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在这个四面环海的小岛上,夏天的风咸咸的,湿湿的,除了比前几天更湿热以外,今天应该是个很平凡的一天,但遇见了你,我的一天因此改变,我的一生也因此改变…

袁皓枫懒散的靠在学校的围墙边,又是无趣的一天,袁皓枫的行为和她的平时表现完全搭不上关系,她是一女中的学生会主席,年级前十名的固定班底,在各个老师的眼中,袁皓枫是个聪明绝顶的孩子,只是伴随着她的聪明,他偶尔也会有些脱序的行为,但绝对不影响老师们对她的喜爱,同学们对她的崇拜。

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

这个问题会不时浮上袁皓枫心头,从小父母离异,父母都为了要拥有新的生活,不肯多带一个拖油瓶,于是袁皓枫就跟着阿姨住,从小穿表哥穿不下的旧衣服,课本也都是用表哥用过的,还记得两年前她以全市榜首,全省榜眼考上一女中的时候,阿姨只说了一句

“这样大军的衣服你就不能穿了耶…”

想到这里,袁皓枫苦笑着,从兜里拿出一包烟,开始吞云吐雾,她喜欢看着烟圈冉冉上升,烟雾缠绕的景象…

诸葛榕在一边看着这个据说是一女中现在最优秀的学生,觉得这个世道真是变了,一个跷课在围墙旁边抽烟的家伙,竟然可以当学生会主席?诸葛榕摇了摇头,大大地叹了口气。

“谁?”袁皓枫很警觉的赶紧灭掉手中的烟,她可不想因此拿不到这学期的奖学金…

“抽了烟还不敢承认?”

诸葛榕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刚刚只看到侧面,四目相接时,诸葛榕才发现,女孩有着一双好清澈的大眼睛,仿佛周遭的肮脏都对她毫无影响,诸葛榕突然,好想让这样清澈的眼神,永远留在女孩身上…

“我没有不承认…”袁皓枫别过了头,不愿面对眼前这个女人,在这女人面前,他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你是一女中的学生吧,走,跟我去你们学校学务处”诸葛榕瞪视着她,拉了她的手就往校门口走,袁皓枫想使力站在原地不动,无奈那双冰冷的手却拥有神力般,她怎么也敌不过..

“别..别带我进学校,其他的,我可以帮你做很多事,我会做很多事,别到学校举发我…”袁皓枫有些急了,最近要年度奖学金评比,如果这次的高额奖学金拿不到,那房租就麻烦了

“嗯..你会做什么?”诸葛榕有些好奇了,她也渐渐发现,这双清澈的眼睛下似乎藏着不少故事..

“嗯..”袁皓枫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从女人的眼神中,她看不出什么欲望,不过,总是会需要什么的吧…

“我可以侵入各个机关的系统,如果你还是学生,我可以帮你改成绩,如果你在工作了,我可以帮你改你在公司的业绩,如果..”

袁皓枫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她的功能,丝毫没有发现诸葛榕的眉头越皱越紧,诸葛榕这才发现,这样清澈的眼神不是因为这女孩纯洁,而是与生俱来的气质,这种气质让袁皓枫就连在讲这种不三不四的勾当的时候,都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够了,我都不要,让你欠着,我们会再见面的”

看着这女人离去的背影,袁皓枫松了一口气,想重新再点起一支烟,却有些胆怯,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从考上一女中之后,袁皓枫就离开原本的城市,独自来到台北市这个大都市,还在学校附近自己租了房子,并且答应阿姨不跟家里拿一毛钱,台北市是个寸土寸金的可怕地方,学校附近又算是黄金地段,一间小小的套房,每个月的房租要8000元台币,袁皓枫带着从小存的所有钱来到这里,才发现交了第一学期的学费后,她的积蓄只够她住两个月…如果住宿舍虽然便宜,但就比较没有工作的机会了,所以她还是租了一套房子,并在暑假拼了命打工赚钱…还是点起了那根烟,袁皓枫拖起有点沉重的步伐,要开始工作了…

“枫,你总算来了,这个case…”

“把东西弄到我电脑上来”最后一次,袁皓枫在心里默念

认识袁皓枫已经一年多了,小空一直都很欣赏她,他们的工作很隐秘,要尽可能的低调,但两年前,他们的两个员工同时退出,人才严重短缺,小空不得已只好在网络上发出征人启示,上面征得是网路工程师,但其实他们根本都是一群从事非法入侵的骇客,丰厚的薪水是他们铤而走险的原因,当初皓枫寄来履历时,一片空白的简历让小空感到好奇,基本上能打得开那个征人启示,并成功回履历给他们,都代表了具有一定的电脑能力,于是小空在见都没见过袁皓枫的情况下,就录用了她…

小空还记得那天和袁皓枫讲完了工作性质之后,袁皓枫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这个充满高科技器具的地下室,问了一句

“讲这么多,就是非法入侵吧?”

“嗯,你很聪明,我喜欢跟聪明人讲话,自己好好考虑吧”

“不要,我不做违法的事”

当时丢下这句话,袁皓枫就甩了门出去,小空没有生气,他在和袁皓枫短短的对话中,他发现这女孩有一双很有灵性的眼睛,冷静理智的头脑,袁皓枫的眼神透漏出对这份工作的不屑,但同时也流露出,她有非要这个工作不可的原因,所以小空不急,他相信袁皓枫会回来…果然过不到一个月,袁皓枫还是回来了,而袁皓枫的能力也的确没有让小空失望,效率高而且做的干干净净…

袁皓枫坐在她的位置前,跟这个新case展开一番搏斗,入侵台北高等法院篡改判决,还不能留下任何曾经被侵入的痕迹,这个客户真是..天方夜谭,但袁皓枫知道,她必须满足这个天方夜谭…

当年她辛苦工作了一整个暑假,白天在一家小公司做part-time,晚上再去便利商店上大夜班,两个月下来挣了三万多块,原本以为之后继续便利商店的打工,再省吃俭用一点,就能撑过一阵子,却没想到开学没多久就接到了舅舅的电话…

“小枫,你妈妈病了…”

“病了?上次那个李叔叔呢?”

“那个混蛋,自己就欠了一屁股债,听到你妈病了,不能再工作,还要付一大笔医药费,他就不见人影了…你爸也说他最近手头紧,你阿姨说她已经帮你妈抚养你长大,仁至义尽了,我..小枫你知道叔叔自己有一大家子要养…我会尽力照顾你妈,但钱的事情,我真的…”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

就这样,袁皓枫开始了现在这个工作,一个月的底薪有5万块,如果解决了难度特别高的case,还有额外的奖金,除了供给妈妈的医药费以外,阿姨听到她有赚钱,也不时的和她要零花钱,虽然挺讨厌阿姨,但她不得不承认,如果当年没有阿姨,她可能就去孤儿院了…一女中每年会有一笔政府补助的奖学金,只有两个名额,一个人能得到6万块的奖学金,赚的不少,花费却同样也高的惊人

“陈稚空我弄完了”

袁皓枫用食指揉着太阳穴,奋斗了8个小时,她总算成功的完成了这个工作,她必须在凌晨12点前完成这个工作,不然一过了12点,判决结果就会被送出,到时候就来不及了,其实她在改的过程中,一度很想放弃这个工作…

这是一个最近有些轰动的刑事案件,一个女大学生被强暴后杀害,还被弃尸在荒野,凶手是一个大企业老板的独生子,几乎是罪证确凿,但大企业老板找来了很强的律师团,在地方法院时胜诉,被害人的家属和检察官都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于是又告上了高等法院,高等法院的情势渐渐对被害人有利,在今天的法庭上几乎已经要定那个凶手的罪了,但由于这个案件最近闹得很大,所以法官决定再做考虑,隔天再公布判决结果,而这就给了那个老板最好的机会,老板找到了小空,愿意付两千万让小空找最厉害的骇客,侵入电脑,篡改判决…

于是袁皓枫就在上课的时候接到了小空的简讯,小空答应给她一千两百万,并且让她提前解约,这个条件太优渥了,但除了袁皓枫以外没有人有这个实力接这个case…在课堂上,袁皓枫的道德良知不停的想劝她悬崖勒马,但她也知道,妈妈需要更多医药费,叔叔需要钱,阿姨需要钱,大家都需要钱…而且做完这次就不需要再做了,她也可以好好享受学生生活了吧…

鬼使神差之下,袁皓枫答应了,当他把判处30年有期徒刑改成无罪开释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出卖了自己的灵魂,陶渊明可以不为五斗米折腰,但她无法不为医药费折腰,她应该不爱自己的妈妈啊,为什么还要为了一个抛弃她的女人牺牲这么多?改好的瞬间,袁皓枫的眼泪无声无息地掉了下来,她似乎可以看到那个女大学生拖着血淋淋的身体来找她报仇…

“辛苦你了,钱我会弄到你的户头里,回去吧,再见”

“陈稚空,我希望我们不会再见”

“我相信,快回去休息吧..”

“嗯..”

小空看着袁皓枫那双无神的眼睛,这一年多来,她一次又一次的挑战自己的道德底线,一次又一次,袁皓枫为了钱,不停的冲破自己的道德底线,做完这次工作的袁皓枫,就好像灵魂已经被抽离身体一样,整个人是那样的空虚,无力,陈稚空突然有种自己好像老鸨在逼良为娼的感觉…

凌晨两点多,袁皓枫才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原本想找间酒吧喝点酒,但想到最近临检的频率很高,还有最近的奖学金评比,袁皓枫还是选择一个人回到住的地方,一个人面对无止境的愧疚,一个人面对每一下道德良知的鞭笞,一千两百万,应该够几年的支付医药费了…辗转难眠的夜晚,外头的天已经亮了,袁皓枫的心里却还是无尽的黑夜,今天是非得请假不可了,今天她实在无法扮演一个好学生…

“卤蛋,今天帮我跟老师请个假好吗?我病还没好”

“没问题,你自己好好保重,我放学去看你哦”

“不用啦,没关系,今天代课老师是不是要来了?方老师好像带我们到昨天嘛?我还蛮期待看到方老师找的代课老师的,好像是一女中当年最优秀的学生!”

“对啊,诸葛榕耶,几乎每个老师都夸她好”

“嗯,没办法,我真的太不舒服了…”

“我知道,你赶快休息吧,我放学去看你,不得有异议!”

说完这句,卤蛋就自己把电话挂上了,卤蛋的本名叫鲁咏晴,是班上的副班长,其实袁皓枫人缘非常好,但鲁咏晴是唯一最了解她的朋友,但当然不包含她的工作…

袁皓枫决定趁今天去找叔叔,妈妈的医药费是她在负担,但她却不肯让她妈妈知道,或许是减少她妈妈的内疚吧,所以她总是把钱交给叔叔,让叔叔来出面…

诸葛榕去年刚从英国剑桥毕业,她在剑桥修的是文学,但她当初在台湾却是电机所毕业的,可说是名副其实的文理全才,诸葛榕家里环境也非常好,爸爸和哥哥们都是医生,现在退休的爸爸已经带着妈妈到在加拿大养老,大哥也在加拿大当医生,顺便照顾爸妈,诸葛榕回到台湾后,则是开始从事股票投资,她喜欢新的挑战,所以总是乐于学习任何新事物,也总是能有好成绩,股票投资也不例外,钱滚钱永远是最快的。

前几天她接到了方老师的电话,方老师是她高中的国文(语文)老师,是一女中的名师,也是高中的时候诸葛榕最喜欢的老师,老师的儿子在美国生了重病,她很想去照顾儿子,但是学校这边是希望她能带完这学期,但她却片刻都留不住,学校最后妥协的方式是,方老师必须找到一个适合的代课老师,因为学校其他老师的课都满了,然后看看那个代课老师的表现如何,如果好的话,就让他继续带到高三,如果不好,学校到时侯再换老师。

“可是..方老师您怎么找上我呢?我是电机所毕业的耶!而且我在英国学的也是欧洲文学啊,您教的是中文耶!”

“你的中文底子根本就比那些中文系毕业的还好,你以为我不知道啊?而且我一直觉得你很适合当老师,你的经历也绝对够,再加上你自己是一女中毕业的,当时还是学生会会长,到现在有好多老师都对你印象深刻呢!”

“但这..有点难”

“你还会怕难啊?”

诸葛榕想了想,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新挑战,而且她也不忍心看着方老师在这里干着急,于是义不容辞的答应了,昨天去和方老师见了面,也了解了班上大致的状况,方老师一共有三个班,三个班都是理组,成绩都不错,但最好的是方老师的导师班-二年诚班,方老师还特别和她说了一个学生-袁皓枫

“皓枫是我班上的学生,成绩非常好,是班长,还是学生会会长,可是我带过的学生中,唯一跟你差不多优秀的,但她和你不同,她比你混乱太多了,也可能是环境吧…”

原本诸葛榕不是太仔细的在听方老师说这个学生,但从她在校门外看到袁皓枫后,突然对她很感兴趣,当时诸葛榕只觉得袁皓枫是个表里不一的学生,但重新仔细向方老师问清袁皓枫的状况后,诸葛榕却想好好照顾这个孩子…

诸葛榕带着课本走进二年诚班,刚刚先上了勤班的课,感觉起来还不错,不过诚班是自己的导师班,诸葛榕不免有一些些紧张

“起立,敬礼,老师好..”

扫视了一眼,诸葛榕没有发现袁皓枫,正觉得奇怪的时候…

“诸葛老师,袁皓枫今天身体不舒服,请一天病假”

“好,我知道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诸葛榕,我自己也是一女中毕业的,是你们的学姐哦!接下来的日子里会由我来带你们班,希望我们大家能好好相处,好吧,我们来上课”

两堂课上下来,让二年诚班的同学对诸葛榕更加崇拜了,她们原本都不知道,上孟子选读可以这么生动,方老师上的也很好,但就是传统了一点,这个诸葛老师却能把古文讲的像活起来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

“叮咚叮咚!”

“啊!”

袁皓枫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已经吓出一身的冷汗了,她步履蹒跚地去开门,卤蛋则站在门外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没事,我只是做恶梦了..”

“皓枫,你小心点,自己住要多多照顾自己啊”

“嗯,我知道,明天有什么考试吗?”

“就说你是模范生,明天要国文周考,我跟你说哦,那个诸葛老师真的教的超棒的!而且好漂亮哦…是除了你以外,我第一个觉得漂亮的哦!”

“是吗?我又不漂亮”

袁皓枫淡淡笑了一下,卤蛋看的有些着迷,袁皓枫笑起来很美,但笑容里却总带着一些哀戚,那是一种令人心痛的美

“唉,皓枫,我们今天一起念书?”卤蛋眨着眼看袁皓枫

“你又有哪里不懂啊?”袁皓枫一脸了然的笑着

“你怎么那么聪明啊?就上次上的水经注啊,我那堂课有点走神,你大发慈悲再给我讲讲好吧?”

“没问题,那我明天中午的饮料就记在你头上啦!”

“好!”

送走了卤蛋后,袁皓枫又回到了一个人,她顺手拿起卤蛋没带走的晚报,果然头条就是那个案子,随手打开电视,听到的也是那个案子,当新闻的镜头照到那个女大学生的家属时,袁皓枫立刻关上了电视,那样的场面,袁皓枫无法面对,关上电视前,袁皓枫看到的最后一幕,是那个女孩的妈妈哭的泣不成声的画面,那女孩的妈妈是那样痛心疾首,就算关了电视,袁皓枫好像也能看到那个哭的肝肠寸断的母亲…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