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你怎么这么急着跑回来?之前不是说在加拿大过的不错?”

羿尘是袁皓筠在台湾最好的朋友,要回台湾的事,袁皓筠只有跟她一个人说,羿尘家庭环境并不是很好,所以当初放弃了升学,初中毕业就出来工作,自力更生,在朋友的介绍下,辗转到了一家PUB工作,因为人长得好看,头脑又灵活,反应快,很得到老板的赏识。

“我…现在一时说不清楚,你能找个地方给我住吧?”袁皓筠苦笑了一下,她没有想隐瞒这个哥儿们,只是一时之间她也很难说清楚。

“我就知道你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不然袁大少哪需要我接机啊?~哈哈!住的地方没问题的,你今天应该很累吧,现在也不早了,我带你回去我住的地方,你好好休息休息,明天我们聊~”

“好”

袁皓筠跟着羿尘回到她住的地方,那是个不算太大的小套房,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东西都一应俱全,而且也位在市中心,一个月的租金绝对不低…

“你怎么有钱住这?你现在到底做什么工作?”袁皓筠惊讶的看着羿尘

“这是我老板让我住的地方,我在一家PUB里当Bartender,我老板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对我很好,我超崇拜她的,据说她以前在道上叱咤风云了一阵子,后来因为某些事情退隐了,然后开了这间PUB,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不过平时老板不大来,管事的是她干女儿,那叫一个强悍啊,很泼辣的!”

“嗯…好啦你快去忙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送走了羿尘后,袁皓筠先洗了个澡,然后便躺在旁边的沙发床上,她知道那是羿尘为她准备的,袁皓筠回到台湾之后才发现,自己根本连该去那里找姐姐都不知道,当时一股劲想着要来找姐姐,不想失去姐姐,但真的跑来以后才发现,见到了姐姐,她连该说什么都不知道…想着想着,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羿尘,你迟到了”

“景梦姐对不起,我刚刚去机场接个朋友,我昨天有跟你说…”羿尘倒抽了一口气,一进休息室准备换衣服就看到景梦姐坐在那里冷冷的看着她

“你说你要接朋友,没说你要迟到”景梦站了起来,一米七四的身高让身高不高的羿尘更有压迫感…

“刚刚有点塞车,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羿尘低下了头,眼前这个女人她真的不敢惹

“算了,快出去工作吧”

景梦沉默了一下,还是饶过了羿尘,羿尘这小鬼的反应灵光是出了名的,该退的时候她绝对不会意气用事,看羿尘这种认错态度,即使景梦刚才很火大,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袁皓枫这两天觉得自己眼皮一直在跳,不知道是怎么了,前天接到皓筠的电话,听到皓筠的声音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很想那个小鬼,想她恶作剧成功的时候那样张狂的笑,想她被自己骂时那副委屈的样子,想她在球场上神采飞扬的样子,但是她真的没有办法再想从前那样对皓筠,不是心里不平衡,只是心里就是会有疙瘩,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皓枫…你哲佩阿姨找你,虽然姐不想逼着你去处理这件事,不过看来你非得做些什么了”

诸葛榕将电话交给袁皓枫,刚才在电话里袁哲佩已经说了袁皓筠自己跑回台湾的事了,原本不想让皓枫感到有压力的诸葛榕,也只好把电话给了皓枫,她知道事情到了这里,自己已经不能再一味的把妹妹藏在身后了

“喂,哲佩阿姨吗?我是皓枫”深吸了一口气,袁皓枫用很平常的语气接了电话

“皓枫,阿姨现在跟你说什么也都不能改变什么,所以什么道歉或是之类的话,我都不会再和你说,我知道那反而对你是一种折磨,原本我想等到再过一段时间再和你联络,让你再沉淀一下,但…皓筠前天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回台湾了…”

“什么?!”听到这句话,袁皓枫突然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我们想她应该是飞回去找你的…”

“那她的Test呢?”袁皓枫觉得自己的理智线快断了

“她就去了第一天test,全都交白卷…口试一句话也没说…”

“她…她到底在想什么啊?!”袁皓枫心中百感交集,又是生气又是担心又是后悔,生气这小鬼这么不懂事,担心皓筠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又后悔自己前几天跟她讲电话的时候怎么不哄哄她,或许现在就不会这样了…

“然后…我最近才知道,她是我亲生姐姐…那个给她一个残破童年的男人,就是我爸…我好厌恶他们,好厌恶我自己,我知道我没有权利出现在姐姐面前,要求她什么,可是我也好害怕会失去她…”

“嗯…所以你这次回来,是想找她,可是你又不敢找?”

羿尘趁着客人还不是很多的时段,带着袁皓筠到店里来喝喝酒,聊聊天,袁皓筠便将和袁皓枫之间的事情娓娓道来,羿尘没说什么,只是专心的倾听,羿尘很了解袁皓筠这个人,她平时看似洒脱,跟每个人好像都可以很好,却从不表现的对某个人太好,其实就是她放不下,当时她要去加拿大的时候,在一帮朋友面前,她一滴眼泪也没流,对着羿尘的时候,嘴巴上也都说没事,但羿尘知道袁皓筠其实很放不下…对这个叫做袁皓枫的人,皓筠可以说是全心投进去了,连表面的洒脱,她都无法维持…

“再帮我调杯酒”袁皓筠没回答羿尘的问题,只是摇了摇手中的酒杯

“不了,你已经差不多了,早知道你这么不能喝,刚刚就不帮你调了Long Island Ice Tea了!”

羿尘揉了揉太阳穴,明知道这家伙不能喝,刚刚自己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竟然调酒精成分那么高的酒给她…

“不帮就不帮!不稀罕!小Q,你帮我调~我要喝Frozen Blue Margarita”

看着羿尘不帮自己调,袁皓筠便摇摇晃晃的走到另一个女调酒师面前,拿着杯子晃了晃,又从包里掏了张千元大钞出来,让调酒师帮她调,羿尘则在旁一直摇头。

“皓筠你今天就先别喝了,我下次帮你调”小Q笑了一下,眼前这个帅气的女孩,虽然今天才第一天认识,但小Q还蛮喜欢她的

“我要喝!我就是要喝!”

袁皓筠把酒杯一摔,玻璃碎裂的声响立刻吸引了店里为数不多的客人的目光,羿尘和小Q赶紧拉住袁皓筠,但喝了酒的袁皓筠力气却突然变得很大,两个人都拉不住,这时羿尘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

“她想喝就让她喝,哪有人开店还不让客人喝酒的?”

“景梦姐抱歉,这是我朋友,她心情不好喝的有点多,可以让我扶她到休息室休息一会吗?”

“唉!你是老板吧?我要喝酒,这些钱你…你都…都拿去,我要喝!”

还不等景梦回答羿尘,袁皓筠便上前将一把千元大钞洒在景梦脸上,景梦微微皱了眉,羿尘表面看似平静,心里则暗叫不好,小Q甚至明显的倒抽了一口气,毕竟景梦是以泼辣出了名的,从来没有人敢用这样的态度对待景梦…

“都听到了吧?让她喝,羿尘,把menu上所有的调酒都调一杯让她喝,从Whisky Float到Fantastic Leman,总共35杯,一杯也不许少!”不顾羿尘和小Q惊讶的神情,景梦直直的看着袁皓筠然后说:“想喝?那就多喝点,没喝完,你今天也别想走”

“喝就喝啊,羿尘,你赶快帮我调!”

袁皓筠不知死活的坐在吧台前,羿尘面有难色的拿起调酒杯,景梦则好整以暇的坐在袁皓筠身旁,然后和场管小声说了几句话,羿尘开始调酒,前面几杯酒都是以whisky为底酒,羿尘有刻意的减少了一些whisky的量,景梦没有说什么,只是坐在那里看着袁皓筠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当袁皓筠喝到第十杯的时候,店里的客人已经全都走光了,袁皓筠喝酒的速度也明显的不像前几杯那么快,她感觉自己眼前已经几乎是白茫茫一片,只是机械性的拿起酒杯灌下去,头脑胀胀的,完全没有思考的能力…

“景梦姐,别再让她喝了,她身体会受不住的,我代替她向你道歉…”调完第十二杯,Black Russian之后,羿尘再也受不了了,放下手中的调酒杯,弯腰向景梦道歉

“我看她还挺好的啊,你继续调”景梦笑了笑,丝毫不理会刚才羿尘的话

袁皓筠继续抓着酒杯,一杯接一杯的乱灌,到第23杯的时候,袁皓筠的手再也拿不住酒杯,一整杯绿色的Grasshopper洒的自己满身都是,景梦看了一眼,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再调一杯”

“姐,你就别为难她了,再这样喝下去会死人的!”小Q突然从吧台后走到景梦面前,大声的对着景梦说

“羿尘,我说,再调一杯”还是那样冷淡的眼神,完全忽略了袁皓筠拿不起酒杯的身体,忽略了小Q方才的喊叫,忽略了羿尘再也无法调下一杯酒的眼神。

“景梦姐,对不起…我做不到…”羿尘低下头,从进到这间PUB里,她就不停告诉自己,凡事都要忍,她必须赚钱,必须养家,不能恣意而行,所有的要求她都努力做到,想尽办法对住老板的胃口,想尽办法完成景梦的每一个要求,羿尘很清楚自己没有说不的权利,所以她总能灵活的应对景梦,总是将以退为进发挥的淋漓尽致,羿尘开始责怪自己,不该在皓筠心情这么差的时候带她来店里喝酒,看着皓筠一杯接一杯的喝,羿尘觉得自己的心口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压着,她很想做些什么来反抗,却什么也做不出来…

“我让你调酒,你说不?”景梦不以为意的挑眉,但眼神却充满戾气

“我…不能…不能再…不能再调了…”羿尘小小声的说着

“再说一次,大声点”景梦脸上还是那张扑克脸

“我…我不要再调了!景梦姐,不要再让她喝了!即使我会因为这样失去工作,或是被怎么样,我都不能再让皓筠继续喝下去了!”看了袁皓筠瘫软的身躯,双眼茫然的神情,羿尘意识到自己真的不能再退了,即使会毁了她前一段时间辛苦建立的事业,她也必须站出来保护这个总是保护她的好朋友…

“呵呵,很好,你先帮我送小Q回去,然后回你家去,我干妈在你家等你,你朋友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她的”景梦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羿尘一头雾水的看着她

“干妈说要让你参与一些公司的事,但我觉得你太唯唯诺诺了,不知道在危急的时候,是不是真的能帮上忙,所以,今天算是一个考验吧,你就放心回去吧,我保证你朋友会很安全的!”景梦脸上的笑容弧度越来越大,其实是打算考验羿尘没错,不过本来景梦并不是打算这样做的,袁皓筠算是一个意外吧,因为站在一边听了袁皓筠和羿尘的对话听了一阵子,突然想做点什么教训一下这个酒量差,又仗着自己有钱出来买醉的小鬼,又想到可以借机测验一下羿尘是不是够讲义气,于是就临时改变了计划…

“可…可是这…景梦姐,你让我把皓筠带走吧,我会不放心她”虽然松了一口气,但放皓筠在这个母老虎这边,羿尘还是不大放心

“怎么?不相信我?”景梦才刚刚上扬的嘴角又马上下沉了

“不是,只是…”羿尘心想:是不太相信啦…只是不敢说

“别在那里只是了,赶快帮我送小Q回去,然后去找我干妈,别浪费时间了,你知道干妈也不太喜欢等人的”

“哦…好,知道了…”羿尘虽然还是很不放心,但至少目前看来景梦姐不会对皓筠做什么,再加上自己也没有办法再做什么了,于是便陪着小Q回家,将没什么意识,半昏半醒的袁皓筠一人留在PUB…

“唉,小Q…景梦姐应该不会真的对我朋友怎么样吧?”送小Q到家门口的时候,羿尘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毕竟小Q是景梦姐的亲妹妹,应该多少会比较了解景梦姐吧…

“不会,刚刚我姐看皓筠的眼神…很明显的是关心她”

“关心?为什么?”羿尘不解的看着小Q

“原本我也很担心,但后来仔细看了看我姐看皓筠的眼神,就知道她绝对不会真的对皓筠怎么样,你问为什么,我也说不上来,但是我可以确定的跟你说不会有事,你别担心!”小Q很坚定的看了羿尘,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放宽心

“嗯,我知道了,你快上去吧”

“嗯,你也赶紧去见干妈吧”

“呃…呃…………”

袁皓筠迷迷糊糊的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她没什么疼痛的感觉,好像身体的痛觉神经都被酒精麻痹了,景梦突然拿了一整桶带着冰块的冰水,朝着袁皓筠浇了过去,虽然是大热天,但袁皓筠还是打了个冷颤,顿时清醒了不少…

“醒了吗?”

景梦居高临下的看着袁皓筠,袁皓筠好像朦胧的有一些印象,印象中自己好像有点喝醉了,然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然后…然后呢?袁皓筠就一点记忆也没有了…

“你谁?”袁皓筠努力的挤出两个字,她有种稍微动一下就头疼欲裂的感觉…

“我叫景梦,你最好记住,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再这里看到你喝酒,你可以跟着羿尘来这里,但不许再喝酒,希望今天这样的教训会让你记住,如果还是记不住,你就等着,听见没?”

“什么…呃…咳…咳…”

袁皓筠突然感到胃部一阵翻涌,便别过头去吐了一地…等袁皓筠吐完,景梦便强行将她的头再扭了过来,一手扶着她的身体,一手捏住她的两边脸颊,冷冷的说

“很不舒服?”

“嗯…”吐完之后,胃好像更不舒服了,袁皓筠根本没有力气说出别的话

“不舒服的话,就好好记着这种感觉,下次如果我再看到你在这里喝酒,我会让你更难受”

景梦单手将袁皓筠提了起来,顺手拿了张纸将她脸上的呕吐物擦干净,然后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抱着她上了自己的车,袁皓筠靠在躺在景梦的怀里,迷茫的视线和意识,让她只记得景梦身上的香水味,那是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香味,有些霸道,却又不令人排斥…景梦将袁皓筠送到羿尘的住所,景梦知道羿尘这时候应该已经跟干妈出去了,她把袁皓筠放在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后便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景梦觉得袁皓筠有些面善,眉宇之间似乎有点像某个人,但一时间又说不上是谁…

“老板,您找我有什么事?”

羿尘一回到住处便看到老板的车停在楼下,她走近那辆车,便看到老板在后座示意她上车,上了车之后老板只是微微向她点了个头,便径自讲起电话,羿尘也不好意思打断,车子一路往郊区开,开到一间小房子后停了下来,老板走下车,羿尘也尾随其后走进那间屋子,屋内的摆设简洁却不失高雅,不会太过铺张却又不失高贵

“羿尘,你应该知道我一直都蛮欣赏你,欣赏你灵活的反应,得宜的应对”烈少琼坐在沙发上,转了转了自己手上的戒指,轻声地对羿尘说

“谢谢老板…”明明老板脸上一直都是挂着笑容,但不知道为什么,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比景梦姐更吓人

“这里是我家,当我愿意带一个人走进我家的时候,就代表她真的是我的人了,你明白这其中的意义吧?”还是挂着笑容,但烈少琼这次却直视了羿尘,眼神中满是严肃,羿尘吞了一口口水,她知道今天晚上之后,她可能会一脚踏进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世界,可能有钱有势,可能再也不愁吃穿,但也可能再也回不了头…

“嗯…我懂…”想了想病重的妈妈,想了想一把年纪还在外到处奔波的外公外婆,羿尘一咬牙便决定踏上这条路,即使再也回不了头,但她也在心里暗暗发誓,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她就要变得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身边的所有人…

“你觉得,景梦怎么样?”烈少琼看着羿尘,冷不防的突然冒出这句话

“景梦姐…很厉害吧,把整间酒吧管的井井有条”

“你知道你景梦姐多大吗?”

“呃…20多岁吧”烈少琼这么一问,羿尘才发现自己对景梦其实一无所知

“你景梦姐今年才18岁,当初她跟着我的时候才14岁,那时的她跟现在判若两人,她当初跟着我是为了保护小Q,她那时候完全是一个柔弱的小女孩呢,呵呵”烈少琼轻轻的微笑,看到景梦现在这个样子,实在很难联想到当初那个拉着自己的衣角,说要跟着自己的那个小女孩

“嗯…老板,我也想跟着您…”羿尘认真的望着烈少琼,眼神中满是坚决

“好,那以后别叫老板,叫干妈吧”烈少琼点了点头,走上这条路的孩子,大部分都是无路可走,就像当年的自己

“干妈…”

袁皓枫坐在电脑前,犹豫着下一步怎么做,从昨晚得知皓筠回来了之后,袁皓枫就一直在纠结着,以她的能力,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查到皓筠现在的位置,却没有一种方法是合法的,虽然不可能被查到,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但是有过前车之鉴让袁皓枫不太敢轻举妄动…

“皓枫,吃点水果”

诸葛榕端着一盘切好的苹果来到袁皓枫身边,她很清楚皓枫在想什么,也很清楚皓枫在犹豫什么,她也知道只有自己能化解皓枫的犹豫…

“谢谢姐”

“别想太多了,不过就当一下骇客而已嘛,犹豫这么久干嘛?”诸葛榕微笑着,轻轻拍了拍袁皓枫的肩膀,袁皓枫一脸惊讶的转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姐姐

“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山不转只能路转咯,法律是标准,但不该是死死的信条,这是你跟陈稚空让我体会到的,赶快找到皓筠吧”露出一个令袁皓枫安心的微笑,又摸了摸她的头之后,诸葛榕便离开了袁皓枫房间,让她能专心做事。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