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打屁股

第二天,我如往常一般去公司,而我倒像是个刚刚来公司的新人一样,回头率达到了百分之一百,同时还窃窃私语的偷偷看我。我心里纳闷,又怕是早上化妆梳头的时候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步骤,弄出了什么惊艳的造型,连忙跑进了厕所里。

看着镜子中无比正常的自己,我松了口气,不过又开始疑惑了起来。

为什么今天大家的样子都那么奇怪呢?

正在这时,部门主管任欢弈从厕所里出来,看到我在镜子前发呆,便在我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我疼的跺脚,这才缓过来,揉了揉自己的屁股。

“我们的刘依佐小朋友,刚才在想啥呢?脑子转回来了?”

“啥?”对她的话,我显得特别疑惑。

“你可得请我吃饭啊,昨天会议不仅迟到,轮到你讲方案的时候,你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要不是我反应快,帮你讲了,你今天都不用来了。”

“啥?”听到这,我显得更疑惑了。

“你可别不认账啊,这顿饭你必须得请!”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陷入了沉思

“你是说,我昨天来开会了?”

“那当然啊,不过你昨天就像是吃错药了一样,变了个人。”

我的思绪完全跟不上任欢弈的描述,呆呆地看着她。

“不过今天,也是像变了个人,不过变回来了。”

“那我昨天干啥了?”

任欢弈看我这么一说,便偷偷笑了笑。

“你该不会是,前天喝断片了,断了昨天整整一天??想知道吗也可以,楼下星巴克帮我带一杯燕麦拿铁,要低因的原萃浓缩,去奶泡的大杯,加两份香草糖浆,哦对要KidTemp的。”

我听着两眼翻着鱼肚子,双手叉腰白了她一眼:“你在这开药方呢?”

“哎呀,别急啊,你怎么还急眼了呢。这样吧,我点好了你给我带上来,我给你讲,这总可以了吧。”

其实心里还是挺想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我才被迫和她达成了一致。等我刚刚回到座位上,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工作系统里蹦蹦跳跳的十几条未读消息,都是昨天没有处理完的事情。我只能静下心来一一处理。

研发部的顾恺轩拿着一叠材料放到了我桌上,我刚刚方案改的出神,他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这才注意到他。他高高的个子,总是穿着一件白寸衫,同那些油腻的有些秃头的研发工程师完全不一样,我心里的小兔砰砰跳个不停,想着刚刚竟然冷落了他,真想给自己两耳光清醒一下!

“你没事吧?”

关心的语气,真是直接要把我送走,虽然心里已经泛滥成河,但还是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啊···没事没事,就早上了,有点犯困 = = ”

“哦哦,那行。这是你昨天提的产品修改意见,我按你说的改完了,你看看效果。Demo在测试服务器上,地址我给你放在方案里了,你到时候看下。我先去忙了。”

“啊···啊,好好好,我先看看。那个···你注意休息。”

他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抬手摸了摸我的头。他竟然摸了我的脑袋!头皮中像是过了一股电流一般,头皮发麻整个人都变得酥脆了起来。

“你还是,昨天那个发型可爱。”

“啊···?”

“没什么,我先走了。”他掩着嘴,偷偷笑着走了。

虽然我觉得有些奇怪,不过看到自己的男神竟然跟自己有了接触,不禁还是开心的自己在座位上意淫了起来。只不过,突然间,企业微信里蹦出了一个消息,是任欢弈的。

“楼下,星巴克,帮我拿下咖啡,谢谢。”

“谢你个头!”

我嘴里嘟嘟囔囔的,怪她打破了我的幻想,明明脑海里就差一步就可以和自己的男神······我无奈的从座位上起来,到楼下的星爸爸店里拿了咖啡,进了她的办公室里。

“哟,这么快啊!”

我把咖啡放在她的桌上,转身便要离开,她却叫住了我。

“不想知道昨天的事情了?”

“想知道!可是我今天的事情还有很多。”

“没事,我刚刚让别人去做了。”

听到不用干活了,我便换了个脸色,笑眯眯的找了个椅子,到她旁边坐下来。

“嚯,你这变脸比变天都快啊!”

“那还不是,任姐关心我嘛,嘿嘿嘿~那我肯定不能板着脸啊~”

任欢弈偷偷笑了笑,喝了一口咖啡,然后转身对着我,脸上的笑容突然爆炸开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差点把刚才喝进去的咖啡喷到我脸上。

“有言在先哈,我说完你不许捶我。”

“那···得看你说了啥”我一本正经的开着玩笑。

“你昨天快10点钟才来,要不是我打电话给你,你估计一天都不会来。打电话的时候,你还问我,哪个公司,弄的我还以为你要辞职了呢。然后来了以后,你竟然扎了个双马尾来···哈哈哈哈哈,不行不行,我得笑会哈哈哈哈~”

听到这里,我脑子里嗡嗡的响个不停,在她的笑声中根本没办法想象自己扎着双马尾来开会的囧相。我的脑海中出现了画面:自己的奇异的扎着双马尾,出现在办公室里,不仅迟到被所有人注视,还要因为奇怪的发型被当众嘲笑,我望着公司高楼的窗外,真想一跃而下。
但是看到办公室的隔音玻璃外面,顾恺轩正好从里面的办公区出来,还举起手中的咖啡杯冲我笑了笑,我赶紧回了一个笑脸,刚好把一跃而下的想法堵在了里面。

“那,后来呢?”
“后来,就是产品研讨会了,本来应该你来汇报的,但是你站起来,一句话都讲不出来。我还以为你紧张了呢,看你平时那么干练,没想到关键时候你给我掉链子了。不过···原谅你是个新人,我还是站起来替你发了言。”

“啊···那个,任姐,不好意思啊···”我赶紧向任欢弈道歉。

“没事没事,不过你的提议倒是给了我启发···”

“我的提议?”我听了她的话之后,又开始迷惑了起来。

“对啊,你说交友的APP不应该只是有姓名和性别这些,弄的像是人口普查。你说追求灵魂上的共鸣,应该有两人都会懂的呓语。而交往方式不应该通过简单的姓名和照片,更多的应该是两人所受教育环境的交流。”

“我说过这些?”我心里想着,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

“好啦,你想问的,我都说完了,你现在该去忙你的事情了。”

“不是都交给别人做了吗?”

“是的,你有更重要的事情。看到顾恺轩给你的那份方案了吗?这次,你来做这个新APP的产品经理。”

“啊···任姐,我才刚入职一年,还有很多要学···”我赶紧推辞,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情,做不好工作可能都丢了。

“不用了,我想过了。在这方面,你能想到的,我想不到,所以你比我更适合这个产品。”

虽然心里有些摸不着底,但是还是勉强接了下来。

“如果记性不好,就把要做的事情,写在纸上!”

听了她的提醒,我还是完全想不起来我昨天的一丁点事情,脑海中仅存的也只有那小镇里的小屋,桌子上的经济学练习试卷,被哪个不知名的大姐姐用小红痛打了一顿光屁股。到底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已经分不清楚了。不过我还是拿起桌上的便签开始将自己要做的事情,一件一件的记下来,毕竟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得了健忘症。

平心而论,在圈子里的一些交往习惯,却是让我对这个交友的APP有些独到的理解。我看着顾恺轩送过来的一份资料,又在demo里仔仔细细看了很多遍。将一些自己的想法,记在了便签上。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钟了,然而周围的同事还是没有要走的迹象。这时任姐倒是成了救星,她走出办公室

“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先到这里吧,明天早上不要迟到了!”

我脱着疲惫的身躯关上了电脑,在电梯里我几乎是飘着的。晚上的地铁显得格外的清凉,不过还好租住的公寓在地铁口,庆幸这么晚下班不用走很久的夜路。回到家里的,简单洗漱之后我便开始倒在床上睡了起来。

梦里的半夜时分,我睁开眼,发现自己又置身于那个奇怪的房间里。摆设就如同昨天的一般,课桌上摆放着经济学的课本。我本身很累,想着自己应该是在做梦,便换了个姿势准备入睡,可屁股挨到床垫的一刹那,一股剧痛便冲上了脑袋,似乎前天的那股疼痛又席卷了起来。我艰难的将姿势挪好,皱着眉头睡着,可后半夜我夜起上厕所,房间里的摆设又回到了原样,仿佛自己同时存在于两个平行的时空里一般,来回变换。

一瞬间,我仿佛觉得自己得了妄想症。

“可能我得去看看心理医生了···”我回到床上,倒头便开始睡了起来。

第二天,太阳当头,我赶紧惊醒,又突然有些费解。我想坐起身来,可屁股上特别疼,我用手摸了摸,它是肿起来的。

“我昨晚上明明定了闹钟的啊?怎么还是没有反应?”

而书桌上,卷子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那里,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空里的房间。

我已经分不清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梦里了。我揉着屁股,艰难的起床,发现桌上多了一份便签,写着:

“上午10点,经济学辅导课,南湖苑1栋402室”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九点钟了。我怕又同上次一样,遇到一个会打屁股的坏姐姐,这次赶紧洗漱完走出了门。一路问着大爷大妈,找到了地址。这一天的生活,倒还是挺简单的,听一听课便好,其实大学的时候自己因为分差没有读到想学的经济学专业,这次倒算是在梦里帮我圆了梦。

我听着老师的讲解,屁股坐着显得非常疼,我努力不让周围的同学察觉出我的异样,便开始记笔记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老师讲着知识点,身后的刺痛让我精神集中的听着,等到老师讲完最后一个知识点,在黑板上写下一个问题,转过头说了一句:

“陈伊佑同学,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所有同学的眼光刷刷刷地看向了我,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我猛然明白了,我就是那个老师口中的陈伊佑。我站起身,因为刚才一直用心听课的缘故,很轻松便答出了老师的提问。待我坐下,同桌的女生悄悄跟我说:

“哇,你今天好厉害,怎么会的?”

“啊?不都是老师上课讲的知识点吗?”我显得有些木讷。

“那你原来怎么不会?哈哈哈哈,今天突然开窍了?”

晚上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虽然说都是梦里吧,但是今天的这一切又那么真实。似乎在梦里睡着,就可以在现实中醒过来一般。我怀着疑惑,躺在枕头上慢慢进入梦乡。等我半夜里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在现实里了,不过身旁的手机屏幕却亮着,在漆黑一片的房间里显得非常刺眼,我转身想去关掉,可屏幕上却是便签的页面,上面打着一行字,写着:

“你是谁?”

4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