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不成师
本文为转载,为scret67发布于小贝家园,如信息有误,欢迎更正
来源:紫夜小天地。这是网友整理发布的包含鹤啸山谷地、痛快天空、小贝家园、暗夜玫瑰、紫藤家园等论坛小说的文库。

“干什么呢!”

一声怒喝把尕尕脑袋中的兴奋、激动、灵感、疑问统统吓跑了,只剩下一片真空,手中的笔记本调皮地挣脱出来做自由落体运动。

尕尕是家里的小保姆,虽然已经年满二了,身材却十分袖珍,一米五多一点的身高,体重最重时才六十多斤。

“啪!”本子不偏不倚地降落在尕尕的脚面上,疼痛像一剂灵药解除了尕尕的白痴状态,眼前是一张眼睛冒火、却拉得像黄河一样长的大黑脸。

大黑脸是家里的男主人,工作太忙,以致于三十好几了都没谈过恋爱,和奶奶同住。也是因为太忙,才从老家雇了这个远房小表妹来照顾奶奶。

“大哥哥,对不起,我……”尕尕急忙弯腰去捡地上的本子,却被一把推开,一个踉跄。

“不是第一次让我抓到了吧?自己说,第几次偷看我的笔记了!”大黑脸亲自捡起笔记本,细细地吹掉其实并不存在的灰尘,合上本子的时候还随手从旁边的书桌上拿来一个书签夹在中间。

尕尕的视线被从那张大黑脸上一路赶回她自己的脚面,半晌方才小心翼翼地渗出两句话:“第三次被抓,这两个月你每次晚上不回家我都会来看一会儿。”

“呵呵,知道就好。再一再二不再三,你回屋收拾收拾准备明天滚蛋吧!”大黑脸伸手指向门外,“我要睡了。”

“呜呜,不要啊,求你了,大哥哥!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我弟弟还等着我给他挣学费呢!何况,我怎么有脸就这么回去啊……”尕尕直接哭了出来,左右手轮流在脸上乱抹。

“道理你都懂,我懒得和你废话!”又是一声怒吼。

尕尕犹豫着抬起头,眼泪汪汪地对着那张大黑脸,眼神却有些躲闪,小声却清晰地吐出几个字:“小声点好吗,别把奶奶吵醒了……”

“额――”大黑脸有些尴尬,旋即眉头拧得更紧了,直接伸手把尕尕往门外推。

尕尕没站稳跪在了地上,赶紧转身抱住了大黑脸的腿:“大哥哥,尕尕真的知道错了,尕尕不该偷看大哥哥的工作笔记,尕尕以后再也不敢了。大哥哥你骂我打我都行,就是别赶尕尕走。至少――等给奶奶找到新的保姆再赶走尕尕好吗?”

大黑脸犹豫了一下,冷笑道:“打你?然后好让你带着脸上的巴掌印去和奶奶告状?”说着,大黑脸弯腰想去解开尕尕的胳膊。

“不会的,不会的。尕尕错了,尕尕认罚,尕尕不会告状的。”尕尕顿了一下,咬咬下嘴唇,小脸一红,“打尕尕的屁股吧,这样奶奶就不会发现了。”

大黑脸站起身来,斜眼看着尕尕,一脸的不可思议。

尕尕急忙补充道:“尕尕在家做错事,爹娘就会打尕尕屁股的。”又指了指书桌上的一打报纸,“用那个卷成粗纸卷,打得疼还没有声音,我爹就在娘和弟弟睡着之后用那个打过尕尕,真的。”尕尕跪坐在地上放开了大黑脸,生怕大黑脸不相信,边说还边比划。

大黑脸回了她一个白眼:“你那么愿意屁股开花我就成全你!起来上去跪好,屁股撅起来!”大黑脸指了指床,然后转身真的去卷纸棍了。

尕尕像是死刑犯获得了特赦,麻溜爬到床上跪好,手不自觉地先揉了揉屁股。

身后传来大黑脸的声音:“你要是敢吭一声或者没保持好这个姿势,就给我立马滚蛋!还有,”大黑脸用纸棍戳了戳尕尕的腰带,“这个解开,难道你爸妈打你的时候不用光着屁股吗!”

“嗯。”尕尕胡乱回了一声,慢慢解开腰带,主动把外裤褪到膝盖,随口问道:“大哥哥要打几下啊?”话一出口尕尕就后悔了,随之屁股上传来两阵热辣。

大黑脸把拳头捏得嘎嘎作响:“你爸妈打你还有这个讲究啊?”不等尕尕回答,大黑脸就接着道,“我这儿没有!屁股打烂为止!而且冲你这句话,挺过这顿打也只能暂时帮你保住饭碗,找到新保姆你一样要滚蛋!”

尕尕屁股一紧,心又凉了半截,把眼眶里的泪水强行赶回去:“知道了。谢谢大哥哥!”屁股上却随之传来一阵凉意。

大黑脸随手拉下了尕尕的内裤。这小丫头虽然长相袖珍,屁股却着实不小,看起来又圆又结实,左边白皙的皮肤中间还打着一个小红叉――那是刚才那两下造成的。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尕尕蒸的大馒头――这小丫头看着蔫儿,却也很贪玩,喜欢在馒头尖儿上用各种颜色的果酱画个叉叉。想到这儿,大黑脸赶紧伸手捂住嘴,把笑声堵了回去,又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脸,恢复愤怒的表情。

尕尕的脸红到了耳朵根儿,却不料身后居然半天没有反应了。她犹豫着刚想回头看看,一条红檩子就横贯上两座臀峰。尕尕用力一咬牙,勉强憋住了叫声。她有些不习惯,因为在家挨打的时候爹娘当然是允许她哭叫的。紧接着又升起两条深红的山脉,冲击力险些让尕尕整个趴在床上。然后居然又没有下文了。

“把这个垫在肚子下面!”大黑脸忽然塞过来一床叠得方方正正的被子,上面还有一条崭新的毛巾。

“大哥哥不是不喜欢别人弄乱他叠的被子吗?算了,还是乖乖听话吧。”尕尕犹豫了一下,照做了,就是没弄明白那条新毛巾是什么意思,也不敢问。

不等尕尕反应过来,屁股上的造山运动又开始了,那叫一个纵横交错、重峦叠嶂。尕尕紧闭双眼咬牙坚持着,这次有了被子做支撑,保持这个姿势倒是容易多了。

“虽然也很疼,但是到底是个书呆子,手劲和总干农活的爹娘可差远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这样想着,尕尕心中反而升起一丝窃喜。

眼见着那片白皙由红到紫、群山交汇成完整的高原,大黑脸的手渐渐慢了下来,最终停住了。“你给我撅在这儿好好反省反省!”

尕尕睁开眼,悄悄回头看了看自己悲催的大屁股,却被大黑脸逮个正着:“对,好好看看,再敢偷看我笔记还让你屁股开花!”

“这也能算屁股开花啊!”尕尕赶紧拿刚才的毛巾把嘴堵上,深感这张多事的小嘴远比那两瓣无辜的大屁股更欠揍。

“哈,几个意思啊?给个标准,我继续执行?”大黑脸阴阳怪气的哼道。

尕尕急吼吼:“别别别,已经开花了,不能再打了!”

“那你什么意思!”

尕尕犹豫了一下:“其实――有一次,我把同村一个女孩儿打了,我爹知道后就用马鞭子狠狠抽我,把我这腰、屁股、大腿全抽烂了,哗哗淌血,半个多月才彻底封口。吓得我娘再不敢让我爹揍我了……”尕尕的语气中竟然还略带一丝骄傲。

倒是弄得大黑脸一头雾水:“就你这小样儿,一直那么蔫儿,还会打架?”

“嘿嘿。”尕尕笑了笑,“还不是为了我弟弟啊,那死丫头敢欺负我弟,我就得揍她!”说得虽然轻松,尕尕却没敢爬起来,一是没有大黑脸的命令,二是太久没挨过打了还真有些受不了。

聊了会儿家常,尕尕忽然眼珠一转,扭头看看大黑脸,大着胆子道:“大哥哥,和你商量个事儿呗,以后能不能给我机会也让我学学你的理论,哪怕每次看完你笔记都这样挨顿揍也行啊。”

“放!――肆……”大黑脸刚要吼,却想起了什么,赶紧压低了声音,“你才初中毕业,看得懂吗你!”

冷不丁又挨了一棍子,尕尕吃不住痛,从被子上滚了下来,却没敢叫出声。尕尕爬起身来冲大黑脸吐吐舌头道:“一知半解。大哥哥你刚开始创立这个理论的时候不也只是个初中生吗?我可是看过你早期笔记上标注的日期的。”

大黑脸一时语塞,转身去拿笔记,从书签处打开:“那好,我考考你,要是你答不上来或者答错了,一道题十下!”

尕尕勉强从床上下来,歪歪扭扭地走到书桌前,手撑着书桌冲大黑脸又撅起了紫色高原:“十道题,答错尽管打。可是如果我全对了,你就收我当徒弟。开始吧!”

“当我徒弟?我可没那么多耐心当师父!”大黑脸搬了把椅子坐在尕尕旁边。

尕尕转过身,伸手指了指被放在一旁的棍子:“没关系,你不是还有这个嘛!”

“自讨苦吃!第一题……”

……

很不错的文 感谢楼主分享

谢谢支持,不过这是原创!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