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塞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翠儿是万家的二姑娘,今年18了,上面还有个姐姐蒙儿今年22,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是叫强儿,一个叫冬儿今年才。父亲万德顺和母亲郭金梅都已经40的人了。翠儿初中毕业时,学习一般,以最后一名的身份进了县一中,姐姐就小学毕业,所以她成了家里学历最高的。

母亲虽然是家庭妇女,但是出身名门学识气质都不一般,对孩子的要求也越加严格。父亲是清朝官府里面管银库的后代。这一家人生活在农村,以种地为生,平时与人和睦相处,未显出与他人的优越。但做事说话干净利落让大伙信服,所以受村里人尊敬。

万家不大,进门是一个祠堂,正中摆两个太师椅,后面是一个木头屏风,祠堂边上有一间屋子是万德顺的书房,屋内挂着“养心室”的木匾。绕到屏风后面出了祠堂有一个小院,院中一棵大槐树,是清朝时候种的,树底下有石桌石椅。院子剩下三面有一套书房,一套卧室,还有厨房和茅房。

7月的太阳是升的很早的,万大叔一早起来就去了村委给刚收的麦子称重,给大伙算钱。万妈把四个孩子叫起来。每天上午是练功和读书时间,4个孩子无论大小都睡眼朦胧的起来了走进书房。他们也有时想睡懒觉,但只要喊了3声还不起,就有木头板子伺候了。

到了书房,四个孩子一人一面墙,墙下面有大书桌,孩子们跪在条凳上面冲着书桌开始背昨天学过的东西,然后挨个到母亲面前背书,背不对了就主动伸出手来挨母亲的戒尺。翠儿是背的最不好的当然挨打挨的最多的,天天左手都是肿肿,手心肿了转天就打手背。快到开学的时候了,翠儿的心也早早的飞到了家外,愈加的不用心念书了,做别的事情也总是心不在焉,当然总出错。

这不,晚上在点火烧饭的的时候,没看好火,把一锅汤弄沸了只剩下小半锅了。

吃饭的时候气氛就有点不正常,果不其然,吃完饭,万爹对这翠儿说“跟我过来。”翠儿低着头跟着爹爹走出房门跨过院子来到了祠堂边的那间“养心室”—受罚的地方。

走进这间小屋,万爹在翠儿身后砰的把门关上,翠儿打了一个哆嗦。万爹坐上座,啪的扬手重重的大在书案上“跪下”。舒儿低着头跪在了父亲面前。“快上学了,也越来越不知道该怎么活了啊,咱们还有帐没请呢!还记得吗,今天咱们老帐新帐一块算。说中考都考多少分,该挨多少,还有这两天都犯了什么错?”舒儿低着头小声地说:“语文95挨35,数学80挨55,化学95挨5,物理73挨37……今天把汤弄了,挨、挨不知道”说着说着她小声抽泣起来“一共挨172!”舒儿从来没有一次要挨过这么多打。“到床那边脱衣服去!”万家规矩无论男孩女孩,挨打都要脱光了,内衣也不准剩。翠儿一边脱一边哭,速度特别慢,等都脱完了,万爹说“自己拿家伙。”

翠儿低着头,从旁边的柜子里的第二格抽屉里拿出来一个家里祖传的红木板子,长半米宽一尺厚一寸,还有一个雕花把。还拿出来一个食指长的,中医用的银针交给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的父亲。然后走到床前,把两只手扶在床上,两脚劈开近一米。屁股冲着父亲。父亲先把银针横着深深插进翠儿的两瓣屁股中间,这是顶着让人挨打的时候不准紧张,紧张时肌肉一收缩就扎到了特别疼,这样防止打出肌肉萎缩,而且肉松的时候打得失最疼得,这样打着实着。插进去时翠儿先是抖了一下就不动了。父亲高高扬起板子重重的朝着翠儿打了过去,翠儿上身动了一下,眼泪花的出来了,但不准出声,不准躲,要不多打,而且每打一下要自己报出数来。

翠儿屁股上顿时出现了与板子一样大的红印,翠儿顿时感到火辣辣的疼,哭着小声说“一”。隔了几秒钟,爹又扬起板子朝着同样的位置,狠狠地打了过去“这回声音小了,学习时怎么不想着,大点声。”翠儿的屁股立即肿了起来比刚才疼几倍。爹从来不连续的打,每次都是隔几秒钟,这是要挨打的人从份体验每一次的疼痛。每挨一下翠儿下身不敢动,上身抖动一下,打了十几下,翠儿的屁股已经变得红紫红紫的,肿得是原来的俩,爹开始往下打大腿的背侧,刚才的最后几下已经疼得麻木了,这下新的疼痛又袭来了,“四十一,四十二,爹,我错了,别打了,呜呜呜呜……”翠儿这才哭出声来。翠儿站了起来,面冲着爹,对自己的屁股和大腿已经疼得没什么感觉了。

这时候妈妈和姐姐进来了,姐姐一下子搂住了翠儿,爹看见了,说“你说她错了吗?该不该挨打”姐姐低下头没说话。娘说“蒙儿,你出去,你别护着她,今天一下也不能少。”蒙儿只好出去了。这下可好一个人变成两个人,翠儿吓得不敢出声了。娘从身后拿出一个胸罩摆在了翠儿面前,翠儿一愣。“我怎么跟你说的,除了洗澡不准摘,你几天没带了,藏在床铺底下。看你那个大的,让人笑话。这回得让你记住了。”说着,娘从爹的桌子上拿起一个戒尺“继续数着”,先打左边,在打右面,一条一条红檩子,钻心的痛,可是在娘面前他是不敢哭得,只能一下一下的数着,打了四十多下,翠儿的双峰没有没被打倒的地方了。

“还差多少下?”翠儿的眼泪这才干往下流,“还差80下。”爹这时说话了,“去拿那个来吧,她都15了,你一直都给她用,让你惯成这样了。”爹冲着门外站着的蒙儿说,把给你用的刑板拿来,一会儿蒙儿拿近来了,这是一个用铁镶的木头班子有一米半长,半米宽,在板子下面四边还有用木头做的四个一公分的腿,这也是家里的传家,用来惩罚家里的女孩子的。这东西翠儿只见过一次,是偷偷的在厨房看见妈妈惩罚姐姐时用过。

“跪下”娘冲着翠儿喊,然后爹把这个刑板压在翠儿的小腿上,好沉啊,翠儿的脚只能被冲这地平过来,刑板的四个腿压在地上,翠儿的腿一动也动不了了。然后娘把翠儿的双手背过来,与刑板的尾巴的铁环绑在了一起,这样翠儿直跪在地上,上半身向后仰着,双峰几乎冲着屋顶,动弹不了。娘从第二个抽屉里取出一个小盒,翠儿看了,知道终于要挨“女儿刑”了,原来娘总吓她,但从来没有用过。娘取出一个针,走到翠儿面前,迅速的插进了女儿的胸脯,翠儿从来没受过,反映特别大,本能的要动,可是东也动不了。哭也哭不出声,因为头扬着,上不来气。只能扭动的,大把大把的流泪。

“这个是因为你心浮”娘迅速的拔了出来,又插进了旁边的爱猫扑.爱生活,翠儿使劲的扭动的,哭泣着,浑身都出着汗。“看你第一次,一针顶五板子。”翠儿刚被抽打过,现在更疼得没有了意识,已经控制不了了,只是玩命的哭,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也不记得已经挨了多少针。最后一下让翠儿叫了出来,是插在了右边的快到了头的位置。整整扎了十六针,两边各是八针。翠儿不知道怎么被松开手,把刑板拿下去的。

娘拿过来一块纱布让翠儿自己擦胸上渗出来的血。爹说“这算好的,以后在犯错,自己看着办啊。别说你上高中,就是以后嫁人了犯了错也要受罚。咱不说好了高中开始重新开始算数吗,但以后最低二十,第二次在犯错加5。现在自己拿搓板和尖子去祠堂反省去。”翠儿站起来,还是一直哭着,但是腿已经压麻了,全身都疼。到床边上拿了搓板和尖子走出“养心室”。把搓板放在祠堂中间,跪了上去。然后把尖子卡在自己屁股个腿连着的地方,下面卡在搓板的棱子中间。尖子是一边削尖的木头棍,长度正好是搓板到屁股下面的距离。这样跪着的时候不可能偷懒,也不能睡觉。只要一动尖子就会扎到。翠儿再也不敢想以后的事情了。也知道了姐姐挨罚的时候的剧烈疼痛了。好在快要上学了

翠儿在祠堂跪着,姐姐蒙儿端来一盆凉水,给翠儿擦身子,先轻轻的把毛巾搭在了翠儿的双乳,翠儿疼的叫出了声音.然后依次擦翠儿的屁股和大腿."翠儿,以后别再惹他们生气了.上了高中咱们争点气,行吗.家里还等着出个大学生呢!晚上姐在这里陪你."

屋子里面的爹娘坐者,“过两天翠儿上学了,东西收拾好了吗?衣服可以少带点,书本带足了,还有给她带一个塞子,告诉她等放假了的时候,要练出来…”万德顺家是原来宫里面看银库的,祖训从小要练习肛门的收缩性,那时侯要练出来肛门里面能放几两银子,而且使劲蹦也不能掉下来,那会儿要是掉下来可要是掉脑袋的。现在虽然不是那个年代了,一是要完成租训,二是万家确实觉得到时候有用。

说得那个塞子就是塞进肛门的用枣木做的木塞子,边缘都是细微的倒刺.一共从小到大二十个,小的有手指粗,大的有碗口大。“蒙也找了婆家了,要抓紧练,现在练的怎么样了?”万爹问媳妇,“最近还不错,你看看吧!”“蒙儿,进来!”娘冲着屋外喊,蒙儿一楞,放下手中的毛巾跟翠儿对了一下眼色,就进屋了.

“上次你为什么挨打还记得吗?”爹问.“我没有好好练功…”蒙儿答到。“现在练好了吗?我看看.再练不好,让你天天趴这里练,什么也不准干。”

“把裤子褪下来!”蒙儿把裤子都脱了下来放在床上,跟刚才翠儿挨打的姿势一样撅在床边,爹先拿了一个普通瓶塞大小的塞子往梦儿肛门一捅,塞子轻而一举的就进去了,万爹又拿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塞子,往蒙儿肛门捅了大半截蒙儿就叫不行了。万爹拔了出来说“这次练得还行,现在收紧了,我再看看。”这时要看肌肉收缩能力,标准是一根针都不能插进去。说着,蒙儿马上把肛门收紧,爹顺手从桌子上拿过来一支毛笔,用尾巴杆子,插进去了。“不争气的东西。”万妈在旁边一把把蒙儿拽起来,狠狠的照着蒙儿的大腿掐了一下。蒙儿一下子哭了。“你上次跟我怎么说的,这次再练不好,怎么办?”“认您处置!”蒙儿哭着说。“我们今天也打累了,也不想揍你了,对你的处罚就是,看见这块玉石了吗?”

万爹拿起一个有橘子大小的一块翠绿的玉石“从现在开始,你就要时时刻刻的放进去,即使睡觉也不能拿出来,上完茅房马上洗一洗接着塞进去。我随时检查随时有,要没有怎办,说具体的。”“挨打”“挨多少”“15”“还好意思说,挨30。还有以后每天晚上在你娘的帮助下,在20天内要把这块大玉石完完全全的塞进去。不准露出来办点”说着万爹指着桌子上摆着的一块有大魔方大小的深绿色的石头,足足有10斤重,“而且无论怎么动都不准掉下来。十一就要出嫁了,必须要做到。否则我把你乱棍打死!”现在自己把这个塞进去。

万爹递过来那个翠绿的石蛋。蒙儿接过石蛋,双手背过去,往里轻轻的塞,玉石冰凉冰凉的,而且特别大。这时,万妈在她身后,使劲儿快速的把石蛋通了进去,蒙儿大吸了一口气,没敢叫出声。“行了,不早了,都睡觉去吧,我自己在这里呆会儿”万爹好像很疲劳的说。蒙儿穿上裤子,走出了父亲的“养心室”。

用铁棍有节奏的敲打蒙儿的屁股,每敲一下,蒙儿的肛门就收缩一下,万妈一边敲一边数着数,如果蒙儿没有按照敲得节奏走,或快或慢,万妈的铁棍就朝着两个屁股瓣中间打过去,蒙儿的屁股迅速收缩一下,并且从1开始数。翠儿在旁边看着,没觉得这有什么难得。经过几次反复,终于数到了100。蒙儿直起身子来。深深的喘了一口气,汗珠从上向下流着。“你先站起来歇会儿,翠儿过来。”翠儿把裤子脱了下来,学着姐姐的样子跪在地上趴好。“你今天就20下”万妈一下,翠儿收缩一下,缓慢的打了几下,翠儿就觉得肛门已经不听使唤了,喊道第六下,翠儿就连续收缩了两下,铁棍砸在了屁股中间,好痛好痛,不知道是位置不一样,还是力量不一样,翠儿觉得比平时挨板子的时候还要痛。

弄到了20下,几乎过了半个多小时.翠儿早已经满头大汗.屁股也被打的呈现出来一条条红檩子,“翠儿,先到旁边来,蒙儿过来,把平常练的塞子和玉石从水里捞出来。”

蒙儿先从热水里拿出木塞子还有玉石递到母亲的手上,然后劈开腿背对蹲在母亲面前,双手伏地.万妈先用手掰开蒙儿的肛门,慢慢的向外扩,拿起一个中等木塞按了进去,这是准备活动.“继续动”蒙儿卡着木塞继续收缩,刚开始还动不了,收缩几下以后就可以大幅度收缩了,这时候万妈拔出木塞,拿着前一天万爸给的玉蛋,慢慢的塞了进去,蒙儿感到了很疼很疼,没有绷着劲儿往前躲。

“怎么回事,不愿意是吧.站起来!”万妈说着一把把梦儿提了起来,“腿劈开”万妈这次狠很的把玉蛋往上矗,这样蒙儿没法动了,只是肛门条件反射的动动,还有钻心的痛,疼的哭了,万妈塞进去半个就停了说“到那边冲墙站着去,反省反省.东西不准掉下来,翠儿过来。”

翠儿学着姐姐的样子蹲在了母亲面前,万妈捞出来一个比刚才小的多的木塞,也是先用两个手掰开翠儿的肛门,然后慢慢的向外扩,扩的差不多了,快速的将塞子捅进去,翠儿上疼的动了一下叫了出声,但因为速度快,力量大,塞子没有掉下来,翠儿的肛门被裂的通红,一点都动不了。万妈轻轻的用手指揉着翠儿的肛门周围,她知道第一次是最痛苦的。

万妈拿出另一个木塞进去的塞子大一号的塞子对翠儿说“这个你要带去学校,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塞上,放假回来你爹要检查的。”万妈拿纱布把塞子包好,然后走到蒙儿后面,一手扶着她肩,另一个手把玉蛋又往里推了推,蒙儿屏住气知觉的自己的屁股已经不能再大了。万妈说"你们两个现在都过来向上跳,5个为一组,屁股里的东西不准掉,掉了打屁股5下。”

蒙儿和翠儿站在万妈的面前,翠儿还撅着屁股没法直起腰来,每次落地的时候要收紧肛门坠的就跟要裂开似的具痛,刚跳到第3下蒙儿的玉蛋就因为太滑掉出来了,好在她自己接到了.“自己拿戒尺趴床上吧!”

蒙儿自己从抽屉里拿出红木漆黑戒尺递到母亲手里自己趴在床上.万妈拿起戒尺,啪—啪—啪—啪—啪,响亮的打在了蒙儿白白的屁股上,顿时出现5条跟戒尺一样宽的红檩子……“起来接着跳!”

做完了5组,万妈让她们穿上裤子,“从现在开始你们除了拉粑粑让我或者你爸把东西拿出来以外,其他时间不准没有,这可是你们爹说的,要检查没有他可是要严惩的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翠儿终于要上学去了,爹爹清晨把她送进学校,学校里面好大阿,比他们原来村子里的学校大的多了。她就跟小猫一样,看着周围的同学都像城里面的。找到了班级,他进去了,老师没有多看她一眼。就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万翠。”说完,班里的同学哄堂大笑。翠的脸更红了。等人都到齐了,上来就开始进行入学考试。翠一下子就傻了。她几乎什么都不会。等到下午就出了成绩。当然很不理想。老师叫了几个人的名字,都是这次考试考的不好的全都是女生。其中当然有翠儿,要找家长商量。

翠儿的爸爸来了,老师说:你的孩子在入学考试中很不理想,需要特殊的教育模式。学校每个年级都有个女子班,这个班老师教育严格,大学升学率是相当高的,而且让孩子能有特长,变成文雅的女孩,每年只有1-2个考不上大学,这在哪个学校也是不多见的。但是这个班会实行体罚措施,家长如果同意上的话,必须签订“生死状”,就是在体罚中出现的任何事故学校不负责。翠儿的爹爹狠狠地蹬了翠儿一眼,就同意了。

当天晚上,女子班的学员都到齐了,每个班只有30个学生。教室一边连着寝室,一边连着老师的办公室。老师姓黄,是个三四十岁的女老师,绷着脸,手里拿着个半米长的藤条教鞭,说:从现在开始你们必须严格按照我的旨意去做,进行军事管理,只要不达到标准,就要受罚啊!现在你们马上到床边上,不准说话,五分钟收拾好床铺,然后站在床边。现在开始……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