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唉,这个犯人长的也太帅了吧,一点都不像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耶!”

“人不可貌相啊,要不是他,那个女大学生的案子早就平反了”

“不过现在也好,这个男的把当时跟那个集团交易的证据都拿出来了,就不信这次那对恶父子还能脱身!”

“不过我也觉得这个男的很善良,而且一定有什么苦衷,才会这么做….”

路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最近火热的话题,原本倍受争议的女大学生判决,陈稚空出面自首像是投下了一枚震撼弹,更惊人的是,他手中握有关于那对父子犯罪的证据,比警方所有的资料都更加强而有力,陈稚空顿时变成了大家讨论的对象…

陈稚空坐在拘留所特别的单人间里,心里想着的是那个两星期去了加拿大的女孩,陈稚空知道女孩不想离开,但女孩太成熟懂事,至少在他面前,不会表现出任何淘气任性的一面,女孩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在和女孩相处的一个月里,陈稚空其实有发现女孩对他多少也有些不同的感情,但更多的是矛盾,太理智的后果就是女孩永远无法真正的为自己活…

陈稚空看了看周遭的环境,其实监狱没有他想的那么糟,可能是因为他手上的那些证据,可能是因为他的能力,警方对于他还算客气,在这里,陈稚空突然感觉到莫名的平静,他虽然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但身上的罪恶也是多的罄竹难书,在这里,他突然有种可以赎罪的感觉,惩罚对于每个人都是必要的,不论是什么形式…

“陈稚空,有访客”

警员公式化的声音打断了陈稚空的思绪,访客?他怎么会有访客?陈稚空到了会客处,隔着玻璃板,陈稚空看到了那个优秀的女人,诸葛榕,一件白T恤和牛仔裤这样简单的搭配,在她的身上就是比任何人都好看,比任何人都有气质,一个眼神或一句话都能显示出她的优异,也只有这样的人才值得皓枫叫姐姐吧…

“一切好吗?”

陈稚空没有想到竟然是自己先开了口,诸葛榕微笑了一下说

“这句话我问你应该比较合适吧?”

“也是..有皓枫的消息吗?”

“嗯,我托了一个在加拿大的朋友照顾她,目前状况不错,她会先去年多伦多大学的语言学校,半年到一年后考试,我想以她的能力不会是问题。”

“如果你陪着她,那更不会是问题”

陈稚空淡淡的说着,他知道这次的案子再加上他过去的案子,这辈子出不出的去都是问题了吧,他希望这对姐妹,可以好好的。诸葛榕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苦笑了一下,人非圣贤,她不是不能原谅袁皓枫的行为,只是不能原谅那个原谅了的自己,因为那违反了自己一贯的高标准…

“把自己放在一个低一点的位置去看这件事情好不好?人非圣贤,你再怎么优秀,也只是一个凡人,只要是凡人就会有情感,你不可能永远公正,永远站在一个那样高的位置,永远将事情看的那么透彻”

隔着玻璃板,陈稚空一字字认真的说着,诸葛榕仔细的咀嚼了这番话,把自己放在一个低一点的位置…她真的没想过

“谢谢,我会认真想的。我来是要告诉你,不要把你的前途想的太黑暗了,法院很有可能不会对你判刑”

“怎么可能?”陈稚空不解的看着诸葛榕

“怎么不可能?你的能力让所有的司法机关和警方都大吃一惊,很有可能要你用为他们工作代替坐牢”

“这…”这样的可能性却是陈稚空未料到的

“不要放弃这个机会,我知道你喜欢皓枫,其实你们..蛮登对的,这是唯一一个你和她还有可能的机会”

“谢谢…”

“嗯,我要走了,你保重”

“好,对了,我想说,我们都太擅长于思考,但有时候试着照自己的最深切的渴望,自己最原始的愿望去做,并不是什么坏事”

“我知道,再见”

走出看守所,诸葛榕觉得,自己的想法似乎真的有点被那个叫陈稚空的人改变了…

袁皓枫坐在语言学校的课堂里,不是太专心,语言学校教的东西并不是太难,只要习惯任何学科都变成原文,里面的内容对于袁皓枫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加拿大很美,但袁皓枫的心情却一直好不起来,明明出国念书一直是自己的梦想,但现在…

“Celia,please come to my office after class”

“Yes,Miss Green”

Patrick Green是袁皓枫这个班的导师,英国人,是诸葛榕的朋友,当初她踏出多伦多国际机场的时候,就是Patrick来接她,并为她安排住处的….

“Hello,are you Celia?袁皓枫?”刚下飞机的袁皓枫看着眼前这个金发碧眼的女人用不太标准的中文念着自己的名字,只是点了点头

“Nice to meet you!I am Patrick Green,you can call me Patrick,I am Kate’s friend,we were classmate in England,she called me last month,and she entrusted me to take care of her sister”

“Kate?”是…姐姐吗?

“Yeah,em..诸葛榕?”

接下来袁皓枫对于Patrick的安排都没有任何意见,住处、学校、等等的,Patrick还给了她一张银行卡,说是姐姐请她帮忙办的,袁皓枫接过那张卡,其实没什么的,眼泪却突然落了下来..从那晚后,她不曾因为姐姐而哭过,但那天却不知道怎么了…

敲了敲办公室的门,袁皓枫便推了门进去,Patrick坐在办公桌前看着资料,看到袁皓枫进来,便微笑了一下,这个场面让袁皓枫特别想念过去进诸葛榕办公室的情景,不知道姐姐还有没有继续带高三…

“Celia,because you got very high grade in all subjects,I think maybe you can go for entrance examination and pass it ahead of schedule.”

袁皓枫听到后,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进大学…应该是她梦寐以求的吧,而且..还是多伦多大学这样的国际名校…

“What you want to major in?”

“em..I have no idea now…”

“that’s ok,you have to consider carefully for it,the examination will be held after Christmas,you can start to prepare.”

“OK,thank you!”

自从那天Patrick说要让袁皓枫提早参加考试后,袁皓枫就像找到了新的目标,努力准备入学考试,但对于自己要念什么专业,她却一直拿不定主意,明天就必须要交上那张志愿表了,表上的五个栏位却都还是一片空白…

“铃铃铃…”

听到电话声响起,袁皓枫从书桌前那张令她纠结不已的志愿表离开,心里想着,大概又是哪个人打错电话了..

“Hello?”

“皓枫?”

“啪!”

袁皓枫不知道是怎么了,在听到那个声音的瞬间反应就是将电话挂掉,那样好听的声音,那样温暖的声音,那样带着关怀的声音,那样令她怀念的声音,想念却又不敢靠近,袁皓枫连期待的勇气都没有,在她眼里,姐姐现在做的这些,只是实现自己原本的承诺,原本答应好好照顾她的承诺…

“铃铃铃…”

“……”袁皓枫用沉默接起了电话

“拨一次长途电话要按很多号码,很麻烦,别挂”

虽然语句中好像夹带着抱怨,但声音却依旧是温柔的令袁皓枫想哭,姐,你都不要我了,为什么还要打电话给我?

“…..”袁皓枫依然沉默着

“我这次打来是想跟你聊聊选专业的事,Patrick跟我说你最近为了这件事情很烦恼,你之前不是有跟我说想学计算机软体设计之类的吗?不想读那个了吗?还是有别的想读的,跟我说说看”

诸葛榕的声音通过电话传来和平时有点不同,但袁皓枫几乎可以想到现在诸葛榕将这些话的神情,可能带着一些着急,眉头可能微微皱着,其实袁皓枫还是蛮想读软体设计的,但那几乎是多伦多大学里最高分的专业之一,语言学校内从来没有人成功考进去…

“回答我!”似乎等袁皓枫的回答等的有些着急,稍稍放大的音量中带着微微的愠怒

“我怕考不上,那个分很高”袁皓枫尽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细听却还是能听出一丝丝紧张的颤抖

“还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行”这句话诸葛榕不曾说过,应该说,袁皓枫从不会如此没有信心

“我知道做不到..”

“没有试过,不要说做不到”诸葛榕的语气还是一样那么坚定,就像那晚离开的那么坚决一样,袁皓枫体谅了诸葛榕的离去,但却也依然在她心上划下了一道伤疤,她再一次被抛弃了…

“一个没有人要的人,不会这么优秀”袁皓枫惊讶自己讲出这句话,这是她心里最深层的想法,但她从没想过要说出来,没想到对上诸葛榕就这么不经意的说了出口…

“对不起,姐错了,姐不该离开,你乖,我没有不要你,过去就让它过去,你曾经做错事情,我也罚过你了,that’s all”

诸葛榕犹豫了一会,自从那天和陈稚空聊完,她真的像是顿悟了什么一样,把自己放在一个稍微低一点的位置,偶尔一点点的自私,真的能够让自己活得更快乐…

“你骗我!我不相信!”

袁皓枫大叫着挂了电话,刚刚诸葛榕的每一个字都让袁皓枫的心揪在一起,她不相信姐姐已经原谅她,应该说她不相信姐姐的感性能胜过理性,她不想要期待再受伤害…

电话不再响起,袁皓枫自己对自己说,刚刚只是梦,但却还是在志愿表的第一栏上填了Computer Science,Software Engineering(计算机软件工程)

在填了计算机软件工程之后,袁皓枫比之前更加努力,更加拼命,她的好胜心很强,要不就不填,既然填了那个专业,她就一定要考上,国外的耶诞节气氛很浓厚,但袁皓枫却没什么心情跟着一起狂欢,过两天就要考试,同一天,陈稚空的案子的初审结果也要出来了,那个男人,袁皓枫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他,她无法给他那样一个不加掩饰的自己,或许是因为两人认识的背景,袁皓枫会习惯性在陈稚空面前藏起真正的自己,藏起喜怒哀乐。

考试当天,大部分的题目,袁皓枫都得心应手,没有什么太大的困难,当她带着轻松的心情走出考场后,看见Patrick站在考场外等她,Patrick的身边,还多了一个她怀念却不敢想念的身影…

Patrick只是问了问考试的情况,便说有事情要先走,不打扰她们姐妹团聚,诸葛榕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替袁皓枫打开车门,示意她上车,对于加拿大,袁皓枫认得的只有从学校到家里的那一条路,诸葛榕却像是非常熟悉,袁皓枫这才想到,之前诸葛榕好像说过家人都在加拿大…

“下车吧”

诸葛榕将车子停在一栋木屋前,从外面看进去,木屋里有暖暖的火光,很象童话故事里那种温暖的家,小时候看童话故事的时候,袁皓枫总是喜欢幻想自己有个这样的家,诸葛榕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让袁皓枫下车,亲耳听到老师的声音,还是让袁皓枫的心震了一下,对,是老师,而不是姐姐…

“这是我家,我大哥大嫂和我爸妈住在这里”

简短的介绍后,诸葛榕按下了门铃,前来开门的是一个童话故事里面才看得到的和蔼妇人,脸上挂着袁皓枫这辈子看过最慈祥的笑容,袁皓枫不禁有些怔住。

“欢迎欢迎,小榕你赶快带皓枫进来,外面很冷的”

听着眼前这个妇人叫出她的名字,袁皓枫又傻住了,诸葛榕轻拍了拍袁皓枫的屁股,示意她进家门,一进家门,袁皓枫才想起什么似的,立刻妇人打招呼

“您好,我叫袁皓枫,是…是..诸葛老师的..的学生”

这大概是袁皓枫有史以来最吞吞吐吐的自我介绍了,诸葛榕看着的袁皓枫的眼神有些失望,好像也有些愤怒,但袁皓枫刻意回避了那道目光。

“小榕常跟我们提起你,来来,这里有阿姨刚烤好的饼干,配着咖啡吃一点吧”

“妈,她喝咖啡会头痛,给她热可可吧”

诸葛榕还是一样的强势,袁皓枫却不想像以前那样的听话..

“阿姨,我想喝咖啡,老师,我现在喝咖啡已经不会头疼了”

袁皓枫还刻意的加重了老师这两个字,诸葛榕看着袁皓枫的目光是越来越凌厉,袁皓枫却佯装视而不见,妇人有些尴尬,但还是微笑着替袁皓枫和诸葛榕去煮咖啡,客厅内虽有暖气,但只有诸葛榕和袁皓枫在的时候,气氛却冷的吓人,袁皓枫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坚持什么,就是不肯听话,或许是赌气,或许是袁皓枫觉得,自己一直不听话,诸葛榕就会直接放弃她了…

妇人端着饼干和咖啡来到客厅,坐在袁皓枫旁边,叫袁皓枫尝这个尝那个,袁皓枫突然好羡慕拥有这样妈妈的所有人,如果自己小时候也有这样的妈妈,该有多好?想到这里,眼眶有些泛红,妇人转身去拿更多的点心,袁皓枫的眼泪默默掉落,诸葛榕温暖的手覆上了袁皓枫的手,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卫生纸,轻柔的拭去袁皓枫脸上的泪水,袁皓枫转头,避掉诸葛榕的每一丝关心,她以为这样诸葛榕就会罢休,但她却太小看自己的姐姐了…

“Auntie,I miss you so much!”

门突然被打开,一个美丽的女人,牵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踏进家门,小女孩一看见诸葛榕就兴奋的扑了上去,诸葛榕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然后正色道

“瑞云,在家里要说中文”

“好嘛,人家太想你了,才会不小心say English,说好christmas要来,christmas都过好几天了”小女孩努嘴抱怨着

“小榕,瑞云真的很想你呢,从christmas eve就一直问我Auntie Kate什么时候才会到,从小她就黏你”

诸葛榕笑了笑,将瑞云抱到自己大腿上

“有点事情耽搁了,大嫂最近好吗?大哥今晚没有夜班吧?”

“我还不就那样,不过最近走伸展台真的走的有些腻了,以后应该会变成全职的秀导吧,你大哥听说你今天要来,哪敢排夜班啊!”

诸葛榕和这个美丽的女人有说有笑,那个叫瑞云的小女孩不时插几句话进去,慈祥的妇人在一旁笑笑的看着,原来这就是姐..老师的家庭,难怪会培养出像老师这么优秀的人,突然之间,袁皓枫觉得自己有点多余

“大嫂,刚刚都忘了介绍,这是我干妹妹!”

“我是她学生!”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说了出来,在场的三个人都困惑了,纷纷投以疑惑的眼神,诸葛榕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但皓枫还是装作视而不见..

“您好,我是老师的学生,受到老师招待来家里玩”袁皓枫站起身,非常有礼貌的和那个美丽的女人问好

“哦..欢迎,这是小榕常提起的..学生吧,你叫皓枫吧?我叫袁哲佩,是小榕的大嫂,哇,皓枫你的身材很适合去当model耶!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走model这条路啊?”

“大嫂你别闹了”诸葛榕皱起眉头

“Hello,my nameis Violet,I am 8 years old”

“Hello Iam Celia”

“瑞云,你面前的姐姐是外国人吗?为什么不说中文?”

“哦…我是诸葛瑞云,今年八岁”小女孩又嘟了嘴,袁皓枫看得出来这个小女孩很黏诸葛榕,应该也只怕诸葛榕

“我叫袁皓枫,今年17岁”袁皓枫微笑了,眼前这个小女孩真的蛮可爱的,她不介意和她做中英自我介绍

“皓枫你姓袁啊?跟我同姓耶,以前听小榕都叫皓枫皓枫的,还真不知道你姓什么,怎么样,到底想不想当model?”

“大嫂…别闹了,你今晚睡我房间吧!”诸葛榕无奈地回应袁哲佩,那句你今晚睡我房间,倒是转过身对着袁皓枫说的,这是今天袁皓枫和诸葛榕少有的眼神交会,袁皓枫应该要婉拒的,但没想到她下意识的动作还是点头…

“小榕,你帮我盯着瑞云写作业好不好,她们老师每次都跟我说,交代下来的作业,还有让他们看的书,瑞云都不看,这小鬼每次回家都跟我说没作业!”

“Mom…我们说好不告状的!”小女孩把嘴巴嘟的更高了

“瑞云,阿姨上次离开的时候我们也说好了啊!”诸葛榕的表情瞬间变得很有威严,袁皓枫突然觉得看诸葛榕教训别人的感觉很新鲜,嘴角微微的有些上扬

“我..”小女孩词穷的低下头

“走,到你房间,阿姨陪你把这个周末的作业做完”诸葛榕口中带着不容置疑的肯定,袁皓枫知道,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忤逆她

“可是..可是..我今天还想去溜冰…”

没有再说什么,诸葛榕只是用冷冷的目光扫过诸葛瑞云,小女孩便又嘟了嘴,但乖乖的上楼,诸葛榕这才摇着头微笑,袁皓枫看着这样的情景,不禁想到之前和..老师一起住的时候,老师催着她去看书写作业的情景,当她乖乖去看书的时候,那时的诸葛榕也是像现在这样的表情吗?

“大嫂、妈,我先去盯着瑞云了,你们陪皓枫聊聊吧,我先上去了”

“上去吧,那小魔头的确该有人治治了”

“是啊,平时在家还真没人管的住她”

诸葛榕又轻轻笑了,转身上楼时,眼神再一次和袁皓枫,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袁皓枫总觉得诸葛榕的眼神像是在说,之后就轮到你了,你给我等着!不过袁皓枫也很佩服自己,真的每一次,即使只是在心里,她都不让自己提到姐姐两个字..

“皓枫,我们聊聊天好吗?”

眼前这个叫袁哲佩的女人笑着坐到袁皓枫身边,不知道为什么,袁皓枫觉得这女人很亲切,和每一个模特儿一样,袁哲佩有着高挑的身材,细长的双腿,甚至还得天独厚的有着一个漂亮的脸蛋,袁皓枫点了点头,露出一个真心的微笑,这样的笑容已经许久不在袁皓枫脸上出现了..

“你们年轻人聊,我去准备晚餐,等等老头子和阿鸿回来就能吃了”

说完这句话,妇人便进了厨房,留下袁皓枫和袁哲佩两人在客厅,袁哲佩从柜子里拿出花茶,泡茶时,袁皓枫才注意到袁哲佩的手和自己很像,一样细长的手指,指甲的部分一样占了许多,甚至连骨头都有些相像…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