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训诫
本文为转载,为医大女生原创,文本为聆雪提供
本文为《住院医生 2》的后记
本文为含有SP内容的训诫文,请务必了解此类小说性质后再进行食用

炎壤双手握着一杯刚刚冲好的热咖啡,雪白的马克杯上印着个大大的笑脸,动动手指感受着杯壁传递的温暖,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正站在休息室的窗边,外面的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整个城市还在慢慢的苏醒着,远处的霓虹灯把天空照的呈现点点的橘黄色,天幕是淡淡的蓝绿色,炎壤很喜欢在这样的时候,这样的状态下看着远处的天地相接的地方,仿佛整个世界都在睡梦中,周围的空气都是暗暗地沉闷,但是总有一个地方时永远灯火通明,总有一个地方永远不曾沉睡,也不会!那就是现在他身处的病房。

“壤壤,你在这儿呢,哎,累了吧,这个夜班又没怎么睡”,是护士长的声音。今天正好炎壤和护士长对班。

“护士长,嘿嘿,还好了,喝点咖啡提提神。一会交完班,就可以下夜班了。”炎壤很尊敬的说道。“您也辛苦了,护士老师们值班总是比我们累的。”

“孩子啊,要不从病人到医生再到护士,就是护工和保洁的阿姨都喜欢你呢,总是想着别人。下夜班了又休息不了,还不得去你那个阎王导师的门诊帮忙啊,对了,你快喝吧,要是给文宇主任看到你喝咖啡,你又要挨训了。”即使是四十几岁的人,护士长看起来还是很年轻,也许是职业的缘故,她说话总是很温和的。

“嘿嘿,谢谢护士长!”炎壤被护士长一提醒,赶紧灌下剩下的咖啡,边走出休息室边说着“护士长,我还得再看看交班记录去,怕老师一会查房要提问。”

穿着合体白大衣的男孩儿跑了出去,挺拔,可爱,朝阳。

八点整,小会议室内,“开始交班吧。”坐在前面的男医生温文的开口。

“2009年11月13日,入院6人,分别是123床:十二指肠球溃疡,查体发现球部有充盈缺损,现在还在完善相关检查。126床阑尾炎,以前有慢性阑尾炎病史,这次是急性发作,已经给与抗炎的治疗了,在和家属商量要不要手术的问题,127床,甲状腺的肿物,年轻女性,病人的精神比较紧张,一会还要再做个CT看看。131床,也是阑尾炎入院的,昨天晚上一点多来的,穿孔了,马上手术了,手术顺利,刚才看了下伤口,可以。135床,疝气,也是凌晨来的,手法复位了,140床急性胰腺炎,给与抗炎、补液等相关治疗,安排了B超。手术5人,109床,在等病理,现在的一般情况良好,120床,昨晚病人主诉腋窝疼的厉害,我摸了下,感觉肿的厉害,给上了个麻醉泵,”听到这,男人抬头看了一眼炎壤,炎壤没顾上体会老师的意思,继续说道。

“137床,术中请了B超,肝上多发结节,考虑转移,就做了肠吻合,主要解决病人进食困难的问题吧,肝没动。139床,阑尾炎,一般情况好,今天改流食,155床,腹膜炎的那个小女孩,伤口长的不太好,主要是她进食不好,营养跟不上,还得重点关注吧。”

“恩,122床换药的时候看伤口怎么样了?”主任问道。

“没有积液了,把引流管拿掉了已经,明天换药情况好的话,可以间断拆线。”炎壤认真的说道,老师的问话一定要回答妥当,不过再小心也不会逃脱挨训的命运啊。

“120床,病人疼你就给上麻醉泵??”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是表露的自然是,你的做法很业余~~

“那个,考虑她清扫了腋窝淋巴结后,消肿也需要几天,有些炎性渗出,所以用消炎药的同时,病人受不了疼就用了个泵。”炎壤第一反应是,老师这样质疑自己肯定是有理由的,但是不解释清楚他的想法的话,准会挂的更惨。

“那你刚才怎么说的?”主任还是平静的语气,但气压明显降低几个百分点。

哦,原来是因为自己没说清楚,措辞的问题啊。

“对不起,不会有下次了。”炎壤低下头,低声说到。

“查房吧。”文宇主任带头起身走出会议室,没接炎壤的话,炎壤赶紧站起来,几位副主任走后,接着是高炎壤几年年资的医生,炎壤规矩的最后出去。

病房的楼道里顿时出现一大队身着白大衣的医生,很多都是实习生,其实平时也没那么多的人,只是今天是文宇大主任查房,主任查房一向讲很多东西,谈笑风生,让人受益非浅,即使查一上午也不会让平时查半小时房就脚疼的实习生们有丝毫的倦意,加上又是医院有名的风度翩翩的主任,当然有很多慕名而来的小粉丝了。

先查是那位新入院的溃疡病人,“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文宇主任温柔的问道,大家甚至恍惚的感到刚才还因为疼痛苦着脸的病人,表情一下舒展了许多。

炎壤可没心思欣赏老师的春天般的温暖,快几步走过来,扶着病人躺下,准备好老师一会儿进行触诊。

“这几个月都是一饿就疼,这儿”病人说着指指自己的肚子。“吃完饭的话倒还舒服点~~”病人继续说到。

“腿蜷起来,让主任摸摸啊,哪疼的厉害,就告诉主任,”炎壤看主任搓搓手,立马说道。主任经常说医生在给病人做检查的时候应该尽量轻柔,所以习惯性的在摸病人之前搓搓手。

主任的手法自然是完美无比,推按适度。“就是那儿疼,”病人忽然说到。

“这吗?”。文宇主任确认着。

“恩,对~~对~~”因为疼,病人的声音有点急促,主任帮病人把衣服拉下来,示意他可以了。

接着说道,这是典型的十二指肠溃疡,“你,说说,为什么我这么说呢?”文宇主任指着一个实习生。

显然实习生没想到自己会被提问,当然也可能是被那个儒雅的声音迷倒了。

看出学生的忐忑,主任笑着看着他。

“恩,因为,饥饿痛。”声音不大。

“很好,你说的对。”还是笑着。

推了下眼镜,“那,这位病人按照常规,综合治疗,目前的状态可以保守治疗。”

“是,明白了,主任”。因为是炎壤首诊的,所以自然由他负责这个病人。

接下来又按顺序看了几个病人,根据具体的情况给出最佳的治疗意见,并且仔细的听负责的医生的治疗反馈。

“去看看那个甲状腺肿物的病人吧。”因为还要上手术,主任看时间差不多了,决定重点看一些病人。

原来是一个20出头的小女孩,早上交班的时候炎壤说过,她比较紧张。其实20多岁的年纪,已经是成年人了,不应该像小朋友那样进医院就哭。但也许是一进医院,人们就会不自觉的紧张,或者因为对自己得的病不认知,害怕也是难免的。显然我们的文宇主任深谙这个道理。“小姑娘啊~~我是你的医生,有什么不舒服,告诉我。”

眼前的人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受到了小孩的待遇,反而一下子放松下来,叫了声“文宇叔叔,”然后开始说自己是怎么发现脖子上有个块状物,按着疼,不按不疼,有的时候头还疼等等。

耐心的听完,吩咐炎壤给小姑娘安排个核素显像检查。炎壤抿了下嘴,表示记下了,却在老师皱眉的一瞬间,赶紧拿出本子记下来。老师说过,做医生的,怎么认真都不为过。何况如果真的因为自己夜班,睡眠不足,弄错了,那会死的很惨的,虽然炎壤从未弄错过吧~~他可是被N多人称为过目不忘的怪物。两个小时就可以记住肝移植手术全部过程的人啊。

出了这间病房,主任安排着。

“让手术室接病人吧,咱们再去看看暖暖。”就是那个刀口愈合不佳的小孩儿。

暖暖住的是单间,她已经在这儿住了3个多月了,年纪小,病情重。暖暖是个倍儿可爱的女孩儿,虽然被病痛影响的很不痛苦的,但是总是笑笑的,抱着个玩具熊满楼道的跑着玩。见到文宇主任,撒娇道,“文宇叔叔,你昨天都没来看我,壤哥哥昨天给我换药的时候,说您去开会了。”细细尖尖的声音,很清脆。

“是,叔叔去开会了,当然也是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说着从干净的那个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戒指,是海豚的样式,帮小孩带上,刚刚好,嫩嫩的小白手,配上纯蓝的小海豚,干净的让人眩晕啊。“暖暖带上这个,以后换药疼的时候就不哭了,好不好?”因为经常要做伤口的清创,大人都会冷汗直流,更何况是小孩呢。所以每次文宇主任都会亲自给小孩换药,哄哄抱抱,尽管尽量快,尽量轻的,依然还是很疼的,这个谁也没办法,因为暖暖喜欢海豚,所以今天特意买来这个戒指,希望可以转移点暖暖的注意力吧。

“那能不能,能不能以后都让壤哥哥给暖暖换药啊,昨天壤哥哥给我换药就没有那么疼,暖暖也答应叔叔尽量不哭,好不好?”好像又想起换药时的疼来,暖暖的大眼睛里有点闪烁。

文宇主任当然了解学生的操作技术,“行啊~~壤哥哥给暖暖换!现在先让文宇叔叔看看暖暖的伤口长的怎么样了?”

小孩儿大大的点头,躺下,自己撩起小病号服。

文宇主任只看一眼就知道,这个伤口比自己前天来换药的时候肿的厉害,显然皮下的积脓很多。

询问的转头看炎壤,正好对上炎壤为难的眼神,虽然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是肯定和自己的学生有关,也不多话,只是回过头,“暖暖,今天你壤哥哥下夜班,还是文宇叔叔给你换药,明天再让壤哥哥换啊~~”。

这时候炎壤想,如果明天还能来上班的话,哥哥就给你换哈~~

小孩看看炎壤,又看看主任叔叔,不情愿的点点头。

“炎壤,去给我准备一套换药碗。”还是像往常那样吩咐着。

炎壤一路小跑到换药室,洗手,拿出无菌包,倒入碘酒,重新包好,一切都做的井然有序,但是现在要是给他做个心电图的话,绝对的心动过速啊~~

回到病房,主任已经带好无菌的帽子和口罩,看炎壤进来接过了换药碗。

打开雪白的纱布,露出一条十几厘米的伤口来,缝线因为山沟愈合不全还没有拆,红肿着,淡红色的渗液,主任先用碘酒消了一遍毒。暖暖僵着身子,炎壤静静的走过去,握住两只小手,一方面可以给暖暖点力量,更重要的是这样小孩就没办法挣扎了。

当镊子探进没长上的皮肉里,夹杂着血和脓的的组织液顺着镊子打开的小口流了出来,真的很疼,本就肿胀的伤口,不碰都疼,暖暖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炎壤感受到小孩的双手都是汗,而且非常使劲的攥住自己,抠得他的肉生疼。再看看老师很从容的一边打开伤口,一边用另一只手夹着干纱布擦血水。心道,自己啥时候练就这样的功力啊。

耳边都是暖暖的哭声,“暖暖乖啊,马上就好了,看看戒指上的小海豚再和暖暖说坚强些呢!”文宇主任,手上的活儿没停,还用最温柔的语气安慰着暖暖。主任的话把炎壤的思维拉回来,炎壤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什么时候啊,自己居然在状况外。“暖暖,就还有一下,在坚持一下啊!”说着亲亲暖暖的额头。

感觉暖暖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了一点,老师也停了手。熟练的盖好纱布,粘好粘膏。

帮小暖暖擦擦汗,系好衣服的扣子,“暖暖不哭了,伤口就快好了,等暖暖痊愈了,文宇叔叔带你去米老鼠的家里做客,好不?”

毕竟不是第一次换药,小孩很快缓过来“好!!叔叔一定带暖暖去哈!”

“那现在叔叔去给其他的病人做手术了,暖暖好好休息,乖乖的,一会护士阿姨来给你输液。”

“知道了,暖暖会听话的!”小孩冲走到门口的文宇主任来了一个飞吻。

主任于是又折回来,点点小孩的鼻尖。

炎壤自觉地关上病房的门,“老师,暖暖的伤口???”炎壤不知道怎么解释,手在白大衣的口袋里搓弄着,哎,都怪自己昨天给暖暖换药的时候,看小孩疼的厉害,小脸哭的通红,实在下不去手,就消了下毒,没有把脓血清干净。今天到底是被老师看出来了。

看着炎壤欲言又止,自己的学生又怎么会不知道呢,技术一流,理论一流,对病人有责任心,有爱心,有耐心。可是就是改不了心软的毛病啊。多少次跟他说,医生一时的不忍心会给病人带来几倍的痛苦,可是这孩子就是忍不住犯毛病。

“你,去你该去的地方,把《外科手术学》清创那章给我抄20遍。”没有废话。

连轴转工作了30几个小时,上了7、8台手术,又是写病历,有是收病人的,自己现在能不能清醒的回家都是问号,本来就计划查完房到值班室睡会在回家的,20遍?自己依稀记得刚开始跟老师的时候被罚抄5遍,自己都写了一白天啊。

“30遍。”依然的没有废话。但却感受的到说话人的生气。

炎壤不敢再迟疑,“是,老师”。

身上背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炎壤医生哪还敢睡啊,钻进休息室换了衣服出来,直奔他该去的地方了~~

白净的脸,浅浅勾起的嘴角,一身休闲装,背后一个黑色的大包,还挂着个白色的饰物,近看原来是个仿真的盒饭,白色的盒子,里面的鸡腿,生菜,半个鸡蛋,甚至还有竹制的筷子,做的还挺真,这小伙子真逗。怎么看都是帅哥一枚。“炎壤!”一辆甲壳虫在很逗的小帅哥身边停住。

“吕贤!快快~~”炎壤说着开打车门坐到副驾座上,“目标,我老师家!”振臂一挥,甲壳虫一扭身开动啦。

“小子,又被罚啊~~”吕贤痞痞的打趣道。俩人是那种可以用“穿一条裤子”形容的好朋友,吕贤知道炎壤被罚就像是他包上的盒饭一样,饭要吃~罚也要吃~,而且绝对的家常便饭。

身边的炎壤给了他一个“懒得理你”的白眼,同时踩了一下吕贤搭在油门上的脚,小车一窜,“哎~~哎~~,炎壤,算你狠!”这小子脑袋到底是什么做的,防不胜防啊。炎帅哥得意的挑挑眉,迅速地打开大包拿出一本书和一个大大的线圈本,奋笔疾书起来。

“这次是多少遍啊?”吕贤到底不记仇也不放弃。

“30!”炎壤没抬头的答道,“争取10遍背下来,再写就快了。”

“文宇习这次罚的够狠啊,你怎么可能写完呢~~”说着从背带裤身前的大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塞进炎壤上衣的口袋里“我精神上支持你!”。

“如果只是罚抄就好了,我可是惯犯了,哎~~恐怕这只是饭前甜点啊!”炎壤还在和笔记本较劲。

说话间车子已经到站,玩笑归玩笑能为兄弟多争取点时间就争取点吧,恩,路上好像被拍照了,没事!一会交罚款去~~吕贤心道。

这时的炎壤才抬头正面看了一眼吕贤,正准备一百米冲刺的速度向书房进军???

“等等,你穿的什么?”炎壤大喊一声,吓得正在思考罚款的吕贤一跳。

“什么叫,我穿的什么?”,自己没看到吗?

没给面前疑惑的人解释,拉着他就进了房子,刚进客厅,炎壤一边脱鞋,一边脱自己身上的衣服,“快,把你衣服换给我!”

请允许我用一句很俗气的话形容这时的情景—说时迟那时快,吕贤不明所以的被脱光,被穿上炎壤的衣服,被轰出门,“拜拜,衣服不用还了!!”门里是炎壤跑着说话的声音。一连串的踩楼梯的声音。

“你!我!谁要你的衣服啊,我心爱的背带裤啊~~”一个欲哭无泪的男人耷拉着脑袋启动了亮黄色小甲壳虫。

穿着背带裤的炎壤一脸得意的冲进书房,坐定,继续车上的工作。

炎壤到底没来得及证明自己是否能在10遍过后背下来罚抄的内容,因为写到第九遍多的时候老师回来了。因为炎医生太过专注,根本没听见有人进门的声音。当文宇习换好了家居服来书房的时候,炎壤吓的这一跳绝对不比自己吓吕贤的那下轻,赶紧站起来,又迅速的坐了下去,N顿饭没吃+脚麻了~~

摆好可怜兮兮的样子,恩,再可怜一点儿,开口,“老师~~

看着宝贝学生大大的黑眼圈,文宇习抬了下手,示意炎壤不用起来了,“自己揉揉脚吧,”走到炎壤的身边,看着桌上的笔记本,是很漂亮的行书。“我去做饭,好了叫你~~”。

炎壤看老师的神情好像也没那么生气,瞬间放松了挺得直直的肩膀,“老师,结账时间之前写不完,给点折扣行吗?”

“给你个15折,怎么样?”狠狠敲了下炎壤的头。说话间瞄了眼炎壤穿着的背带裤,胸前的口袋还鼓鼓的,吕贤这家伙的棒棒糖还真多~~。

“不麻烦了不麻烦了,我快写!!您去做饭吧,我饿死了”,炎壤炒豆一样的说。

“老规矩差一遍1000个外科结!”我们的文宇大医生撂下这句话,就气定神闲的走出了书房。

这边炎壤小大夫来不及感叹姜还是老的辣,胳膊拧不过大腿,孙悟空逃不出如来的手掌心,决定改变战术,改用草书写!反正医生写草书好像很是天经地义!

又写了会儿,估计饭快做好了,炎壤摸摸自己饿的扁扁的肚子,下楼去充大它~~

简单的两个热菜一个水果蔬菜沙拉,还有炎壤最喜欢的蘑菇汤。现在不乖巧的去拿碗筷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于是炎小壤利落地布好筷子,拿起木勺盛饭。文宇习已经坐下,炎壤双手把碗递给老师,拿手捏了块牛肉放进嘴里,继续给自己盛饭,“哇~~”如果你以为炎壤同学想说“太好吃了”那你就OUT了。

“有点淡~~”

“竹笋和胡萝卜不淡,都吃掉~~”绝对的四两拨千斤。

文宇习给炎壤夹了块鸡蛋蔬菜卷,看着小孩儿把胡萝卜和竹笋藏在里面吃掉。

“不许~~”男人开口。

“挑食,老师我没啊,我这不吃了嘛~~”说着加大咀嚼的动作。

男人淡淡的笑~~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