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专职减压员

在凤玲被我揍了二十多下屁股的时候,我的记忆开始有些头绪了,可这个时候凤玲似乎也快受不了了,不是受不了的拍打,而是受不了这种调戏。 

“啊……啊…啊…啊…”

凭着我大学时代看片的经验,听到这种声音多半是要……要……… 

“啪”“啪”“啪”

拍打还在继续。 

“是她……是她……无论如何都是她…”

“啊…啊……我受不了了,我…我要去下厕所……阿瑞帮忙下。”

凤玲从我的腿上溜了出去,急急奔厕所而去了。由于腿上趴着的人走开了,本来要打她屁股的巴掌打到了自己的腿上,很快我就苏醒了过来。 

“啊……怎么了……凤玲呢?”

“嘿嘿……她去厕所了……还说我呢,自己更不经打。”

阿瑞偷笑着说,纵身趴到我的腿上。 

“来吧,摸摸我的屁股舒缓一下心情。你刚才一直说的她到底是谁啊?”

“恩……我真的很难想起来……”

我摸着阿瑞的光滑的屁股,这时凤玲从厕所出来了。 

“不好意思,我失态了”

“没关系的师姐,呵呵”,阿瑞笑笑的回答。

“我和你之间还需要更多的信任,这样我才能引导你到更深的记忆中去寻找。”

“是不是要像我这样培养信任啊”,阿瑞开玩笑的说着。 

“这……理论上说是啦……以后叫我阿玲就可以了……”

“阿玲,下周有空我可以请你吃饭吗?顺便培养一下信任……”

“恩……好…的……”

凤玲的整个脸都红了,突然间这个冷美人似乎溶化了,只是还没有把那包藏已久的火热内心爆发出来。

周一的时候阿瑞给我打电话,问我晚上是不是准备请凤玲吃饭。 

“我说你现在都开始管我这个啦。”

“问问吗,你…要不要…叫上我一起啊?”

“我和她培养信任,就不叫上你了吧……”

“那你这周什么时候再找我啊?”

“我哪有这么多时间啊……”

“我…我是你的减压员啊,你……你现在都不找我啦?”

“哦……我知道,你不会吃吃醋了吧…”

“我……你…我没有啦…不说啦……”

阿瑞把电话挂了,我从语气中可以听出她的慌乱,可能是真吃醋了,呵呵。 

晚上约了凤玲出来散步,本来是想约她吃饭的,后来想想吃饭估计用处不大,还是要有一点身体的接触才能增加彼此的信任。凤玲可能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她一口就答应了。 

“晚上天气不错啊。”

“嗯…” 

“今天忙吗?导师有没有给你很多任务啊?”

“还…好。”

凤玲晚上穿着一件时尚带棱角的上衣,裤子还是打底裤,那轻薄的打底裤把她的下身曲线勾勒的非常性感。无奈的是这个大美人确是这样的冰冷,那冷冰冰的答话态度让人难以接近,难怪到了博士还是单身,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第三性别,男人、女人、女博士。

“你毕业了有什么打算呢,去哪里工作?”

“到时再看。”

我开始怀疑这个凤玲是不是有人际交流障碍,这样聊下去今天晚上就是白来一趟了。

“大美女啊,学校里面有没有男生追你啊?”

“没有…”

“真没有?别撒谎啊……”

“啊……真…没有啊,我忙着读书没关心这些。”

问话的时候我打了凤玲屁股一下,别看这个小屁股一巴掌就能握住,打起来感觉还是很不错的。而且这个拍打效果很好,凤玲整个身体震颤了一下,嘴巴里也肯多说几句了,不再那么冰冷。 

“这么漂亮的美女,连来献殷情的都没有吗?”

“啊……有啦,只是我觉得不太合适,所以没有搭理人家。”

问话之后打屁股一下效果明显不一样,看着凤玲被我打了屁股全身震颤想躲闪却又不敢躲闪的样子真是特别的可爱。 

“你是不是要求太高啦,本科的时候呢,你这样可以做院花了吧。”

“啊……恩……没有啦,不过本科的时候是有几个男生一直追我……”

我看凤玲摆明了一副随我打屁股的样子,我也就不客气了,大胆的拍打起来。

“哦……没有一个让你动心的吗?”

“恩……这个……啊……”

“快说!”

“啊……啊……我喜欢的那个人家对我没有意思啦…”

凤玲好像一块将要溶化的冰,脸开始泛红,手上也开始有了很多小动作,不再是像刚来的时候那样僵硬。

“那你没有主动去争取一下啊?”

“没有啦……啊……后来人家有女朋友了…啊……”

凤玲的敏感程度超出我的想象,我拍打她的屁股并没有用多少力气,可她的嘤咛确是这么强烈,好像是被我电了一下一样。 

“那太可惜啦,他女朋友有你优秀吗?”

“啊…这个怎么比较呢…嗯…嗯……”

我索性把手掌盖在了凤玲小巧的屁股上,掌握着她的屁股似乎掌握着整个世界,宣布着你对这个女人的支配权。 

“昨天被打的今天没事了吧?”

“啊…嗯……没…没事了……”

“昨天没有打痛你吧?”

“没有…啊……”

“晚上还可以让我减压一下吗?”

“这……我…我可能受不了……不然过两天吧……”

“好吧,我最近晚上基本上都有时间,周四吧,你好好休养下。”

“嗯……”

“要不要给你买点跌打药水啊?”

“啊……不用我有的…”

粘在凤玲臀部的手就这样没有再放下来一直的黏在那里,还不停的在两个臀峰间游走。我们就这样散步了将近两个小时,至少今天凤玲表面那层冰霜被我融化了。

周三的晚上我下班后晚上没事,于是我拨通了阿瑞的电话: 

“哎呦,你还想的起我啊,我还以为你在师姐那里已经乐不思蜀了。”

“我雇你是给钱的,能这么便宜你吗!”

“是…老板,那您有什么指示啊?”

“晚上过来给我减压!”

“好,老板!”

阿瑞假装在跟我客套,但从她的语气中我可以听出我找她来她还是很高兴的。 

“怎么师姐晚上没空啊,你才过来找我的?”

我和阿瑞在楼下的小区公园里散步,阿瑞知道要过来给我减压,于是穿着一条连衣裙,裙子里面是空心的。于是我也就很不客气穿过裙摆一巴掌握住了那团嫩肉。 

“啊,你…现在越来越过分了,不怕把我的…….春光都外泄了啊…”

“怕什么,你是在工作,干嘛偷偷摸摸的。”

“你呀……啊……”

阿瑞刚想说我,就被我在屁股上捏了一下,痛的她叫出了声来。 

“总是用这样减压似乎多了几次效果也不好了,晚上我们试试新方法吧?”

“什么新方法啊,是不是我要被打的很惨啊?”

“赚钱,哪里这么容易的,不付出一点辛苦能行吗!”

“好…好…您是老板……”

回到家里,我让阿瑞趴在桌子上,然后两腿伸直微微叉开翘起屁股

“这个姿势好羞啊……”

“羞什么啊,你第一次让我掀开你的裙子的时候我也没觉得羞啊。”

“你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呵呵,这样我比较使得上劲,发泄的更彻底。”

“轻点啊……”

阿瑞露出一副撒娇的模样,这声音温柔的让我全身都有过电流的感觉。 

“开始了啊,掀起你的盖头来……”

我掀开了阿瑞的裙子,让她的整个下半身都暴露在空气中。 

“就…打屁股啊,不许…乱看……”

“啪!”

在阿瑞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我就挥起巴掌,给了她的屁股一下。 

“啊……别这么用力会痛的啊。”

阿瑞扭动着身体,显然这突如其来的一下震撼到她了。 

“哪那么多废话,乖乖趴着,让爷不高兴了小心扣你工资!”

“哦……”

被打过屁股的阿瑞明显听话多了,凤玲被打了屁股也是会变的更好,是不是打屁股可以改变一个女生的性情呢,呵呵。 

“啪”“啪”“啪”

站着拍打就是更爽,身体可以舒展开来,力气也可以完全使尽。打了两下我是觉得很爽,但趴在那的阿瑞有些受不了了。 

“啊……啊……痛啊……轻点…”

“我们来试试拖鞋吧。”

“啊……不要用拖鞋吧…啊……”

我捡起地上的拖鞋容不得阿瑞跟我商量,我就用拖鞋开始抽打阿瑞的屁股。 

“啪”“啪”

“啊……饶命啊……痛啊…”

“呵呵……那你说说你这周是不是吃醋了啊?”

“我……我哪有…啊……”

看到阿瑞不承认我就继续打,两半屁股轮流抽,她那桃子般的屁股慢慢的成熟了,透出诱人的红色。

“有没有?”

“啊……有…有…哪有你这样的…啊……”

“还敢嘴硬,看看是你嘴硬还是屁股硬!”

“啪”“啪”“啪!”

“啊…啊……我吃醋…吃醋…我吃师姐的醋可以了吧…别打了…”

“这才像话!”

我停止了拍打,开始用手大力的搓揉着阿瑞的屁股,这个柔软的屁股现在还带着温度,摸起来感觉好极了,我觉得这个在冬天可以用来做暖手宝,一定很好。

“啊…不要这样摸…会痛啊…”

“哪那么多废话,趴好…乖乖的…不然再打啊?”

“哦……是老板…”

阿瑞似乎很委屈的样子,被我的强权压迫的只能服从。 

“站的累了吧,过来我腿上趴会,看我多体贴你。”

“算了吧,你就是一个剥削我的资本家。”

阿瑞嘴上虽然顶嘴,身体确实十分配合,被我一拽就跟着来了,然后乖乖的趴在我的腿上,轻轻的抚摸起她的屁股来。 

“明天…你是不是又要打……师姐屁股啦…”

“那是她帮我治疗,不要说的那么难听。”

“哼,我看没有什么分别,反正我们是上了贼船了!”

“嘿嘿,现在胆子大了,小心我下个月开了你!”

“哎呦……我怕了……您打我屁股吧,别开了我啊。”

“哈哈哈!”

看着阿瑞装可怜的样子我觉得十分可爱,一个美女光屁股趴在你腿上任你抚摸调戏,我一直觉得我是在做梦。

“师姐明天会不会被你打的很惨啊?”

“那你也来帮她分担一点喽?”

“哼,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我可是有付钱的啊,你来也是应该的。”

“好…好…资本家就知道谈钱。”

“那好吧,不谈钱,我们来谈谈你和你师姐的屁股。”

“你……色狼…”

本来是周四约了凤玲了,但因为公司有招待就没有约成。这段时间我的心情大好,脸上的笑容多了,感觉工作也顺利了。我很想给阿瑞加点工资,她经常被我打屁股确实牺牲太大了,可是回头想想我要是不再有压力了那还要阿瑞干嘛呢?

“阿瑞还没有来吗?我以为她已经到了”

周末的下午凤玲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这是在一个滨海公园的公交车站旁边,我们背后就是白色的沙滩和蓝色的大海,还有点缀在这白色沙滩上的一栋栋精致的欧式别墅,这是我们晚上就餐的地方。我听从了阿瑞和凤玲的建议,来一个全方位立体式的减压,不仅让自己身处一个舒服的环境,还带两个美女减压员陪着,没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感到心情舒畅了。

暖暖的斜阳撒向这金色的沙滩,徐徐的海风铺面而来,带着海水的咸味,似乎还带来些许我身边凤玲的香水味。凤玲以前没有涂香水的,这种味道是我第一次从她身上闻到,浓郁却又内敛的芬芳,这种香味让我有些迷醉。

“不懂阿瑞到哪里了,我打个电话给她。”

“可能还堵在路上呢,别管她了,咱们先享受一下这美景吧。”

凤玲想去包里拿手机,屁股却被我用力的拍了一记。 

“恩……好吧…”

只要能打凤玲的屁股,你就是她的主宰。

“阿玲,你穿着短裙漂亮极了。”

凤玲的脸立马就红了,这是我第一次这么亲切的称呼她阿玲。

“是吗……上周和阿瑞逛街的时候买的。”

“恩……非常适合你,你以前的装束太沉闷了,应该鲜活一点,不然对不起你这漂亮的脸蛋啊。”

“哦……你喜欢我这样的穿着吗?”

“喜欢……不过吗…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可以感受到凤玲的心跳,这就好像是一个少女极其在意恋人对她的看法一样。 

“额……快说啊……”

“就不方便我把手……放在……你的……”

“你很坏啦……你又没有给我工资,我干嘛什么都为你考虑啊!”

凤玲满脸通红,想找个借口来开拖,话说出口之后又觉得这话似乎说的不妥当,脸上又露出了一丝歉疚的神情。 

“我不是那个意思啊,你别理解错了。我只是说……”凤玲赶忙解释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就是随便我……”

“啊!嗯……”

我非常不客气掀起凤玲裙子的后摆,把手贴在了她的屁股上。很软、很柔嫩,虽然还是有一层布包着,不过从这块布包不住的两个角落的触感我已经深深的感受到了真皮和人造纤维的差别了,和隔着打底裤的触感就是不一样啊。 

“今天是不是可以让我打打你的光屁股呢?”

“…………”凤玲娇羞着通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这样就是默认了喽?”

黏在凤玲屁股上的手已经开始慢慢的从那块布的边缘钻了进去,慢慢的慢慢的直到遇到一条深谷后才停止,然后轻轻的捏着…… 

“嗯……啊……嗯……”

凤玲的身体似乎跟触电了一样,轻微的颤抖着,但是脸上的神情告诉我她在享受这种感觉,身体没有反抗,只是配合着我的步调向前走着…… 

“叮铃铃铃”电话响了,是凤玲的手机。 

“喂,阿瑞啊你到啦……我早就到啦……我们在沙滩上呢……。你赶快来吧”

凤玲打电话的时候我开始有时间欣赏这时的美景,太阳已经落到了海平面上,虽然还是光芒万丈,但已经不是那么刺眼,望着这红红的落日感觉到心中无比的温暖。右手上还有那柔软的触感,似乎左手还空着,左手应该也有点什么东西才对…… 

“色狼,别非礼我师姐,有种冲我来!”

这个声音一听就知道是阿瑞,她从后面跑来,拍了我抚摸着凤玲的屁股的手一下。 

“好啊,就拿你开刀。”

说着我抓住阿瑞,就要揍她的屁股。她今天非常淑女的穿了一条连衣裙,身上也有香水,这种香味不浓,却是非常的勾人心魂。 

“明明就一疯婆子,还学人家装什么淑女”,我开始数落阿瑞。 

“怎么啦,人家本来就是淑女好不,只是碰到了你这个色狼。”

“又是色狼,看我这么抽你!”

“啊……不要啊…师姐救我啊!”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在沙滩上厮打了起来,伴随着欢笑和落日余晖。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时光。

晚餐进行的非常愉快,我选了一间全景的靠海房间,吃着海鲜,还喝着红酒。晚上三个人都很高兴,一瓶红酒很快就见底了,接着是第二瓶、第三瓶。

“师姐,看…不出来…你酒量这么好啊,来…..我们再喝一杯”

“阿…瑞,你也不差啊,来…干了!”

“哈哈,你们喝别人的酒一点都没有感觉,这可是很好的红酒呢”

酒足饭饱三个人确实意犹未尽,还在不停的聊着,酒精就是一种这么好的东西,它能让人打开话匣子,让人吐出很多心中的想法。 

“我们出去吹吹海风吧”阿瑞提议到。 

我们三个人走出餐馆,漫步在夜色的沙滩中。

“你…可以左拥右抱了,这么好…的机会,你还不……抓紧?”,阿瑞带着酒意调皮的说到。 

“人家阿玲穿着短裙一下就能抓到,你那裙子那么长怎么抓啊。”

“你自己不会掀啊,师姐的裙子也盖着呢,你不也是自己掀的?”

“哪啊,人家阿玲是自己掀给我的,是吧阿玲。”

说着我拍了拍凤玲的屁股,然后不客气的直接把手插了进去

“嗯……阿瑞你别老是说我啊,待会揍扁你……”

“啊……师姐才几天啊,你就胳膊肘往外拐啦。”

“你师姐现在已经我的人了,你呢,缴械投降还是继续抵抗?”

“好吧,我缴械投降吧。”

“那乖乖的自己掀起裙子喽?”

“啊……不…我死也不便宜你这个色狼”

“啪”“啪”

我挥起手狠狠的打了阿瑞屁股两下,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劲特别大,感觉这两下的声音特别的清脆。 

“让你不老实,过来乖乖的,不然扣你工资哦”

“哦,我不敢了,我乖乖的就范,色狼你淫威好大哦!”

“啪”“又是色狼,这个月扣工资1000奖励给晚上表现优良的阿玲。”

“哼……资本家,就知道用钱说事,这样你满意了吧。”

阿瑞弯下腰,把裙摆挽到了腰间,露出了内裤的背面和整个屁股。 

“阿瑞,会被人家看到的”凤玲赶忙说。 

“没办法啊,这个资本家他威胁我,哈哈哈”阿瑞是喝醉了,开始疯言疯语了。 

“啪”“别在这里撒泼啊,乖乖的好好的走。”

我拍了她屁股一下,然后把手也插进了她的内裤里。两手都握着一团肉的感觉确实很好。

“左拥右抱的感觉确实不错!”

“你很坏啦,就会欺负我们……”,凤玲撒娇的说到。 

“也就师姐你这么善良,便宜了这个大坏蛋!”

“今晚要先打谁的屁股呢?”

我抓着两个美女的屁股走了一段路感觉有点累了,就找了一处矮礁石坐下,可是这个礁石太窄了,只能坐下两个人,那没办法有一个人必须趴在我的腿上了。阿瑞豪不客气的就趴到了我的腿上,然后抱住了坐在我旁边凤玲的大腿。 

“来打吧,让我看看你有多大本事,能不能征服我,哈哈!”

“你这个泼妇啊,喝多了在这里撒野,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啪”“啪”“啪”

我接着酒劲开始狠狠的拍打着阿瑞的屁股,阿瑞似乎都不痛,或许是喝醉了没有感觉了。 

“打吧,打吧,把你心中的不快都发泄出来吧,我受得了。”

被阿瑞挑逗着我也起了兴趣,不客气的掀了她的裙子,退下她的内裤,蹂躏起她的光屁股来。

“啪”“啪”“啪”

每一下都异常的清脆,阿瑞的屁股很快红了,像她喝多了的脸一样,开始微微的发烫,渐渐开始有些感觉了,阿瑞开始随着我的拍打轻声嘤咛起来。 

“嗯……啊……嗯……”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