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为绳千糸翻译

“妈妈,我来了。”

我在母亲的房间前正坐好,向母亲问好。

时钟的指针,停留在了约定好时间的前5分钟:19点25分。

“请进。”

我打开了门,尽可能不发出声音地进入了房间。

母亲穿着平常的衣服,在房间里端坐好等着我

我走到了母亲的前面再次坐好,等待着母亲发落。

我在家里的惩罚,大多数情况都是由我母亲负责的。

除非是我犯下了性质恶劣的错误,才会由父亲严厉地惩罚我。

在这个保持着传统的家庭里,很多腐朽的习俗都保留了下来。

我就在这样的家庭里,一直生活了下来。

虽然在平时,家庭里是一种温馨的气氛,但是一旦到了管教我的情况,惩罚是非常严厉的。

今天,我因为赖床起晚了,在着急忙慌的情况下,还忘下了东西。

原因是我昨晚看漫画看到很晚,完全没有睡觉的欲望。

这对于惩罚来说,是足够正当的理由了,况且这是完全我自身的原因。

在母亲的右边,有一把木制的戒尺规整地摆放在那里。

我的惩罚有时是当场立即执行的,有时也是像今天这样,在规定的时间进行。

“正仁,首先来确认一下惩罚的理由,说吧。”

“啊,是,我起晚了,还把东西落到学校了。”

“是这样啊,谁都有犯错的时候呢。但是,这次错误的原因才是最重要的。正仁。

我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说谎的话,会遭到更加严厉的责骂。

“额,起晚是因为,到了半夜还在看漫画。

忘下东西是因为晚上没有事先计划。“

“了解了,这次的原因完全是正仁的责任呢。

居然能够堕落到这种程度。今天你就给我好好反省。“

“是…”

“那么,就先说一下今天惩罚的内容。

首先,是趴到我的大腿上,用手好好的打你的屁股。

在然后,是你跪下,双手撑地,用戒尺打24下。明白了吗,正仁。“

没有固定数量的巴掌和24下戒尺…今天的惩罚真的是很严厉啊。

“是,我明白了。”

“那么马上做好准备吧。”

“是…”

‘准备’这么一个词把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全都概括了。

我首先脱下了短裤,整齐地折叠摆好。

接下来把白色内裤脱下,同样地放在了短裤上面。

之后,我在母亲前乖乖地站好。

“请给予我应有的惩罚。“说完这句话后,我横趴在了母亲的大腿上。

以上,就是我在家中惩罚前的准备,一旦有没做的内容的话,就会狠狠地加罚我。

所以在惩罚前,我总是十分紧张地把我应做的准备工作完成。

“明明已经是小学4年级了,身体和屁股都长大了,还一个劲地干蠢事。不知道要被打到什么时候呢。“

母亲一边这样说,一边在我的屁股上揉来揉去,

然后,调整了我身体的位置,把我的屁股稍微抬了抬。

“接下来,就开始惩罚了哦。“

淡淡的声音在母亲的口中发出,我的身体却为之一颤。

啪,啪,啪,啪,啪…

母亲有规律地用手在我的左右屁股上来回打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呜,啊。“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斯,呜。“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疼,啊。“

母亲的巴掌,是隔一段就会加大力度,惩罚这才刚开始,我就已经要疼出哭声了。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呜呜,好疼啊。”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疼。”…

母亲的手停了下来,轻轻地揉捏着我的屁股。

我的屁股现在暖暖的,遍布着粉红色,这是我的屁股充分遭受巴掌痛打的体现。

“正仁,现在屁股已经有粉红色了,但是,这种程度是完全不够的哦。

要再加强力度,全面痛打你的屁股才行。“

“是,呐嗯“

今天的惩罚,比以往要严厉的多,我想着没有数量的巴掌,眼神透漏出绝望。

我不再向低年级的时候那样,一开始惩罚就马上哇哇的哭起来。

但是疼痛的程度是没有改变的,哦不,是比以前疼很多,所以一旦哭起来的话就是放声大哭了。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呜呜呜呜,疼啊。“

母亲的巴掌,变得更加有力,在我屁股说左右开弓。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疼哇,呜呜,妈妈。“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呲,呜呜呜,请原谅我,哇哇。“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疼呀,哇哇,啊啊,哇。“

屁股整体都散发着痛觉,母亲的手终于是停了下来。在我的屁股上来回按压。

“正仁,现在屁股已经是完全的粉红色了哦。但是今天的惩罚远不止此。我已经说了,要进行的还有24的戒尺。

那么,现在就摆好我要求的姿势把。“

母亲还是一如既往,没有使用严肃的口气,而是用平淡的言语向我传达我要做的事情。

“呜呜,好的,呜…”

我的屁股已经有些微微的发麻,但是我还是在用尽可能快的速度,在母亲的腿上爬起来。

然后跪了下去,双手怯生生的放在了木地板上,等待着戒尺的发落。

我从上小学以后,用工具惩罚就要摆成这个姿势。

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习惯从趴到腿上转变为摆姿势受罚,经常因为不能保持姿势而被骂。

到了3年级之后,更是有的一旦姿势变形,就要收到加罚的规矩。

工具在惩罚的比例不断提高,惩罚的疼痛更是难忍,已经有好几次受到了加罚。

但就算是受到了加罚,母亲在我惩罚结束之前,是不会表现出有一丝原谅我的迹象的。

母亲拿着那把木戒尺,站到了我的侧面。

“正仁,保持好受罚的姿势哦,屁股在抬高一点。

刚开始就想被加罚吗。“

“妈,妈妈,对不起,呜呜。”

我一听到这句话,便慌慌张张地立马把屁股向上凸,高高抬起。

“真是的,下次不像再这样了哦,正仁。“

“是,是“

话一说完母亲便跪坐了下来,把手放在了我背上。

“那么,24下戒尺,开始了哦。“

啪~

“疼啊,呜呜。“

锐利的疼痛在我的屁股上浮现,在第1下,我的哭喊声就响彻了起来。

啪,啪,啪…

“啊啊啊,呜哇啊。”…

啪,啪,啪…

“呀啊,疼哇,呜哇。“

啪,啪,啪…

“疼疼疼,对不起妈妈,呜呜。“

啪!

“丫呀,啊啊啊啊。”

被打懵了的我没有思考就把手往身后伸,双膝的跪姿也因此没有保持下去,偏向一旁。

“喂,正仁,你在干什么,你的手放好,姿势呢。

立刻,马上回到挨打的姿势。”

母亲用严厉的口气向我训斥到。

“对,对不起,呜呜呜,妈妈,呜呜。”

我感到很慌乱,连忙又回到了挨打的姿势。

“加罚4下,知道了吗,正仁。”

“是,妈妈,呜呜。”

啪,啪,啪…

“疼疼,呜哇,呜呜。“

啪,啪,啪…

“啊啊,受不了了,妈妈,呜呜。“

啪,啪,啪…

“呀啊,疼死了,呜哇。“…

“接下来就追加的4下,真是的,非要自己找打。

因为是加罚,所以我会更加的用力。“

啪~!

“丫呀啊啊,呜哇,疼!!“

啪~!啪~!啪~!

“好了,正仁,巴掌和戒尺的惩罚结束了。

现在跪直,双手放在后脑勺好好反省。“

“是,呜哇,呜呜。“

我慢慢地直起身子,跪起来摆成反省的姿势。

屁股还是火辣辣的疼,让人忍不住想摸,但是又得拼命忍受着,因为这也是惩罚的一部分。

“跪·10分钟,把屁股露出来,不许乱动,好好反省自己。“

“呜呜,是,呜哇。“

母亲像往常一样离开了房间又回来。

而且,像往常一样,我听到了毛巾在洗脸盆里挤压的声音。

再过一会,母亲就会用毛巾给我屁股降温,

我忍耐着疼痛瞎想着,母亲正坐下来看着我

“好了,10分钟到了。到我前面来站好。”

“呐呢,好。”

虽然我的双膝和屁股都已经疼到了忍耐界限,但还是按照母亲说的话站好。

“正仁,有好好反省吗?“

”嗯嗯,有的,妈妈,已经好好反省了。“

“不许到熬到大半夜了,也不许落下东西了,明白了吗?“

”嗯嗯,好。“

“对嘛,正仁已经是4年级的学生了,爱撒娇的小孩能小学毕业吗?“

”哎,妈,妈妈,我…”

“别害羞,是玩笑话哦,来趴我腿上,我看看屁股怎么样了。“

”啊,是…”

我稍微有点惊讶,但我因为这句话松了口气,趴在了母亲上。

母亲像往常一样,把毛巾放在了我的屁股上,来回揉我的背和头。

确实,4年级就不会害羞了吗?…但是,受到了这样严厉的惩罚,要是就这样结束就有点讨厌了…

母亲温柔地抱住我,在此时我全身被善意包围,感到很舒服。

当我好好反省后,母亲能温柔照顾我的时候,我才把一直紧着的一口气松下来。

这次的惩罚结束后,我母亲允许了我穿内裤和短裤。

虽然我自己也能穿,但还是由母亲一边照顾我一遍给我穿好的。

在那之后的几个月,1年,2年,一说到“我自己穿”就会想到这次惩罚…

最后母亲笑着揉了揉我的头,我也露出了笑容。


虽然我还总是时常在母亲或者父亲那里受到惩罚。

因为这个家庭的传统就是这样,在自己犯错误的时候,是没有办法逃避的。

但是,在惩罚之外,无论是母亲还是父亲总是温柔和蔼地对待我。

因此,我发誓要避免受到惩罚,因为那是痛苦的,痛苦的。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