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一)初进家门

却说青花父母托的这个人贩说起来也是有交情的人,自然尽量帮忙,最后卖给的王主事家可算是城里的行善人家了。主人是个小官,家道殷实又是书香门第,为人也算正派,而夫人也是善良女子,平素常常积德行善的。家族又不是那种豪门望族规矩大,小门小户僕人又不多而且主人是颇体谅下人的。家下的丫头原也只有两个,忙的时候总难免顾此失彼,故此着人贩子托人打听时,主人家居然以外的同意了—“须知王主事家老太太尚在,他老人家最讨厌卖儿卖女之事,这次可真是有缘份了”人贩子如此说。

于是青花就这样进了王主事家。

(二)初尝家法

小青自己也想不到,第一次的“家法”处罚竟来得这么快。

第二天,小青就开始帮府里干活了。她端茶水的时候,忘了脚下的门槛高,没注意绊了一跤,当下把个茶壶茶碗都摔个粉碎。

小青回到屋里,不知该怎么办,正糊涂的时候,王婆回来了。

见小青懵懂的样子,便笑了,说:“你这丫头,连’家法’都不懂。家法就是要用板子打屁股,难道你没挨过?还不快点去把门关上,然后对着墙站好,撅屁股挨打。”说着,给她看手里的板子,那是一条两尺多长一寸宽的细竹板,摸得很光滑,看样子用了很久了。

小青听见打屁股,心里虽然害怕,却也没有办法,便乖乖地走到墙根,弯下身子,撅起屁股等着挨打。王婆不觉又气又笑,对小青说:“这丫头,真是乡下来的,不懂规矩。打屁股怎么不脱裤子?你在家里也是隔着裤子打屁股吗?”

“不,不是……小时候……是脱了裤子打的……”小青声音越来越小,心里很害怕。她小时候,倒是挨过几次打光屁股的惩罚,屁股被妈妈打得通红,肿起老高,得趴两天才能好。不过已经有几年没被打过屁股了,现在要打,倒是很紧张。

王婆见她的样子,倒是消了气,温和地告诉她:“以后啊,说是用’家法’,就得光着屁股让板子打在肉上,明白了吗?”

“呃,知道了。”小青是个听话的丫头,听干妈如此说,便解了裤带,把小棉裤和衬裤一起褪了下来,露出一条小裤衩。丫头也不小了,一想到要光屁股便不觉害羞,便犹豫着不脱。

干妈见了,眉头一皱,说道:“还不快把裤衩扒了,难道要我帮你扒?还有把衣服往上撩起来一点儿,别盖住了屁股。然后,把光屁股撅起来。”

既然如此,小青也就很麻利的把小裤衩也撸了下去,然后两手提着裤子免得掉下去,把自己又白又圆的光屁股撅了起来—小青人不胖,但发育的还好,屁股又肥又白的肉很结实。王婆见了,用手拍了两下,“这乡下丫头,屁股倒是真瓷实。好了,记住,打屁股的时候不许哭叫,不许躲板子也不能用手挡,不然要重重的打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小青低下头去,撅起屁股等着挨打。

“啪—!”一板子打到她的屁股上,疼得丫头一咧嘴,紧跟着又是“啪—!啪—!”两下,小青再也忍不住,叫了一声,往前走了一步,下意识地用手来捂屁股,手一抬起来,裤子滑到了地上。王婆见了很生气,“怎么回事?告诉你不许动,别乱叫,怎么就是不听?快点回来,把屁股撅好!刚才打得不算,重来!”小青赶紧把裤子提起来,回到原位,又把大屁股撅了起来,咬着嘴唇等着挨打。

王婆又打了三下,又快又急,小青忍不住,又跳了一步,叫了出来。又怕干妈生气,赶紧回原位站好,屁股上的肉绷得紧紧的,很是紧张。

王婆倒是乐了:“你这丫头,把屁股绷这么紧干吗?这么怕挨打?那以后就多长点记性,少犯错,多干活。记住了吗?”小青连连点头,可是屁股还是绷得紧紧的。王婆就让她整个身子趴到床沿上,把衣服撩上去免得挡住屁股,然后再往肚子下面塞了个枕头让她把屁股耸得高高的,“啪—!”屁股上挨了一板子,接下来板子“啪!”“啪!”地呆在小青的屁股上,每一下都把屁股打的凹下去一个浅坑,然后恢复原状,留下一条血痕。

“啪!啪!啪!”最后三板重重地打了下来,丫头叫了起来,然后又低低地哭泣。王婆放下板子,用手揉着姑娘的屁股,一边告诉她,以后应该好好注意,别犯错误。另外又告诫丫头以后挨板子的时候要尽量忍住,不要乱叫,下次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小丫头哭着答应。

“今天的表现不好,谅你是第一次,就不‘动大刑’了。不过,今天晚上得给你‘补补课’,记住了吗?到时候在屋里等着。”

(三)“补课”时间

小娟和小红看见便知道道怎么回事了。小娟笑着过来,跟小青说:“挨了一次打屁股,也没什么要紧。干吗还穿着裤子?

小娟说:“这第一次打屁股总难免觉得难受,捱过了也就没事了。这种事,谁也免不了,打过几次也就没什么了。要说城里的人家里,我们算是松的呢。听说隔壁李府,就是院子特别大的那一家,女眷入府的时候都要先挨一个月的家法板子呢,他们家的新来的丫头更得打一个月,天天屁股打开花呢。”

“又是谁想被打的屁股开花了?”王婆这时候走进了房间,“搬嘴弄舌的,没个廉耻,看来好久没给你鬆鬆腚皮子了,要不我就照李府的法子把你的屁股打开花?”

“娘,我就是说说,您可千万别当真。行行好,饶了你闺女的屁股吧。娘~您这是过来干吗?”小红给到了茶水,顺便问道。“你们妹妹今天第一次挨家法,没经验,表现得很不好。我得给她好好讲讲规矩,另外得给她‘补课’。”

“补课?娘,就这点事儿您还值得来‘补课’?再说,她也打的挺重了。”小娟说着,用手一只小青那被打得通红肥肿的光屁股。

“你少废话,我看你是有点欠揍了,敢跟你老娘顶嘴,还反了你了!你和小红也好久没挨家法了,正好我也给你们俩‘调教’一下。“说着,王婆晃了晃手里的板子。

“娘,您就饶了我俩吧,我俩没挨家法,还不都是您老人家管教得好,早就打得服服贴贴的了,这次就别打了。”小娟心知不妙,自悔失言,赶紧求情,同时赶紧示意小红也来求情。“是啊,娘,我们可一直都挺老实的,就是怕您老人家的家法,今天就饶了我们吧。”

“看你们两个那欠揍的样子,真让我火大。油嘴滑舌的,难道都忘了我说过的,这家法还得用来调教你们几个臭丫头呢,非得犯错了才打吗?实话告诉你们,今天我来的路上就想好了,也是该调教你两个了。再说,你们俩就没有该打的错?要不要我给你们数数?”

两个丫头知道不妙,也不敢再说,谁平时一点错误不犯?既然都想好要熟腚皮子,那自己是怎么说都没用了。好在挨得多了,也就习惯了,心想一咬牙就过去了。可是小青趴在床上,听出了王婆话里有话–自己恐怕有得再挨一顿打了。不过想到白天打屁股时的丑态百出,不由暗自惭愧,想到两个姐姐没错误都要挨打,自己也没什么好抱怨了。但是毕竟白天打得自是不轻,屁股实在是难以承受再一次的笞打了。

“你们两个,好好给妹妹做个示范,别给我丢脸。快去,去打清水来。”王婆下了命令,两个丫头赶紧照办,出去打水去了。“这次啊,按照平时调教的办法来打屁股。”干娘对小青说到,“这打水洗干净你们的大屁股是第一件要做的事。先把屁股洗干净了再来请我责打,这就是’调教’的规矩,记住了吗?”“是,记住了,娘。”

正说话间,两个丫头已经回来了,帮小青也打好了水。“小青啊,这‘调教’不是为了惩罚,而是为了给你们教训,让你们长记性,以后少犯错,所以隔一段时间就得有这么一次。”王婆给小青解释着。小青已经下了床,提着裤子,跟两个姐姐站在一起。长辈训话,必须得恭恭敬敬地听着。“另外啊,老太太讲过,女孩子打屁股能让腚肉更活泛,将来能长的肉皮儿薄而且屁股又大又翘。你们几个丫头,更得经常敲打,免得将来淘气闯下大祸……”王婆絮絮叨叨教训了半天,忽然想起了目的是要调教这几个丫头,于是说道:“好了,我也不说太多,你们几个赶紧脱裤子,把自己的光腚洗干净准备打板子。”

小青她们听见,赶忙开始脱裤子。只见小娟和小红都是把自己的棉裤、衬裤还有小裤衩统统脱了下来,叠好放在床上,然后再把鞋袜也都脱光,下身光光的站在地上。小青觉得害羞,又不明所以,愣着没动。“快点跟姐姐们学,把下身脱光。”王婆催促着,“’调教’是很正式的,必须得脱光下身再打板子,快点,接下来都要照你的姐姐们一样做。”

于是小青只好也把下身衣物都脱光了,怕羞,忍不住用手摀住屁股。“不许挡屁股!快点去把屁股洗干净。”王婆不耐烦地呵斥。于是小青也学着两个姐姐的样子,走过去拿起自己用的大木盆–平时就是用来洗屁股的,去盛满刚才打来的清水。三个丫头把盆放成一排,然后都蹲下身子,把屁股浸在盆里,认真地洗着自己的大屁股。“都给我好好洗干净,尤其是腚沟子里头,认认真真地洗。”

三个丫头都仔细地把屁股洗干净,然后起来擦干净屁股上的水,小青也学着姐姐们的样子面向墙壁,稍稍撅起屁股,乖乖地站着。王婆上来,挨个扒开她们的两瓣屁股,检查腚沟有没有洗净。“嗯,洗得挺干净的,不错。”王婆检查了小青的腚沟,很满意。“好好地面壁站一会儿,都给我好好想想自己最近都犯了什么错,有没有懈怠。”

站了好一会儿,干娘让小捐先来挨打,另外两个丫头看着。小娟答应了,光着下身走到衣柜那里,打开一个抽屉取出一块和白天打小青屁股一样的竹板,双手捧着交给王婆。“请娘调教闺女,用板子重重地打一顿屁股。”然后小娟走到床边,上身趴在床沿上,双腿微分–这是为了让屁股上的肉鬆一些,这样才打得疼还不容易打坏—然后把屁股高高地撅起来,等着挨打。

小青这才注意到,小娟的屁股果然是又白又大,肉皮很薄,彷彿吹弹可破。而且刚洗完屁股,微微地还透出嫩嫩的红色。“啪—!”一般子已经打在了小娟的大屁股上,“一!”小娟报出了数。“小青记着,‘调教’的时候,要自己报出打的数目。啪!”一边说着,板子又打了下去。接下来,板子一下一下地打在小娟的屁股上,留下一个个红印,屁股也慢慢红肿了起来。“十五!娘,我以后一定乖……十六!您就饶了丫头的贱屁股吧!”

小娟初时只是呻吟,后来也忍不住求饶,同时身体微微的晃动,缓解打屁股的疼痛。“啪!你不是不怕打了嘛,怎么还叫唤?啪!今天我非得好好收拾你的臭屁股,啪!”王婆一边训斥,一边继续打板子。很快,三十板子打完了–这是调教的规定数目。小娟艰难地站起来,爬到床上跪好,把屁股撅起来,展示刚才‘调教’的成果。”丫头记住了,打好屁股还得到床上跪着,把屁股撅起来晾着。这是让你们知道羞耻,也好好地想想以后自己还敢不敢淘气犯错。记住了吗?”王婆教导着小青,同时已经让小红也趴好撅起屁股,准备挨打。“是,记住了,干娘。”

小红的表现和小娟差不多,接下来就轮到小青了,于是她也学着样子,走到床边,摆好姿势等着挨打。“啪—!”的一下,在小青屁股上打了一板。“啊呦!一!”小青轻轻叫了一声,然后报出了数。这一次她心里有了准备,就不像白天那么紧张,“这才是个听话的丫头,也没白长了这结实的屁股。”王婆很满意,一边帮她揉屁股一边夸奖,“以后挨打都得像这样,这才是好孩子。”

(四)小蝶丫头

这一天,干娘突然叫三个丫头一起过来。三个人不明所以,想到会不会是干娘要调教她们的屁股了,只好惴惴地过来。谁知屋里却站着一个小丫头,见她们来了急忙行礼,三人正莫名其妙,就听见干妈给她们解释:“这是隔壁李府太太送给咱家太太的使唤丫头,太太赏了名叫小蝶,以后你们互相之间多照应着。”

小蝶不觉心酸,低声说道:“在李府里,我可是受够了打屁股的罪。你们不知道,李府待下人凶着呢,哪像这里这么好。我们小丫头刚进府,都得专门教一个月的家规。说是教规矩,其实就是天天打屁股,屁股打开花是常事。”

“这么厉害!”小青吃惊地问。”可不!你们不信,我就讲给你们听听。”

(五)李府家法(上)

小蝶和一个叫小翠的丫头分在一起,干娘姓刘,是个中年妇人,十分严厉。当下绷着脸带两个丫头来到下处,原是一个小院子里的小厢房。房间很小,两面顶墙是一张大炕,说大也就够两个丫头挤在一起睡。靠墙还有一个衣柜放她们的应用衣物,旁边靠窗是一个盆架,上面有两个木盆和她们的洗漱用具。地上也就够两个人站着。

进了屋,干娘先坐到炕上,命两个丫头跪在地上,给她们训话:“咱们当奴才的要记住自己的本分,平时老老实实,少说话,多磕头。没事就乖乖的呆着,别到处乱跑。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两个姑娘齐声答道。“记住了?这么容易就记住了,那怎么总有人犯错呢?嘴上说的没用。听见管家太太吩咐了吗?从明天开始,每天让你们受受家法调教,好让你们实实在在地记住自己的本分。今天太太是宽待了你们,但我可不能鬆了管教。待会儿先给你们熟熟皮子,也让你们知道家法的利害。”于是命两个丫头先去打两盆水来,两人不知何意,但不敢违抗,乖乖地去了。想到一会儿恐怕要挨打,都不禁感到害怕。

打了水回来,干娘命她们把门闩上。闩好之后,她对两个低头侍立的丫头说:“今天先给你们上一次‘家法’,去把衣柜里面放的戒尺拿出来。”

原来柜子里放了两把一尺长一寸宽三分厚的红漆竹板,两人低头双手把板子交给干娘,听干娘训话。“都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吗?”

“打……我们的……板子……”

“对又不对,跟你们说清楚了,这是专门给你们这些小丫头准备的打屁股板子,今后就用这两块板子把你们的贱屁股打开花。今天是第一次,都给我好好记住规矩,以后都照规矩挨打,也少让我废话。”说完,把两块板子浸在盆里,告诉她们以后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到热水泡上板子预备打屁股。“你们两个,先把裤子脱光了,用水好好地洗洗你们的臭屁股,洗干净了再揍你们。”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