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校打屁股机
本文为网友提供转载,为iln2345原创,如您有好的作品,欢迎通过此页面投稿

第一章 起点

丽奈在众杰高中的第一天,内心无比忐忑。在她所在的城市,学校的老师对学生进行体罚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无论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无论男女,屁股挨打都是常有的事情。在一些教学条件较差的学校,体罚是很不规范的,很可能哪个老师心情不好,就抓过来一个学生打一顿出气。不过,在全市最受欢迎的那几所明星学校里,这种情况绝不会发生:例如丽奈所在的初中,体罚细则有厚厚的一本书,部位、工具、力度等细节都有了严格的规定。

在初二的时候,丽奈曾经逃课去听演唱会,结果,被教导主任抓个正着。丽奈本以为编了个不错的谎言,没想到演唱会的门票从裤兜里掉了出来,结果罪加一等。对于这种恶性事件,教导主任组织了一个专门的会议,讨论一个小时后给出了处罚:用藤条抽屁股两百下,分摊在本学期剩余的八个星期内进行。如遇生理原因,则自动推迟。在那个学期,每周一都成了丽奈的噩梦:中午午休的时候,她要跪在操场的行刑台上,挨几十下藤条。而当天下午的课,她就要光着屁股,跪在讲台边听完。据校领导说,羞辱也是惩罚的一部分。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赞同这点,有的学校,男女生分班,这样在挨打时,就不会被异性指指点点。众杰高中男女生不分班,但学校章程保证,进行惩罚时,除非有意外情况,否则不会有异性师生在场。因为这个,丽奈决定报考众杰高中。而她的父母,也很支持丽奈去这所以要求严格著名的学校。

可是,在到校日的班会课上,丽奈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相比于男生面前的尴尬,是不是自己的屁股最重要?丽奈的班主任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性,姓王,稍稍发福,表情很温和。在确认了每个人的入学手续后,他开始介绍学校的体罚制度:

“众杰中学向来认为,正确的体罚是教育的关键。但是在实践上,却有很多的问题。例如,行刑人的个人偏好很可能会导致惩罚的不公正。此外,不同人的生理特点,也决定了其对刑罚的承受力不同。所以,众杰中学设计了打屁股机,通过公正无私的机器对学生进行惩罚。我不希望你们有人挨打,但如果有人犯了错误,不管是谁,我绝对不会包庇。还有一点一定要注意,在老师问话时,一定要如实回答,否则会罪加一等。学校里常有人犯了诸如偶尔没写作业、忘记值日的小错,本身只是最轻一级的惩罚,结果连撒了几个谎来搪塞,最后得到了A级惩罚。希望你们不要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今天第一天课没有什么事情,主要是给大家播放打屁股机的介绍视频,以及进行体检。这些工作都是男女生分开的。上午李老师对女生进行培训,男生可以回寝室休息。下午一点,我给男生授课。千万不要迟到,不然第一节课就要现身说法了。”

王老师做了一个手势,男生们陆陆续续的走了出去,几分钟后,一个年轻但表情冷酷的女老师走了进来。她没作自我介绍,而是打开了电脑,一边播放视频一边说:“我讲话,或者是放视频的时候不举手不许说话。不然,下一次出现在视频里的人就是你了”。话音刚落,视频就开始了播放。屏幕上的女生脸上有马赛克,从校服判断,应该是在读高三。她背后的打屁股机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像一张普通的床。她把学生卡刷了一下,“呜~喀哒喀哒”窗开始伸长。

“学生卡记录了你的身体情况,受罚时,打屁股机会自动调整到最适合你的状态。例如上半身的位置,会扣在你的肩部和腹部,而胸部是露出来的。这样,就不会有趴在床上时胸部的挤压感了”说到这里,丽奈的脸变得通红,但老师依旧面无表情。“通常情况下,受罚时要脱掉鞋袜、裙子和内裤,上衣只要掀起到腰间就可以。但这名学生,因为受到的是A级惩罚,所以要将上衣和胸罩都脱掉,否则衣服会湿透的。”虽然几个关键部位也有马赛克,但还是能看到坚挺的胸部在颤,浑圆的屁股泛着红光,丽奈羞的捂住了双眼。可能是为了避免泄露隐私,接下来的部分进行了消音处理。安静的教室里,有几个女生被吓得啜泣,老师不时给几句解说:“如果到了生理期,你有义务主动汇报给我。如果这段时间有惩罚,会推迟。如果在去惩罚的通知下来以后再说自己在生理期,那么惩罚会推迟,但会自动升级。”

“不要觉得不好意思,这段视频不会被异性看到。进了体罚室,脱衣服利索点,如果太慢的话惩罚会升级。”

“女生的板子和男生的相比,要稍微小一些,上面的保护套要厚一点。别以为这是优待,这是为了更好的惩罚效果。”

“通常女生是在地下二层惩罚的,但地下一层和二层的设备没有区别。挨打前看清通知,别走错了。”

“体检的时候要脱光衣服,别拖沓,不然今天你的屁股就得肿。”

什么?体检还要脱光衣服?丽奈吓得拿开了手,发现屏幕上的惩罚已经结束。机器正在自动往屁股上喷药。接着,扣住受罚者手脚的锁扣自动松开,喇叭开始了三十秒的倒计时“旁边有一个休息室,挨打完了要赶快进去,不能占着屋子。三十秒后,大门就会打开,下一个人就能进来了”屏幕上的女孩蹒跚着脚,瓷牙咧嘴地捡起散落的上衣、裙子、内衣裤和鞋袜,撞进了休息室中。

“好了,视频放完了,大家赶快跟我去体检室!”李老师挥舞着教鞭喊着。丽奈注意到,自己前桌的女孩眼角还有泪痕。她一边用手背擦着泪,一边毫不怠慢地起身,跟着其他人的队伍向教室门口走去。

第二章 体检

在副班任的带领下,全班女生排成一列走出了教室。估计是被刚才的视频吓到了,虽说是开学的第一天,可没人敢窃窃私语。在体检室门前,李老师挥手让大家聚拢过来:

“根据往年的经验,第一次体检,大家都放不开。里面所有的校医都是女性,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进门以后先把鞋袜脱掉放在鞋柜里,然后往里走,把衣服存放好,按照要求一项一项完成体检项目就行。记住,学生卡要拿好。”她把自己的教师卡在门禁上一刷,哗啦一声,体检室的铁门打开了。

丽奈只穿了一双休闲鞋,里面没套袜子,所以她第一个存好了鞋。走过了拐角,她到了更衣室。一个五十多岁,身着蓝衣的女性站在哪里,手持着教鞭,不耐烦地看着她“别愣着,把衣服脱掉,放到柜子里。”丽奈打开了柜子,先是解开校服领口的扣子后把短袖衬衫脱掉、叠好,然后解开了裙子的扣子。看到校医挥了一下教鞭,她手一抖,裙子一下滑落到脚踝上。在她的身后,脱下来的校服沙沙作响。

“喂,听不懂说话吗!衣服都脱掉,你还穿着胸罩内裤干嘛!”叠好了裙子正要往里走的丽奈正要往里走,就被校医拦下。什么?体检只穿内衣就很让人害羞了,结果连内衣都不让穿吗?丽奈的两手扣到背后,开始解胸罩的扣子。校医并没盯着丽奈,而是挥舞着教鞭,催促着后面的同学。

啪!这是鞭子抽在皮肤上的声音。刚把内裤褪到膝盖的丽奈闻声回头,结果吓得她差点被自己的内裤绊倒:怎么自己的身后有一个男生!他长的很高,丽奈的眼睛也就赶上他的肩膀。他略泛黄的头发留着短短的刘海,扁平的胸部赶上去很结实,腹部没有一点赘肉,而在两腿中间…看到这里,丽奈松了一口气,站在她身后的并不是男生,而是一名男孩子气的体优生。越过体优生的肩膀,丽奈看到,自己前桌的女孩被按在地上,上衣被撩了起来,露出了苗条的腰部和橙黄色的胸罩,裙子被彻到膝盖那里,露出的白净的大腿上,有一道高高突起的红印。

“让你脱你就脱,在这里浪费时间做什么?”校医的喉咙仿佛燃烧了起来。估计是鞭子的疼痛与校医的怒吼,让这个女孩没时间羞涩,只是乖乖的把裙子、内裤、上衣和胸罩脱下来,叠好放在了柜子里。接着,校医抓住了她娇小的肩膀:“趴下,我抽你一下,你喊一句‘我错了’,然后查数,知道吗?如果喊的声音不够大、发音不清楚,就不算,知道吗?”“恩。”女孩小声应了一句。“我问你的话,要大声回答我,知道吗!”校医弯下腰,在女孩脸上很掐了一下,留下了一个深红色的指印。“知道了!”女孩的右脸虽然没被掐过,但也因为害羞,泛起了浓重的粉色。校医回了头,对着周围的围观学生甩了一下教鞭:“好奇吗?有意思吗?想看的话别客气,趴到这里,我让你好好体验一下。”听到这话,刚才围观的人群立刻散开了。丽奈转身后,依旧走在队伍的前列。在她的耳朵里,只有众人的脚步声、鞭子与皮肤接触时清脆的劈啪声,与女孩沙哑的哭喊。

离开了更衣室,丽奈进入了宽敞的体检间。首先,是检测身高和体重。“请站在踏板上,手臂自然下垂,上身挺直”在刷了自己的学生卡后,测量仪给出了提示。丽奈顺从地靠了上去。因为丽奈是第一个人,裸露的后背贴在尺子上,让她感到丝丝凉意。接下来,是测定体型。另一名校医让丽奈伸平双臂,先测量了臂展、肩宽、腰围,咦?怎么在测量腿长?“两腿分开,与肩同宽”。校医一边说着,一边拿一个凳子坐了下来。丽奈的身材在女生中算中上,不过,她也有女生的通病:总是对自己的身材不满意。所以,被人精确测量自己的大腿粗细还是很不好意思。哈?现在开始测胸围了?卷尺绕在胸部,不断地摩擦着凸出的一对樱桃,让丽奈的脸颊一点点泛红。校医并不满足于单纯的测胸围,而是仔细地测量了她乳房的形状,就像高档内衣店的导购一样。所有测量的数据,都会被输入到数据库当中。当学生受罚时,打屁股机会自动调节至最佳位置。如果是女生,会把胸口的位置空出,防止压迫乳房;如果是男生,会把裆部让开,防止压伤JJ。在丽奈入学前,打屁股机就已经全校推广了三年,进行了无数次的调整。虽然丽奈的小学和初中都没少挨打,不过,让她第一次面对打屁股机时,完善、严谨、冷漠的机器还是会给她和她的屁股带来惊喜。

第三章 班主任的仁慈

体检后,丽奈取好了行李,来到了寝室。通常情况下,每个寝室住四个人,不过在丽奈的寝室里只有三张床:有一张明显加长的床,占据了不小的空间。一个留着短发的女生,穿着一件篮球球衣,正躺在床上看着漫画。

“需要帮忙吗?”她大大咧咧地问。“不用了,谢谢”“客气什么啊”她并不怎么在意丽奈的话。这时,丽奈仔细打量了一下,哦,原来她就是体检时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个“男生”。

“我叫璟雯,是从众杰初中部来的,是学校篮球队的。以后没什么意外的话,应该就和你在一个寝室了。”她倒也不客气,没说请多指教之类的客套话。“我们寝第三个人呢?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吗?”“叫嘉馨吧,我刚才取行李的时候看了一下寝室分配表。”“嘉馨怎么还没回来啊,要不我们先去吃午饭吧,吃完饭,我就去训练了。”

下午,丽奈正在寝室无所事事时,有人轻轻敲响了寝室门。“你好,我是嘉馨,现在可以进来吗?”“啊,你终于来了。来,我帮你放一下行李吧。”丽奈赶过去帮忙,发现嘉馨就是体检时因为不愿意脱衣服,挨了校医一顿打的女孩子。在她的脸上,还有着泪痕,估计是没来得及整理仪表吧。“风有点大,我能把窗户关一下吗?”嘉馨轻声问道。

“好啊,”丽奈抬头的时候,正好一阵风袭来,把嘉馨的裙子卷到了腰际。丽奈发现,嘉馨并没有穿内裤,她的屁股上有一层均匀的淡粉色,中间有几个深红色的檩子,估计是教鞭的痕迹。嘉馨发现了丽奈正盯着自己的屁股,“校医让我在体检后接受一个E级处罚,打完以后屁股肿起来了,没办法穿内裤,就只能这样了。现在过去了一段时间,已经基本消肿了。”嘉馨有点羞涩地解释到。

“那从教学楼会回来的路上要怎么办啊?”问完以后,丽奈就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是愚蠢,自己当年都在操场上挨打了,在回寝室的路上走光又算什么呢?嘉馨并没有回答,只是尴尬地笑了一笑。

开始上课的第一周,不管男生女生,大家都很守规矩。众杰高中的体罚制度是积分制:如果犯了小错误,诸如作业没写、上课迟到、值日不到位等,会记录一定量的分数。如果在一个月内达到了20分,那就可以去教务处领处罚通知了;如果犯了考试作弊、无故旷课等错误,那就不用计分了,直接按照章程给一个对应级别的处罚。至于学习成绩,如果考试低于达标线,或是学年排名有明显下降,也会导致处罚。如果之前有积累的分数,那对不起,这次处罚就要升级了。

在第二周的周一,上早读时,班主任王老师拿着一大叠卷子走了进来。丽奈才想起来,开学上周的语文课上,老师曾经说过,一周后会考初中的古诗词背诵。看着卷子,丽奈焦急万分。“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的前一句是什么?”趁老师不注意,丽奈的身子前倾,凑到了嘉馨耳边。“土地平旷,屋舍俨然”突然,班主任回了个头,看到身子欠出去的丽奈。“嘉馨,丽奈起立,到教室后面罚站。”王老师依旧保持着之前的语调。

二十分钟的早读很快就结束了,班主任把她们叫到了办公室。没等老师说话,丽奈就抢先开口,“老师,是我不对,我不该问嘉馨古文的内容。”

“那她回答你了吗?”“她…”丽奈犹豫了一下,这里应该说实话吗?“是的,我说土地平旷,屋舍俨然。”嘉馨直接承认了这件事。

“老师,这都是我不对,要惩罚就惩罚我吧,不要罚嘉馨,因为…”“你知道刚才是考试,你这是考试作弊行为,而协助作弊按作弊论处吗?”班任直接打断了丽奈的话。

“考虑到刚开学,这也只是一次小考,我给你们轻一点的处罚吧。如果是算作考试作弊,那至少是C级起的惩罚。因为你们没意识到这次考试的性质,所以我在你们的档案里,登记一次搅乱课堂秩序。丽奈,你今天去教务处领取一份D级处罚的通知。嘉馨,你被登记了15分的违纪分,如果再犯什么错误,那也要去接受惩罚了。顺便说一下,这次的考试,你们两个人都是零分。如果下次考试成绩不好,那被送去挨打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态度平和,不容辩驳,跟学长学姐流传的介绍一模一样。这一天里,丽奈脑海里,都是教务处开具的处罚通知。

“姓名:丽奈性别:女惩罚登记:D处罚地点:地下二层处罚时间九月十二日晚五点备注:无提醒:接受处罚时必须携带学生卡”短短几个字,让她的心情无比沉重。打屁股机的板子打在自己屁股上时,究竟会是什么感觉呢?

第四章 第一次惩罚

这一天对丽奈而言,真的是无比漫长。上课的时候,她也没少发呆。幸好上课的老师没叫她回答问题,不然,“不认真听讲”的处罚她是逃不掉了。到了中午,嘉馨凑了过来,“对不起,因为我,你一下被记录了这么多违纪分。“丽奈先开口道歉。

“没什么。你怎么了?一直在担心下午的处罚?”

“恩。这次是D,应该不算特别痛吧,毕竟上面还有三个等级呢。”

“不要想太多,受罚的时候,你会被固定住,等打完了就好了。现在我们去吃饭吧,多吃点,挨打的时候体力消耗是很大的。”说完,嘉馨就把丽奈拽倒了食堂。

最后一门课结束后,丽奈快步走到了地下二层的处罚室。她到的时候,刚刚四点四十五,前一个人还没有离开。等待一段时间后,门口的灯变成了绿色,丽奈刷了自己的学生卡,进入了处罚室。

“请脱下鞋袜,放入鞋柜内”丽奈小心地脱下了鞋。“请将随身物品置入储物箱内,将所有衣物脱掉,置入衣物篮中。”

什么?不过是D级也要脱光?难道是自己又犯了什么错误,要被加刑?丽奈感到一阵紧张。”你还有一分钟的时间,请尽快按要求趴在体罚机的平板上。“听到了催促,丽奈不敢拖沓,衬衫与短裙没有叠就扔到了篮子里,接着用最快的速度褪下内裤、解开胸罩,扔在衬衫上面后爬上了平板。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