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学生被父母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故事的女主人公叫梦,住我家对面。我家住五楼,她家是我家对面那栋楼三楼与我家正对的那一户,她的卧室窗户朝向我家这个方向。关于她的长相有点争议。有一些人,包括一些男生,觉得她长得很普通。但是以我的审美来看她是个美女。她身材属于中等,不算苗条,但是曲线很好,胸挺,腰细,屁股紧实,腿也并不算很粗。皮肤白皙,五官端正,很难说漂亮在哪里,但是在我看来就是很合适。我们好像是同岁的。我们学校不在一起,但是都是坐同一路公交车,所以经常会在路上遇到,不过我们一直没怎么说过话。事情就发生在我上高三那一年的夏天,暑假之前。

其实关于她被打屁股的事情我是有所耳闻的。我家那个小区年岁比较老,父母这一代在计划经济时期都是一起工作的,互相都认识,相关的事情多少了解一些。梦的母亲好像倾向于棍棒管教的教育方法。这可能跟梦的姥姥的教育方式有关,因为梦的姨对梦的表哥就打得很厉害。虽然具体细节不明,但梦她姨是著名的虎妈,脾气不好,打孩子相当狠。毕竟是男孩子,梦她姨打她表哥的事情相对公开。而梦作为女孩,相关的情况就比较隐秘了,只知道她也会挨打。而从我那次看到的情况来看,她挨的打也不轻。

当时是周几我已经忘了,但不是周末。晚饭后我父母出去散步,我留在家写作业。写了一会以后我去厨房喝水。从厨房的窗户里我看到了梦的卧室。当时她卧室开着灯,没有拉窗帘。因为角度不太合适,我看不清具体情况。当年毕竟荷尔蒙爆发(在妹子看来主要原因是我是色狼),我忍不住去了厨房隔壁正对梦卧室窗户的小卧室去仔细看。小卧室因为平时没有人住,所以都是不拉窗帘的,也不开灯,把门关上以后里面就是漆黑一片,正好适合我偷看。而且碰巧的是我家有一部望远镜就放在小卧室的柜子里。于是我就很幸运地看到了梦挨打的一幕。

刚开始的时候屋里没有人,但是不久梦就推门进来。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兴奋起来。梦穿的衣服很少。上身是一件女式的吊带背心,下身只穿了一件内裤,都是白色的。进门以后她在屋里来来回回走了几次,我没有看明白她在干什么,但是却趁机仔细地看清了她的身材。当时的她上高三,正是二八妙龄。

在吊带背心包裹下的是她的胸部,圆润而且挺起。从胸部向下是一条弧线,下收到盈盈细腰。在紧身背心的包裹下胸与腹呈现出青春的曲线。胸部向上则是一片洁白,并且能隐隐约约看到两胸之间的沟壑。这片洁白一直延伸到她的玉臂和后背。后背的三分之一露在背心的外面,红润而诱人。内裤包裹着她的屁股,从大腿往下则暴露在外。随着梦的走动,细长的大腿没有一丝赘肉,青春而健康。

之后梦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她跪趴在地上,似乎是打开了一个贴着地面的衣柜,在里面找着什么。从后来看到的事情来看她或许是在找挨打的工具,或者叫她的家法。那个姿势是个典型的挨打姿势,而且她似乎刻意地把腰压低,屁股随之翘了起来。当时的我已经是面红耳赤,幻想着她正在以这个姿势挨打。但是我当时没有想到,随后她真的被打屁股了。

她拿出了一些东西,放到了书桌上,然后站在了书桌旁。书桌是沿着墙摆放的,所以她是侧面对着我。我能清楚地看到她站立时的曲线,胸,腹,屁股,大腿,像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接着门又开了,她的父母走了进来。一进门,她的爸爸就从桌子上拿起一个东西,看起来是一个木板,随即挥向她的屁股。距离太远我听不到声音,但是能清楚地看到板子打在她的屁股上。从她的爸爸拿起木板的那一刻,梦的身体明显地紧张起来。她把手臂抱在胸前,肩膀缩了起来,一幅瑟瑟发抖的模样。她站着挨了五板子,每一板子下去她的身体都会抽动一下。她的屁股想要向前躲,但是她的前面是书桌,所以她只能原地站着挨打。

五板子之后梦的爸爸推了梦的后背一下,接着梦就弯腰伏在了书桌上。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的设计,书桌的高度恰到好处,跟梦的屁股一样高。梦伏下身子的动作也很优雅。她的腿保持直立没有动,只有上身向下伏倒在桌子上。她似乎在用力把上身挺直,把腰下压在桌子上,腰与背之间出现了一个下沉的曲线,曲线的另一端则是翘起的屁股。她伏在书桌上的这个动作一步到位,看起来恐怕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梦伏到书桌上以后,她爸爸的板子又挥了起来。她爸爸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板子接连不断地打在她翘起的屁股上,而且看起来每一下都很用力。刚开始几下的时候梦看起来并没有反应,或者是因为离得太远我看不清。但是十几下以后梦的反应逐渐明显了起来。

首先出现的变化是,梦刚开始保持的腰向下压、屁股向后挺的动作渐渐保持不住了。虽然能看出来她还在努力地把屁股向上挺起来,但是压腰的动作已经越来越坚持不住了,腰开始向后弓起来。之后她的双腿也不像刚开始那样挺直了,两条腿开始错动,随之带动屁股也左右扭动。接着,她一直抓着桌沿的手也开始向后挥动,像是想要挡开不断打下来的板子,但是又不敢真的去挡,做出了一种纠结着想挡又不敢挡的动作。打到大约三十下的时候,梦已经几乎无法保持刚开始时候的优雅姿势了,表现出一种想要逃走,但是又靠毅力坚持着不走的样子。

这个时候,一直在一旁站着的梦的妈妈走了过去,一只手抓住梦向后挥得手,另一只手压住了梦的腰。于是梦又被压回了书桌上。被妈妈压住的梦不知是放弃了抵抗还是找到了依靠,反抗的程度看起来小了很多。在这个过程中,包括梦的妈妈走过去压住梦的过程中,梦的爸爸也一直没有停手,板子快速地打在梦的屁股上。具体打了多少下我没有仔细数,大约有五十多下吧。令我惊讶的是,梦表现地也很坚强。虽然挨打的时候她疼得两条腿不停地动,但是一直坚持站在原地,屁股也保持挺起,没有转身逃走。

打了五十多下以后,梦的爸爸停手了。梦的妈妈也松了手。刚开始梦还是保持趴在桌子上的姿势,又过了一会站了起来。之后三个人的动作都不多,可能是在说什么。又过了一会,梦后退了几步,又把上身趴了下来,用双手扶着桌子的边缘。她后退的距离正好跟上半身的长度相当,所以趴下以后双腿还是直立着。她还是在用力向下压腰。这次由于她的身体下面没有桌子的限制,所以她身体的弧线显得更明显了。而且梦的上身穿的是一件短款的背心,压下腰之后她的细腰就露出了一圈。腰的后面是被内裤包着的屁股。屁股把腰衬托得很细,而在细腰的衬托下,屁股也显得更加圆润,并被梦高高地翘了起来。

梦做好这个动作之后,她的爸爸再次挥起板子。这次比上次打得慢多了,两下板子之间间隔了好几秒。梦的身体失去了桌子的支撑,每次挨打的时候晃动地也比刚才明显了。每次板子落下,梦的身体都会扭动几下。但是不管身体怎么扭动,梦一直保持双腿笔直,两只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手也没有离开桌子的边缘。而且扭动几下之后,梦都会恢复原来的姿势,压腰,翘起屁股等待下一板子的惩罚。在板子落在屁股上之前,梦的屁股也没有躲开,而是留在原地让板子结结实实地打在上面。

梦以这个姿势又挨了五十板子。我已经忘记了时间,但是两板子之间相距大约十秒,算来她被打了接近十分钟时间吧。五十板子打完,梦的妈妈走上去把梦扶了起来,并拿出一些纸巾帮她擦去泪水。梦的爸爸可能又说了些什么,然后把板子放在书桌上,推开门走了出去。梦的妈妈扶着梦走到床边,让她趴了上去。

之后发生的事情令我无比激动。梦的妈妈把梦的背心向上掀起了一点,然后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她们两个并没有发现这时候窗帘还开着,更不知道整个过程都被我看到了。梦的屁股在腰与腿的衬托下显得很丰满。与腰和大腿的颜色相比,梦的整个屁股都是红色的,从我这个距离来看并没有看到出血或者青肿。梦的妈妈坐在床沿,小心地摸着梦的屁股,而梦也趴在床上抽噎着,身体不时地抖两下。

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过了一段时间,梦的妈妈起身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竹竿。由于距离太远,我看不清那究竟是个竹竿、细木棍还是藤条。不过从我家那里的生活习惯来看,估计那应该是一根竹竿。梦的妈妈站到床边,把竹竿放到了梦的屁股上,看起来还要继续惩罚梦。梦也把身体趴正,把双手压在头的下面,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梦做好准备以后,梦的妈妈开始挥动竹竿。梦的妈妈的力量肯定比不上梦的爸爸,但是竹竿很长,挥动起来的速度比板子快得多。而且竹竿比板子细,打在屁股上痛感更加尖锐。加上此时梦的屁股失去了最后一层内裤的保护,被竹竿直接抽打,那种感觉肯定很疼。梦的妈妈打得也很慢,两下之间也间隔了十秒左右。与梦的爸爸用板子打的时候不同,梦的妈妈在每次把竹竿打在梦的屁股上之后没有马上拿起竹竿,而是放在梦屁股上挨打的那个位置,直到准备打第二下的时候才拿起来。而梦在每次挨打之后上身都会扭动,不像刚才被爸爸打的时候那样一直坚持着不动了,不知道是因为太疼还是在妈妈面前更加放松。不过虽然她在扭动,但是手一直压在头的下面,没有向后挡,腿也一直伸直,屁股更是一直保持在原位一动不动,忍受着每一下击打和竹竿在屁股上的停留。

梦的妈妈一共打了梦六十二下竹竿,不知道这个数字有什么含义。打完之后,梦的屁股还是红色的,但是看起来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均匀了。由于距离太远,我看不清有什么变化。之后梦的妈妈把竹竿放回了书桌上,拿出了一些可能是药物的东西,抹在梦的屁股上。在抹药的时候,梦还把屁股撑了起来,可能是为了把药膜的更加均匀吧。梦的妈妈又在床边坐了一会,但是梦的内裤一直没有穿回去。又过了一会,梦的妈妈好像准备离开了,突然发现窗帘没有关,于是走到窗前把窗帘拉上。

第二天我没有看到梦,不知道是她请假了还是跟我没有坐同一班公交。再次看到她是在第三天早上。我注意到车上有几个座位,但是她并没有坐。之后的几天我没有经常见到她。此后第一次见到她坐在公交车上已经是一周以后了……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