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小诺gaiki
本文为尼小诺原创

周末的早晨应当是最适合睡懒觉的,不过在岁岁看来,今天并没有那么的惬意。自己的考试定在了十天以后,但是自己的复习进度连十分之一都没有,更加折磨的莫过于楼下的嬉闹,一声哥一声姐地敲击着岁岁脆弱的小心脏。她想出去玩,可是哥哥说过了,要是考试挂科了,就要把屁股打到肿出一指厚才停手。岁岁不想肿着屁股去补考,还要在补考的时候坐在肿块上的多重折磨——心理和生理的摧残。

但是同寝室的室友没有哥哥,而且已经开始打扮起了自己的衣装了,白色的黑边蕾丝长裙已经穿在身上,正在镜子前化着妆。不是地咂咂嘴,均匀地将口红抹在嘴唇上。卫生间的回音传到了岁岁的耳朵里,相比于楼下的喧闹可以通过关上窗户来隔绝。来自室友的撩拨可是彻底动乱了她的心弦。她把拳头紧紧地捏着,不停地跺脚。

室友撇撇目光,早就看到了岁岁欲言又止的样子,不时地朝着自己这边看,便故作好心地撩拨着岁岁:

“怎么了?今天不跟我们去唐会么,岁岁?”

“怎么去啊,我复习还没有弄完呢~”

正说着,岁岁已经彻底把头歪着靠向一边的墙壁头骨与墙壁亲密接触,发出了“咚”得一声。她的手指上的书本翻得飞快,眼神无力地盯着书页。这一切都被室友都看在眼里,岁岁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真的不去吗?我可真走了,岁岁~”

岁岁的小脑袋里又开始工作了,脑海里已经脑补出来了酒吧里的劲爆音乐,还有穿着时尚的小哥哥·····目光所及自己眼前的书本,书上的那点知识显然就已经失去了那为数不多的吸引力。

“等我一会!”

岁岁的脑海里做着激烈的斗争,她甚至能感觉到哥哥拿着戒尺把她屁股打开花的样子。但是室友在门口撩拨的身影已经让她丢了魂了,虽然被发现了就是一顿昏天黑地的痛打,但身体还是挺诚实地满足了岁岁的心思。她的身子离开了椅子,手指触碰到衣柜,马上从衣柜里翻出了自己的白色露背连衣裙,室友的高跟鞋踩在寝室走廊的地砖上,咯噔咯噔地踩在岁岁的心头,声音好似牧羊人的哨子,唤着无知的羊群跟着自己的指引。岁岁这头小羊羔刚刚走到寝室楼的门口,就收到了来自哥哥的“亲切”问候,岁岁心里盘算着,不能让哥哥知道自己去了酒吧,得想个好的办法。

“我去图书馆了,哥哥。”

“图书馆?啊岁岁,万一他来找你怎么办,你不就无了吗?”

岁岁将自己的墨镜往上推了推,一脸自信地说:

“图书馆有四层呢,每层4个阅览室,让他一个一个的找吧!”

“聪明”的岁岁什么都算到了,毕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想让别人打扰到自己,哪怕是自己的哥哥。在岁岁看来,酒吧的那扇大门就好像是某种仙家机关的门扉,里外便是两个不同的世界。门的外面是繁杂无聊的尘世,门的里面是昏暗无边的深渊。深渊有着莫名的吸引力,即使外面正值正午,门内依旧是暗聩的灯光,忽红忽绿的灯光闪烁着,隐约中,昏暗处的人们好似一个个游离的躯壳,随着音乐的节奏跳动着。灯光为他们的灵魂着上五颜六色,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失去了界限,听觉里只有舞动的节拍,人和人的交流在此刻已经不再需要语言,需要的只是舞动的身体,脸上肆意的表情,以及夸张的肢体动作。

室友为岁岁端来了一个酒杯,昏暗的灯光里酒杯里的液体完全看不清楚是什么,室友大声告诉了岁岁这是一种什么饮品,但是周围的一切显然已经太吵了,看着室友的嘴型也没有办法猜出来。岁岁尝了一口,是甜甜的,还有一些回甘,酒精的辛辣感在口腔中发酵开来。逐渐地,岁岁觉得周围的一切不是那么吵了,回过神来的岁岁发现室友早就不在自己身边了。她孤单一个人立在原地,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主场里,满是跟着音乐节奏肆意扭动身体的男男女女,渐渐地轮廓也变得不再清晰,替代的是一团飘忽不定的魅影。

只不过在岁岁的理解里,世界的另一个维度里,哥哥正在图书馆的门前等着自己,消息发送了很多,电话也多次拨打,但是都是无人接听。哥哥想着是不是岁岁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图书馆里听不见。他来到了岁岁的寝室,但是这里哪里会有岁岁的影子,有的只是放在桌上翻开了前几页的书。

“岁岁吗?她去酒吧了。”

此时,一个声音从床上传出来,俨然如一只藏在草丛里的老六。岁岁千算万算,怎么也不会算到自己忘记了一个最没有存在感的室友,而此时这个室友将要打出一个致命一击。哥哥听完以后,没有回答便出去了,老六室友立起身子,什么也没有看到。她挠挠头,此时此刻她好像对自己的预判产生了怀疑,自己明明记得有一个人进来了,但是现在空空的寝室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想着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便又躺了下去藏在了自己的被子下面。

舞池里的音乐有节奏的律动,似乎是跟上了岁岁的心跳似的,她摁了一会眉心,总算是缓解了一点酒精带来的眩晕感。远远地,她看到室友正在兴奋地朝她招手,她的身边则多了一位打扮风流的阔少,室友示意她过去,可是一转眼她就随着流动的人群消失在了视野里。岁岁站起身子,找着音乐的节拍想要卡点跳进那片舞动的人海,就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揪住了自己的后脖领子,随后拖拽着将她从舞池边一路提到了吧台。

“你谁啊?有病啊?”

可是那个人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岁岁根本没有反应的空间和机会就被拖到了停车场。岁岁感受到了感官剥离的不适应,周围的一切和刚才相比更亮了,也更安静了。

“你松手!啊?····哥······哥,我······”

岁岁被哥哥揪着后脖领子,抬起头看清了哥哥的脸,刚才的酒全都醒了。此时的哥哥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脸上出奇的镇定,甚至没有一丝表情,只不过这种镇定让岁岁的心里更加发毛了起来。

“图书馆?”

“不是,哥····”

“学习?”

“你听我解释·······”

岁岁被哥哥一路提溜到了车上,哥哥打开后座的车门,一把将她丢了进去。岁岁跌落在后座的皮质座椅上,哥哥没有关上车门,反而直接弯下腰扑了进来。门被带上了,还有哥哥摁钥匙锁门的声音,随着“咔嗒”一声落锁,车内的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

岁岁乖巧地坐在后座上,紧闭眼睛不敢看哥哥的样子,脑海中不停地回闪着自己早上为什么要跟室友出来,又是怎么骗了哥哥去图书馆的事情,一想到哥哥那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岁岁就害怕地忍不住发抖,屁股上的两块肉也不仅幻痛了起来。

“怎么了?酒吧里开图书馆了?上这看书来了?”

“哥,不是,你听我·········额啊!不要!”

岁岁刚想着用急速想出的理由为自己辩解一会,可是哥哥根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一把揪过她的衣领便重重往自己的腿上送了一下。岁岁感觉脑袋撞到了车门上,手臂还在车座椅上蹭了一段,生生地疼。但是紧接着她就感觉一股凉意从自己的身后传出来,哥哥掀开了她本就短到离谱的裙摆,手指伸进内裤里搭着边一把就拉了下来。

岁岁心想着,完了,要挨打了。

她知道这是躲不过去的,也不再反抗什么了,两只手抱着哥哥的腿的同时紧紧地闭上眼睛。哥哥的巴掌重重扇在了岁岁的光屁股上,打得很重很急,岁岁紧紧咬着嘴唇忍痛,可是十几下之后便忍不住了。此时哥哥打在屁股上的疼,与平时的热身一点都不一样,又急又疼的感觉令她很不适应。

【啪啪!】

“呜~”

她逐渐忍不住了,眼泪一点也不争气,从眼眶里自己跑了出来。本来岁岁还想着学女英雄的样子,面对坏人的严刑拷打,打死不出声。可是哥哥的巴掌打在光屁股上实在是太疼了,疼痛之余还有巴掌打在屁股上的噼啪响声,抽打的声音更是对她的又一种羞辱。脑海中隐隐的声音仿佛在对岁岁喊着“羞不羞!羞不羞!这么大了还被哥哥打光屁股!”

岁岁被生理和心理的疼双重折磨着,心里默默乞求着哥哥的这辆车能够足够隔音,停车的地方足够偏僻,毕竟从另一个车窗可以完全看到自己的裸露的下半身,被打肿的屁股,以及自己私密的私处被哥哥的膝盖顶得难受,两条腿被迫分开着,要是从车窗里往里看一眼就能看到岁岁“门户洞开”的样子。

这要是被人从外面看到自己挨打,自己还不如找个地缝钻进去过一辈子好了!

岁岁想到这里委屈地哭了起来,想着自己头朝下被摁在哥哥的腿上,一点都看不到自己身后。是不是真的有人在看自己被打屁股呀!是不是在嘲笑她这么大了还在被像个小女孩一样惩罚!对未知的恐惧实在是太折磨了,岁岁的哭声越来越大,她开始求饶了,求哥哥不要在这个地方像揍一个小女孩一样揍自己。

“岁岁知道错了,哥哥!”

【啪啪!】

“岁岁再也不敢了,哥哥!”

【啪啪!】

“呜呜~哥哥,要被别人听到了,哥哥!”

【啪啪!】

“呜呜~饶了岁岁吧,哥哥!真的没有下次了!”

【啪啪!】

哥哥的手打得累了,落在岁岁光屁股上的巴掌逐渐停下了,这时候借着从车窗外透过的微弱的亮光,哥哥发现岁岁的屁股附上了一层粉红色的粉底,屁股微微肿着像个水蜜桃一般。哥哥甩甩手,把岁岁提起来丢在了后座上,还好后座的沙发是软软的,岁岁的屁股才没有受到二次伤害。哥哥打开车门走下车,从外面踱步走到前座,没好气的将门重重带上,沉重的气浪震得岁岁的耳朵生生地疼,但是她不敢发出声音,只能默默看着哥哥将车子发动开出了停车场。

路上,岁岁坐在后座上抽泣哽咽着,哥哥专心开着车没有功夫理她。岁岁低头看到还挂在自己腿上的内裤,刚想偷偷穿上,就被哥哥的声音吓得一抖。

“我让你穿了吗?”

“错了,哥哥······”

“脱了,放我副驾驶座上。”

“哥哥!我真的错了,别·······”

“你听到我说的了。”

哥哥的语气冷得接近冰点,一点不带商量。岁岁没有办法,只得嘟着嘴十分不情愿地将内裤从自己腿上脱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副驾驶座上。但是现在自己没有内裤的样子,反而让自己更加羞耻了,虽然这会儿车开在大路上,坐在车里没有人会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但是她还是努力将不太高的裙摆往身下拽了拽。

车缓缓开进了底下车库,哥哥将车停在车位上就招呼着岁岁下车,可是岁岁记得内裤还在哥哥的副驾座位上,死活不肯下车。哥哥没有随着她的性子,揪着她下了车,一路上就好像拖着一个刚刚从菜市场里挑选好的小母鸡,回家准备红烧或者炖一锅鸡汤。岁岁要庆幸,一路上都没有人,不然自己裙摆随着走动的身姿,若隐若现的肿屁股一定会引得众人驻足。

刚一进门,哥哥就直接给了岁岁两脚,岁岁趴在地上的时候哥哥也没有消气,反而没好气地让她去床上跪好,岁岁哭着喊着嘴里嘟囔着不要,丢了魂的躯壳已经被哥哥像拎小鸡一般拎到了房间里,丢在了床边的地板上。哥哥从抽屉里拿出戒尺,黑幽幽的尺身拿在哥哥的手上,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过来。岁岁再熟悉不过那个东西的感觉了,那是一种让她后悔长了个屁股的感觉。但是酒劲已经逐渐上来了,她的眼里噙着泪已经模糊了眼前的视线,哥哥的身影被眼泪晕成了一团,她只感觉是一只大怪兽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着,后背靠在了房间的门上,脑袋也“咚”的一声碰到了门。岁岁顾不得后脑的疼,想起身拉下门把手跑出去,可是一股力量已经从腰间将她带离了地面,自己被拦腰抱着。而下一刻自己就被放在了哥哥的腿上,短裙被哥哥一把掀了起来,露出了里面的屁股。由于已经被打过一顿了,岁岁的屁股上覆着一片浅浅的红粉色,她的腹部抵在了哥哥的大腿上,两腿悬在空中,无助极了。

哥哥没有像往常一样用戒尺在她的屁股上比划一下再开始打她,这次的戒尺没有预料地直直打了上来。往常戒尺打上了,哥哥总会给她一阵时间来回味这戒尺的疼,但是这一次哥哥却打得又狠又急。岁岁呜呜地哭了起来,两条腿在空中不停蹬着,每每打得疼处,膝盖总是不听使唤地反弹起来,脚后跟几次都差点打到哥哥的脑袋。

哥哥见她这样的不听话,受罚也不老实,便抓起她抬起的脚踝,拿着戒尺“啪啪啪”用力打在岁岁的脚心上。脚心上的几下戒尺差点疼得岁岁背过气去,身子也差点扭着掉到地上。还好她用胳膊撑住了自己的上半身才勉强留在了哥哥的腿上。脚心上挨过了哥哥的戒尺已经失去了反馈,脚心上星星点点的疼不知是麻木还是疼痛,总之她再也不敢想刚才一般任由膝盖不听使唤的弹跳着了。

哥哥打累了,戒尺打在屁股上的频率慢了下来,但是力度却没有减少,每一下都能让岁岁充分体会到这一记戒尺的疼。岁岁的屁股上遍布着一大片通红,臀峰处更是肿的厉害,整个屁股都比刚才突出了一块,屁股的侧面也被哥哥的戒尺打出了几条乌青的尺痕。

终于,哥哥的戒尺停了下来,岁岁又被拎了起来,这一次她被哥哥带到了卧室的墙壁边。

“站着!手抱头上!”

岁岁只能照做,双手交叉扣着放到了自己的脑后,姿势做完裙子也被整体往上提了一段距离,将刚刚被打的红肿的屁股露了出来。

“好好反省着!”

哥哥将卧室的门打开走了出去,岁岁的姿势保持了不到十分钟,屁股上一阵一阵的疼已经开始折磨她了。她偷偷放下右手用力揉着自己被打肿的光屁股,企图缓解一点疼痛。

“咳!”

一声咳嗽吓得她赶紧又把手恢复到了原样,不敢再揉了。哥哥端着一个茶杯走了进来,在卧室的桌前坐下,岁岁偷偷回过头,发现哥哥正坐在自己身后的桌边,她的小动作被哥哥的又一声咳嗽打断。

“咳!不许给我乱动!”

可是这顿罚站反省并没有被哥哥规定时间,岁岁的光屁股又开始疼了,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些痒,她开始偷偷用手揉着。哥哥的几声咳嗽也没有让她放下手,哥哥从床上抄起皮带,来到她面前,不停用手揉着太阳穴,皮带指着岁岁,气得不轻。岁岁这时候趁他转身的时候也偷偷用手揉了揉屁股,哥哥忍无可忍,手中的皮带啪啪两下打了过来,一下打在了岁岁的手背上,一下打在了岁岁的大腿上。岁岁的腿上马上就印出了一条红红的皮带印,手背也被打得通红。

“过来!趴桌上撅好!”

“呜呜呜,不要哥哥,我不要~”

【啪啪】

哥哥的皮带又落了下来,抽在了岁岁的大腿上,大腿上的疼痛可比屁股上的疼敏感多了,几下皮带就已经让岁岁跳了起来,不停躲着哥哥的皮带。

“我错了····呜,哥哥,我撅,我撅,别打!别打!”

岁岁不情愿地趴在桌上,两腿分开站好又踮起自己的脚尖,将自己的光屁股冲着哥哥撅好。自己将裙子掀起来,将自己已经别打得红肿的光屁股全部露出来。哥哥找来皮带,照着岁岁的光屁股抽了下去。

【啪!】

“呜呜,一·······”

【啪!】

“二!呜呜呜~”

【啪!】

“疼疼疼!三!轻点,哥哥!”

臀肉被打得颤抖,晃个不停,被皮带抽过的地方闪过一阵白晕,随后又归入了通红的肿块里,岁岁吃痛,两条腿上紧绷的肌肉也显现出来。但是她又踮起脚尖,努力做好刚才的标准姿势,迎接着哥哥的下一记皮带。

随着数目的增加,岁岁恢复姿势的动作已经越来越艰难了,哥哥看着岁岁可怜的样子,也不再多惩罚她了,打了二十记皮带也便收手了。将岁岁抱着放在床上,从卫生间揉出一条毛巾放在她已经红肿不堪的光屁股上。

“能记住了不?”

岁岁不吭声,只会蒙着头一直呜呜地哭着。见岁岁没有动静,哥哥的手摸到了岁岁的屁股上,隔着毛巾揪起她屁股上的肿块,继续问道:

“怎么?咋教你的?全忘了?”

岁岁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被揪屁股,连连带着哭腔回答着:

“能了!能了!哥哥~”

“对自己这么有信心?作业不写,也不复习?你要是敢挂一科,再打你一顿比这个还狠的,听到了不?”

“听到了,哥哥~”

岁岁努力将头往哥哥的腿边凑着,乖巧地搭在哥哥的腿上。

“哥哥,你还在生我的气嘛~”

哥哥摸着她的小脑袋,将她的头发捋到耳后,说着:

“你知道我最生气是什么吗?是你撒谎。我什么时候限制你去酒吧了,是不是每次都是我陪你去。你有啥必要这次要骗我呢?”

哥哥的语气没有刚才那么严肃了,岁岁也察觉到了,往哥哥的怀里钻着。哥哥轻轻揉着岁岁的小脑袋,将她放在自己的怀里。怀中的这个女孩子似乎一直都长不大,一直都像个小女儿一般让他操心,让他生气,虽然每一次打完她,自己都会后悔着觉得打重了。他正想着,怀中的岁岁已经睡沉了,他亲了一下岁岁的额头,搂她进了怀里更深的地方。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