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打姐姐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姐姐,你在做什么?”妹妹安娜惊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下午不是有课,为什么这么早回家?”真理吓得立即收起手中的按摩棒,故作镇定的回头说。

“老师有事,课堂取消了。”安娜走进房间,顺手把房门反锁。

“姐姐居然会用这种东西,有够飢渴。”安娜笑着走近真理。

“我就是好奇试试。”真理有些尴尬的说…

两姐妹差两岁,平时的关系像朋友一样,加上安娜早熟聪明,真理从不在安娜面前摆姐姐架子。

“好奇?如果妈妈知道你平日在房间里这么放荡,会发生什么事?”安娜不怀好意的笑着。

“好哪,是我不对,你有什么想要的吗?买给你就是了。别和妈说,好吗?”真理无奈地叹口气。

安娜肯定看上什么东西,这个妹妹从小就特别会敲诈。真理想了下,破财挡灾算了,否则被父母发现肯定是一场好打和漫长的说教。

自家父母特别保守,18岁就在房间自慰的事被发现,手心肯定被打肿,拿筷子食饭都困难,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都会很不方便。

可是我最近没有什么想要啊~安娜坐在姐姐床上,摇摇头想了下。

“那…先欠着,等你想到再补上?”真理提议。

“这样吧姐姐,我代替爸爸妈妈惩罚过你,这件事就算了,怎么样?”安娜把手放在姐姐肩膊上,凑近她在真理耳边轻轻说。

“惩罚!?惩罚我?我是你姐姐!”真理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说。

“但我打得一定比较轻,而且姐姐这么可爱,我一定会好好痛爱你,让我试一试,好不好?”安娜的声音愈发轻柔,像在向姐姐撒娇要糖果的小女孩。

真理本来想发火,但转身看到贴近自己的娇美面庞,一瞬间不知为什么鬼迷心窍的说了一句:“好,好吧。”呃…我说了什么,也许长得漂亮的人,真的会令人容忍度提高,真理有些后悔的想。

“那我们开始了,赶在爸妈回来前结束。”安娜有些迫不及待。

真理点点头,默许了…

“那…姐姐先把戒尺拿过来,然后趴到我腿上。”

戒尺是家中的家法,姐妹俩每人都有一把,平时放在抽屉里,警惕他们不要随意犯错。戒尺是檀木质地,深紫色,不算太厚重但平日打手心足够痛。

“趴在腿上?不是打手吗?”

打在手上,今晚定会被爸妈发现的,所以换个地方,不要紧吧?反正小时候我俩经常一起洗澡,该看的地方都看过了。安娜理直气壮的说。

但是真理明显有些迟疑……再不快一点,妈妈就要回来了?安娜催促道。

真理想了下,算了早死早超生,飞快地拉开抽屉取了戒尺放在床边,俯身趴到妹妹腿上,紧紧闭着双眼,把通红的面埋到床铺里。

屁股翘起安娜隔着裙子轻轻拍了下真理屁股提醒道。真理把屁股向上抬高,然后感觉到自己腹下被插入一个枕头。啊,这个姿势太羞人了吧。真理默默地想,但即将要挨打,因此也不敢提出反对意见。啪,啪,啪,啪啪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用手隔着裙子打其实并不怎么痛,但这样被自己妹妹打屁股,心中羞辱感反而更强大,明明应该觉得愤怒,但不知为什么,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慢慢传来。

“为什么挨打?”察觉到真理的走神,安娜有些不满的加大力度。啪,啪,啪,啪…狠狠的左右开弓,打在两瓣挺翘的屁股上。

“啊,唉…因为我在,在房间,啊…自慰”尽管力度轻,但是随着时间叠加,屁股还是越来越痛。

“所以呢?该不该打?”安娜突然停下,把真理的裙子褪到脚裸。

刚才自慰时真理就没有穿内裤,一褪下裙子,有些微红的屁股就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安娜面前。

“该,该打吧…”知道自己的光屁股被妹妹看到,奇妙的感觉一瞬袭来,自己都分不清想妹妹快些继续,还是想结束这场惩罚。

姐姐,你的屁股红得好漂亮。安娜却是丝毫不着急,静静看着眼前的’美景’感叹,用手掌在真理的屁股轻轻按揉。

“啊,呀,不要,停下,求你了”真理应到很舒服,但私处好像有些水涌出来,吓得她马上叫停。居然被打屁股都会湿,自己到底怎么了。真理轻咬着下唇,祈祷不会被发现。“姐姐不怕,让我来帮帮你吧。”但事与愿违,安娜还是很快发现,把手转放到真理私处,熟练的摩擦。

“唔,唔,啊……”太犯规了,太舒服了,真理已经说不出声音,只有呻吟声一直未停。

啪,啪啪啪啪啪啪……

安娜突然继续,和刚才不同,用手打在光屁股上,痛楚立即上升,加上安娜毫不停歇,几乎是一下接一下的打,令真理很快痛屁股左右扭动,企图避开兜着风而来的巴掌。

啪!

“啊,好痛,饶了我,我知道错了。”真理痛苦的大叫,原来安娜突然换了戒尺狠狠的一下落在红通通的屁股上。

戒尺实在太厉害,只一下真理就感觉到像炸开的痛,但剧烈的痛很快消失,现在屁股上热呼呼,痛楚慢慢渗出,一浪接一浪,像一把火放在上面慢慢烤,要把屁股烤熟。

“打痛了?谁叫你乱动,对不起,我帮你揉揉”安娜看见真理的反应也有些后悔。只能小心地帮真理按摩屁股,手下的屁股已经很红。

再打20下就结束吧。安娜默默想着,手愈按愈下,又再次来到真理的私处,手指在私处按揉。

小心观察真理的反应,应觉到指尖的水越来越多,才慢慢停下。真理觉得全新越来越热,又打又揉非但没让自己冷静下来,反而越来越兴奋。

“最后二十下,好好受着,乖乖反省!”安娜有些冷酷的声音。

啪,巴掌落在左边屁股上。以后会不会再犯安娜边打边问。

“啊,不会了……鸣。”真理的声音明显带上哭腔,艰难的回答。

啪,这次仍是左边

“再犯怎么办?”

“唔,打屁股。”真理努力坚持

啪,啪,啪……十下全打在左屁股上

“被谁打?”安娜追问

“让妹妹打,鸣……轻点打,好痛。”

啪,这次巴掌终于向右移,重重的一下落到右边屁股

“怎么打?”安娜接着问

“啊!狠狠打”

安娜满意的点点头,不再为难真理。啪,啪啪……最后十下快速打完

结束了,没事了,乖,很快不痛了安娜把大哭的真理抱在怀里轻柔地安慰。

“你,你好过分,打那么重。”真理伏在安娜怀里抱怨道。

“对不起,因为突然发现姐姐另一面,一时间太兴奋打重了。”安娜小心地道歉。

“你呢?你怎么突然像换了一个人,打人的方式也太熟练了吧?”真理有些不解。

“这个,有机会再告诉你现在先帮你上药。”安娜把真理平放在床上,找来伤药轻柔地擦上。

等同完药后发现真理已经睡着了,安娜帮她盖上被子,小心避开屁股上的伤,关上真理房间的灯,安静地退了出去。

……

晚上

“真理?怎么不出来吃晚餐?”妈妈把最后一道菜端出来后问安娜。“姐姐好像有点小应冒,应该睡着了。”安娜随意敷衍母亲。“真理病了,你怎么不早说,我等会煮点粥给她吃。”妈妈担心起来。

“妈,我们先吃饭,等会我拿些粥到姐姐房给她吃就好了。”安娜镇定地说。

“你就知道吃,真是的,到底遗传了谁?”妈妈非常不满。

当然是遗传你。安娜在心中偷偷想。

吃完饭后,安娜跟着一小碗粥再次来到真理的房间。“小懒虫,起床了”摇醒真理后,耐心地喂她食粥。

真理有些不自在,默默吃着喂到嘴边的粥,眼神飘移闪铄,就是不肯直视安娜。

“屁股还痛吗,等下要再上一次药吗?”安娜见了,只得先开口问。

“啊,现在好多了。睡了了大半天,早好多了。”

真理被投喂完粥后,尴尬的气氛消散得差不多,两姐妹开始聊些正常的话题,然后各自休息。

过了差不多一个月,安娜已经渐渐忘记那天的事,但真理却是午夜梦迴经常回想起。

今天真理决定主动出击,她偷偷来到妹妹房间拿走她新买的漫画书藏起来。

“姐,你有看见我的xx漫画?”果然安娜很快就来找她。

“那本漫画?我昨天借走了,等我找找看。”真理装模作样地翻找了一轮。

“糟了,好像不见了。”然后夸张地大叫。

“怎么这样?我还未看呢。”安娜皱着眉说

“那该怎么办?”真理眨眨眼,期待安娜把她按到腿上狠打。

“算了,你找到再还我吧。”安娜摆摆手说

“就这样?”这发展不对啊!看着安娜转身要走,真理紧张地说…

“不然怎样?你要买一本赔偿给我吗?”安娜无奈地说。

“最近零用钱用等差不多了,不然我赔偿另一样东西给你?”真理想了下,遗失漫画书的错误好像不够大,咬咬牙到书柜取了另一本书出来。

“姐,这本书是你的珍藏?安娜看着书面一个被绳索紧紧绑住的赤裸男孩,危险地笑了。

“对呀,有什么问题?”有戏了,但安娜笑得很危险,怕怕呀…

“姐,你今天很奇怪,好像在故意找打的样子。”安娜开始感受到真理的用意。

“有吗?有这么明显?那你想不想?”真理明显豁出去了

“想挨打直说就好了,我不会拒绝姐姐。”安娜也被真理勾引得有点心痕,仔细地打量着真理,平心而论真理长得十分漂亮,身材十分好前凸后翘,屁股令人直想拍上去。

“今天玩点特别的吧…”安娜回到自己房间,很快取了一小箱东西回来。“那是什么?”真理好奇地问“我的小珍藏,快换上。”安娜从箱子翻出一件黑白色衣服命令道

“这是…女仆装?”真理慢慢褪下外衣,把衣服穿上后发现是传统英式女仆装。

“姐姐,果然很适合,不对,现在你是我的小女仆了,要乖乖称呼我主人,知道吗?”安娜看着美丽的真理满意极了。

真理乖巧地点头,下一秒屁股就被抽了下。

“要回答,是的,主人!”安娜耐心教道。

“是的,主人。”真理吓了一跳,怎么会有小鞭子,在哪里变出来的?

“好了,现在开始算账,把这个饮了。”安娜突然又变了一瓶绿茶出来。

“为什么?”啊真理有些不解,但刚问完屁股又挨了一下。

“主人的命令立即执行。”安娜摇摇小鞭子说。“是的,主人。”真理这次学乖了,反正不会是毒药,饮就饮。

“现在裙子提起,内裤脱下,面向牆壁,反省半小时。”安娜用鞭子指向牆。

“知道了,主人真理走到牆前红着脸,前把内裤脱下,在把长裙提到腰间,让光屁股露出来!”

“不许乱动!”真理罚站期间每动一下都会发现。艰难地捱过了半小时,手已经累极了。

“内裤穿上,回来趴着。”安娜拍拍自己腿上的枕头。真理如蒙大赦,快速趴到枕头上。

“今天做错什么了?”安娜问。“遗失了主人的漫画,还有偷看小黄书。”真理快速回答。“每样算50下,还有!”安娜却是不满意。

“唔……没有了怎么还有错误,应该没有了吧…”真理努力思考。

“不要紧,慢慢想,打完一百再告诉我。”安娜把真理的内裤两边提起,夹到屁股缝间,慢悠悠开打。

啪,啪!啪,啪!

大约五十下左右,真理开始感到不妥。

内裤在股间摩擦,感觉特别酸爽,带动得下身发痒…

啪,啪,啪!安娜继续落掌,力度加重打在两瓣屁股中间。

“停下,主人,等一下,我想去下厕所。”真理终于明白不妥的感觉从何而来。安娜太坏了,她饮完绿茶,又站了半小时,现在非常需要去厕所。

“不可以,惩罚中途不能离开,我不介意小理现在尿出来。”安娜继续教训眼前的小屁股。

“啊,怎样可以。”尿在妹妹腿上,怎么可以,你不介意,我很介意,真理开始左右扭着屁股,企图减轻尿意。

啪,啪,啪

不行…啪,啪……快疯了

啪啪啪啪啪

“等一下,我真的受不了。”真理再次大叫。“再吵,刚才打的就不算,重新打过!”安娜只用一句话就令她闭嘴。

真理真的怕了,现在打多少了重新打会死人啊!

啪啪啪!“几下了?”安娜突然问

“唔,一百”真理哪有心情数数,只好当成数目足够了。“才九十五下,回答错误加罚二十。”果然猜错了

啪!啪!啪!

啪!啪!啪!

“够了!”这次真理认真数着,一到二十五立即大叫。“我有分数。”安娜加打了下

“我真的受不了,先让我去厕所?”真理再次提出。“你是不是忘记还有一个错?想到没有,想不出来就算一百!”安娜还是没有放开她,还伸手在真理膀胱位置按压了一下。

“鸣,我真的,真,想不,到”真理那受得这个,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尿液好像漏了几滴出来,真理拼命死忍。

“我的漫画真的遗失了?”安娜提醒“啊,不是,对不起,我藏起来了。”真理立即明白

“对我说谎是第三个错误,说谎的坏孩子要打屁股!”安娜说完就开始打……真理的屁股从雪白变成大红,手紧紧握成拳头忍耐。

啪啪啪!打了几下,安娜停下:“忘记坏孩子要光着屁股挨打才记得教训。安娜一把扯下真理的内裤。”

啪!啪!啪!啪

“痛啊,救命,不要打…了”真理急得厉害。啪!啪!啪!啪。安娜看到真理哭泣的表情,心中兴奋起来。

啪!啪!啪!啪

“唔,鸣,我以后绝不说谎~”

啪!啪!啪!啪

“主人,饶了我…屁股要开花了”

啪!啪!啪!啪

“姐姐,是开很漂亮的玫瑰花啊”安娜完全沉醉在眼前的美景

啪!啪!啪!啪

真理已经无力再出声。终于在她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忍耐的时候,一切结束了。

“姐姐,难受吗?”安哪打完后才终于有心痛的感觉。

“结束了?”真理用颤抖的声音问。

“是的,我最爱的姐姐。”

“能不能扶我一把,我想,想去厕所真理鼓起勇气问。”

“当然,妹妹服侍您。”本来想再刁难一下,但看见真理可怜巴巴的表情,还是舍不得啊,算了,来日方长一定还有机会。安娜一边打坏主意,一边把真理带到厕所。真理终于解决生理需求,人一放鬆就回想起刚才苦苦憋着尿液被打屁股的情景……太刺激了……虽然很痛,但值了看着镜中红得像蜜桃的小屁股,真理默默想着。

“姐,你没事吧?”走出厕所就看见安娜站在门口乖巧等着。

“你说呢?哼,不理你了。”真理故意发脾气

“好吧,我下次绝不动手了,姐不要生气吗”安娜讨好的笑。

“啊,你故意的?”真理真有点生气自己转身返回房间。

“故意什么?难道有人还想找打?”安娜一路跟着,嘻嘻…

“你别跟上”来真理狠狠地把房门关上。

“姐,你记得自己上药,没做的话,就把你拉到街上打屁股噢。”安娜无奈地摸摸头,威胁了一句,就回自己房间登上平日一直喜欢上的SP论坛。

安娜高中就知道自己有这种特别癖好,每当看着电视上有爸爸打女儿屁股或是有人受刑的场景就特别兴奋,恨不得化身为当中的角色。

我们果然是两姐妹。我爱打人你爱挨打,我们真是天生一对。

这个爱好毕竟比较特殊,安娜一直努力隐瞒着身边的人,但当知道姐姐和自己一样,立即有了安心的感觉。

安娜早已在网上约人实践过几次,因此投入角色异常熟练。

有个场景一直想约人玩,但现在真理自己撞上就不用外出寻找’猎物’了。

安娜计算着真理的伤好得差不多,又晾了她几天,觉得差不多了,就在晚上鑽进真理被窝里撒娇。

“我们好久没有外出游玩了。”

“什么呀?上个星期不是还全家去了餐厅。”真理摸摸安娜的头。超舒服,超好摸,安娜突然撒娇,令真理心都化了。

“哼,我要只和姐姐约会”安娜把头埋进真理怀里摇。

“什么约会啊,正经点。”真理轻拍了安娜一下。“姐啊~明天去露营好不好?”安娜突然抬起头无赖地说。

“这么突然?爸妈同意了?”真理吓了一跳

“当然问过了,反正明天星期六,我们野外睡一晚就回家。”

“你都问定了,肯定我会同意?”真理算开了眼界

“姐姐最爱我,一定会同意的,对不对?”安娜厚面皮的眨眨眼

“好啦,不许在我身上乱摸,答应你就是了。”察觉到安娜的手从睡衣鑽进自己身体,真理同意了。两姐妹抱在一起很快就睡着。

……

“姐,这里不错啊!”第二天一早安娜就带着真理来到深山扎营。

“安娜,这里也太偏僻了吧!虽然景色的确挺漂亮的,但周围几乎一个人都没有。”

“没有人更加好,好像我们包场了。”安娜左右看看。

“好吧,我们开始扎营。”真理想了下。

她们带的是简易帐篷很快就塔好了,安娜兴奋地鑽进帐篷里滚了几圈。

真理在旁边宠溺的笑,然后就见妹妹伸手一拉,自己已经跌进安娜怀中,安娜眼明手快地扯掉真理的长裤,把手伸进真理内裤里左摸右摸,然后很快感到手指一片潮湿。

“姐姐,你湿了?”安娜把手指放在真理面前摇摇。

“才没有呢!”真理有些难堪地否认。

“那是尿裤子了?”安娜把手指放进口里舔了下。

“啊!脏呀!”真理连忙阻止她。

“不会啊,姐姐的东西才不脏”安娜把头凑到真理颈边轻轻咬了一下。

“啊~”并不痛,但那一下令真理像全身过电一般,微微颤抖。

“姐姐,上次说了尿床的小孩该怎样惩罚?”安娜在真理耳边问。

“啊,这是野外。”真理没想道安娜敢打野战。

“没关系,外面没有人。”安娜安慰道。

“如果,有人经过?”真理剧烈地摇头。

“那就让他们看看坏孩子的下场!”安娜亳不退让。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