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人格spank
本文为转载,为綾羅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入夜,红教堂的十二点钟声已经敲响。天色已是昏黑,游荡在诸个场地里的乌鸦们也停止了象征死寂的低吟,纷纷归巢去了。

月光流落入监管者宿舍里,恰好映照在伽拉泰亚与美智子的卧室内。往里看去,两屋内各有一个女孩儿正精疲力竭地睡在对应的两位房间主人温暖的怀抱中。

与此同时,求生者宿舍内,埃米尔和艾达的房间里也是一片沉寂。艾达常常彻夜不眠,因为她的催眠疗法对埃米尔的病症虽十分有效,但毕竟也会让埃米尔突然半夜被曾经的痛苦回忆惊醒,这时艾达就必须不断安慰埃米尔,待得他舒心安睡后自己才能继续睡觉。有时严重时,一夜可能会犯三四次病,渐渐的,一夜未睡对艾达来说也不算什么稀罕事了。

但这一晚,埃米尔从头到尾都睡得香甜。而艾达却并未睡觉,而是一直站在阳台处,身体斜靠着黑铁镂花围栏,对着庄园楞神。她时不时也会偷瞄一眼监管者那边,只不过每当如此时,脸庞上总会猛地染上一缕朝霞似的红晕,白嫩的双手情不自禁地轻抚起了那被洁白的长裙掩盖住的,令人羞以启齿的部位。

“嘶….呃….”艾达轻轻地呻吟出声。她尽量将声音压低,一来不愿打扰到埃米尔难得的美梦,二来…则是害怕被发现藏于她身体上的秘密。

那天下午,就在伽拉泰亚她们的对局结束后,圣心医院的地图终于空出来了。此时正好是排位末班车,艾达连忙挤进了新一轮的对局中。

队友恰好匹配到“医生”艾米丽,园丁艾玛•伍兹,还有机械师特雷西•列兹尼克

几人有说有笑地围在等待大厅那张破旧的方桌旁,等待监管者的到来。

监管者们也一直很好奇,为何自己方匹配对局总是会用掉那么长时间。大家当初去问夜莺小姐时,她说这是因为奥尔菲斯大叔推演关于监管者的日记时很多文字过于潦草,甚至有时都能给老大叔气的抓狂(怒),对于这个夜莺小姐表示自己也没办法,谁让庄园主给日记的记录者们下致幻剂呢。

过了不久,紫檀木大门被“吱”的推开,一个身影优雅地走着一字步,缓缓走了过来。

“下午好,玛丽小姐。”特雷西走过去友善地打了个招呼。

“下午好,小特。”玛丽提着血红的长裙缓缓屈膝,还了一礼。

其余三人都和红夫人打了招呼。

红夫人并未着急落座,她走向艾达,双手扶住桌面,微笑着看着艾达。

““艾达•梅斯默小姐对吧?听说您是一名心理学家而且还是白沙街那所疯人院里的心理医生?”

“是的。”艾达答道。

“那么….我可以请教您一个问题吗?关于我的睡眠。”

“嗯,玛丽小姐您请说。”

“我呀,常常梦到同一件令我终生难忘的事。”玛丽浅笑着说道。

“玛丽小姐指的是什么呢?”

“你可见过,将要处决的罪人,跪在刑台上,突然铡刀落下’哢擦’的一声一瞬而过,然后那人最后一刻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裙子被血染红,然后…..”玛丽已经沉浸在自己的叙述中了,完全没有发现艾玛已经吓得躲进了艾米丽的怀里。

“停!不要再说了…..”艾达说道。即使定力如身为心理学家的艾达,此时也已快支持不住了。

“哈哈哈,开个玩笑而已,抱歉,吓到你们了吧。”

“呼…..没关系,开始吧”

“不错不错,心理调节能力还是挺厉害的”玛丽心里默默言道。

——————————分割线—————————————

几人一开局便立马各自找了台机子开修。艾达出生点离医院比较近,所以修的是医院二楼的机子。当艾达修机修到一半时,艾玛的开局盾持续时间结束了,然后立马吃了一刀,不出几秒却又挨了玛丽的镜像一刀。而且居然还是在三板区倒的,玛丽也是倍感神奇。

今天玛丽虽然是原皮出场,但是毕竟身为血之皇后,面对几个求生者小妹妹当然排面不能少,所以便带了金挂“完美人偶”。

玛丽于是把艾玛抱上了椅子,艾米丽因为距离太远来救的时候已经是大半满了。连忙上去骗刀救人,但是很可惜,两女都没有搏命,于是艾玛还是飞了,艾米丽则被迫营业。

遛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艾米丽不小心被打了震慑(上等人害人不浅),玛丽也被累的气喘吁吁,擦完刀后走了过去,正想要抱起艾米丽,结果小特却用人偶点了最后一台机子,艾米丽又大心脏起来了。

微怒之下,玛丽选择直接镜像后换位,再接了一刀。因为有一刀斩的加成,这一刀有平时两倍威力,相应的,也有两倍痛度。

“呃啊!”刚刚被震慑时都忍住没有叫出声的艾米丽在如此强悍的一刀下痛呼了出来。眼眶里泪水直打转。

听到她的惨叫,玛丽猛地清醒了过来。叹了口气将她放上了椅子,然后传到了最靠近人偶娃娃点亮的那台机子的大门处,果不其然,艾达和小特正在开门。

“小特,快跑!”看到传送红光的艾达惊叫出来。

“诶?什….”特雷西话还没说完背后就挨了一刀。

“嘶…….好疼!”

玛丽没有管小特的状况,快步追逐着艾达。

突然,艾达停下了脚步,回过了身子。

“嗯?怎么不跑了?”

“我认输,放了她。”

“呵”玛丽轻轻笑了一声。

“玛丽小姐,这没有什么好笑的,大不了我就拖到她自愈成功。”

“………….”

“如果,我说我可以放了你们两人呢?”

“嗯?”

“不过会有点前置条件,不知你们能不能接受的了。”

“是什么呢?”艾达好奇的问。

“让我打一顿出出气,不过放心,不会太用力的。”

“………….”

“可以。”艾达微笑着说道。

“不要!”在二人背后自愈的特雷西喊道。

“怎么了?舍不得心理学家小妹妹为了小特而挨打嘛?”玛丽挑逗似的问道。

“当然了….总之,玛丽小姐要打就打我吧,不许欺负艾达小姐。”

“特雷西…”艾达眼眶有点湿润,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保护别人,尤其是保护埃米尔,但她从来没有体会过被别人保护的滋味儿。

玛丽没有说什么,将特雷西抱起,特雷西的头枕着玛丽饱满的丰胸上,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艾达跟着玛丽和特雷西,一直走到了地下室里。

她不知道,会有什么在等待着她们。

她既害怕,又期待。

—————————————分割线—————————————

进了地下室,玛丽挑了一把狂欢之椅坐了下去,然后将特雷西放了下来。

艾达有些不安地问道:“玛丽小姐,您适才说的打我们,是指?”

玛丽轻抚了一下艾达的头,对着艾达的耳朵柔声道:“不乖的孩子,可是要打屁股的。”说完格格地笑了起来。

“您说打….打屁股?”二人都感到十分的不可置信。

“嗯哼,打到你们都哭出来为止哦,放心吧,不会打很疼的。”玛丽用傲人的语气说完了规则后,又用极其温柔的语气安慰了二人,两个女孩这才慢慢安下心来。

“那个…玛丽小姐”特雷西顿了顿,“要不要….脱裤子…”

“是要的哦,下身可以不脱光,但必须露出整个小屁股才行呢。”说着轻拍起了两个女孩的小屁股,却没发现二人早已经面色涨红,即使是自控能力强大至此的艾达,此时也是双手捂脸作羞怯状。

“来,都把衣服脱了趴过来。”说着,玛丽轻拍了两下自己的大腿。

两人虽都有些尴尬,但还是照做了。艾达将手探进自己的裙下,勾住了自己的白色鹅绒小胖次,轻轻拉到了腿弯处。然后俯下身子,掀起了裙摆然后看向一旁的特雷西。

特雷西平日里常常喜欢穿自己的工作服,基本上都是一年四季工作服不离身的那种。她将两个吊带的纽扣解下,然后将工作裤缓缓脱到了脚踝之上,黑色蕾丝胖次则被她全部脱下,叠好后放在了一旁。

此时,地下室内虽然光线不是很明亮,但玛丽还是看得感觉心血来潮,两个美少女正并排趴在自己腿上,都露着白嫩的小玉臀,羞红了脸,等着自己惩罚的到来。

她笑了笑,一掌轻轻打在艾达屁股上。

“啪!”“嘶..”艾达忍不住轻呼出声。

不留给特雷西反应的时间,一掌掴在了特雷西的左半边屁股上。

“劈!”“呜…”

“啪”“啪”“啪”“啪”“啪”“啪”

“呜嘤…”

“呃啊….”

就这样打了一会儿后,两人的屁股都染上了樱花粉。而玛丽抬起自己的手,也发现红了一大片。这种打法好是好,但是毕竟打她们,痛的也不止是她们。

于是玛丽拾起了自己用以抓人的镜片,用刀背的那一面开始抽打起了她们那已经热过臀的可怜小屁股。

不比巴掌,镜片打的面积小一些,但痛感和杀伤力也大了许多,刚刚开始抽,两人都没熬过三下就都痛的叫了出来。

“劈啪”“呜啊啊啊!”身体本来就羸弱的特雷西疼得实在是受不了了,现在是又挣扎又哭叫。

“唉….”玛丽长叹了一口,然后扶住她们的那只手抬了起来,摁住了她们的背。

“劈啪!”“呜呜….”

“劈啪!”“呜嘤嘤…”

“劈啪”“劈啪”“劈啪”“呃啊…呃啊….呜呜呜呜哇….”连续三下打在艾达的臀峰上,她支持不住,现下也无心顾羞,便哭了起来。

“乖,不哭”玛丽用手帕为艾达擦眼泪,待将艾达情绪安定下来后,继续打起了两人的屁股,不过开始着重打特雷西了,艾达那边打的轻了许多。

“劈啪”“劈啪”“呃啊!玛丽小姐….呃啊!对不起呀!”

“劈啪!”“呜……玛丽小姐我错了”

“错哪了?”玛丽挑逗似的问道。

“呜…我不知道…”(因为本来就没错的好嘛qwq!)

“劈啪!”“小特该不该打呢?”

“劈啪!”“呜呜呜该….玛丽小姐饶了我吧呜呜呜”

“嘻…..都哭过了呢”玛丽掩嘴轻笑着,将镜片丢在地上,然后摁住她们的手将她们抱住,打屁股用的那只则是轻轻帮她们揉痛处。

“呜…玛丽小姐别揉啊,疼!”艾达痛呼。

“不行哦,不揉开会更痛的。”玛丽一本正经的说道。

“呃啊…那你轻点……..”

“是是是……….”

—————————————分割线—————————————

于是玛丽将她们带了出来,送到了大门那儿。特雷西颤抖着手输入着大门的密码,但是时不时会用另一只手抚一抚小屁股。

晚上,当大家在餐厅欢宴的时候,两人都没有去。当埃米尔问艾达时,艾达说是因为她因为照顾他太累了,所以不打算去了。倒是埃米尔也没有起疑。

可是呀,埃米尔不知道的是,艾达在埃米尔离开后就直接脱光了下身然后趴在床上,在腹部垫了个枕头然后给自己有些绯红的玉臀敷冰袋。(埃米尔不回来一饱眼福真是亏大了鸭!)

相比特雷西那边呢,特雷西给自己上了药以后就一瘸一拐地去庄园里散心去了,那时正巧看见众人结束聚餐,伽拉泰亚抱着薇拉坐轮椅去监管者宿舍那里的一幕。可她也没有想多,殊不知这个少女也将要体会到和自己一样的“舒适”待遇。

过了半晌,小特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又遇上了海伦娜被美智子抱着去监管者宿舍那边,于是直觉告诉她这事不简单。她连忙将傀儡娃娃召唤出,然后自己回到房间后控制娃娃进了监管者宿舍里。

小特从未进去过,所以也不识路,在里面误打误撞地走了一会后,她竟然还真走到了美智子的房间外。

傀儡将屋门轻轻推开一条稍大的缝隙,屋内二人并未发觉。

小特透过傀儡的影像传导往里看,立马让她震撼了,海伦娜也是正被美智子放在膝盖上打屁股。只不过海伦娜看起来更不好受,是被美智子用折起来的扇子打(扇末的刀刃摘下来了),哭的泪淋淋的,只是可惜听不见她们在说什么,毕竟娃娃没有声音传导。原本还想顺便去看看薇拉她们在干什么,但是遥控器快要没电了,特雷西赶忙将娃娃从监管者宿舍撤了出来,然后迅速在最后一点电耗光之前把娃娃藏了起来。“看来只有等之后再去收回了。”

“是啊,不过…小特呀,你还有’之后’嘛”声音正是红夫人。

“诶诶诶?玛丽小姐?”

“偷窥别人打屁股呀,看来是没打够呢。”说罢玛丽格格娇笑了起来。

“不,不是的….我只是….”

没等那句话说完,小特便被玛丽摁在了墙上。

“该让我如何相信你才好呢?哈哈哈哈哈”

于是玛丽深情地吻了上去。

她白嫩的小细腿顶住了特雷西的双腿之间。

“呜…呜呜呜….呜呜?!”

“哈啊~哈啊~”

“嗯哼,事实证明呀,小特没说谎呢~”

“小特呀,你知道嘛,你有一颗赤红的心呢”

9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