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樱若添翎
本文为《一生有你 4》的后记
本文为《一生有你 6》的前篇

第九章 荨麻疹

自上次的痛打之后,我过着神仙般的日子,每天睡到自然醒,到了饭点也不用下楼吃饭,哥准时把饭菜端上来喂我吃。每天给我上药,屁股已经不怎么疼了,但是留下的痕迹还是很明显。哥每次上药都很是自责,说打太狠了。有一天上完药,哥拎着藤条进来,我条件反射地蹦起来,一脸恐惧,“哥,你•••你拿藤条干嘛,我没犯错吧。”

哥直接把藤条折断,扔地上,抱住我,“雪瑈别怕,这藤条是太残忍了,哥把它折断,以后都不用了。”

我开心地钻哥怀里撒娇,“哥你太好了,丫头爱死你了。”

这之后,伤好了,我还是每天都懒在家里,哥布置的任务不是很多,我每天就是写写作业,看看书,有时候哥还允许我上会网,我发现我已经走向宅女的道路了,哥让我没事出去运动运动,我都懒的动弹,哥倒也没强迫我。

就这样一周后,一天早上起床,突然觉得脖子后面有些痒,我只是伸手挠了挠,并没怎么在意。敲敲哥的房门,没有回应,一个人到厨房去,陈婶正在收拾刚买的菜。

“小姐起床了,稍等下,陈婶去给你准备早餐。”

我甜甜一笑,“好的,谢谢陈婶,陈婶知道哥去哪儿了吗?”

“少爷说有事,早早就出门了,让小姐在家好好的,今天的任务放在少爷桌子上了,小姐一会儿去拿就好。”

没有哥陪着吃早餐,总觉得莫名地不开心,脖子后面也越来越痒,心情很是烦躁。管陈婶借了手机拍脖子后面,想看看到底怎么了,结果是一片红红的,突起大块的扁疙瘩,我有些担心,想出门去买点药。

陈婶看到我,问:“小姐要出门吗?”

“嗯,我脖子后面不知道起了什么,想去药店看看,买点药。”

陈婶走过来,看看我脖子后面,担忧地说:“看着像是什么过敏,小姐去医院看看吧,随便买药不好。”

医院对我来说是非常恐怖的地方,从小就害怕医院的我,怎么可能会主动去医院,“不用啦,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药店的人也都懂,买点药抹抹就好。”

到了药店,买了个药膏,是治过敏性皮肤病的,估计能好使。到了家,自己抹上,感觉凉凉的,很舒服,就开始写哥布置的任务,没写多一会儿,又开始痒,还感觉很热,随后肚皮也痒,我掀开衣服一看,肚皮上也跟脖子一样,起了一片片大扁疙瘩,越挠越痒。站在镜子前,扭头看后背,也起了很多,不自觉皱起眉头,开始担心,终究拿起电话拨给哥,“哥。”

电话那头响起熟悉的声音,“嗯,雪瑈怎么了?”

“我,就是身上起了很多扁疙瘩,越起越多,还特别痒,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陈婶说可能是过敏,我买了点药抹也不好使。”

“丫头乖,别担心,哥马上回家。”

“好。”听哥要回来,安心了不少,只是身上痒的难受,在屋里走来走去。

没过多久,哥赶了回来,看了看我身上起的疙瘩,一脸担心,又摸摸我的额头,“不发烧,除了身上痒,还有没有其它不舒服的?”我摇摇头。“那还好,走吧,哥带你去医院看看。”

一路上,我都愁眉苦脸的,哥一直安慰着我,“雪瑈,没事的,也不是什么大病,有哥在呢啊。”

我撅着嘴,“哥,我害怕去医院。”

“丫头,你都多大了,还害怕医院。”

“就是害怕啊,我妈说我小时候一进医院就嚎啕大哭,一出医院立马就好了。”

哥笑着逗我,“你要是现在还进医院就哭,那哥可得考虑下要不要离你一百米开外,太丢人了。”

“哥,你怎么这样嘛,你嫌我丢人,不管我了啊。”

“逗你的,不管谁,也不能不管我们家小朋友啊。”

“我不是小朋友!”我抗议着。

“好,不是小朋友,一会儿不许哭鼻子哦。”

这样一路到了七院,是D市最有名的皮肤科医院,挂了皮肤科的专家号,坐在长椅上等着叫号。现在好的医院就跟菜市场一样人山人海的,我靠在哥的肩膀上,手忍不住去抓身上痒的地方,哥一直陪我说话,转移我的注意力。等了快一个小时,终于听到了“请乔雪瑈到3号诊室就诊。”这对我来说,真是神仙般的声音啊。

哥陪我进了诊室,跟医生说了病情,医生看了看我身上起的疙瘩,很快确诊是急性过敏性荨麻疹,给开了一针消炎抗过敏的屁股针,还有口服的冲剂,抹在皮肤上止痒的药,和贴在肚脐上的药,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药,因为我已经听不进去医生说什么了,我的精神完全在那针屁股针上,印象中我很少打针,甚至去医院的次数都是屈指可数的。据我妈说,我小的时候,一去医院,得好几个人跟着,打针的时候一堆人按着才行,哭的医生都头疼。大一点的时候小病都不去医院,实在不行才去,打针对我来说实在是太过恐怖的事。

跟着哥出了诊室,往注射室去,到了门口,我停下脚步,没勇气进去了,拉住哥的手,一脸恐惧,“哥,等一下,先别进去。”

哥好笑地看着我,“丫头,你都快18岁了,别告诉你怕打针,羞不羞啊。”

我钻哥怀里,“人家就是怕嘛,晕针不行啊,哥,不打针了好不好?回家吃药就行了。”

“不行,不许不乖,这针是消炎抗过敏的,必须打。”哥眼里透着不可抗拒的神情。

我从哥怀里出来,蹲在旁边的墙角处,双手拄着下巴,撅着嘴。

哥把我拉起来,我反射性的捂住屁股。哥好笑地摇摇头,“不打你啊,看把你吓的,过来坐着,哥陪你聊聊天。”

被哥拉着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我烦躁地摆弄着手指。哥摸摸我的头,“打针有这么可怕吗?”

我鼓鼓嘴,“有。”

“打针比打屁股疼?”

“这个嘛,还真没有。”

“没有你怕什么,针打在屁股上,你又看不到,也不怎么疼。”

“那没准很疼呢,听说有的针推药的时候就特别疼,扎完还疼好几天呢。”

哥无奈地起身,我拉住他的袖子,“哥,你干嘛去?”

“去给我家小朋友问问这针疼不疼?”

“啊?别啊,多丢人啊。”

“你还知道丢人啊,不问的话,咱就直接进去扎吧,扎完了好回家休息啊。”

我晃着哥的袖子撒娇,“不嘛,再等会,再等会。”

“我看这样吧,找个地方,我先揍你一顿,屁股打疼了,一会儿扎针就不感觉疼了,这招是不是不错?”

我白了哥一眼,哥又腹黑了,“哥,你能不能出点高明的招。”

“对你,软的不好使,只能来硬的。”说着,直接半拖半拽把我弄进了注射室。

护士看了眼单子,然后取来一个托盘,上面放着药瓶和针管,此时,要不是哥硬拉着我,我一定会逃跑。眼看着护士拿出针管,扎到药瓶里把药抽出来,然后轻轻推出空气,有一点药喷出来,泛着光的针头格外吓人,我不自觉往远处靠。护士带着口罩,举着针,说:“来,裤子脱下去点。”

我害怕地不敢行动,哥开口问:“这针疼吗?”

“不怎么疼的。”

哥摸摸我的脸,“护士都说不疼了,雪瑈乖乖的,扎完就好了。”

我不情愿地解开腰带,退下裤子,露出二分之一屁股,哥抱着我,抚摸着我的后背。我闭着眼睛,感觉护士先用棉花消毒,很快针就扎到肉里,只是轻微的疼,比起哥的巴掌都差远了,真是白担心害怕了。扎完针,哥拉着我走出注射室,把医生开的药取了,带着我回了家。

到了家,哥先把贴肚脐上的药给我贴好,刚贴上去凉凉的,倒是没别的感觉。冲剂要等饭后喝,哥让我先躺在床上休息。

拿出哥出的题,想着做一做,刚做了两道,身上又开始痒,手忍不住去挠,越挠越痒,闹心地再屋里乱转,有挠墙的冲动,哥进来看到的就是我窜来窜去,乱蹦的场面。

“你这是干嘛呢?”

我一脸苦瓜相,“好痒啊,难受死了。”

“刚刚不是拿了抹的药吗?哥给你抹点,抹上就能舒服了。”说着拿来药,白色的液体,干了之后变成白色粉末状。哥把药倒在手心上,一点点给我抹着,抹上后,感觉身上冒凉风,真的很舒服。

中午吃了饭,哥冲了药给我端进来,“来,雪瑈把药喝了。”药味道有些怪,不过比起中药,可是好喝不知多少倍。

本以为喝了药,打了针,会有好转,没想到却越起越严重,甚至手上,脚上,脸上,眼皮上都是,到了晚上,脚都肿的不能走路,身上不止是痒,一挠已经开始疼,哥眼里满是心疼,守在我的床边,一遍又一遍给我擦着药,擦过药好不容易能睡上一会儿,没多久就又难受的醒过来,哥在床边一直都没闭眼,心疼地抚摸着我的头。

到了半夜,突然发烧,哥急的叫醒我,我迷迷糊糊地听到哥说:“雪瑈,你发烧了,这样不行,哥再带你去医院看看。”说完扶起我,叫来陈婶给我换好衣服,直接把我抱进车里。

到了医院,挂了皮肤科的急诊,医生看了之后说让先去内科看看,怕起到肺里引起的发烧。哥又带着我去内科看,我的脚肿了,不方便走路,哥一路都抱着我,我靠在哥怀里,清楚看到哥脸颊流淌的汗。

到了内科,又是一顿检查,还好没有起到肺子里,只是轻微低烧,让回皮肤科看。哥又抱着我回到皮肤科,医生说,起的太严重了,得打点滴,加了退烧的和助睡眠的药,还加了激素。哥问怎么这么严重,医生说是因为免疫力太低,有些东西就会暂时性过敏,吃了这些东西就会引发。建议查一下过敏原,现阶段要规避这些。

哥带着我去抽血查过敏原,我害怕地把头埋哥怀里,哥轻声安慰我,“雪瑈不怕,不疼的,马上就好了。”

抽完血,哥又抱我去点滴室打点滴,躺在床上,药劲慢慢上来了,我也总算能睡的安稳。睡梦中感觉有人抱起我,他的怀抱很温暖,在他怀里蹭蹭,继续睡。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哥坐在我床边,看我醒过来,微笑着说:“雪瑈醒了,感觉好点了吧,哥去给你熬点粥喝吧。”

我拉住哥,“哥一晚上没睡吧,昨晚哥一直抱着我跑来跑去,各种检查,一直守着我,辛苦哥了,哥一定很累了,快去休息会吧,好心疼哥。”

哥握着我的手,“傻丫头,哥年轻力壮的,能有多辛苦,看你能安稳的睡觉,现在状态也好多了,哥就放心了。乖乖躺着,哥去给你熬粥。”

喝着哥一勺勺喂的粥,看着哥一脸温柔的样子,突然很多记忆涌入脑海,这些日子哥的关怀与疼爱,让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幸福,想着想着竟不自觉地流泪,哥吓了一跳,紧张地问:“丫头怎么了,是不是哪又难受了?”

我轻轻摇摇头,“没有难受,就是感觉哥对我太好了,忍不住流泪。”

哥宠溺地捏捏我的脸,“真是爱掉金豆豆,哥不对你好,还对谁好啊。”

我笑着钻哥怀里,就是这样的怀抱,让我觉得格外的温暖与安心。

之后一周,哥找了私家医生每天到家里来给我打点滴,身上的包慢慢退下去,荨麻疹终于离我远去了。

这些天虽然被这病折磨着,可是也让我更多的感受着哥对我的呵护,我想我已经越来越离不开他了。(本章完)

第十章 锻炼身体

早上,我睡的正香,感觉有人捏我的脸,我一挥手,继续睡。耳边响起哥的声音,“雪瑈,起床了。”

我翻了个身,没有睁开眼睛,懒懒地问:“几点了啊?”

“五点。”

烦躁地用被子蒙住脸,嘟囔着:“才五点,干嘛叫我起床。”

哥拽走被子,直接抓住我两只胳膊把我拉起来,捏住我的脸,“忘了医生说的话吗?你起荨麻疹是因为免疫力太低,快起来,哥带你锻炼去。”

软软地倒哥怀里,眼睛睁不开,“好困,再让我睡会吧。”

“你是不是又想哥用传统方式叫你起床啊?”哥威胁着。

在哥怀里哼唧,“不嘛,那哥抱我去洗漱吧。”说着张开双臂,仍旧不愿睁开眼睛。

“好,我上辈子一定欠你的,天天得伺候你这小祖宗。”哥把我抱到浴室,亲自挤好牙膏,倒好水,把牙刷递给我,逗着我,“自己刷,眼睛睁开了啊,别刷鼻子上去。”

“我倒是想刷哥鼻子上去。”

哥戳戳我额头,“好好洗漱,我去楼下,别再给我墨迹,小心你屁股。”

我冲哥吐吐舌头,洗漱完,换好衣服下楼,跟哥一起出门。早上的空气很清新,呼吸起来感觉心情舒畅。哥拉着我,“来,哥陪你一起跑步。”

跑了没几分钟,我就懒了,不想跑了,坐在小区长椅上。哥把我拉起来,“这才跑几分钟啊,快继续。”

“哥,跑步太累了,你自己跑吧,我不要跑啦。”

“雪瑈乖,再跑一会儿,锻炼身体对你有好处啊,哥又不是害你,你想想之前起荨麻疹多痛苦啊,哥陪着你,锻炼锻炼多好。”哥好言好语哄着我,我仍是懒的不爱动,还耍赖,“我不跑,就不跑。”

哥的脸色有点冷,我却丝毫没有察觉,懒散地靠在长椅上。哥转身走向长椅旁的树,伸手折了一根粗树枝,拔掉上面的叶子,我一看立马反应过来这架势不对劲啊,拔腿要跑,哥呵斥住我,“站那!”

知道哥生气了,不敢再跑,老实的站在原地,手不自觉地捂住屁股。哥走过来,甩了甩树枝,冷冷道:“跟你好说好商量不听是吧,非得把我惹生气了,提着东西过来揍你才肯听话吗?”

我咬咬嘴唇,摇着头,“哥,我乖乖锻炼,别打,还在外面呢,多丢人啊,哥要打,回家打好不好?”现在在我看来,面子比屁股重要。

“行,给你留点面子,回家再收拾你,跑步去。”

不敢再多言,绕着小区跑了好几圈,累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哥终于放过我,可是该死的,我看到了什么?哥竟然把刚刚折的树枝也带回家了。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家,歇了一会儿,哥叫我下去吃饭,刚要坐下,哥淡淡地说:“站着吃。”

“哦。”撇撇嘴,为了我的屁股,乖乖听话吧。一顿饭吃的我胆战心惊的,哥吃好了饭,直接坐着抬头瞪我,“自己说还敢不敢不乖乖锻炼了,需不需要我再给你长长记性。”

“不敢了,哥,我以后肯定乖乖锻炼,已经长记性了。”我诚恳地跟哥保证。

“这次饶了你,再有下次,不跟你废话,直接戒尺伺候,或者让你尝尝树枝什么滋味。”

听到戒尺,树枝,我的屁股一紧,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哥,我真不敢了,没有下次了。”

“行了,回屋学习去吧,开学就高三了,别因为放假太过松懈,前几天生病一点没学习,之后要补上。”

“知道了。”终于得到宽恕了,赶快溜回屋里。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