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sp万圣节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天气有点冷,但也抵挡不了男男女女出行的热情,万圣节的欢乐气氛洋溢在街道的每一个角落。有的铺面已经摆上了南瓜灯的玩具作为点缀,学校里也能看到化着鬼怪妆束的男男女女,甚至附近都酒吧都打出了“cosplay顾客打八折”的诱人优惠。

不过这些都与路上快步行走的男孩无关。

今年刚上大一的秋风,在交际方面可算不上有天份,软磨硬泡好不容易通过了校外住宿的申请,搬进了学校边上租金并不贵的酒店式公寓。虽然集体活动并不算糟糕,但他更喜欢一个人待着的感觉。

现在,他找了个借口悄悄从班级聚餐的包间溜掉,直接出门奔向自己的温馨小窝。无论是饭后更多的活动,还是女同学好看的眉眼,都没办法拦住他的脚步。

今天可是SN和DWG的决赛啊!

一边是赛前不被看好的三号种子,逆袭前两名的老大哥闯进决赛。另一边是万众期待的草根豪门,展现出了恐怖的碾压级水平。SN获胜的话,不仅意味着LPL三连冠,还将是历史性的第一次总决赛正面淘汰韩国队伍,什么魔咒,什么恐韩,都将是过眼云烟。但要是DWG赢下Bo5,就会拿到LCK三年来的第一个S赛冠军,而且还是在上海。那丢人就丢大了,苏宁要加把劲啊!

熟练的打开电脑和投屏,刚好开幕式环节。虽然骑摩托出场的K/DA女团不比当年鸟巢飞出的远古龙震撼,但加里奥翅膀下列阵的双方选手,配上现场的欢呼还是让人血脉贲张。这一刻彷佛置身现场,秋风也跟着欢呼了起来。

但是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沉浸中的男孩的思绪。“来了来了”秋风嘴里抱怨着,磨磨蹭蹭地挪过去,但那边却直接打开了门。

原来自己太激动,连门都忘了锁了么。。

“干什么呢这么吵,我在楼道都听得见。”

走进来的女孩上身的靛青色T恤外面套着白色的针织衫,这个天还穿着黑色的齐膝短裙恐怕有点冷。秋风认出来这是住在斜对面房间的李宣妍,应该比自己大上个5,6岁左右,早自己几个月搬到这里,听说是在附近的模特公司上班。一早有课的时候偶尔能看到她同样行色匆匆地出门。很巧,或者说很不巧,这是个韩国人。

实际上大学城周围的外国人并不少,在学校每天都能看到留学生,只是罕有熟悉的东亚面孔。虽然和她互相认识能叫出名字,见面的次数也不少,但还没有认真打过招呼,顶多就是“早啊”这样的附和。现在第一次开口,内容是抱歉认错么?

但秋风没能得到开口的机会,原本准备“兴师问罪”的李宣妍在看到屏幕的一刻就激动了起来“决赛都开始啦,怎么不早说”躺在懒人沙发上的优质观赛条件对电竞迷的吸引力不可谓不大,尤其是刚结束一天工作到家的李宣妍。只想不用收拾,舒舒服服地看比赛的她,满脸堆笑地向眼中的小男生提出了请求“给姐姐留个位置,待会一起看呗,请你喝饮料!”

好像有漂亮姐姐一起看比赛也不错?秋风想想觉得不坏,毕竟自己也吵到了她,这回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吧。

“嗯。”

光速赶回去收拾的李宣妍在楼道里踏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等到回来的时候已经完全变了个模样。秋风能感到自己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刚进门的姐姐,头发自然垂下到两肩,上身披着一件白色的DWG战袍,一只手伸到背后像是在整理下摆,另一只手在屏幕上划动着,脸上带着轻松愉悦的笑。职业模特的身材自然毋庸置疑,秋风的眼神不自觉地往上抬了几分。

蓝色的,么……

“快说喝什么啊,你这副呆呆的眼神在往哪看啊?”意识到自己好像确实有点过分,秋风赶紧把头转向旁边。但转念一想,这么明显的动作不是在自投罗网?

所以得尽快找个话题盖过去“我要红茶玛奇朵,温的无糖加珍珠,不对波霸。”再自律的人偶尔也想放松一回,无糖是底线也是自我欺骗。

“真麻烦呐。”点完单了的李宣妍往懒人沙发上靠了过来,但这么点大地方显然不够两个人坐的,依旧是女方打破了尴尬。

“要么你去床上看?”

虽然不是肥宅,但选好窝了就懒得动是人类的本性,秋风脸上的想法完全瞒不住面前的姐姐。“那我上去喽,从公司回来前已经洗过澡了,你就放心吧。”

李宣妍倒也不把秋风当外人,靠在枕头上先满足地伸了个懒腰,修长笔直的双腿线条非常好看。但到了介绍队员的时候又认真地盘腿坐起,毕竟这才是付出一倍红茶玛奇朵的真正诉求。

同时,秋风也在思考要不要找点话聊聊,想来想去还是比赛最合适。还不知道下次再有好看的小姐姐陪着看比赛会是什么时候呢。

“今年Damwon挺厉害的呀,G2都没拦住”

“那可不,让想看笑话的你们失望了呢”

“但我还是觉得苏宁更强,Bin那个孙悟空和船长你看了么?”

“里还是厉害,但和Nuguri选手比还差点,ShowMaker和Canyon也……”

“ShowMaker?打的还行,但这么喜欢装,有点欠教育啊,看Angel决赛怎么把他干碎就完事了!”

肆意发表自己观点的秋风一擡头,冷不防看到转过身来的李宣妍脸上不悦的神情,没敢继续话说下去。

“别人的话说完前不开口是基本礼仪吧”对方说出的话里几乎没有温度“我看你倒是蛮欠教育的。”主动开口换来的却是尴尬的无言,所幸刚好到来的BP阶段成了困境下的台阶。

“放潘森艾希,你们挺有自信的啊?”面对身边的挑衅,曾经粉碎过TES的猴子给了秋风几分底气“看Bin表演就完事了。”

奖杯就静静地躺在在台上,谁都想跨越那道拱门成就霸业,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的观众们用忘情的呐喊宣泄内心,但公寓里的两位可不敢扰民。

“我们来打个赌吧”

“啊?”

“一局一算,要是SN赢了,我答应你一个不算过分的要求,但如果DWG赢了,你也一样。”

秋风没有反对,这样的赌注听上去有点意思,大家应该都有分寸,

开局后,线权被DWG牢牢掌握,虽然先杀了Nuguri拿下一血,但SN丢了不少龙,几波慎的大招拿来防守有点亏。Canyon男枪来的时机刚好,Bin想换寒冰失败,但第二波Sofm和蛇蛇配合双杀打野和ADC,让秋风难得振奋了起来,宣妍嘴上不慌,眉头也微微皱起。

但接下来决定胜负的火龙团直接逆转了双方的表情,第一波猴子被潘森单防还赔上了EZ,回到正面沙皇非常漂亮的推离完美只差一个Ghost,但就是这个肆无忌惮的寒冰给了苏宁毁灭性的打击,所有队员都倒在了箭矢下,覆活进场的Bin没能重塑奇迹,完成收割的发条寒冰直接起飞。

远古龙团是个机会,虽然牺牲了不少人,但对手的潘森寒冰也被击杀。“EZ这个位置有点怪……唉!发条!”

能否把握机会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这次成为英雄的是ShowMaker。还没来得及评价位置是否恰当,最后一位带着远古龙buff的苏宁英雄就倒下了。李宣妍喉咙里滚出些许放肆的笑声,带着玩味的眼神看着目光呆滞、瘫倒在懒人沙发上的小弟弟。

“这个拉球,这个走位还可以吧?”

DWG稳的让人窒息,SN根本找不到机会,期待的大圣爷翻江倒海的场景结局投射到现实只能是屡被单防。“互换后排能打”听上去更像是自我安慰。看到BeryL一记1024暴击伤害带走Angel的一刻,秋风心里很清楚,没机会了。

倒是享受着比赛的韩国姐姐还在鼓励,虽然听上去让人更添堵“没结束呢,还有机会,当年SKT不也翻了EDG么?”

“好的,那么你输掉打赌的惩罚是,我要你趴在我腿上看比赛。”

“啊?”

“因为你对我的无礼,以及对我喜欢队伍和选手的不尊敬,我要好好教训你一顿!过来,趴到我腿上来!”

本来以为只会是帮她打扫卫生、请吃饭,或者叫声“好姐姐”,但现实往往出乎人的的意料。趴在腿上,是干什么?

咚咚咚的敲门声算是暂时拯救了秋风,看比赛太专注甚至忘了点过外卖这件事,不过到得迟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刚好可以装傻避一避。

“要喝两口么?喝完了快趴过来。”

“啊?什么啊?”

“你听到了,别装傻,快过来!”

从靠在床上变成了坐在床边,宣妍的眼神中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不轻不重地拍了拍自己的膝盖示意。看到秋风还在装傻,轻轻一笑直接拉过了他的手“很好!”

“啪!”

被拉过去按在大腿上,秋风的上半身趴在床上,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身后的疼痛就让他羞红了脸。这个季节大家并不会穿多厚的衣服,所以薄薄的裤子并没办法起到什么遮挡作用,而且这看上去不像开玩笑啊?

“喂,真打啊?”

回应他的是左右两边各一下重重的巴掌“你觉得我不该生气是么?”感受到腿上的男孩有些抗拒,她继续边落下巴掌边发出威胁“看来得让你第二场边喊疼边看比赛喽~”

屏幕上弹出本场MVP ShowMaker的字样,这也让他的粉丝精神一振,反映到手上就是更加响亮的巴掌“这一下是为了ShowMaker选手的!”

隔着裤子的巴掌能带来的疼痛感相对有限,更让人觉得尴尬的是羞辱感——明明是来自己房间看比赛的“客人”,结果却用着主人般的手段教训自己,理由还说的有模有样。秋风开始后悔没有多去健身,因为他发觉自己面对身边的姐姐几乎没有反抗的能力,微微挣扎并不能阻止自己的屁股继续遭罪。

大概十几二十下之后,他被放开了,但对方早就计划好了,不可能这么轻易结束。“看你有东西喝我还有点馋,我回去一下,等比赛开始了再收拾你。”

秋风大可以反锁上门终结这“悲惨”的命运,但他心里还是想着翻盘。从第一局来看,两边差距并不大,要是苏宁赢了的话双方位置就可以调换。逃避不是面对LCK的办法,他选择相信SN。

李宣妍带回了一个红色玻璃瓶,秋风能辨认出这大概是楼下便利店卖的石榴汁。只能说愿赌服输,趴回去的时候比刚开始自然多了。作为“奖励”,补上的几巴掌几乎没啥力道,但大姐姐的鬼点子总是不缺的。

“来猜BP吧,猜对了就饶你一回?”

两边出了前三个英雄,Ban选也差不多结束了。双方后两个英雄不算好猜,解说的提示有时候会是误导。

“皇子?千玨?”

“最后应该是船长吧”

结果先出了SofM的狮子狗,最后的剑姬更是让两人都发出了“喔?”的惊呼。这是靠常规思路根本推断不到的选择,所以少受皮肉之苦自然是不可能。

“自己赛区的队伍都猜不出来,还算什么粉丝哦!”

“这能猜到就有鬼了,嗷,疼!”趴着看比赛没问题,但趴着边挨打边看比赛真的有点折磨人。不过在比赛开始后,双方都更加专注于局势,心不在焉的巴掌不疼不痒,但倒也不算难受。

情况难言乐观,上路要不是Bin谨慎估计就送出一血了,该打出优势的下路没能如愿,反倒被对面先吃了镀层。虽然先拿到了龙,但比赛的主导权还是在DWG手中。

更不妙的是,突然来到的暂停时间给了李宣妍把精力重新放到秋风屁股上的机会。心情美丽的惩罚者认真落下的巴掌可不轻松。似乎有点不尽兴,她开始扯动起大腿上男孩的裤子。

“现在可不仅是打赌,还是在惩罚你,怎么可能让你穿着裤子挨打?手拿开!”秋风扭过身来想要阻止,但直接被抓住了手腕按了回去。

“你,别太过分!”得到的却是干脆地一脱到膝,露出了男孩贴身的灰色内裤,自己上次在异性面前暴露到这种程度,可能还是小学时和父母一起睡觉的时候。今天在一个,刚刚算是熟人的异性面前,还是挨揍。

隔着裤子打上去的声音,只剩内裤后的拍打声更加清晰,带来的痛感也更加的明显。而且因为是暂停时间,注意力可以全部放在惩罚,或者说“履行赌约”的过程。如果说之前更多是觉得羞,现在就确实会让人感到痛了。左、右、左、右,李宣妍有力的巴掌交替落在秋风两瓣臀上,每下扇打都让臀肉微微陷下去。至于秋风的感受,成片成片的刺痛感后微微有点发麻,但很快又被新的疼痛覆盖。不到五分钟的暂停时间里到底挨了多少下?秋风记不清了,只感受到层层叠叠的痛,交织间让人不自觉地想闪躲。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但这种大胆的尝试换来的只有夹着风声的更迅疾而猛烈的两下,让人忍不住呼痛。等到比赛重新开始的时候,男孩的内裤边缘已经透出一点微微的粉,有向脸上颜色靠拢的趋势。

“哟,一血了!”秋风恍惚间觉得自己像是犯了错的焕峰,被给了重重的一巴掌。2000经济差,DWG经济全员领先。

先锋一波团,蛇蛇的先手直接秒掉了Canyon!Nuguri也倒在密集的火力下,ShowMaker捡了灯笼但还是被SofM追上收掉。虽然又是心急又是不甘的巴掌再度落下,但SN粉丝现在是毋庸置疑的“痛并快乐着”。

虽然ShowMaker再被秒了一次,但大龙团双杀对手双C的表现还是让局势变得惊险,已经有三次阵亡的烬装备落后对位太多了。但没多久,下路带线的卢锡安被剑姬找到,“打不断”的预判在无懈可击的操作面前出现了偏差。要不是受制于人,他估计就直接跳起来喊出声了。

但接下来中路、龙团加上二塔的三波,Ghost三分钟连死两次,ShowMaker也再次被Bin砍瓜切菜般解决。三波下来,SN在经济上已经完全反超了DWG,而制胜之策似乎是韩国队最熟悉的41战术。眼见优势成空,焦躁李宣妍只能拿眼前的屁股发泄。明明占尽优势,却一次次把机会拱手相让。

“轻点哦,姐姐,待会该轮到我了!”

正面最后一波,DWG第一波伤害没能完成击杀,撤退已经来不及了。剑姬穿花落叶般在战场上闪转腾挪。先是最肉的奥恩,然后是寡妇和卢锡安,全场补刀最多的厄斐琉斯被蒸发后,表现无可指摘的锤石也成了背景板。秋风疯了一样地捶打着床,看呆了的李宣妍忽然想到自己成了输掉赌局的那位。双方眼神碰撞的一刻,一边带着“大仇得报”的坏笑,另一边则是咬着嘴唇涨红了脸。

“第二局你赢了,想要我怎样?”

“那还用说么,过来吧。”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