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被学生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秦诗棋和秦诗画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姐姐是秦诗棋,妹妹是秦诗画,今年18岁就读于XX市的独立学校呢,是今年的新生。这两姐妹活泼好动,天天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恶作剧是天天都搞。叫老师们很是头疼……上官倾城是她们班级的班主任,对着两姐妹也是很头疼,一直想找机会好好教训一下,这对调皮的姐妹花。上官倾城今年25岁,在两年前无意中看到几个SP的视频,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经常会搜集一些关于SP的视频,图片,存在自己的电脑上,没事的时候就偷着看,也时常幻想打别人的屁股,或者被别人打自己的屁股,但是一直没实践过。看到这对姐妹花,一个念头就在她的脑海中形成了,何不借此机会拿她俩实践一下呢,给她俩一个教训,不要老是调皮捣蛋,也能实现自己一直没能实践的愿望呢。

这不今天这姐妹俩有准备捉弄一下,她们前面的腼腆男生,把准备好的胶水涂在了男生的凳子上,这个男生没发现就一屁股坐下了,等下课的时候,猛地一起身,就把裤子扯坏了,漏出了内裤,惹得一阵哄堂大笑,这个男生狠狠的瞪了一眼正在得意的笑的秦诗琪和秦诗画,愤愤的跑出了教室去换裤子了。说巧不巧的这一幕正好被,巡查的上官倾城给看到,上官倾城心里想到,真是想睡觉了,就有人送枕头啊。也是该着这姐妹俩倒霉……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课,就在放学还有5分钟的时候,上官倾城来到了教室,说了一句秦诗棋、秦诗画还有梁夕(被捉弄的那个男生)到我办公室来,其他同学放学。

这三个人心理都在嘀咕,老班叫我们去办公室做什么呢……虽然不知道,老班叫他、她们去干什么,但是他、她们三个还是很快的来到了上官倾城的办公室,进门以后,上官倾城就说到:“梁夕把门关上。”梁夕随手就把门关上了,就在门关上以后。上官倾城就厉声喊道:“秦诗棋、秦诗画,是不是捉弄人,搞恶作剧很好玩,很有成就感啊,你们天天这么搞恶作剧,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很得意是吧,啊!知不知道咱们班的其他老师都被你俩给气坏了,啊!今天有不给你俩得教训,指不定以后你俩会惹出什么祸呢。”秦诗棋和秦诗画一听,老班叫她俩来就是为了教训她俩啊,连忙说到:“老师啊,我们以后不敢了,今天就不要教训我们了吧。”上官倾城说到:“你们每次都是这么说,哪次不是说过没两天,就又旧态萌发,继续恶作剧,今天这个教训你们是怎么也躲不过去了,我还就告诉你倆了,今天的教训就是打你俩一顿屁股,而且是当着梁夕的面打你们的光屁股,叫你俩也知道知道,什么是痛苦和丢人……”

秦诗棋和秦诗画一听这个立马就傻眼了,脸蛋刷的一下就都苍白了,当着男生的面子打自己的光屁股,这以后怎么见人啊,连忙哀求道:“老师,我们真的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就饶了我们这次吧,不要这么惩罚我们啊,这叫我们以后怎么见人啊……”而旁边的梁夕一听到上官倾城说,打这两姐妹的光屁股,还叫自己在旁边观看,心里暗自的YY到:“秦诗棋、秦诗画你们俩也有今天啊,哈哈。”上官倾城严厉的说到:“今天你们想躲过这顿打,那是不可能的,不给你们一次严厉的教训,你们是不知道悔改的,不要说废话了,秦诗棋你先来,过来趴到我的腿上来版权所有。”说完就做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

秦诗棋和秦诗画呆住了,一看老班这是来真的啊,不是在吓唬她们啊,看来这顿打是跑不了,无奈的两人认命了。秦诗棋慢慢的来到上官倾城的身前,趴在了她的腿上。上官倾城也是第一次打别人的屁股,也是很紧张的……但是她也知道,要先给她俩热热身才能使用工具,于是举起了自己的玉手,“啪”的一下就打在了秦诗琪的屁股上,力气不是很大。但是秦诗棋毕竟是第一次挨打,还是当着男生的面挨打,虽然不是很疼,但是还是轻呼了一下。随即上官倾城的第二下就“啪”的一声又打在了秦诗棋的屁股上,这一下比第一下加了一些力气。秦诗琪“啊”的一声的喊了一下“疼”老师轻点……但是上官倾城为了给她倆一个深刻的教训,并没有减轻力度,而是“啪啪啪”连着三下打在了秦诗棋的屁股上,一下比一下重,秦诗棋没有意外的“啊啊啊”的喊了三声,直说到:“老师我知道错了,不要打了…真的很疼啊……”上官倾城说到:“这才到哪啊,今天还有你俩受的呢,你给你俩一点深刻的教训,你俩是不知道真心悔改的,哼!”说完又“啪啪啪啪啪”的连续伍下很重的打在了秦诗棋的屁股上,秦诗棋“啊啊啊啊啊”的直喊,老师不要打了,疼死我了,我不敢了,饶了我这次吧。眼泪也在这时不争气的掉了下来,毕竟没有被打过。上官倾城并没有被秦诗棋的喊叫和眼泪打动,而是又狠狠的打了她十下屁股。秦诗棋还是没被打一下就喊叫一声……二十下打完上官倾城说到:“你先起来吧,去墙角站着,等我给你妹妹热玩身,就该打你们的光屁股了。

秦诗画你过来。”秦诗棋带着满脸的泪痕,揉着已经很痛的屁股站到了墙角旁,等着更丢人的教训……秦诗画一看这架势在求饶,貌是也不可能躲过去这顿打,所以很利索的就趴在了上官倾城的腿上。而旁边的梁夕,心跳是一点一点的在加快啊,这也太刺激了……嘎嘎……这时上官倾城说到:“刚才打了你姐姐二十下,那我也打你二十,然后休息一下就开始打你们的光屁股。”说完“啪”的一下就打在了,秦诗画的屁股上,这一下没多大的力气,秦诗画只是微微的“嗯”了一声。随即第二下也打在了秦诗画的屁股上,这一下就稍微的加了点力气,秦诗画也没有觉的有多疼,还是轻声的“嗯”了一下。上官倾城一看,这小丫头比她姐姐要耐打很多啊,于是也“啪啪啪”的连着打了三下,比打秦诗琪的力气要大不少。这时秦诗画感觉到了疼了,不过还是可以接受,“啊啊啊”的轻喊了几声。上官倾城一看,这小丫头还挺能挨的啊,于是又是“啪啪啪”的连续三下打在了秦诗画的屁股上,这几下已经很重了,秦诗画也是感觉到很疼了,于是“啊啊啊”的喊了起来,这时上官倾城的四连打如期而至重重的打在了秦诗画的屁股上,发出了“啪啪啪啪”的声音,而秦诗画也大声的“啊啊啊啊”的喊了出来,直说到:“老师不要打了,我也知道错了,不要打了,真的很疼啊……”这时上官倾城没有停手,而是一下比一下重的打在秦诗画的屁股上,直到二十下打完,才停手。这时的秦诗画也是满面泪痕了……上官倾城说到:“你也去墙角站着,十五分钟以后,我会打你们的光屁股,哼!”秦诗画也来到了墙角,两姐妹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绝望,知道接下来更丢人的惩罚也不会躲过,只能默默的站着等待着那羞人的惩罚……

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上官倾城咳嗽了一下。秦诗琪和秦诗画知道十五分钟已经到了,丢人的惩罚马上就开始了……果不其然上官倾城开口了:“你俩给我过来,把裙子撩起来,内裤脱下来,双手扶着桌子,屁股翘起来。”秦诗棋和秦诗画听到老师的命令马上开口道:“老师啊,能不能就梁夕出去啊,他在这,我们怎么好意思光着屁股挨打啊,这也太丢人了吧,求求你了,叫他出去吧?”梁夕一听她俩的话,脸一字就黑了,心想:“老班啊,可不要赶我出去啊,我还没见过光屁股挨打的美女呢,可不要赶我出去啊,一直默念着,不要赶我出去,不要赶我出去……”这时上官倾城的回答对于秦诗棋和秦诗画来说就如天塌下来一般,而对于梁夕来说那就天籁之声了:“我把梁夕叫来就是叫他来看着你们挨打的,要不怎么给你俩一个深刻的教训呢,这时候知道丢人了,你俩捉弄别人的时候怎么不觉的丢人呢,所以叫我赶梁夕出去你们就别想了,赶紧过来趴好。”

梁夕一听就心花怒放了,心想还是老班懂我心思啊。而秦诗棋和秦诗画这时已经是粉脸羞红了,毕竟张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打光屁股,而且还是当着被自己捉弄过的男生,可想而知那是多么的丢人和害怕啊……只见这两姐妹慢慢的来到办公桌前,缓缓的把裙子潦倒了腰部以上,秦诗棋的白色卡通内裤和秦诗画的黑色蕾丝内裤就暴露在了上官倾城和梁夕的面前,梁夕这时候只感觉心要提到嗓子眼了,心脏剧跳,眼睛直直的盯着秦诗棋和秦诗画的屁股,心中在狂喊:“马上就能见到两对少女的光屁股了,赶紧脱,赶紧脱……(这也是为,梁夕这家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可遇而不可求的情况,那是很兴奋和紧张的。)秦诗棋和秦诗画把裙子撩起来以后就不动了,死死的拽着内裤的两边就是不肯脱下来,就在那站着不动,这时上官倾城等的不耐烦了说到:“梁夕,你去把她俩的内裤给脱下来,相信你是很乐意效劳的吧。”梁夕这家伙还没反应过来,秦诗棋和秦诗画就先“啊”的一声喊了出来,不要啊,我们自己脱,不要他来脱,她俩是给吓到了,本来在梁夕面前光着屁股挨打就够羞耻的,如果还要被梁夕亲自脱掉内裤,那还要不要活了,所以两姐妹慢慢的脱下了自己的内裤,都漏出了自己微微发红的屁股(毕竟刚才一人挨了二十巴掌吗)。这时上官倾城说到:“双手扶着桌子,把屁股高高的翘起来。”两姐妹认命的照做了,她俩以为上官倾城还是会用手打几下屁股就完事,可以结束这羞耻的惩罚,而让她俩没想到的是,上官倾城这时候在她的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来了一把三尺长的戒尺,还在她俩眼前晃了晃,说到:“下面我要用这戒尺来惩罚你俩的光屁股,准备好了吗?”

秦诗棋和秦诗画看到上官倾城手中的戒尺连忙求饶道:“老师不要啊,这个得多疼啊,饶了我们吧,在也不敢了,求您了……呜呜…呜呜…(刚才挨巴掌就已经很痛了,要是在挨戒尺,那自己的屁股还能要吗?)这时上官倾城说到:“我也不多打,一人打二十下吧,想要一下不挨那就不要想了,哼。)秦诗棋和秦诗画一听只打二十下,忍忍就过去了,也就认命了。上官倾城说完就来到了两姐妹的身后,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戒尺,重重的打在了秦诗棋的屁股上,发出了“啪”的一声脆响。而秦诗棋“啊”的喊了一声,已近干了的眼泪再次留了出来,一道红红的印子也出现在了秦诗棋的屁股上,就在这一板的疼痛还没消失的情况下,第二下又“啪”的一声落在了屁股上,又出现了一道印子,秦诗棋又是“啊”的一声,求饶道“老师不要打了,疼死我了,不要再打了啊…呜呜…她的求饶并没有什么效果而是换来了“啪”的一声脆响,上官倾城的第三下也如期而至的落在了秦诗棋的屁股,这时秦诗棋不光是喊了,而是直接跳了起来双手揉着自己的屁股,一直跺着脚直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屁股上传来火辣辣的疼……这时上官倾城也只到要叫秦诗棋缓一下,于是来到了秦诗画的身后,举起了戒尺“啪”的一下打在了秦诗画的屁股上,虽说秦诗画的耐受性高一点,不过毕竟也只是十八岁的小姑娘,这一下落下,秦诗画感到了屁股上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感,“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疼啊”,这时上官倾城的第二下也落了下来,“啪”的一声,打在了秦诗画的屁股上,秦诗画又是“啊,疼啊”喊了出来,眼泪也下来了,这时上官倾城紧接着又打下了第三下“啪”的一声,戒尺和秦诗画的屁股再一次的亲密接触了,秦诗画也疼的跳了起来,双手揉着屁股说什么也不趴下了……这时上官倾城对秦诗棋说到:“双手扶着桌子,屁股高高的翘起来。”秦诗棋抽泣着说到:“老师不要打了好吗,真的是好疼啊…呜呜…”上官倾城说到:“过来趴好,要不然就在加打十下,你们看着办吧。”

秦诗棋认命的再次趴在了桌子上,高高的翘起了还火辣辣疼的屁股,等着老师的戒尺再一次的落下。上官倾城又对秦诗画说到:“你也过来趴好,屁股高高的翘起来。”秦诗画也是怕了,也是挨着秦诗棋趴在了桌子上翘起了屁股。”这时秦诗棋握住了秦诗画的手,说到:“妹妹忍忍就过去了,还有十七下了?”秦诗画没有说话只是很用力的捂着秦诗棋的手。这时上官倾城举起戒尺打在了秦诗棋的屁股上了,秦诗棋“啊”的喊了一声,屁股上再次的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感。就在秦诗棋等着尺子再次落下的时候,确传来了妹妹秦诗画的“啊”的惨叫声,原来上官倾城这一下没有打秦诗棋,而是重重的打在了秦诗画的屁股上,使的没有防备的秦诗画传出了一声惨叫声,屁股上也是一阵火辣辣的疼,就在秦诗画惨叫声刚过去没多久,秦诗棋也“啊”的一声喊了出来,原来上官倾城的这一下又打在了秦诗棋的屁股上,而且比上一下还重……上官倾城就这样一人打一下,一下比一下重的缓慢责打在秦诗棋和秦诗画的屁股上,俩姐妹的喊叫声也是一声接一声的发出,两人已经疼的眼泪直流了,随着秦诗画一声凄惨的惨叫声响起,上官倾城的责打也随之结束,在看两姐妹洁白无瑕的翘臀上已经布满了一道道戒尺留下的红痕了。翘臀也变的通红通红的了。就在姐妹俩含着眼泪想要穿上内裤赶紧离开这使他俩丢死人的地方的时候,突然上官倾城开口了:“先不要着急穿内裤,接下来还有最后一项惩罚,那就是接受梁夕的十下责打。”

秦诗棋和秦诗画一听上官倾城的话语,异口同声的“啊”的一声瘫坐在了地上,开口哀求道:“老师不要啊,求您了,我们真的知道错了,不要叫梁夕打我们了,我们真的知道了错了,屁股真的很疼了啊,不能再打了啊,在说叫他打我们,我们以后真的就没脸见人啊……”这时在看一直在旁边打酱油观看的梁夕同学,两个鼻孔已经流血了,脸上也是通红的颜色了,下面的小丁丁也支起了一个大大帐篷……就在这时猛的听到上官倾城的话语,心中的血气更是一阵阵的网上涌啊,心想:“老班真是太懂我的心了,嘎嘎。”于是说到:“老师,我可以使用工具和叫她俩随意摆姿势吗?”上官倾城说到:“可以。”这时的秦诗棋和秦诗画还是在苦苦的哀求着:“老师,我们真的知道错了,饶了我们这次吧。”上官倾城喝到:“你们还是乖乖的接受惩罚吧,现在告饶已经晚了。”这时的梁夕生怕上官倾城改变主意,连忙来到了秦诗棋和秦诗画的身旁,嘚瑟的说到:“两位美丽的学妹,你们将会为你们犯下的错误接受我的惩罚。”说完就满办公室的溜达起来了,想找个称手的工具,本来他也想用上官倾城那把戒尺的,不过转念一想刚才老班用戒尺了,还是换一个吧。

就在这时她看到了秦诗棋和秦诗画穿在脚上的休闲旅游鞋了,脑海中立时一亮,就有了主意,于是对秦诗棋和秦诗画说到:“两位学妹,把你们的鞋子脱下来吧,我就用它们了。”秦诗棋和秦诗画也知道躲不过去,于是也就认命了,把自己的鞋子脱了下来。这时的上官倾城听到梁夕的话,心理想到:“这家伙真够坏的,竟然想到了这个工具……”梁夕看到秦诗棋和秦诗画的鞋子脱了下来,就对秦诗棋说到:“秦诗棋你给我趴到办公桌上去,两腿并拢把屁股翘起来。”秦诗棋慢慢的爬上了上官倾城的办公桌上,趴了下来,等待着梁夕的惩罚。”这时梁夕这家伙对秦诗画说到:“你好好看着,一会就该轮到你了,嘎嘎。”说完就拿起了秦诗画的一只粉红色的鞋子,用鼻子闻了闻,并没有闻到汗臭味,而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味,说道:“还挺好闻的,比我的好闻多了,不知道备自己的鞋子打屁股会不会很丢人呢,嘎嘎。”说完来到了秦诗棋的身旁,这家伙看到趴在桌子上的秦诗棋,想到老是被她俩捉弄,都成了同学们的笑柄了。于是狠狠用手捏了捏秦诗棋的屁股,说到:“你俩也有今天,今天你俩就好好尝尝这鞋底的滋味吧,哼哼。”而秦诗棋被梁夕这么一捏,还没消失的疼痛感,立时又火辣辣的传上了脑海,身子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而这时梁夕这家伙狠狠的一鞋底就打在了秦诗棋的屁股上,发出了“啪”的一声声响,嘴脸还说恨恨的说到:“叫你捉弄我。”而秦诗棋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鞋底打蒙了,“啊”的一声惨叫了出来,只见一个清晰的鞋印就印在了秦诗棋的屁股上,这时还没等秦诗棋缓过劲来,梁夕这家伙的第二鞋底就又重重的落在了秦诗棋的屁股上,又一个鞋印清晰的印在了秦诗棋的屁股上,梁夕还是恨恨的说到:“叫你捉弄我,哼。”秦诗棋的第二声惨叫声响了起来,并用双手护住了自己的屁股,轻轻的揉了起来,哭泣着说到:“梁夕,我知道错了,不要打了好不好啊,疼死了……”梁夕这时怒道:“这时知道错了,你们捉弄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错呢,啊!把手拿开,不然我打烂你的屁股。”秦诗棋真被吓到了,连忙拿开了自己的双手,等待着梁夕的继续责打。这时梁夕举起鞋子“啪”“啪”“啪”的连续三下狠狠的打在了秦诗棋的屁股上,只见秦诗棋此时的屁股已经有点发紫了,鞋印和戒尺的红痕交错着。而棋“啊”“啊”…的哭喊着,梁夕不要打了,疼死我了,我以后再也不敢捉弄你了,饶了我吧……这时在一旁看着的秦诗画和上官倾城的反应是各不相同啊,秦诗画看着自己姐姐屁股的惨状吓的瘫坐了地上,而上官倾城确是用手偷偷的摸了摸自己翘翘的屁股,心道:“梁夕这家伙这么狠呢,一点也不懂的怜香惜玉呢,不知道打在自己的屁股上会是什么感觉呢,会不会很疼呢。”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