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训诫
本文为转载,为医大女生原创,文本为聆雪提供
本文为《住院医生 5》的后记
本文为含有SP内容的训诫文,请务必了解此类小说性质后再进行食用

溜达了没一会儿,就接到daddy的电话,兴奋的说着文宇做了米线,保证铝离子不超标还低碳低热量!于是炎小壤电话还没挂就坐上了回家的TAXI。

进门时,米线刚好出锅,炎壤忙托着腿,背包都没放下就蹭到老师身边帮忙,头上挨了一下,被训了句‘没洗手就碰吃的!又想抄书了吧?!’,炎壤终于悻悻的去了卫生间。

洗了手,换了居服的炎壤,冲到椅子上就夹了一筷子蔬菜丸,随后就鼻子眼睛拧到了一起,“唔???烫!疼!”一只手扇着小嘴巴,一直手揉着屁股。

两位家长被这孩子气的表现逗的大笑不止,“慢点儿吃!”渺海回身抓了杯早上的鲜榨汁递过去。

“谢谢daddy!”含糊不清的声音,边说边嚼着心爱的丸子。

文宇习自己小小的喝了口汤,“上午去干什么了?”,指指渺海身后的调味架。

“下次不坐这儿了!我这还没吃一直伺候你们了!”渺海把调味架给文宇习,抱怨道。

炎壤笑笑,“恩,去还吕贤书,他要的急,我就送过去了,daddy,以后我坐那吧,给老师们服务!”,小孩儿嘴里就一直没停,老师自制的米线就是很Q啊。

文宇习点点头没说话,就是餐桌上的聊天而已,何况他管孩子不想把男孩管死了,那样的人不适合做外科医生的。

倒是渺海很遗憾的说炎壤错过了现买的面包和自己下厨做的草莓酱。

嘟嘟小嘴,“那不给儿子留点儿!哇~~生菜好脆啊!”笑的那么陶醉。

“怎么可能不给壤宝贝留呢?晚上看书饿了,自己去冰箱拿!”,炎壤心里说干爹留下来主要的目的是炫耀自己的手艺吧,晚上象征性的尝下,就要去夸干爹的手艺了。

无比和谐的一餐结束,炎壤自觉的去收拾桌椅碗盘,渺海干爹早跑的没影儿了,文宇主任盯着洗抹布的炎壤的某部位看,终于给炎小壤盯毛了,“老师,要冲杯茶吗?”

文宇习摇摇头,“一会再上次药。”

“哦。知道了。”炎壤呼了口气答应道。

“来我房间,我给你上!”文宇主任说完转身就优雅的走了。

“啊?谢谢老师,不麻烦您了~真的~”看老师明明在看电视就是不理自己,炎壤垂头丧气的把抹布洗了一遍又一遍。

文宇习看过了今日说法就上了楼,炎壤撅撅嘴,回自己房间拿了药去了老师的房间。

文宇习的房间是典型的简洁风格,白色的家具,使整个房间透着明快,炎壤礼貌的询问自己趴在沙发吧,文宇习却搔搔小孩的头,“趴床上吧~~~”。

炎壤调皮的把自己砸在软乎的床上,拿个枕头抱着,老师的创意枕头很让炎壤倾心。

文宇习轻轻的褪下炎壤的家居裤,臀上的红肿已经消了,只是些青紫的印子,用手按按,炎壤也只是本能的缩一下,反应不激烈了,“老师,没事儿了,就是做椅子还会疼,走路时间长了还疼。”小孩儿感受到老师的认真,贴心的实话实说,不想让老师担心。

“坐椅子时哪疼?”主任平静的问道。

“这儿???”炎壤指指自己的屁股的某个局部。

“哦,那下次专门打那儿!让你坐着的时候好好长长记性!”文宇习笑道。

炎壤发现自己上当了,回头控诉的看着老师,“哼!我才不给您机会呢!”

文宇习看着小孩也只是笑的儒雅。

柔和经典的音乐响起,是文宇习的的电话。

“喂,恩,是我。呵呵,是吗,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出发!好,一会见,好,再见。”挂掉电话,文宇习熟练的给炎壤喷上药,告诉小孩儿自己要和个朋友喝下午茶,还警告说不许一定和电脑玩儿,就出门了。

炎壤舒服的趴在老师的床上玩手机,没玩几关贪吃蛇就开始被阳光晒着了,眼睛照的难受,于是小孩儿很不情愿的起身,去冰箱拿了daddy做的果酱,凉凉的想想就有食欲,又选了把小木勺子,从自己屋抱出外科书,趴在客厅的沙发上边吃果酱边翻书看。

那边的小孩儿好不惬意,这边的文宇主任也进行着气氛不错的聊天。

“哎!文宇,还记得上次你搭我顺风车,看我还有没出完的卷子,就帮我出了最后一道题嘛?”文宇主任对面面容祥和的中年教授兴奋的问道。

文宇习抿了口手中的绿茶,“恩,记得,出了个病历题,不是你说出偏点儿,改卷子方便?”,很放松的坐着,文宇说起话来也不像平时工作时的刻板。

“呵呵,比起改卷子简单的轻松,发现黑马才更让我高兴呢。”教授把一张卷子从自己的公文包里随手拿出,呈现在文宇习的面前。

“用全英文答卷,这个程度真是不简单了!”只见教授迅速的翻着卷子,几乎把所有的题目都用手指点了一遍,绝对显摆的姿态。“还有啊!我的很多题都是从日文的期刊上直接翻译过来的。”教授又补上一句。

文宇习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好友难得的兴奋,随即低下头仔细的看起最后一题的作答。

倒是觉得这样的思路和思维很有条理,有几个地方的描述和看法稍显不成熟和简单,但是大方向还是正确的,字也很漂亮。“恩,现在还是有肯用功的学生啊!”文宇习从卷子中抬起头,微笑的说道,眼神中满是欣慰。

“可不,看名字好像还是个女孩子呢!有机会我见见,正好在做课题,也许可以找到个好帮手!”教授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说道。

文宇习点头表示赞同,继续无意的翻着卷子前面的选择题,出错的几题倒是可以原谅,毕竟和临床的联系的很紧又都绕了个弯儿。

“呵呵,总是羡慕你有个好学生,看来我也看见曙光了呢!”教授开怀的笑着。

对面的文宇习也笑的温暖,有希望的感觉真好。

结束了美妙的下午茶,文宇习回到家的时候,炎壤正晃着脚丫,在沙发上看书,小孩儿把勺子扣在果酱罐子里,和老师打招呼,嘴上还沾着一圈深红色粘稠物。

“啪!”主任边脱着外套边走到沙发旁,就给小孩儿的屁股一下。

“哇!好疼!老师,不带这样的啊!”炎壤边揉屁股边喊着,“下次不在沙发上吃东西了还不行,至于下这狠手吗?”其实炎壤知道老师根本就没怎么用力。但是就是想和老师耍赖。

“装!”文宇习把外套挂好,戳破小孩的鬼把戏。

“嘿嘿~~~”炎壤坏坏的又有点不好意的笑笑,“其实还是有点儿疼的!真的!”。

“明天给我上班去!”,外科医生手的感觉很灵敏,只是刚刚的一拍,文宇主任就大概了解了炎壤的伤情,才做出这样让小孩儿垂头丧气的决定。

虽说表现的不是很情愿,但毕竟是个很懂得上进的孩子,所以炎壤还是和老师保证,明天一定准时去加班,还故意把加班两个字说的很重。

“看哪块儿呢?”主任坐到炎壤身边,看他手中的外科书。

要不说是优秀的小孩儿,遇到拿不准的问题就查书的习惯真是想藏都藏不住,书打开的那页,正是上午考试最后一题的知识点。

文宇习双手抱肩,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炎壤???你上午干什么去了?”。

炎壤下意识的撑了下沙发,“去见吕贤了啊。”觉得老师的眼神有点儿严厉,赶紧把书接过来合上。

“恩?做什么了都?”文宇习抿抿下唇,稳稳的坐着耐心等待炎壤的答案。

“就是???还书,没做什么啊??”炎壤倒不是故意瞒着文宇习替考的事情,只是考虑和吕贤有关,自己觉得不是大事儿,就没说的那么清楚。

文宇习把外科书随意的拿过,翻看着,“没故意答错几道选择题?没故意把病历分析写的很含糊?没故意用左手写字?”。

文宇习语气很是平静,也不抬头只是盯着书,倒像是说故事般的娓娓道来。

“还想继续胡闹?”主任的声音在安静几分钟后又再度响起,吓了炎壤一跳,赶紧站起来,在老师面前站好。

“不是不是!”炎壤边摇手边说,又觉得好像太随便,急忙把手放在腿两侧站直了。“就是替吕贤想追的一个学妹考的。”但是简单的总结。

“去和胡教授说清楚,看教授怎么处理。”文宇习依然没抬头,平静的吩咐着。

“啊?”炎壤脱口而出,没想到老师知道真相以后是这样的反应。

文宇习没再说话,只把书再一次放在炎壤的手上。

炎壤本以为自己替考的事情被老师发现也就是被狠狠骂一顿,再挨上几板子,毕竟是帮好朋友,牺牲些也没关系。可是万万没想到老师会这样处理自己,多说也无益,炎壤只好给胡教授通了电话,得到允许后去了教授的家。

文宇习自炎壤出门就一直在炎壤房间呆着,等窗外的霓虹已经被文宇习看穿的时候,来了信息,‘原来还是你的宝贝学生啊,还是小孩儿,别罚太狠了~~~—老胡。’

文宇习摇摇头,没有回复,把电话放在一边那本炎壤的外科书上。

于是又是一阵的沉寂。

“老师,您在啊???”炎壤推开门看见老师居然没开灯就站在自己的房间里。

“处理好了?”主任继续平静的让炎壤后背发凉。

“恩~~是,胡教授答应分数保留。”炎壤心想自己真是招谁惹谁了?明明是好心帮忙,哪知一见面胡教授就说考丄试就那样吧,自己不追究,但是希望炎壤加入自己正在做的课题,做些翻译的工作。

“答应帮忙做课题?”文宇习转身坐在椅子上问道。

“恩,”炎壤心想老师真是神算,自己不答应也不行啊,“那个,炎壤不会耽误工作的,老师放心。”炎壤看老师的脸色不好,赶紧保证。

房间里出奇的安静,深蓝色的光照着整个房间,放在书上的手机影子长长的,炎壤心下毛毛的,但是老师怎么不发火呢?

“老师,炎壤替考是不对,只是想帮个忙,那个!炎壤不找借口,老师别生气了。”炎壤深吸一口气,态度良好的承认错误。

文宇习终于换了个姿势,“觉得自己英语很好?去拿本牛津词典!”文宇习抬手,指了下书柜。

炎壤心想难道是罚单词?取出厚厚的大辞典看着老师。

“墙角,双手伸平,托着吧。”文宇习关上门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记住自己做过的错事是避免重蹈覆辙的前提,一个人想要少犯错必须做到这点,但是记住错误的前提却是要先想明白认识到,那么现在文宇主任帮炎壤做的就是满足这个前提,对于还没明白自己错在哪的孩子,这样的反省很是关键。

汗顺着挺直的脊背往下流,痒痒的,炎壤纵然是不敢乱动去擦汗,感受滚热的汗水的流动已成为炎壤判断自己还有知觉唯一的证据,伸平的双臂早就不受控制的不住颤抖,炎壤自己都说不清能坚持到窗外的天空泛灰的力量是意志力还是对老师的惧怕,或者说根本只是因为那胳膊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一夜的时间炎壤回想着自己做过的事情,他知道自己爱戴的老师这次是气极的,老师从不在盛怒的情况下和自己交流,因为有些事情即使再生气也不可以做,有些话语即使再愤怒也不可以说,睿智的老师深知这一点,所以选择压抑的冷静。

门扶手被扭开的声音打破了屋内的安静,炎壤听着自己的心跳声,小声的开口,“老师???”。

和细微的嗓音形成反差的是巨大的一声,字典掉在地上了!看来平衡被打破了,即使之前习惯的平衡也很痛苦。

炎壤瞬间想蹲下捡字典,“啊,嘶~~~”肩关节像断了一样疼,麻痛的感觉过电似的的传到大脑,炎壤喘息着说,“对??不??起。”皱着眉,看着老师不惊的脸庞,跌坐在地上低下头。

文宇习把字典拿起来,上面满是汗水,和炎壤手上的汗水来自一体。轻轻的把字典放在书桌角上,主任站在桌边,“活动下吧???”。

“谢谢老师。”炎壤听到老师温热的话,眼泪很不争气的掉下来,其实开始反省的时候炎壤还是觉得委屈,真的觉得替考是大不了的事情,教授都不追究了。但是对老师的绝对信任,就乖乖的想自己犯的错,直到时间极度慢速的过去。老师都没回来看自己,整整罚了一夜,炎壤刚刚再看见老师的时候很是纠结,本来就想哭的,但是又委屈倔强的忍住了。

炎壤抽着气甩手,整个身体一片刺痛,本来失去的直觉现在被疼痛代替,小孩只好坐的地上咬着牙狠心的捶打自己的四肢,好让血脉尽快流通。

“想明白了吗?”文宇习也不计较炎壤的没规矩,像中国功夫的呼吸吐纳般平静的问道。

炎壤听老师问话了,强撑着站起来,还是站不稳的,脚一沾地就感觉像是无数针一起扎,只好靠着墙,“对不起,老师,炎壤不该替考,浪费了教授辛苦出卷子的苦心,扰乱的教学秩序。”,这是炎热可以想到最上纲上线的错误表述方式了。

“炎壤????”文宇习摸了下字典说道。“如果我的认知范围是这个字典这么大,那么我自己所能清楚的自己不认知的范围也只有字典周边这么大,对吗?”

炎壤认真的体会老师的话,点点头。

“那么我的认知范围如果是这本书这么大呢?”文宇习点点那本‘惹祸’的外科书,比字典自然是大的。

“炎壤????”文宇习摸了下字典说道。“如果我的认知范围是这个字典的封面这么大,那么我自己所能清楚的自己不认知的范围也只有字典周边这么大,对吗?”文宇习说着在字典的周边的空间划划手。

炎壤认真的体会老师的话,点点头。

“那么我的认知范围如果是这本书的封面这么大呢?”文宇习点点那本‘惹祸’的外科书,比字典自然是大的。

炎壤觉得眼睛睁得很累,于是微微眯了下,身子更是没力气,索性也不强撑了,重重的砸在墙上,炎壤甚至有瞬间的错觉,肩膀被那面墙铬得生疼仿佛可以缓解心上的压抑了。死死的看着老师,无意识的点着头,文宇习的形象在炎壤的视野内越来越小,但却越来越清晰,直到一直不眨的眼睛流下了眼泪,炎壤才停止这样的凝视。低下头,老师说的话字字压在他的心上。

炎壤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被拉进浴室,不记得怎样被干爹用花洒狠狠的冲水,不记得怎样被推上车,不记得怎样被带到医院,不记得怎样被灌了一大瓶葡萄糖。

反正现在是在手术室里了。

“你跟的那个课题的实验病人有点状况,需要手术,一会主刀的专家就来了,壤嚷你先准备下!”渺海快语速的吩咐着,揪着炎壤刷手服的后领子就往刷手池走。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