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打屁股
本文为贫乳肥臀原创,如您有好的作品,欢迎通过此页面投稿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许青青答应了妈妈会在一家人晚饭后洗碗和收拾厨房,妈妈和爸爸出门过二人世界去。然而等到二人回家后,却看见许青青仍穿着围裙站在橱柜前,而水池里的碗碟完全没有清洗。原来是许青青在爸妈离开家后,自顾自地玩起了手机,等到爸妈的钥匙插进了门锁,许青青才从沙发上蹦起来赶忙穿上围裙。

许青青的爸爸妈妈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个贪玩的女儿已经不是第一次拖延家务和功课了,而她的屁股也不是第一次由于贪玩被教训了。许青青穿着围裙,又要捡起手套戴上,忙向爸妈保证:“我就玩了一会儿手机,我这就洗碗,我保证很快!”

“我的女儿,你应该在我们回家之前就把厨房打扫干净,而不是现在。”许青青的妈妈冷漠地说道,语气让女儿小腹里一阵发酸,仿佛是憋尿很久要尿出来。“现在,女儿,你应该脱下裤子,把你刚才懒惰的两瓣儿屁股蛋露出来,让它为你的拖延症承受你应得的惩罚。”妈妈命令道。

许青青害怕地看向爸爸,得到的却是爸爸戏谑的眼神。“女儿就交给你来管,她这点毛病还用不上皮带或者板子。”许青青听到爸爸这样说,就像是坠入了冰窖里,两瓣屁股不由得夹了起来。爸爸的皮带,和板子,是许青青的噩梦。在初中时一次因为偷钱的惩罚中,许青青显示被妈妈用钢尺子把两只手打得通红,然后被爸爸按在沙发扶手上,屁股让皮带抽成了绛紫色。许青青哭哑了嗓子,屁股肿得像两个小山包,请了两个星期的假没去上学,足足在床上趴了一个多星期才能下地走路。中考成绩公布的时候,爸爸的板子又让许青青的暑假乖乖地在床上度过了,那一次的板子,数目是许青青离考上八中的分数差算的,一共八十八记板子。前四十记板子实打实地抽在许青青两片屁股肉上,活生生将女孩屁股坐凳子的两个腚尖儿给打平了。屁股开花的许青青嚎哭着求饶,求爸爸暂时放过自己的屁股。然而爸爸却不肯等到第二天继续惩罚,将剩下的四十八下,分给了女儿的大腿和屁股下缘。许青青原本圆挺上翘的屁股蛋和大腿的交界处被板子的抽打得模糊了,和被抽肿的大腿紫肿成了一片,臀下的两条褶儿消失了一个多星期。肿大的两瓣屁股和两条腿只能大大地张开来晾着,不能弯曲也不能盖上一点衣被。即使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也得挨着羞耻,光着被打烂的屁股养伤,不然那剧烈的疼痛会随时让许青青屎尿俱出。

许青青今天虽然不会被爸爸用那么严厉的手段惩罚,但是妈妈也不会轻易地放过她。事实上,妈妈教训女儿的次数远多于她爸爸。许青青上高中以来,妈妈便对她要求近乎严苛。每天在上床睡觉前,妈妈都会到女儿房间里,检查女儿的作业,并且听女儿汇报今天的学习情况和老师的反馈。如果哪里让妈妈不满意了,妈妈就会用摆在许青青床头的短柄檀木发刷,重重地抽打女儿的光屁股。许青青上身趴在自己床上,下半身交给妈妈教训,每次的惩罚都没有具体数目,就是要打到许青青哀嚎着承认错误,保证以后能改,不再扭动屁股也不再乱踢腿,规规矩矩地撅着屁股挨打的时候,妈妈才会进入最后的报数抽打。许青青必须将最后的二十下发刷,清楚地报出来让妈妈听到,如果报错或者漏报,就要从头开始挨。许青青从上高中以来,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晚上,是带着肿得提不上裤衩的两瓣儿屁股上床睡觉的了。

今晚本是周六,许青青可以不用汇报学习情况,可是由于忘记了刷碗,她的屁股又要有麻烦了。爸爸回到房间后,起居室内只剩下许青青和妈妈,在妈妈严厉的目光下,许青青把手伸进了裤腰。女儿在家的衣着妈妈没有规定,但是那些暴露撩人的衣服许青青也不敢在家里穿,她今天穿的是她初中学校的松紧带校服裤子,裤子规规矩矩,但是却遮盖不住女孩的青春气息,翘挺的臀部将裤子撑起,下边松散地是长时间坐在桌前磨得褪色且薄的臀下缘部分。许青青将宽松的裤子褪下去,露出了内裤包裹的饱满的屁股,许青青的心揪了起来。这条内裤可能会惹恼妈妈,它太小了,几乎包不住女孩的发育得浑圆的屁股。两瓣屁股的侧边露了出来,臀部下缘也远在内裤包裹之外。

在学校里,即使是穿着校服裤子,也能看出女孩饱满臀部的曲线在内裤的印痕之外。这是许青青的一点小心思,她的翘屁股可让不少同龄的在校生神魂颠倒,可如今却暴露在了妈妈眼前。许青青停下了动作,对于一个上了高中的女孩来说,虽然是在家,但是在起居室里脱下内裤,将屁股和私处都露出来,实在是太羞愧了。许青青夹紧两瓣臀部肌肉,两只手下意识得聚拢在前边羞不能见人的部位。妈妈则毫不留情地命令道:“转过去!脱光屁股!”许青青赶快转过身去,毕竟比起用前面的羞处对着人,用屁股蛋对着妈妈还更容易接受。由于害羞,许青青缓慢地把手插进腰两侧,扭扭捏捏地拉扯着内裤,却怎么也不见女孩的屁股露出来。女儿不知道的是,妈妈已经失去了耐性,她箭步上前到女儿身后,一把拉住女儿裤衩后腰把它向下扯掉,女孩白花花的两瓣屁股瞬间暴露出来。许青青吓了一跳,内裤的两边从手里被抽走,屁股上登时一凉,她知道自己完全光屁股了,内裤顺着大腿滑落到脚边,落在校服裤子上,许青青的脸红到了脖子根,急忙用手去捂屁股。然而十八岁的姑娘,屁股已经发育得丰满圆润,两只小手有目标地捂着见不得人的肛门和私处,好像客厅里有无数眼睛在背后盯着似的。

妈妈则一点不体谅女儿的害羞,她一把打开了许青青的手,紧接着“啪!啪!”两巴掌抽在女儿光裸的两瓣儿臀上。许青青屁股蛋上像是炸开了两个爆竹,一瞬间臀瓣儿上痛得又麻又辣,两条腿哆嗦起来,手也下意识举起来,在脑后交叉。妈妈训斥道:“反正你的臭屁股也没让这条裤衩遮住,你害羞什么?你不是爱露着么?今天就让你露个够!”

许青青的脸红得像是被痛打过的屁股,几乎要滴出血来,她的内裤小心机被妈妈戳穿了,妈妈会怎么惩罚她?会不会对她用女儿刑?许青青不敢想,她不敢再激怒妈妈,免得今晚自己的屁股处境升级。

“啪啪啪!”连续的三下落在许青青左半边屁股上,一下比一下更响亮,许青青身子向前倾,差点摔倒。妈妈左手扶住女儿的下腹部,冰冷的手贴着女孩热烘烘的小肚子,让许青青浑身一激灵,精神上的紧张让屁股上炸开的疼痛更加鲜明。“啪啪啪!”右边屁股上又是连续的三下掌臀,让女孩身后的圆球颤抖起来,剧烈的疼痛让女孩的腰背向后拱了起来。许青青手按捺不住,想要去遮自己火辣辣的屁股,却被妈妈厉声喝住。“你敢揉!今天我就打烂你个小妮子的骚屁股!”这句话的作用是如此明显,以至于许青青的手僵在了半空,尽管屁股上的疼痛依旧喧嚣,女孩清楚地知道,屁股被打烂是什么意思,甚至,在自己写作业的写字台的玻璃板下,还压着自己被打烂的屁股的照片。那是爸爸特意拍下来冲洗出来给女儿提醒用的,告诉许青青,如果触犯了底线,屁股打烂是随时的事情,不管女儿多大了,在哪里,只要触动了底线,就是屁股开花!

“手撑着碗柜,屁股向后撅!别让我托着你,挨打还能让你舒服了?”妈妈命令道,她要让许青青接受正式的惩罚了,既是为了她的贪玩偷懒,也是为了她那条轻佻的内裤。

女孩手撑住橱柜,将腰向下塌,屁股也就随之向后翘起,她知道,要是想让自己的屁股少受点罪,服从命令才是上策。许青青摆好了姿势,妈妈却迟迟不动手,这让女儿摸不着头脑,心里害怕屁股挨打,又不知道妈妈的巴掌怎么还不落到自己的屁股蛋上。就这么撅着,十八岁的大姑娘在自家的厨房里,长裤和内裤都落在脚边,穿堂的冷风慢慢吹过许青青光着的屁股,渐渐冷却刚才几巴掌造成的温热。“两腿分开!”妈妈冷冷地命令到。“是。”女儿不敢不从,她慢慢分开两腿,但裤子和内裤仍缠着女孩的双脚,被慢慢地拉长,少女褪下的内裤被抻开,裆部的微黄色暴露出来。许青青羞愧难当,知道妈妈看在眼里,自己却丝毫无法补救,太羞耻了!随着两腿分开,女孩的私处也渐渐露出来,在穿堂风中被带走热量,那敏感的部位是女孩的秘密,此刻却感受到凉风拂过的羞耻,这挨打之前的“晾臀”,是许青青妈妈为女儿特地准备的前调,让女儿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惩罚中。这个过程越煎熬,女孩就越能记住这次教训,记住在厨房里被要求脱下内裤,在微风中吹凉濡湿的阴部,以及,即将到来的,在妈妈的手掌下,屁股再一次被抽得红肿、火辣、不堪触及。

妈妈把手抚在许青青的屁股上,女儿的屁股经过几分钟的暴露变得凉凉滑滑的,由于害怕,女孩两条腿不住地抖动着。妈妈仔仔细细地抚摸着女儿圆滚滚的臀瓣,刚才的几巴掌在这只小屁股上留下了浅浅的红晕,到现在已经被消化得几乎不见。这就是女孩身上青春的魔力,几巴掌根本不能让她们记住什么,她们的屁股会在转眼间恢复原样,她们的记性也不会变好。除非,你让她们的屁股帮她们记住。妈妈深知女儿记吃不记打的个性,决定要让姑娘记住这次教训。在妈妈右手的抚摸下,女儿圆润光滑的两瓣屁股紧张地翕动着,两瓣屁股夹紧又缓缓松开,等待着妈妈的抽打。

“我劝你在挨打的时候不要大呼小叫,现在正是每一家人晚间休息的时候,要是他们谁好心来说情,你的屁股可就成了展览了。”妈妈警告道。许青青一阵眩晕,这栋楼里住着学校同年级好几个同学,墙壁的隔音又没有多好,自己被妈妈扒光屁股教训要是传出去,自己可就什么颜面也没有了!

许青青点点头,答应道:“是,妈妈,我不敢大哭大叫,请您教训我吧!”

“教训你哪里?”妈妈不饶地逼问。

“教训我…的屁股。”女儿羞愧地回答。

“你的屁股怎么准备挨教训的?”

“我的屁股…被扒光屁股挨教训…”许青青羞愧到了极点。一个高中女生,在自己家里,两瓣儿屁股和羞处最大限度地暴露,等着妈妈给予惩罚。

“谁要被扒光屁股挨教训?”妈妈不打算轻易放过女儿,她要让利用羞愧,摧毁女儿的骄傲,在爸妈面前,只有服从的份。

“许…青青的…屁股要被扒光了挨教训。”被迫说出自己的名字,女孩恨不得有个地缝儿钻进去,逃离这羞愧的场景。

“大声回答!”妈妈吼道,一边拧起女儿腰上一块皮肉,旋转了将近一周。

女孩被剧烈的疼痛击垮,她大声喊出来“许青青!是许青青的屁股要被扒光了挨打!是许青青的臭屁股要被妈妈打!”

妈妈满意地见了点头,看着女儿因为疼痛扭动着身体,屁股一扭一扭地像是在讨打,头则因为羞耻深深地低垂着,被头发遮住了面庞。

可能是妈妈最终满意了,许青青的尊严同时也被妈妈打掉了,妈妈开始了惩罚。只见妈妈左手用力压下女儿的后腰,右手高高扬起,女儿的屁股不敢乱纽,但是屁股肌肉一紧一松地紧张着。妈妈看准许青青臀瓣儿放松,狠狠地对着女儿右边屁股抽了下去。“啪!”清脆的声音炸开在女孩右屁股蛋儿上。“啊!”女孩不禁失声尖叫。“啪!”更响亮的一声由妈妈的手掌和女儿左边臀瓣儿发出,这一记更快更狠,是女孩右半边屁股刚挨过以下后紧接着的抽打。许青青的尖叫被更剧烈的疼痛打断,变了音调。两瓣屁股上痛得发麻,麻后是鲜明的疼痛。

“啪啪、啪啪、啪啪。”妈妈的巴掌在女儿两片屁股蛋儿上翻飞,快速又着力地抽打着女儿的屁股。“啪啪、啪啪、啪啪。”连续地抽打让许青青得不到喘息,右边屁股刚挨了一记,紧接着是左边屁股,疼痛在左右两个屁股蛋上连续炸开,根本来不及绷紧肌肉,屁股上就是下一记掌掴,紧接着又是下一记。“啪啪、啪啪、啪啪。”妈妈的手臂纤瘦却有力,每一次扬起手都将全部力量传给手腕,通过手掌重重地抽在女儿两瓣臀上。这是每一个女孩的母亲都掌握的打屁股技巧,每一个有家教的女孩,都有一个善于抽打女儿屁股的妈妈。连续的抽打让许青青忘记了羞愧,屁股上接连不断的抽打让女孩哭得一塌糊涂,叫喊得毫无体统,只记得屁股的扭动,企图让自己火辣的臀瓣儿躲开妈妈有力的巴掌。妈妈自然不会让女儿得逞,她瞅准女儿屁股扭动的规律,让女儿两瓣屁股的扭动迎上自己的巴掌。当女儿妄图躲开右边屁股的抽打时,送出来的左半边屁股挨上了更重的巴掌,而下一记,右半边屁股扭出去时,又迎上了妈妈更凶狠的掌掴。妈妈就是要让女儿知道,她永远也逃不出妈妈的五指山,女儿的这只屁股,就是妈妈教训女儿的工具。许青青两瓣屁股躲不过抽打,手撑着橱柜顶着妈妈左手在后腰上的重压,只能撅着屁股让可怕的火辣蔓延。低着头哭泣,剧痛使她突然扬起头来尖叫,又是一记凶狠的掌掴,头又垂下去,眼泪洒在地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连续的抽打落在女儿左半边臀部,疼痛凶狠地堆积在左边屁股蛋上,让许青青不由得蜷缩起了左腿,本能地用小脚遮挡着左边燃烧的臀瓣。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连续地抽打又降落在右屁股蛋儿上,由于单脚支撑着自己,许青青右边臀腿使劲,挨上了连续地抽打,更是瞬间丧失了力气,让女儿跪倒在橱柜前,两手颓然的举着,扒着橱柜的上沿。手心已经被压出红痕,滚烫的屁股贴着埋在裤子里的脚跟,向大腿辐射着热量。许青青哭的一塌糊涂,鼻涕流到了唇边,眼泪撒到地上,她没想到妈妈竟然对自己了如指掌,自己的屁股怎么也无法逃离妈妈的手掌,只有抽打,严厉的抽打!妈妈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儿,心里想着,这次的教训,只不过才刚开了个头。

妈妈不管女儿,任由她在厨房地上哭泣着,她知道许青青现在的哭泣只不过是因为屁股被打痛,根本还没到能够记得教训的程度,在内心里还没有对犯的错误感到懊悔。况且妈妈清楚地知道,一顿掌掴对于女儿来说只能造成暂时的疼痛,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屁股是恢复得很快的。女儿这只富有青春气息的屁股,完全可以承受更加漫长、更加严厉的抽打。如果一次不能把女孩儿打痛了,只会让她下一次的犯错更加肆无忌惮。

妈妈走进卧房,许青青的爸爸已经躺在床上看书,见到妻子,问道:“女儿还配合吗,辛不辛苦?要不要我出面?”妈妈微微一笑,骄傲的说道:“她还没那个胆子反抗,我还没搬出她爸爸来吓唬她,上一次的屁股开花,可够她乖上一段时候。”

许青青爸爸点点头,“老婆你辛苦了,教好女儿要你多费心。”妈妈打开大衣柜,从柜子深处的一捆藤条中找出一枝来。那是一根坚韧又细长的藤条,是许青青的姥爷送给许青青一家的。姥爷总说家里的女儿一定要好好管教,一个坏女孩可比一个坏男孩能够惹出更大的麻烦。妈妈把藤条握在手里,把另一头用力弯了弯,藤条“嗖”地弹回了原样。如果在厨房里的女儿听到这样一声,一定要吓得尿在裤子里吧。

爸爸看着妈妈手里的藤条,知道今晚一定会听到女儿尖利的叫声,跟在藤条抽在皮肤上的响亮啪啪声后面,真要在小区的业主群里面向左邻右舍道歉,今晚家里有个不听话的女儿需要教育,打扰了大家平静的晚间时光。“你觉得,青青这次该挨几下藤条?”爸爸向妈妈问道。“拖延可不是件小事,况且是答应了爸妈的事情,要是养成了言而无信的问题,到了社会上可就不是藤条抽屁股那么简单的了。”爸爸赞许地点了点头,“咱闺女这点是该好好管管了,贪玩欠作业,说到不做到可不是第一次了。这一次要给她一个记得住的教训。“二十下起步,剩下的看表现。”妈妈向爸爸确认,许青青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屁股上要挨多少藤条,仅仅是爸爸妈妈在你一言我一语中决定着,但是每一记落在女儿屁股蛋上的都像是是恶魔的火舌的一次舔舐,那细长的藤条在女孩儿发育了的圆滚滚的臀部上留下细长的红痕,缓缓变成紫红的印记,甚至是突出的血痕,也代表着着许青青在床上趴着养屁股的天数。

爸爸点点头,算是同意了这个处罚的尺度,但是还是跟了一句“闺女不配合也不要超过三十五下,别伤了女儿。”妈妈得意地微笑着,她知道许青青她爸虽然在女儿犯大错的时候对女儿的屁股毫不留情,但是平时还是宠着女儿的。于是没好气地说道:“好好好,一会打完了,让你去给她上药,你们父女两人好好腻乎腻乎。”爸爸不说什么,把目光重新放在书本上,妻子和女儿争宠的戏码,他是了解的。

8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