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爸爸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翻译,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克里斯蒂犹豫地打开门,一看见车库里的车她就知道爸爸已经回来了。想到手里的那张纸,她就紧张得不行。这是她最喜欢的老师,戴维斯夫人给哈雷尔的一封信,信里描述了克里斯蒂下午和同学的争吵,以及当戴维斯夫人过来干涉时,她叫她“滚开!”小家伙在心里想了无数次要模仿父亲的笔迹。但考虑到事情败露的结果,她还是放弃了—她知道那只会糟糕得多。

慢慢地穿过房子,直到来到爸爸的书房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克里斯蒂轻轻地敲了敲门问道,“老爸?”

哈雷尔,她的父亲,听到敲门声放下手头的工作,从电脑屏幕前抬起了头,一边奇怪为什么克里斯蒂这么晚才到家。

“进来….嗨,宝贝,”他微笑着看她到他跟前。

克里斯蒂也试着咧咧嘴,但没能成功。她心里敲着小鼓,不敢看他父亲的眼睛。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慢慢地递过那封信嗫嚅着,“呃…老爸…我…有..东西给你。”

哈雷尔很吃惊被叫做“老爸”,通常只有在他的宝贝遇到麻烦时她才会这么说。看到那封信,他进一步证实了心里的疑惑,一边从小家伙颤抖的手中接过,一边问,“这是什么,克里斯蒂?”

克里斯蒂想了好久,想找出一个好的理由,但脑子里一片空白。最后只得实话实说。“呃…我,我是说,我今天惹了些麻烦,老爸。”

哈雷尔瞄了信一眼,发现是学校开的。当他仔细读完后,他看着她的女儿说,“克里斯蒂,这些是真的吗?”她只是点了点头,泪水滑过脸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哈雷尔折起信,看着克里斯蒂,严肃地问:“为什么这么做?”

小家伙停了一会,开始解释,“你知道的?那些女孩总在学校给我找麻烦。今天,在大厅里,莫莉又来了。老爸,我就是…就是…我试着冷静下来,但是她不停地取笑我,到后来我完全失去理智了。老实说,要不是戴维斯夫人赶来,事情可能会更糟。但是..这次..我不在乎了,我要保护我自己,我要证明我不是没用的小屁孩。当我终于有勇气想冲上去的时候,戴维斯夫人拦住我了。我一点也不后悔我跟莫莉吵了起来,甚至说了你禁止我说的话。”

她提到最后一点是因为她不知道信里到底写了多少—自己说出来总比被问来得好。“我很抱歉我对戴维斯夫人爆粗口”,她补充到。“但莫莉让事情变成这样的!她不该只得到一封信(给家长),她甚至都不会得到惩罚!我了解她的父母,不管什么事他们总是护着她。”

在女儿一连串的解释后,哈雷尔想了想,说:“嗨,冷静点。首先,没错,当别人攻击你时口头还击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你究竟说了些什么?”—尽管信里已经写了他还是问道,他想克里斯蒂诚实地回答。“最重要的是,你该比骂老师要有教养的多!那是…是你只能用在莫莉,或别的什么人身上的。但是对老师爆粗口?!克里斯蒂,你犯了非常、非常严重的错误!”

克里斯蒂轻轻地抽泣了一声。“我知道,我知道这很不应该,特别是对戴维斯夫人。你知道我有多爱她。”

小家伙的脸红起来当她回想着整个被欺负的过程。“但是对于莫莉”,她吸了一口气,哽咽了一下继续说,“我用很脏的字眼骂她…像b*tch和wh*re,还有别的我能想到的词。我就是忍不住骂了她了!我克制住了想要冲上去想教训她…”

其实打心眼里克里斯蒂为自己没有动手感到骄傲。但她知道这并不能帮她摆脱困境。“我用了很多恶毒的词语…很多不干净的话…请相信我,我真的很抱歉…”一边说着,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她的脸上滚落下来。

哈雷尔看着她的女儿。一方面,当他听到有人欺负他的宝贝的时候,他很难过,但同时,他又很失望小家伙不能这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因为几句话就失去了理智。

“克里斯蒂,”他叫了她的全名,“看着我。你没冲上去动手,这很棒—那会给你,给我和学校带来很多麻烦。但你今天惹得麻烦也不小,虽然你自己已经知道错了。”他抬手擦掉她脸上的泪水,把小家伙的小手握在手里坚定地说:“今天下午你将受到一次彻底的惩罚。我会因为你对老师爆粗口给你一顿结实的教训,因为你的脏话,你得在嘴里放肥皂(猫:这是什么惩罚啊…..可怜的小克里斯蒂…)。你要把这封信抄十遍,并且分别给戴维斯夫人和莫莉一家写封道歉信。你明白了吗,年轻的女士?”

克里斯蒂撇了撇嘴,但她知道这都是她应得的,便只好点了点头。

“很好”,哈雷尔说,他微笑着看着女儿的眼睛,亲了亲她的额头。“我爱你,克里斯蒂,但你的行为真的不可容忍。我很不喜欢这样重的惩罚你,而且..接下来会很不好受…但是我想让你知道即使在糟糕的情境下,你也得尊重别人,嗯?”

尽管决定接受这一切,克里斯蒂还是颤抖着抽噎了一下,“我知道,老爸,”她低声说。“我很难过让你失望了…”

“你没有,宝贝,我不会因为这个少爱你哪怕一点,”哈雷尔强调,“但是现在你最好脱掉牛仔裤和外套,站到墙角去..我一会就回来,好吗?”

克里斯蒂可怜的说“好的,先生。”慢慢地脱下已经褪色的牛仔裤和蓝白相间海军条纹的学校制服。当她面对墙角站着,紧张地等待时,她忍不住地想她父亲会拿来什么给她个教训。所有可能的工具都在她脑子里过了个遍,她能记得的那些关于木制的,皮质的工具和她的小屁股亲密接触的记忆全涌了上来…可怕的记忆..她不禁颤抖起来。

当克里斯蒂开始脱衣服的时候,哈雷尔走出了房间,上楼,想着他该拿个什么。他走进克里斯蒂的房间,看见衣柜上摆着的印有“小马Pony”图案的薄板子,掂量了下,把它带下了楼。

他走回书房,把板子放在桌子上命令道:“克里斯蒂,转过身到这来。”克里斯蒂慢慢地转过来,一看见那块板子就有忍不住抽泣起来,尽管这远不是她最糟糕的打算。至少这比皮带和大板子好多了。

哈雷尔坐在椅子上,拉过他的女儿。“现在,我会因为你对老师的不尊重好好地给你你屁股一顿教训,明白吗,小姐?”他问道。

“是的,老爸,”她轻声回答。她享受着如同父亲在责罚她之前给她的拥抱。从某种程度来说,她有点希望得到教训。她真的很喜欢戴维斯夫人,并且很希望没说过那些伤人的话。不过,这并不代表她会喜欢接下来的疼痛。

“你是个好女孩,”哈雷尔鼓励着他的女儿。他知道克里斯蒂一定知道错了,但他也知道没有适当的惩罚,她就不能得到真正的教训,虽然这对他的女儿和他来说,都不好过。他多拥抱了克里斯蒂一会,然后放开她,让她站在他面前。他把她的短裤拉到膝盖,说:“趴到我的腿上,克里斯蒂!”

克里斯蒂立刻因为羞耻胀红了脸,慢慢趴上他父亲的膝盖。哈雷尔调整好小家伙的位置,抬起手,用力在克里斯蒂臀上打了一巴掌,“啪!”然后,没停上一秒钟,“啪!”又是一巴掌重重地甩上去,同时覆盖了两边。克里斯蒂不想表现地像个小孩,但突然地刺痛还是让她忍不住呜咽了起来。

稳住她的身体,哈雷尔用稳定的节奏拍打着克里斯蒂的光屁股…“啪!啪!啪!啪!啪!”不一会儿,克里斯蒂就哭出声来。之前她向自己保证绝不在挨打的时候叫喊,但是每一次巴掌袭来,她都忍不住哭着扭动身子…哈雷尔决定第一阶段的惩罚一定是严厉的,于是,知道重重地打了30多下后,克里斯蒂的屁股变成明亮的粉红色时,他才停了手。

“克里斯蒂,这些是对你失去理智和跟莫莉争吵的惩罚。他解释道,然后他从桌上拿起薄板子,放在她的光屁股上。已经有点热度的皮肤碰到冰凉的板子,克里斯蒂的屁股不禁一缩,但是她仍然决定不求饶…至少,在感到板子的亲吻前是这么想的。

“现在,”哈雷尔拿起板子说,”是因为你对戴维斯夫人的不尊重。“啪!啪!啪!”他开始用板子用力揍克里斯蒂的光屁股。

“嗷..!”不管已经经受了多少次,板子带来的的疼痛还是让克里斯蒂忍不住叫出来。除了疼痛,她能想到的就是白天戴维斯夫人失望的表情,所以她紧紧闭上眼,用尽一切努力承受着这一切。

尽管哈雷尔了解她已经觉得非常非常抱歉,他还是决定给她一个彻底的惩罚。所以他从臀峰一直打到克里斯蒂大腿的上部,并持续击打屁股和大腿接触的用来坐着的最柔软的部位,并用另一只手牢牢环着她的腰不让她有机会溜走。

“你应该–‘啪!’–表现地–‘啪!’–更有教养–‘啪!啪!’克里斯蒂!”

这句话给克里斯蒂带来的痛苦和羞耻一点也不亚于不断在她身后升高温度的板子,她哭着说:“我知道,老爸…我…知道!!”

“记着,‘啪!’我非常爱你!–并且我再也–“啪”–不希望–“啪!”–这样的事–“啪!”–发生–“啪!啪!啪!”

疼痛累积着,在克里斯蒂的臀上蔓延开来,她只能勉强地呛着说:“不会了!!;老爸..我保证!”

她努力地保持不用手去挡,但是这变得越来越困难。一直到三十多板后,克里斯蒂的屁股变成了深深地粉红色,哈雷尔才停了手,把板子放回桌子上。

“第一阶段已经结束了,克里斯蒂,但别想着你能躲过下个阶段..”他说着,一边揉着她酸痛的屁股。“如果你愿意,可以站起来了。”

克里斯蒂哭得喘不上气来,知道他父亲的轻揉让刺痛感渐渐消退一些,她才慢慢平稳了呼吸。终于,他站了起来,把手伸到后面不停地揉。哈雷尔不住地觉得心疼,因为他知道板子有多疼,而且他又那么爱他的宝贝。但是他也知道这都是必须的。他站起来,重新拿起板子。

“来,上楼去卫生间,”他指着楼上的门坚决地说。

听了这句话,小家伙哭得更厉害了。当她被板子打的时候,她觉得那都是她应得的。但是她一点也不后悔对莫莉说了那些话。是的,让爱她的爸爸和戴维斯夫人这么失望,她觉得很难过。但是,她觉得,莫莉就该被那样骂。当然,他不敢让哈雷尔知道她的想法,只能小心地掩饰着点着头。慢慢地,她走出书房,来到楼上的卫生间。

哈雷尔跟着她上了楼,发现她的屁股在被板子打了之后已经红透了。他叹了一口气,希望除了之前计划的那些惩罚,不再多打一下。

(下面一段是说哈雷尔用肥皂洗克里斯蒂的嘴…因为猫只是对SP感兴趣,实在不能接受这个,就不翻了。总之,小克里斯蒂很难受,连接下来挨打的时候,嘴里也是叼着肥皂的,猫看得也很难受,有点想吐…虽然猫知道哈雷尔很爱她的宝贝女儿,但是还是忍不住地想咬他:这什么体罚啊,挨打的时候还叼着,也不拍小家伙被呛着被憋死吗?!)

克里斯蒂忍受过满嘴的泡沫后,哈雷尔要求她在后面的惩罚中必须把肥皂放在嘴里….(猫:因为缺了恶心的那段,原文的顺序略有改动,很少的几句。)

“这才是我的好女孩,”哈雷尔说,嘴角浮上一丝微笑。“我一直都很爱你,知道吗?不管你犯了多大的错误,”哈雷尔边说边抓起一把5英寸长、透明的淡蓝色塑料发刷,将克里斯蒂拉到膝上趴好,“或者表现的多糟糕。我都会一直爱你,纠正你的错误直到我觉得合适。来,勇敢点,克里斯蒂!”一边说着,一边举起发刷,并不太重,但持续地一下下击打着小家伙的屁股。

终于,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克里斯蒂一边吐着肥皂泡一边尖声叫起来:“不....!爸爸!”尽管她知道这些都是她自找的,也很不喜欢求饶,但她的小屁股已经伤痕累累,就算是些并不算重的击打,她也承受不了了。

“把肥皂含在嘴里,克里斯蒂!”哈雷尔严厉地说,等着小家伙把它重新放好。“要是肥皂掉下来,我们就重新开始,嗯?!”啪!啪!啪!啪!啪!

克里斯蒂哭得有点喘不上气来,对自己就这么感到很恼火。为了把肥皂含在嘴里,她不得不在每一下被打的时候一边嘶嘶地吸气,一边避免把泡泡咽下去。哈雷尔没有浪费时间,尽管他希望这阶段的惩罚越短越好,但他仍然坚持着一下一下的打着克里斯蒂的小屁股,把板子集中屁股上在用来坐着的柔软的地方。知道克里斯蒂的屁股红透了,他才放下了刷子。克里斯蒂的屁股上并没有淤青,但离那也不远了。克里斯蒂发现她可怜的小屁股终于不再被板子亲吻,但她还是趴在那儿,嘴里塞满了肥皂泡。

哈雷尔把发刷放回盥洗台,小心地帮助克里斯蒂站起来。他拿出小家伙嘴里的肥皂,紧紧地拥抱了她。“对不起,我不得不这样对你,你知道这是必须的,是吗?”他在她耳边轻轻地说,抚摸着她的背。

克里斯蒂觉得她还说不出话来,只是点了点头,也紧紧抱着哈雷尔。过了好半天,她终于能低声开口:“我真的很抱歉,老爸…真的…真的..对不起…”

“没事了,乖,乖!打屁股的惩罚已经结束了。”他轻声说,“我知道,你知道错了。我真的很爱你,克里斯蒂,拜托别让它再发生了,但不是因为你害怕惩罚才这样。你知道这是不对的,是不?”他一边说,一边拍着她的头,给她轻轻地揉着温度灼手的臀。

“不会了,”她说着,还是紧紧抱着她爸爸。“我对今天发生的一些感到羞耻和惭愧。我知道..那很不应该。我..很抱歉…”

“很好,我相信你不会再有下次了。”哈雷尔说。“你是个很棒的女孩,很棒!你只是有时候需要些提醒。”拥抱了许久,他放开了哭泣的小家伙,站在浴缸旁边。“好好洗洗,然后我们书房见。你知道,我们还有些事儿得完成。”

克里斯蒂叹了一口气,几乎都忘了惩罚还没结束,但是她仍然点了点头。哈雷尔一离开,她就冲到水池边,使劲用凉水泼在通红发烫的脸上,接着不停的漱口。是的,哈雷尔没说他可以这样,但是他也没说不能。终于,她下楼走进哈雷尔的书房。等了一会后,哈雷尔看见走过来的克里斯蒂—腰以下还是光着,眼睛哭得红肿,还在不停的抽噎。他拉着她的胳膊走到书桌前,拉出一张木制的椅子,桌上已经放好了一叠纸,一支钢笔和一个学校的信封。

“现在,克里斯蒂,用工整的字体把这封信抄二十遍,嗯?这封信不超过200个字,要不了多长时间。”

她叹着气,点头答应。看着硬硬的木头椅子,她忍不住用乞求的眼神望向哈雷尔…但是哈雷尔没有答应,摇了摇头。“就光着屁股,也没有枕头。你知道规矩的,这不是第一次了。”他挑起眉毛,狠心拒绝了她小狗般的可怜的眼神。

她再次叹了口气(猫:孩子啊..别老是叹气,容易变老的…),小心翼翼地慢慢捱到椅子上。但是屁股一碰到椅子,克里斯蒂还是忍不住轻轻哀叫了一声。她只有把注意力全集中在抄着的信上,才能坐得住。抄信很无聊,但是不至于想挨打那么疼—但是也不好受—坐在硬椅子上,她觉得仿佛每个板印都在她已经被充分击打地屁股上重新燃烧起来。最后两遍并不是很工整,她的手腕和胳膊已经很酸了。信上的话牢牢地印在她的脑子里。她不知道她让戴维斯夫人觉得多失望,又重新抽泣了起来。

当克里斯蒂抄着信时,哈雷尔坐在他对面写文件,不时地抬头看她痛苦地在椅子上扭动,把重心从这边换到那边。他看到她滑落的泪水,知道那并不仅仅是因为羞辱和几乎要淤青的屁股,他知道她真正地知道错了。打她的时候,他也很心疼,但是他知道必须给她些警告防止她继续犯错。

她抄完之后,哈雷尔看了看,亲了亲她的额头。“好样的,宝贝!现在,给戴维斯夫人和莫莉各写一封道歉信。既然之前的惩罚你表现得这么好,没出什么乱子,现在你可以穿上裤子站着写,或者趴在你的床上写,都随你,嗯?”

“真好..”克里斯蒂给了他一个感激的微笑。然后站起来,穿上她的小内裤,收拾起些东西上楼进了她的房间。她简直觉得…要想莫莉道歉是不可能的事,终于,她在心里打定主意—她只是向这个名字道歉而已…这什么都代表不了!看上去像是妥协,实际上根本不算。她才不配得到道歉!终于,她写完了,尽管写给戴维斯夫人的信要困难得多。又过了些时候,哈雷尔走进来看了看道歉信,觉得它们比他想象中的要好。

“你真是个好女孩,克里斯蒂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我原谅你。你觉得好点了吗?…呃..除了你的后面…”他向她眨了眨眼

克里斯蒂给了哈雷尔一个有点勉强的微笑。“嗯。我真的希望它感觉好点,别这么疼!”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