冷的伪装的时候,是一边像小兔子般挣扎一边痛哭求饶的时候,是让一个18岁的亭亭玉立的端庄少女无比羞怯和难堪的时候。在严厉的哥哥面前,是顾不得那么多面子的—毕竟,当哥哥下定决心要罚她的时候,哪怕是像今天这样热闹的节日,都不会有例外。

当然了,最最羞于启齿的事情莫过于—这位少女,就是我。

【二】

“东—风—夜—放—花—千—树—”

元宵节的下午,丧钟一样的预备铃终结了课间短暂的喧嚣。语文课的课前,按照惯例是集体朗诵古诗词的时间。冬末的暖阳透过灰蒙蒙的窗子,投射在布满粉笔尘的黑板上。在高中三年级的教室内,无精打采的同学们拖着长长的音调,发出了慵懒得让人昏昏欲睡的朗读声。

“宝—马—雕—车—香—满—路—”

又是语文课,班主任的语文课……真是太令人烦躁了!!即使是教室门口贴着的春联和窗子上鲜红的福字,也难以掩饰高三提前开学的压抑。

“壹—夜—鱼—龙—舞—”

再过一分钟,那个永远摆着一副臭脸的更年期班主任就会慢慢悠悠地走进教室,然后拖着长长的调子,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寒假已经结束了,同学们要赶紧收心”“就剩几个月高考了,此时不搏何时搏”之类的陈词滥调。总之,就是一些让人耳朵都要起茧子的废话。

“蛾—儿—雪—柳—黄—金—缕—”

上课没多久,班上又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朗诵声。班主任把刚用过的板擦在脏兮兮的讲桌上敲来敲去,扬起了一教室的粉笔尘。

“咳—咳—,同学们,今天是正月十五,是我们的传统节日元宵节,[[rb:我们今天呢就来赏析一下这首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青玉案,是词牌名;元夕,是词的标题,元夕啊,就是今天的元宵节,也叫上元节……”

我已经无心听讲,只能用指尖一遍又一遍地转动着圆珠笔。直到班主任踏着高跟鞋尖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即将来到我的身旁时,我才赶紧停下转笔的小动作,假装在空白的笔记本上写来写去。

“辛弃疾,是我国南宋时期的著名词人,字幼安,号稼轩……”班主任戴着厚厚的眼镜,捧着厚厚的讲义,拖着更年期的嗓音,在狭窄的过道来回踱步。等班主任从我身旁经过后,再悄悄从书包侧面掏出指甲油,伸出白皙细腻的手指,在指甲盖上抹来抹去。今天过节,要换一款鲜亮的玫红色号。

“……这首词的上阙,描写的是元夕夜晚的狂欢景象……宝马雕车,就是豪华的马车;凤箫,就是吹奏的乐器;玉壶,就是天上的月亮……‘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通过听觉和视觉的描写,作者辛弃疾为我们呈现出了一幅万众狂欢的画卷……”

哼,所以古人的元宵节就过得这么欢乐了嘛?那我们的元宵节为什么还要苦逼地坐在这破教室里面上课,还要一遍遍背他们古人随手写出来的诗,背错了还要被扣分被训话被罚抄……哇,这也太惨了吧……我一边抹着指甲油,一边嘟起小嘴生着闷气。

“……下阙的这句,蛾儿、雪柳、黄金缕其实是三种女子的饰品,所以这句‘蛾儿雪柳黄金缕’描写的其实是节日里盛装打扮的美女……然而,这么多美女在狂欢的人群中有说有笑、来来去去,但是作者真正寻觅的那个人,却只是在灯火阑珊处……所以,意境顿时就凸显出来了……”

哎哟,这古人可真会起名字……要是今天的人写诗,会不会就写成“耳环项链指甲油”了呢……听起来也太掉价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耶,我的笑点为什么突然这么低……不行不行,还上着课呢,不能笑出来……

“……所以,我们应当如何理解全词的最后一句呢……在苦苦寻觅无果,陷入了迷茫与失望的时候,突然发现你苦苦寻觅的那人,竟在那灯火阑珊、也就是灯光昏暗的角落,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试想一下,这是何等柳暗花明的欣喜之情呢……我们以前讲过,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提到了三重境界,其一是晏词的‘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其二是柳词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最高的第三重境界呢,正是辛词的‘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所谓‘此等语非大词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释诸词,恐为晏、欧诸公所不诈也’……”

班主任的课讲得晦涩难懂,教室内的空气也异常燥闷。难熬的语文课上,不少同学已经开始神游。正在我也昏昏欲睡地凝视着纤细修长的手指、欣赏着抹好的玫红色指甲油时,一只叠好的小纸团从邻桌飞来,砸在了我的空白笔记本上—是我的好闺蜜扔过来的。让我来猜猜,她又要跟我密谋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小勾当了……

猜都不用猜,一定是关于放学后去看“元夕焰火”的安排。

但是,正当我准备打开的时候,班主任却突然喊到了我的名字,点我回答问题。我吓得一哆嗦,连忙将未打开的小纸团攥进了手心……看样子,班主任肯定是发现了我在课堂上偷偷涂指甲油,或者是发现我和闺蜜互相挤眉弄眼的小动作了。

“西夕,你来复述一下我刚才讲的,‘灯火阑珊’指的是什么意思?”

啊这……灯火阑珊……我完全没有印象了啊……刚才班主任噼里啪啦滔滔不绝讲那一大堆的时候,我刚好涂完指甲油……根本没有听她在说什么……事已至此……只能瞎猜了……

“呃……指的是……灯火绚丽多彩……像……像绽放的焰火一样……”

“哼,胡说八道!你刚才是不是根本没有听讲!恰恰相反,灯火阑珊,形容的是灯火昏暗!”班主任用严厉的声音斥责着我,“这节课你站着听!”

被当堂罚站的滋味并不好受,本来就枯燥而令人倦怠的课堂,一下子变得更难熬了。好烦啊!好烦啊!!好烦啊!!!为什么全校都放着寒假,偏偏我们高三学生还要在这拥挤而且又密不透风的破教室里面上课!为什么别人家的正月十五还在放寒假,我们的正月十五已经不知道是开学第多少天了!

不过,最令我烦躁的,不是“元宵节还要上课”这件事,也不是“被更年期班主任在课堂上罚站”这件事,而是今早和哥哥的一番对话。

【三】

尽管高三提前开学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但是对于“元夕焰火”的执念,让我在这日复一日上课的枯燥日子里有了盼头。而我那群不安分的好闺蜜们对于这样一场可以尽情狂欢的盛会自然也是不会放过。更重要的是,今年的焰火晚会,终于不需要哥哥的陪同了。

自从我记事起,关于“元夕焰火晚会”的记忆都是和哥哥密不可分的:每年的正月十五之夜,哥哥都要牵着我的小手穿梭在拥挤的人流中,在赏灯会、看舞龙、猜灯谜等一系列活动的铺垫之下,最终观赏规模盛大、气势恢宏的焰火表演,迎来整场晚会的最高潮。这项每年一度的盛会,每年都能吸引数以万计的观众。当然,这也是我最美好的童年记忆。

正月十五的清晨,一向爱睡懒觉的我起床出奇地早。今天的早餐是热牛奶、荷包蛋和蜂蜜烤吐司。每天上学前的清晨,哥哥都会趁我还沉浸在梦中的时候,就提前起床为我准备早餐。只是今天有些例外,还没等哥哥下厨,我就睡眼朦胧地来到了梳妆台前。

高三的日子里经常是一副蓬头垢面的模样。但在今天这个喜庆的特殊日子,和闺蜜们约好了放学后去看焰火,那么自然要精心打扮一番。打理头发、洁面护肤、涂脂抹粉、描眼线擦口红……都是必不可少的流程。这一套忙活下来,少说也得有一个多小时才行……

不过,就在我描眉毛的时候,哥哥轻描淡写的一句嘱咐就让我高涨的情绪跌落至冰点。

“今晚记得按时回家啊。”

我放下了手中的眉笔。“按时回家”这四个字,意味着我必须像平时放学后一样,在晚上八点前准时进家门,也意味着今晚的计划泡汤。

“哥~哥~今天是元宵节诶~……人家今晚想和好闺蜜一起去看焰火……晚……晚回家一会可以嘛~……”我一边使出秘技“撒娇”,一边继续描着眉毛。

“焰火?你是说‘元夕焰火’吗?”

“对呀对呀……就是你每年正月十五都带我去的……有小糖人……猜灯谜……花灯巡游……还有焰火表演的那个!”

我像一只渴望主人赏赐食物的小猫咪一样,扭过头用兴奋的目光盯着正在收拾餐盘的哥哥。

“不行!今晚给我准时回家,哪也不许去!”

“哎呀!我的好哥~~干嘛对人家这么严格嘛,人家寒假一共才放两周,元宵节还要上课,已经够惨的了!晚上去玩一下下都不行么,好哥哥~”

“哥哥上高三的时候,寒假可是只放了一周呢!小夕啊,哥哥知道你上课很辛苦,但是这次哥哥真的不能答应你。乖,别跟哥哥撒娇了,好吗?”

“可是,人家已经跟同学约好了嘛……求求你了,好哥~~”

“小夕啊,你们已经高三了,距离高考已经只有一百多天了……小夕你自己肯定也很清楚,这几次模考你的成绩并不理想……现在是复习的关键阶段,是时候收收心了,明白么……”

“哥哥,你这一套我都听好几遍了!耳朵都起茧子了好么!”

“唉,小夕,你不明白……哥哥希望你今晚早点回家,倒也不是为了谈成绩的事,而是哥哥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交代……”

“哎呀,交代什么嘛,是不是跟上次一样,交代‘高三了一定要好好努力啊’那一套呀?拜托!我马上就年满十八岁了,马上就是成年人了,哥哥!可不可以不要再像对待小孩子那样对我……”

“唉,小夕呀,我们之前是怎么约定的,‘只要小夕还没有高中毕业,在哥哥面前就是孩子’,你不记得了吗?小夕,你就算不愿意服你哥哥了,可不可以等到高考之后再……”

“哼!哥哥你气死我了!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我去上学了,再!见!”

我连不耐烦地拎起书包,用嘴巴叼着吃了一半的吐司,把没来得及涂的指甲油塞到书包侧面,换上寒假新买的雪地靴就准备往外走。

“答应我好吗小夕,等你考上大学,明年的元宵节哥哥一定陪你逛灯会、陪你看焰火表演……”

没等哥哥说完,我就气嘟嘟地破门而出,没扎好的头发还在凛冽而呼啸的晨风中肆意飞扬。走出家门的路上,我越想越气,攥紧了两只粉嫩的小拳,眼眸间的两行热泪忍不住夺眶而出,模糊了我行进的视线。

凭什么别人家孩子还在放寒假,我却要在这煎熬地上课!

凭什么他带我去看焰火就可以,我和好闺蜜去就不行!

凭什么我都快成年的人了,还要像过去十几年那样被他用那堆破规矩管教!

凭什么我的好闺蜜们就可以在外面通宵不回家,而我就必须老老实实地遵守哥哥八点钟的门禁!

哼!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什么时候,哥哥才能真正把我当作成年人呐!

我不愿意再做被哥哥管教约束的小孩子了!

我站在教室门外,重新整理并扎好凌乱的头发,又用校服袖子擦拭着脸上哭花的泪痕。直到哽咽声恢复了平静,才红着眼睛走进了教室,一边强行挤出笑容和同学打招呼,一边装模作样地解释道“昨晚没有睡好”。

【四】

当众罚站的我成了教室里的焦点,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下,令我感到非常拘束。直到班主任再次走远,我才敢把刚才被我慌忙中攥成一团的小纸条打开。不过,这张皱巴巴的纸条上所写的内容让我愣住了。

闺蜜在纸条上告诉我,今年的元夕焰火晚会将会采取限流管控,所以我们的抵达时间需要由原先计划的七点提前到六点,再考虑到路途遥远和晚间高峰的拥堵,我们最晚五点就得从学校出发。而五点出发,就意味着比学校规定的放学时间早了半个小时。也就是说,我们没有别的办法,除非—

除非翘掉最后一节课。

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尽管我并不能算一个乖乖女—迟到、晚归、不写作业之类的错误我一点也没少犯过,也没少因为这些挨过哥哥的管教,可是“逃课”这种行为,对于家教严格的我来说实在是有些出格了—哪怕是在只有高三学生补课的元宵节这一天,也是如此。

现在是倒数第二节课。按照闺蜜们的“密谋”,这节课的下课铃声一响起,我就要收拾好书包和她们一起翘课跑路了。否则,我就要放弃今年看焰火的机会,按照哥哥要求的那样乖乖回家学习。

当然,如果被哥哥抓住逃课,那后果一定是我不敢想象的……想到这里,我不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屁股,甚至忘记了自己正在众目睽睽之下罚站。

好闺蜜已经在悄悄地收拾书包,随时准备出发。我抬头看了看表,距离下课还有十分钟。留给我犹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课堂上当众罚站的时间,每一分钟都是煎熬。而要在十分钟内作出这个艰难的决策,更是一种煎熬。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